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九章 小心谋算

    伽色尼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这就出发,尽快抵达洞鸽山口的东侧和蒙康布一起夹攻洞鸽山口。

    蒙康布闻言默默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实际上他很想让伽色尼接受另一个计划,只可惜伽色尼完全不会理解自己的苦心。

    【这一战就算是打赢了,恐怕也没有办法真正动摇汉军的大战略,现在的局势,汉军可能在战术上会输,但战略上一直处于优势状态,我等一直在被动应对,再这么下去,迟早会出事的。】蒙康布心下叹息连连,可惜改变不了总体的形势!

    蒙康布到现在也发现了整体局势的偏向性,汉军的布置总给人一种对方走一步算三步的感觉,明明打赢了,但是却有一种胜利是对方故意送过来,为了谋求更大胜利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好,很不好,尤其是在确定这种感觉的真实性之后,蒙康布在应对的或死后变得更为谨慎,这才有了蒙康布到处吸纳土人,酋长,番邦,从大小王国借兵一事。

    因为局势的发展已经让蒙康布生出了些许仅凭自己手中的力量完全不可能压住汉室的感觉,而且之前一系列的事件让蒙康布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能压住对方,恐怕也只是汉室为了接下来更好的爆发而做的准备,这样很不好!

    贵霜的节奏已经被汉室掌握住了,虽说不知道汉室用的是什么样的方式,但这种一环套一环的套路,明显是贵霜陷入汉室节奏的实质表现,这么长时间以来,如果说有哪件事脱出了汉军的节奏,想来恐怕也就只有韦苏提婆一世数路大军钉死婆罗门这件事了。

    至于其他所有的事情,从大框架上而言,全部陷入在汉军的步伐之中,蒙康布很清楚,比算计自己绝对不是那些顶级智谋之士的对手,甚至伽色尼之前夸赞的出乎预料的计策,在那些顶级智者的眼中,恐怕也是不值一提。

    可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要跳出汉军的节奏,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否则胜败不过是汉军股掌之间的回转而已。

    蒙康布可不喜欢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自然从上一次被李优从文伽地区逼退之后,蒙康布就开始谋求胜机,而随着时间的发展,蒙康布终于找到了一条胜机。

    所谓逃避可耻,但是有效,蒙康布的破局之策也是如此,汉军在文伽地区的参谋智力过于厉害,陆军随着精锐抵达,也不是他所能对付的,简而言之在这里作战基本已经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作战?意义何在?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蒙康布这才将注意力从文伽这个地方收了回来,放到了整个中南半岛上,对付不了李优,他可以对付别的啊,比方说汉室的迁移百姓,甚至第一批次被严防死守的迁移百姓,他们很有可能大不了注意,但是他们可以打第二批次的注意啊。

    汉军的迁移队伍到底有多大,现在从搜集到的情报看来,绝对不下于百万,而第一批次的三十万尚且算是到位,后面更多的这不是还没到吗?这么一来不就代表他们贵霜还有很多的希望吗?

    都是掐断,汉室的运转线,这一处对付不了,难道就不能对付下一处吗?甚至为了暗藏这个计划,蒙康布准备和汉军血战一场,分个高下,见个生死,让汉军认识到他们贵霜决定死磕这里。

    暗地里蒙康布则接触孟邦,土人,缅人等等稀奇古怪的中南半岛土著,这些地方生活过的人不管如何到现在都知道有两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叫贵霜,一个叫汉室,至于哪个强大,哪个弱小,并不重要,都比这些杂鱼强,因而谁来了听谁的话。

    自然蒙康布将很多土人拉上了贼船,准备着让他们沿伊洛瓦底江背上(横穿后世缅甸中部的缅甸第一大河)去偷袭未来通过这里的汉军第二批次迁移百姓。

    当然这个计划现在没暴露是因为这些杂鱼还没有出发,未来肯定会暴露,因为这些土人根本不靠谱,汉军要是连这点情报能力都没有的话,那简直就是废物了,因而必然暴露。

    不过这个也不是蒙康布的最终手段,他做这么多也只是为了吸引火力,因为打完这一战,不管贵霜胜败,雨季结束前汉军第一批次的迁移都会告一段落,而接下来便是旱季。

    蒙康布给伽色尼的第二计划,是一个假计划,他让伽色尼在雨季翻越若开山脉的意义更多在于消除痕迹,这个时候,伽色尼过去了,那么被人发现的概率要比其他的时候低的太多。

    而后等到旱季的时候,蒙康布走萨尔温江,也就是中国怒江,进入中南半岛,做出攻击汉军迁移百姓的举动,不出意外的话,汉军所有的注意力都会落在蒙康布的身上,并且必然会调动士卒前去封堵萨尔温江上游,避免蒙康布捣乱。

    那个时候是热带季风性气候的旱季,汉室第二批次的护卫又被土人以及蒙康布吸引注意力,一直没有留下痕迹的伽色尼只要出手,绝对能创造出惊人的战绩,几千顶级双天赋杀正卒可能出意外,但是换成迁徙的百姓,搞不出几万的战绩都是说笑的。

    更重要的是那是旱季啊,热带季风性气候的旱季,当初张肃给贵霜使用的招数,蒙康布在那个时候有把握给汉军使用一遍。

    毕竟经过之前的雨季,蒙康布已经成功测算出来了汉军对于天象的掌握上限,强是真强,但极限就在那里,对于大自然必然的天象也只能压制迟缓,强行将雨季变成晴天的话,可能也能做到,但消耗绝对不是对面的汉军所能承受的。

    反过来说的话,接下来的旱季,汉军要下雨的话,难度也会大的让人绝望,而这是一个机会。

    诚然汉室绝对会防着这一手,但就算是失败了,伽色尼击杀的规模也足够让蒙康布出口气,只可惜,伽色尼不干。

    这就很无奈了,过了最近这个刚好是雨季,汉军兵力还不足的时间节点,其他时候伽色尼要从若开山脉过去绝对会被汉室发现,至于说走伊洛瓦底江,这条江只有下游河道能使用,上游根本用不了,加之出去就是平原,蒙康布真不信汉室没做安排。

    同理萨尔温江的条件稍好,能直接拦在汉室迁移的道路上,但正因为太好走了,走这条路,根本不需要抵达,就会被汉室逮住。

    唯一的机会反倒成了若开山脉,那里汉室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布置,雨季又能冲刷掉痕迹,而最近汉军兵力又不足,至于说翻越的危险,对于伽色尼而言并没有多少,只是伽色尼不愿意啊。

    想到这些蒙康布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当真是国事艰难!

    “既然如此,那你就攻打洞鸽山口东侧吧,不过先说一句,按照我对于汉军的了解,那边必然也有布置,你未必能讨好。”蒙康布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之计只能将伽色尼也当作掩护了,只是这样分配的话,接下来的战争就不怎么好打了。

    “放心吧,就算他们在那边有所布置,我也会帮你打穿的。”伽色尼自信的说道,他也留了一手,没有告诉蒙康布,他麾下的双天赋不仅仅是阿文德的亲兵,实际上还有他自己的亲兵。

    “嗯,到时候小心,一旦出了意外,就往孟邦跑,他们虽说是汉室的属国,但实际上现在不管是哪个属国,都不敢参与我们和汉室的战斗,出事了你只要进去,在那里补给,他们都会装聋作哑。”蒙康布再次叮嘱道,他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好,放心,到时候我肯定会杀进去了,倒是你这边小心一些。”伽色尼笑着说道,完全不担心自己这边的安全问题,他还是有一些底子的,贵霜的军团天赋就那么几个人拥有,自然每一个都有过相当的培育,能力还算是靠谱。

    蒙康布闻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转头前去通知卡里卡拉,没错,那个历史上征讨四方,为朱罗王朝的崛起打下坚实基础的朱罗国王跟着蒙康布一起来了。

    没有别的意思,这家伙确实是担心蒙康布将他麾下的人给卖了,而且他也想看看贵霜和汉室的情况,在接下来的局势之中做出更为正确的选择,甚至要说的话,朱罗王朝的国主卡里卡拉堪称枭雄,他如果确定跟汉室有前途,那么他根本介意顺手将贵霜卖掉。

    当然蒙康布本身也是不怀好意,两个国家利益至上的异国人虚与委蛇,随时准备着插对方一刀,但是面上却笑的非常真诚。

    至少双方愣是让对方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甚至都在心中默默地告罪,表示自己也只是为了国家考虑,到了必要的时候,需要牺牲对方的时候,自己肯定干净利落的搞死对方,不会让对方太过痛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