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八章 封口

    要是八千西凉铁骑,还算计个屁,李优果断拿自己当做诱饵,将敌军全部吸引过来之后,一把歼灭掉就是了,问题这就是八千杂鱼兵。

    哪怕是用大半训练西凉铁骑的手法训练出来的,他们本身那脆弱到让人不忍直视的素质,也注定了自身的战斗力上限。

    郭汜的练兵能力虽说还算靠谱,可再怎么靠谱,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着那些素质完全不合格,本身还严重亏空,稍微大力训练一下,就会死的杂鱼训练出八千西凉铁骑。

    准确的说几个月训练出八千西凉铁骑,怕是得用李优那种每天战战战,全天候无休的方式才行。

    问题是达特利出身的渣渣根本顶不住高强度的训练,郭汜能搞出一部分拥有一个天赋的正卒,都已经是气运滔天了。

    就这八千人全部拉出来,有黄忠在前吸引注意力,郭汜亲自率领大军进行背刺的情况下,保证李优安全还行,可要是兵分两路,万一朱罗王朝这边出兵规模大于五万,背刺搞不好就没效果了。

    到时候李优一旦陷入进去,伍习觉得自己就算是朱罗王朝平了都没啥意义了。

    毕竟有李优在,有一个靠谱的大脑,官职什么的迟早会有,毕竟这么一个时代光是能打是不够的,脑子什么的也还是非常重要的,而他们这些没有脑子的人,当然需要一个靠谱的外置大脑啊!

    虽说李优是一个变态,但是这么多年下来,跟着李优好好干,心思不杂的西凉诸将现在也都活的好好的,该当官的当官,该入爵的入爵,明面上有人,暗地里还有助力,因而对于西凉这一系的将校来说,李优非常重要,不容有失。

    “哦,那就第二条,这条非常危险,而且一旦失败,你自己都可能搭进去。”李优看了一眼伍习,默默地点头。

    自身危险什么的李优不怎么担心,黄忠什么的还是靠谱的,最多是看着危险,不过伍习既然拒绝,李优也不会多做解释。

    “没事,战场上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一直都是你死我亡,不冒点险是不可能的。”伍习点了点头说道,完全不担心可能出现的危险,不冒险怎么获得足够大的功劳啊,一分拼搏,一分成果,干了!

    “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第二个任务是这样的,洞鸽山口的东西隘口都有我的不知,因为是山口,我在那里进行了特殊的布置,而我对于你的要求就是,接手那里,等到敌方大规模进入之后,等到事不可为,直接……”李优右手比划了一下,伍习秒懂。

    至于说到时候该怎么执行这个计划,那就不是伍习该思考的事情了,反正李优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在洞鸽山口那里必然就有相应的布置,伍习哪怕是现在不明白,按照他对于李优的理解,真到了地方看看之后,也会明白该怎么操作。

    “接下来要说的,你不要告诉其他人。”李优看了看伍习,西凉一系都是心黑手辣,干活的都是狠人,可以放心用。

    “是,军师!”伍习点了点头说道。

    “首先,在洞鸽隘口那边有我安有三百床弩,弩矢也配有两万出头,当然这东西如果真开战了的话,那不过是聊以**而已。”李优看着伍习说道,“蒙康布这个人在我看来,不大可能会因为感情而动摇自己的战略,因为洞鸽山口是他的首要目标。”

    伍习点了点头,虽说听不懂,但他还是将李优的话全部记了下来。

    “因而洞鸽山口可能遭遇到全方位的攻势,也就是可能出现的前后夹攻,从东西两侧同时开始的进攻个,不过由于雨季的原因,蒙康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同时进攻,早期只需要防守西侧,这边有陈叔至,只要发挥的不是太丢人,问题不大。”李优有些唏嘘不已的说道,他现在对于陈到真的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伍习不解的看着李优,军师这意思是看不上陈到,既然看不上为何还要将这么重要的任务给交给陈到呢?

    “洞鸽山口的东边迟早也会遭遇到攻击,只是时间稍晚一些而已,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用床弩压制对手,让对方进入隘口攻击迁移百姓的时间越晚越好。”李优看着伍习平静地说道。

    伍习则是一头雾水,这种看起来很正常的任务,完全不像是自家军师会详细交代的任务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不过按照我的估计,如果贵霜从洞鸽山口的东边出现,单凭你的床弩压住对方的可能性不太大,这个时候你一定要记得通知陈叔至,他肯定会选择左右兼顾,而不是率领迁徙百姓进行突围,但不管发生什么你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这个时候李优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一抹冷光,在山口作战,你们怕是不想活了吧!

    “是,军师!”伍习低着头感受了一下李优双眼的冷光之后,确定这就是自家那个军师,瞬间神色诚挚了几分。

    “记住,如果陈到拼尽一切守住了,那你就别管,如果陈到失守了,隘口之后迁移的百姓损失超过了两成,那就挖断洞鸽隘口上面修筑的堤,让泥石流将整个洞鸽山口埋了吧。”李优冷淡的说道。

    伍习默默地点头,还是原来那个口味,还是那么的丧心病狂,不过这种强度完全符合自己对于军师的认知。

    “去吧,给我盯住那里,事情的发展还在可控范围之内的话,你用床弩尽力压制就是了,如果失控了,就将整个洞鸽山口埋了吧,回头最多是清理困难一些,雨季的好处也就这点了,泥石流,山洪暴发什么的实在是太过正常,什么人造的痕迹都不会留下。”李优看了看完全没有因此而产生其他想法的伍习随口说道。

    和中原大多数地方的将校不同,西凉的将校基本都属于邪恶序列,处事的方式和正常的将校有很大的不同,就比方今天这件事,陈到和伍习要是换一下,那绝对过不了。

    就算是能过,陈到决堤的时候也做不到像伍习那么干净利落,而且做了之后必然会有非常多的心理责问,而伍习的话,那就完全没有这一方面的问题了。

    “是,军师。”伍习点了点头,这个人物除了要清除痕迹,以及要封口以外,其他的在伍习看来毫无难度,只是李优貌似很看重陈到,否则的话,也不至于会选择在陈到彻底失败,再无丝毫反手之力的时候才选择掘开堤,用泥石流填了整个山口。

    将伍习打发走之后,李优看着手上的资料,说实话,他从一开始将生机压在洞鸽山口那里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实际上在李优看来,大下雨天还敢攻打山口的不是脑子有病,就是不想活了。

    更何况翻阅了文伽地区的水文资料之后,李优就确定这地方雨季开始之后,山洪暴发可不是少数,而洞鸽隘口那种一看就是山洪爆发的好地方,汉室有压制天象的本钱敢往那里去,贵霜凭什么敢攻打那里?是觉得自己获得太久了,不想活了?

    既然不想活了,那就送他们去死,最多就是被泥石流填了洞鸽山口,到时候不好收拾,不过第二批次的迁徙百姓还在后面,过来的时候,这波雨季已经结束了,到时候铲一铲也就能用了。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贵霜全灭了是必然,但是汉军剩下的士卒和依旧在隘口里面的迁徙百姓也得全灭了。

    【陈叔至,不要让我失望啊。】李优轻叹道,他已经做了他应该做的一切,备用的方案也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全线都看陈到的表演了。

    陈到这边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在李优的计划之中到底有多重要的位置,他只知道这一次自己绝对不能再退了,不管是怎么选择,或者自己再三变更的道路,这一次都不能再有变化了,他必须要守住洞鸽山口,否则他也就不用回来了。

    这种沉重的压力让一贯就有些沉默寡言的陈到变得更为沉闷了一些,站在雨中看着穿着蓑衣往来的文伽百姓,以及极少数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快跑过来的汉室百姓,不由得叹了口气。

    “要守住这片地方真的是不容易啊。”陈到伸手接住雨水,轻声感叹,他有一种莫名的直觉,这一战非常重要,重要到,如果失败了,很可能就是他的最后一战,虽说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能成就内气离体,他的直觉也得到了相当的强化,这应该是真的。

    “失败了就是最后一战了啊。”陈到轻声的说道,但是随着这一句话,原本因为重担在身而神色凝重的陈到轻松了很多,没有退路,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那这样也好啊!

    “走,收拾收拾,我们也该去洞鸽山口了,这一次绝对不能输!”陈到侧头看向身边的亲卫说道,原本平静的双眼,在这一刻闪烁着锐利的光彩,绝对不能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