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七章 职责所在

    对于李优如此命令,陈到并没有产生不安或者愤怒,反而非常平静的接过了这个职责。

    诚如李优所言,如果做不到,死在那里,反倒是比活着回来更合乎情理的交代,一如马谡守街亭一样,战死在那里,能力不能力且不说,至少确实是竭尽全力了,而战略要冲易手了,自己却逃了回来,只能说明未尽全力的同时,还遗忘了自身的职责。

    这种人就算是回来了,也该杀了。

    “我必会竭尽全力守好洞鸽山口,绝对不会让贵霜士卒攻打进去。”陈到无比郑重的说道。

    “但愿如此,接令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会这么说,但到了那种时候,做才是最重要的。”李优不置可否的说道,然后将军令递出。

    李优的眼光一直很不错,但是对于陈到的能力,他也不好把握,哪怕是因为华雄的关系,李优曾留意过陈到,然而因为一些原因,李优现在也很难确定陈到的真实水平。

    嗯,简单说的话,李优怀疑自己走眼了,因为单就以李优的经验而言,陈到应该是和高顺一个类型的将校,沉稳恭谨,面有威仪,只是陈到接连的表现让李优实在是有些看不过眼。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如果不是现在无人可用的话,洞鸽山口的防守,李优绝对不会交给陈到,毕竟那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汉军第一批次迁移到百姓,现在都在那里!

    然而局势到了这一步,想要保持之前的优势,不被反应过来的贵霜追平,那就不得不冒点险了,因而在雨季依靠文伽百姓的全力协助走水路前往恒河中下游,已经是势在必行的计划了。

    加之适合的将帅也不可能在这个点赶过来,而能赶过来,也没有适合的兵种,还不如将就着用陈到算了,只是这个重担压在陈到身上,李优实在是有些担心。

    没错,李优不担心自己,也不担心其他部分,哪怕他心里清楚到时候可能遭遇到的军势可能会有多么庞大,但从进入文伽开始就早已开始谋划的李优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朱罗王朝能派遣的兵力有限,能准确来找李优麻烦的兵力那就更是有限了,再加上朱罗王朝除了海路,也就一条通往文伽的道路,到时候对方会如何选择,李优好歹心里有数。

    更何况说起借兵,真以为李优现在是两手空空,任人搓圆捏扁?

    这怎么可能,一个顶级谋臣只要还在为一个目标而奋进,那么不管在任何时候,他都会为了自己的目标积攒实力,若非要防着贵霜出什么幺蛾子,李优根本不需要担心局势的发展。

    尽力提起对于陈到的信心之后,李优努力的给陈到讲解了一波自己分析的局势。

    “如果你在洞鸽山口那边看到大规模走山路而来的贵霜士卒,那么就命令所有的迁移百姓退回去洞鸽山口内部,同时将消息加急送给藏宣高。”李优看着陈到再三叮嘱道,“然后封死洞鸽山口,全面收缩防御,等待救援就是了,无需奋死而战。”

    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洞鸽山口并不是很宽的隘口,以陈到的兵力锁住那里并不算困难,就算是贵霜大军强袭那里,守住一两日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两日的时间,足够臧霸从文伽地区杀回去了,除非贵霜的兵力庞大到全航线压制,否则的话臧霸肯定会赶回去。

    毕竟和其他军团相比,双天赋盾卫有着非常明显的一个优势就是全地形的通过性,直线杀回去就是了。

    “那如果对方出现在洞鸽山口的另一面呢?”陈到突然开口道。

    “如果出现在了洞鸽山口的另一面,那就只能说在我们算计贵霜的时候,贵霜也在算计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兵力分布不可能兼顾两端。”李优神色沉静的说道,未有丝毫的慌乱。

    “我是说,如果对方出现在洞鸽山口的另一面,我该如何应对。”陈到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开口追问道。

    “……”李优没有说话,如果是李傕等人这个时候肯定秒懂李优的意思——现在我们兵力不足,不可能全盘兼顾,存在保大保小的问题,因而必须做出选择。

    简单点的说法就是另一边放弃了,按照李优的估计,在贵霜翻山越岭过去之前,第一批次迁徙的百姓已经抵达了洞鸽山口,对方除非继续绕行从背后进入洞鸽山口,否则根本不可能对汉室迁徙的百姓造成伤害,更何况洞鸽山口除了陈到,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只是以陈到现在的心态,李优还是倾向于不要说出来为好。

    至于说贵霜绕行过去,真以为李优压制了这么久的雨季是说笑的啊,不说搞到山洪暴发那种程度,阻碍贵霜进军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李优也承认这种方式的阻碍能力有着明显的极限,不可能拖太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基本就是上限了,如果贵霜运气足够好,过去之后,没出任何意外直接抵达了洞鸽山口的另一侧,那么汉军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危机就会出现在他李优的手上。

    只是这些小概率的事件,结合现在的局面,李优直接忽略不计了,毕竟兵力就这么多,在这些可以忽略的方面不值得在投入兵力。

    再说贵霜翻山越岭只是一种可能,而在这种可能之下,又必须要顺风顺水才能从另一侧进入洞鸽山口,就算贵霜有足够多的准备,能安稳的抵达洞鸽山口的另一侧,恐怕都得到下个月,而到下个月,绝大多数人都应该由文伽人用船拉走了。

    一方面是李优不觉得自己会倒霉到那种程度,另一方面真以为洞鸽山口那边李优没有布置?

    实际上李优不仅在洞鸽山口的正面有布置,在背面也有布置,虽说布置的不是人,但要说布置的话确实是有,但还是不能告诉陈到。

    这一点很无奈,因为李优实在是觉得陈到太菜了,一而再,再而三辜负自己的信任,但是碍于这是自己极少数看错人,李优决定再给陈到一次机会,能成最好,不能成,拉倒就是!

    陈到虽说耿直,但又不是真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着李优沉默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否定李优的安排,他们有多少兵力陈到也很清楚,很难兼顾所有。

    只是这种尚未开始就放弃了一部分的做法,很难获得陈到的认同,尤其是这次迁徙还是以李优为首发起的,现在这么干,在陈到看来李优多少有些过分了。

    将陈到打发走之后,李优将伍习找了过来。

    “啊,军师什么事?”伍习搓着手兴奋地说道。

    “两件事,你看你选择干哪个?任何一个完成了,我都会举荐你为冲折校尉。”对于伍习,李优就随意了很多,不需要暗示,有什么说什么,跟了自己很多年了。

    “您说,您说,哪个都行。”伍习振奋的说道,等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时来运转了。

    李优的校尉编制和其他人手上的校尉编制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是西凉铁骑的编制,当初李优问陈曦多要了一万多人的额度,除了抚恤以及俸禄以外,还有一方面就是为这种时候准备的。

    一个冲折校尉的官职,伍习至少能领两千西凉铁骑,虽说规模不大,但是以西凉铁骑的战斗力,努力偷一波羌人,将自己的辅兵军团建立起来之后,伍习也就能自称是大佬了。

    “一种,你现在去通知率兵回来,在三摩呾吒以南等待的郭汜,跟着郭汜兵分两路,一路在高韦里河上游等待,一路在确定对方出兵之后,给我平了朱罗王朝。”李优双眼带着杀意说道。

    管他朱罗王朝是不是帝国之下第一等的王朝,反正敢插手帝国之战,还不是自己人,那就直接搞死,没有什么好说的。

    既然对方大举出动,那么国内肯定空虚,就算还有百姓,也绝对不足以应对郭汜的手下。

    加之孟加拉的雨季才开始,之后才开始逐步延伸,那么也就意味着那边还处于旱季,放把火将能烧的都烧了,能杀的全都杀了,就算灭不了国,这次之后,朱罗王朝短时间也不可能缓过气,有这么一个时间差,回头等汉军腾出手,摁死就是了。

    伍习闻言一愣,这个任务是一个好任务,难度虽说有些大,危险性也有些高,但是他去做的话,并不算太过困难,甚至将朱罗王朝的祖坟给刨了都是问题,只是这里面有点问题啊!

    必须放弃,这个任务不能接,不是完成不了,而是这么干搞不好李优那边兵力不足会被朱罗王朝那边逮住机会给锤死。

    毕竟伍习也是跟着郭汜过去了一趟,又跑回来的将校,知道郭汜现在手上有多少的兵力——八千多人,听着是不是很厉害,问题这八千人不是八千西凉铁骑,而是八千杂鱼!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