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 收手

    “你不早说!”华雄抓着段煨的脖子疯狂的摇,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段煨必死无疑的心理准备,甚至连感情都情不自禁的酝酿好了,然而还没等泪流而下,段煨就恢复过来了,这不是在欺骗自己感情吗?

    “我也是快死了的时候才想起来,否则的话,我也不想死成一个瘤子。”段煨被摇的眼冒金星,赶紧大声的解释道,“还有这药药劲太大了吧,我感觉我现在快饿死了,有什么吃的没。”

    “能活着都不错了。”华雄将所有的针剂分发给了自己麾下的士卒,这东西他带了很多,以前在邺城,在长安的时候,他就经常偷这东西,几百根还是有的,更何况他麾下这些士卒貌似也不用一根,看起来这玩意儿好像可以兑水用啊。

    “快快快,赶紧都试试,别打的太多,能用就好,这东西我可是摸了上百根,不用担心。”华雄赶紧给自己手下的士卒进行分发,而且就像段煨预料的那样,统统救活了。

    “就剩几十根了,你们就不会扛一扛啊,一道半尺长的伤口,死不了自己包扎包扎啊,非要扎针啊,我带了那么长一串,现在就剩这么点了,你们这群混蛋。”等救活了之后,华雄就开始骂人。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不甘心自己之前没发现这一点,但是能救回来这么多已经是我灵机一动了。”段煨跟了华雄十几二十年,也知道华雄是什么个性格,完全不是心疼药,而是心疼之前战损的士卒。

    早之前这东西能用的话,这一百多根兑兑水,一人分发一支,也不至于损失这么惨,华雄要不憋屈才怪。

    “……”华雄沉默,看了看那一长串的针剂,随手丢给勤务兵,回头就让对方兑水给分发下去,这东西对于他来说一根就能救命了,但是对于铁骑的士卒而言一根能救十几人的命。

    与此同时司马懿果断的开启了精神天赋,瞬间整个汉军的军团天赋全灭,甚至连距离这里非常遥远的张辽,也难免被波及,破界级军团天赋虽强,但司马懿也不是没有成长啊。

    如果一般人看到自己友军能免疫自己天赋的负面,可能会感到欣喜,甚至会觉得就此停手,扼制自己的天赋发展最好,但司马懿不同,他不会认同这种方式,他依旧会加强自己,然后再一次将对方熄灭。

    一时间开伯尔山口的贵霜将校也是心头一寒,他们的心象全数被封杀,面对这一幕原本还准备追杀的贵霜将校不由得思考是否值得如此,毕竟现在连心象都被封闭了,很明显是汉室在告诫贵霜,他们还有杀手锏未动用。

    不管这个杀手锏到底有什么副作用,但是直接封杀心象的效果让在场还有脑子的贵霜将校都冷静了下来,他们的职务是什么,他们应该做什么,至于和汉室拼命,这其实不应该是他们现在的职责。

    “汉军,还保有决定性的力量吗?”巴拉克神色凝重的看着已经列阵开始褪去的汉军,就算是他在面对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得不慎重,更何况相比于卡皮尔的暴怒,巴拉克现在依旧冷静。

    “可能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卡皮尔盯着汉军列阵的战线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是纯粹消除掉我们的心象,他们不可能不使用,这一招绝对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短板。”

    “决定性的力量吗?”扎萨利则是一脸狼狈的看着段煨,他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腹部恢复了过来,想起上一次自己卸掉对方的胳膊,还有这一次段煨再一次“长出来”手臂,面色发黑。

    说实话,一开始扎萨利没认出来段煨,但是后面段煨对着他嚎,他才想起来这个自己亲手卸了一个胳膊的家伙,而这次以为能将对方捅死,结果看对方伤势恢复的速度,这药有些恐怖啊!

    “我觉得你们还是别说决定性的力量了,你看看垫后的那两个军团有没有受伤的士卒再说吧。”扎萨利黑着脸的说道,之前他还没有注意到,等段煨恢复过来之后,他才发现汉军垫后的两个军团,现在都处于无伤状态。

    “?”瞬间卡皮尔等人就惊了,再看之后直接头皮发麻,汉军前方的那些军团就不说了,最后垫后的那两个军团根本都没有伤势,最多是看着比较狼狈,甲胄有所破损,本身根本没有伤势。

    “那个重步兵我知道,我麾下的弓骑兵杀了对面那些重步不止一次,但是在射杀后不久他们就会爬起来。”法尔贡黑着脸说道,“本来我的弓骑兵能压住一整个战线,硬是被这个军团耗光了箭矢,这个军团的防御力超级强的同时还能复活。”

    法尔贡亲身经历,没啥好说的,他麾的弓骑兵是当前三大帝国之中在常规射程之中杀伤力最强,射速最快的弓箭手,本身就属于压制敌军的好手,结果这次被高览当猴耍了。

    “那个黑色的骑兵很麻烦,我们打不过。”迪帕克盯着华雄的方向,直接承认了自身战斗力的不足,“对方不仅狠,而且强!”

    “我能看到。”卡皮尔点了点头说道,他也不是瞎子,华雄的神铁骑以一个军团硬刚复数三天赋,还逃出生天,更重要的是交换比还占了优势,卡皮尔自己都惊了好吧。

    帝国禁卫军在成双成对出现的时候被对方打了一个大交换比都很惊人了,帝国权杖都将四个军团升到了三天赋,对面那个军团还能打出接近一比三的交换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那个黑色的叫做西凉铁骑,拂沃德将军在北方主要就是干这个军团,我以前和这个军团也交过手,虽说当时就很变态,但是现在更过分了,不过还好你们没给他喂弓箭。”扎萨利头大不已地说道,随后扎萨利解释了一下铁骑被喂了弓箭之后的情况。

    “拂沃德将军居然在北方面对这样的精锐。”卡皮尔佩服的无以复加,以前还不觉得拂沃德有多强,这次明白了,“不过这样不会有问题吗?这个军团应该已经超出了骆驼骑的应对范围。”

    “没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他会提前求救的,而且现在那边越来越稳了,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占上优势。”扎萨利回想起拂沃德阴笑着组建的骆驼骑军团,估摸着再搞出来两个,拂沃德就会靠着沙漠丘陵去围攻被自己引诱进沙漠的李傕。

    “扶我一把,巴拉克……”赛罗那半死不活的撑着长枪,“我都说了我打不过那家伙,你还要让我上。”

    “这不依靠您的拼命抵抗,至少没让那个家伙肆无忌惮的往里面狂冲,保证了我们战线的稳定。”巴拉克看了一眼焦黑的赛罗那叹了口气说道,汉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

    “别说好话了,我差点被打死了!”赛罗那一脸悲愤的说道。

    “您这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巴拉克敷衍道,当时那个情况赛罗那不上谁上?最后那个怪物平砍那一下,要是个内气离体怕是真得灰灰了,大佬你还活着啊!

    “放弃追击吧。”巴拉克说完之后,扭头看向略有些不甘心的卡皮尔说道,“汉军垫后的军团我们现在全力以赴未必不能打穿,但你觉得现在在这里的精锐是汉军所有的精锐了吗?”

    卡皮尔心中一动,只听巴拉克郑重其事的说道,“必然不是,当初打到白沙瓦那些精锐并没有出现,甚至就算是这些全加上也不是汉军的全力,而现在这里,我们聚集了大月氏七成以上的精锐了。”

    赌不起,这就是现实,王族枪骑兵,具装骑现在加起来不足一万,奥斯文和迪帕克加起来才有五千,弓骑倒是没有太大损失,问题是两拨援军加军魂现在就剩两万出头。

    等禁卫步兵和弓箭手,以及枪盾兵抵达,就算帝国权杖全面加持,在当前不能更换的前提下,也只有不到三万三天赋,要说这个规模确实是很恐怖了,但那也要看对手啊,很明显汉军已经处于违规的程度了,就算是卡皮尔也没有把握。

    “别拼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守住开伯尔山口就是大功,以后还是别动用这里的精锐了,汉室以后要战就靠着地形拖到他们退回去。”巴拉克远望着逐渐后退的汉军神色凝重地说道。

    “先让人打扫战场吧,汉军明日肯定会要求收敛自家战死的士卒,让人统计一下战损,接下来我们还是考虑一下进入内部的那个纯白骑兵怎么办?”卡皮尔点了点头。

    同样冷静了下来,确定汉军现在没办法对付,卡皮尔也就不再纠缠之前的问题,转而换成更为现实的问题——白马义从怎么办?

    另一边司马懿长舒了一口气,果然镇住了对面,他不担心之前守卫开伯尔的那个将帅,他担心的是贵霜援军,一旦对方决定出手,汉军就算是依靠着垫后军团的能力,能全身而退,怕也不会太容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