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三章 命不该绝

    赤兔跑得速度快的连贵霜的弓骑兵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注意到的时候吕布已经出了锁定范围,以至于弓骑兵窝了一口气死死地看着吕布的背影。

    没办法,作为天下间有数的弓箭手精锐,贵霜王族弓骑兵的射程是最短的,但是在有效距离的杀伤力却是最靠谱的,而且射速也同样靠谱,只是射程这种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是可以逼死人的。

    “追!”卡皮尔这个时候胸中简直怒火狂涌,哪怕是一贯冷静的他这个时候也难以自持,毕竟被人这么玩了一把,对方什么都没留下直接跑路了,卡皮尔如何交代。

    毕竟卡皮尔再怎么厉害,也不是巴拉克那种越是危险,越是冷静的角色,自然被吕布甩了一个大,放了一句话,扭头就跑的举动,气的怒火都往上涌,任谁都忍不住这种捉弄。

    “快跑,快跑。”华雄这个时候完全没了之前那种狂暴和振奋,完全是一副收拾细软跑路的神色,没办法他比吕布还早发现对面大规模的战车,那些车上不是重步兵,就是枪盾兵,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弓箭手,华雄又不傻,这要是被咬住了,那真得被打死了。

    西凉铁骑就算是强,也不是那种能硬扛五六个三天赋决战兵种的超级无敌军团啊,或者直接说,能刚这么多顶级军团的精锐军团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天花板再强,也说的是单对单。

    “快快快,整军列阵后撤!”高览这个时候收到对面援军要杀过来的消息也有些懵,之前铁骑凶残的程度就高览的感觉比他之前遇到皇帝护卫官军团的时候还要危险,然而没看到铁骑现在也在抱头跑吗?就算是有心理准备,陡然出现复数的三天赋高览也顶不住啊。

    陈宫,毛玠,司马懿这个时候也努力的辅助曹真在进行指挥,如同之前巴拉克一样努力的封堵战线,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地平线上出现的战车,而且对面肆无忌惮的绽放出来的气势,已经说明了自身帝国禁卫军的水平。

    好吧,帝国禁卫军什么已经够头大了,但是想想贵霜军魂的效果,只要跑来的帝国禁卫军直接当三天赋计算就行了,因而陈宫和毛玠等人完全不想被咬住,来一场要命的厮杀。

    不过好在对面最后这一波来的都是重步兵,枪盾兵,弓箭手这种步兵军团,要命程度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

    “铁骑,陷阵,超重步在外进行巩固,轻步兵和突骑兵靠后!”曹真大声的指挥道,他这个时候也压力超级大,终于有些明白张辽当时的感受了,大军团指挥那背的真不是自己一条命,而是数万人的命,不小心谨慎根本不行。

    至于曹仁这个时候也拼命的开始收缩防线,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曹真以前说的话,明白什么叫做没参与过帝国战争,只打过外围的战争根本不算是精锐,帝国大战要是这个强度,曹仁觉得自己几乎就相当于炮灰,复数三天赋加复数军魂,要命啊!

    不过这样一场战争,对于曹仁带来的震撼,让曹仁迅速的把握住了自己的心态,明白了自身当前的定位,比之前看北冥带来的罗马-安息决战的效果还要明显,毕竟前者最多是震撼,后者可是要命啊!

    【太……太弱了,必须要赶紧激发自己的军团天赋,否则的话,这种战争进去了根本就是炮灰,哪怕是成就了双天赋,在这种战场上也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或者更应该说,单个军团的实在是太脆弱了,必须要有对于局势的判断能力。】曹仁一边撤退,一边告诫自己。

    至于徐晃经历了这样一场洗礼之后,原本以为杨修一案离开中原的阴霾彻底消散了,天下之大,中原世家的狗血小事,在这种局面下不过是蝇营狗苟之辈,瞬间一直扎在心头的阴影消散一空,再无丝毫的阴霾,对于徐晃而言,前途豁然开朗。

    【中原世家的事情,和这种帝国之间的争锋比起来,根本就是笑料而已,力量与力量的角逐,底蕴与底蕴的碰撞,那些蝇营狗苟之辈,差的太远太远,而我也想的太多,看的太少,那些算计,那些谋划,对于这种大局,真的是笑话!】

    这一刻徐晃心中的阴霾尽去,再一次恢复成了曾经那个有着大好未来,而且智勇兼备的将才。

    至于庞德,这个时候正趴在马上吐血,没办法,毛玠之前都说了这个转化还没有彻底完成,这种直接使用危险性实在是太高,不过经此一役,庞德对于这种使用方式有了自己的认知。

    【也许下一次直接抬出棺材去作战更好一些,贵霜这群家伙,哼,下一次不是你们躺进去,就是我躺进去!】庞德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有什么感想?”高览整兵之后,将死了没三次的那些士卒放在了最前方,然后扭头对一旁赶过来的华雄说道。

    整个军团损失最小的其实是高览,比两个军魂军团的死亡率还小一些,毕竟皮厚,抗揍,而且还能复活。

    因而撤回来之后,高览自己居然能在最外围组好几条疏疏密密的防线,而华雄见此也得以喘息,毕竟高览的超重步跑得比他还慢,几乎可以算是天下最慢的兵种之一了。

    “好悬没被打死。”华雄一脸崩溃的说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扛住四个三天赋军团群殴的,哦,不是四个三天赋,应该算是三个,前面那个骑兵被我打残了之后才变成三天赋的。”

    “以后还要不要感受?”高览嘴角抽搐的说道,华雄是他见过最猛的人了,和一个高速突骑干了一场对冲,然后硬碰硬将两个帝国禁卫军吊起来往死了打,之后更是和四倍于自己的三天赋开战。

    就这么硬刚,最后居然能跑出来,说实话高览对于华雄的敬佩已经如同滔滔黄河之水了,没办法,实在是太过丧心病狂了,这都没打死,高览觉得华雄这个战绩可以吹一辈子。

    “以后,千万不要了。”华雄这个时候回想之前的战斗,也是面色发青,当时热血上涌,外加局势失控,心知不硬刚撤不下来,于是潇洒的这么刚了,而且还真打穿了,但是再做一次,算了吧,要命呢!

    “损失惨重啊。”高览看了一眼华雄的本部,阵亡了一半,不过对面更惨,奥斯文和迪帕克不用多说了,两个人现在加起来每一个整编的六千人军团多,而王族具装铁骑和枪骑卫也一人损失了一千多。

    “没办法,毕竟对战的是这种精锐。”华雄将脑海之中的血战甩出去之后,叹了口气说道,他身后不少士卒受伤颇重,哪怕现在已经开始了包扎,恐怕也会有不少士卒倒下。

    “老哥,兄弟我可能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手是血的段煨拍了拍华雄的肩膀,之前华雄强忍着没去和段煨说话,因为看到段煨的伤势,华雄就明白,可能救不了了,左腹已经消失了,甚至能看到脊椎骨,这种伤势,要不是奇迹化的状态,之前就已经死了。

    “……”华雄沉默,他麾下的副将被他一茬又一茬的送走了,而段煨这种跟随了他二十年,从西凉早期就跟着他的将校,几乎是西凉五将之下最高级的将校,现在也熬不过去了。

    “别难过,至少我死之前还能交代遗言,比上次李蒙的时候好太多了。”段煨笑着说道,但是伤痛让他的脸扭曲了很多。

    “有什么要说的吗?”华雄很想装作硬心肠,将段煨的死当作理所应当的牺牲,但是之前强忍着不回头的话倒还罢了,可现在回头了,就算是华雄也眼圈泛红,老兄弟们越来越少了。

    “给我根针剂,我想活着。”段煨郑重的说道,“我不想死。”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悲伤的气氛,因为段煨这句话,华雄突然想笑,当即眼中含着泪水,从勤务兵那边拿了一大卷针剂。

    “反正反噬了,大不了就是死,没反噬的话,我还能活下去,能活着谁想死啊,我还想搞死扎萨利那个混蛋啊,我的胳膊啊,还有我的肾啊,都是那个王八蛋!”段煨絮絮叨叨的说道,然后一针扎在了自己的腹部,没敢多用,用了三分之一之后停手。

    药效快速的起了作用,段煨的伤势快速的止住,然后快速的生成皮膜以及各种脏腑,华雄二话没说,当即将针剂朝着那些已经必死无疑的士卒扎去,然后这些人快速的恢复了过来。

    “咦?”华雄愣了愣神,这不对啊,按说正常人扎了不仅不会救命,还会死,这是死马当活马医,给救活了?

    “别惊讶了,我们这些人现在八成有一些内气离体的特质,这药大概是能救命的。”段煨脸色苍白的趴在战马上,“毕竟之前也不眼瞎啊,内气离体的铠甲我们都显化出来了,所以估摸着可以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