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 全力

    随着这一枪刺出,原本壮实的庞德,猛地爆出一团血雾,将麾下本部全数拉入了自己的军团天赋之中,贯彻如一的意志,在瞬间让所有的本部感受大连庞德的信念。

    生或者死,就这么简单,而随着血雾的浸染,庞德本部士卒的眼底都出现了一抹赤红,而后就像是一直压制的力量得以爆发出来一样,全数迈出了那一步,如同陷阵一般得到了极限的强化。

    “来战吧!”庞德整个军团都为血光所笼罩,不少数的士卒更是因为这种强行拔升实力带来的反噬,导致毛细血管破碎,整个人如同血人一般,未伤人,先伤己的招数,但不可否认实力确实是出现了极大的飞跃,这个时候,如果说庞德军团抵达了三天赋都绝对有人信!

    司马懿看着那残酷的一幕,不由得眯了眯眼睛,心知自己的精神天赋更是不能再动用,好在不管如何的残酷,就像是毛玠所估计的一般,在彻底解开了束缚之后,靠着庞德决死意志的压制,庞德军团的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攀升!

    全力全开,一直用普通骑兵游曳战术应对的庞德,在血光将自身浸染之后,终于下达了正面突击的命令。

    刀盾手也罢,枪盾手也罢,已经进入了现在这个状态,越快结束战争越好,血色的雾气缠绕在庞德军团之上,整个军团近乎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魔神一般。

    “放箭!”巴拉克怒吼道,之前收缩战线让巴拉克将一部分弓箭手再次组织了起来,虽说损失颇重,但是好歹还有箭矢可以转给法尔贡的王族弓骑兵使用,哪怕是不多,也能降低相当的压力。

    和其他地方不同,开伯尔山口的地形让防守一方有着绝大的优势,最简单的一点就在于,不管是对手,还是己方都不可能全军压上,要全军攻击除非是出现了某一个破绽,能让部分的军团渗透进去。

    否则的话,就开伯尔的地形,从理论上来讲,三千人就足够布置出一条相当完美的防线,毕竟这个隘口最窄的地方只有六百米,六万人的战线在以散星的方式排布的时候,可谓是错落有致。

    简单而言就是层数超级多,多到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打穿,甚至说的过分一些,汉军其实都不能算是打穿了开伯尔山口,只能说是巴拉克对于迪帕克率领的高速突骑过于信任,又低估了汉军的觉悟。

    否则的话,给汉军一天的时间,才有可能勉强打穿开伯尔山口,因为随着巴拉克的收缩,汉军和贵霜整体的接战面积太小了,真缩到隘口之中,双方接战的战线长度撑死不过一千米。

    说句过分的话铁骑能摆开吗?汉军能摆开整体攻击吗?一开始张辽将脆皮的锐士,白马,都放在外围没有接战的原因就在这里,这地方根本摆不开,聚集的太密集,铁骑,陷阵,以及超重步还没什么问题,但是其他的军团难道还真能防御箭雨?

    诚然孙权回中原带走了丹阳,让汉军在箭雨掩护上出现了相当的问题,但实际上不管是神速箭,还是狼骑的骑射都能解决相当的问题,但实际上都没有上,因为太脆皮了,很容易被打死。

    锐士的超高攻击和阵型破坏能力确实让人惊艳,但是傻子都能看到锐士穿的是布甲,没废掉贵霜主力弓箭手军团之前,锐士冒头一波攻击,下一波就可以收尸了。

    这也是张辽一直拖着曹真,李条在外围游曳的原因,汉军也在等时机,甚至说句过分的话,迪帕克不轻敌冒进的话,汉军在贵霜援军到来之后就退了。

    开伯尔山口这里的布置虽说不是最好的,但剩下的四个军团,一个塞王斗士,一个扎萨利的才来的骆驼骑,就算是汉室强攻猛战,也足够拖一天时间,毕竟这是实打实的六万三千八百人,喀布尔河谷七个军团九万人,北贵山区军营的编制是按照区域人口计算的。

    六万三千八百人,有开伯尔山口的意志加持,在素质合格的情况下都等于双天赋,就算是开无双割草,你也得割一天的时间,而一天的时间,就算禁卫军没有回来,白沙瓦的那些大月氏王族又不是死人!

    每个王族小宗都是有护卫骑的,连荀祈都有八百人的护卫骑,一天时间啊,开伯尔距离白瓦沙只有十六公里,而且还是一马平川,除非是北贵自己叛乱了,以大月氏在开伯尔的布置,根本就不可能陷落!

    如果用类比的话,开伯尔山口的地形也就比葭萌关稍微好一点,然而葭萌关霍峻用七八百人守了一年多,开伯尔那地形如果不是巴拉克低估了西凉铁骑的凶残,到现在就算是没有援军,西凉铁骑也出不来,这种程度的决策失误,巴拉克和迪帕克搞不好要被军法处置!

    毕竟当时迪帕克不让巴拉克让开侧边锋线,或者巴拉克遵守开伯尔地区的驻守规则,不让开那条边线,铁骑就是再燃烧军魂,出不去就是出不去,整场战争巴拉克唯一的失误就是让开了边线,然后估错了西凉铁骑的觉悟。

    毕竟那可是高速突骑兵的对冲,军魂士卒只要被撞上,落马之后,上百个马蹄过去,抗拒死亡能不能开启都没有意义。

    然而华雄果断的那么干,直接对冲,和迪帕克对筛了一遍,然后白马得以从这条通道过去了,可以说整个战略的胜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贵霜军团的失误,如果没有那个指挥的失误,汉军慢慢打吧,到现在都过不了开伯尔。

    而没有那种面对必死局面杀出一条生路的气势,铁骑根本不会觉醒,还想像现在这样?

    庞德的军团直接舍弃了防御,在庞德率领下,以一种刚猛的气魄杀入了贵霜战线,哪怕是已经密集化的战线,面对庞德这种攻势,也骤然出现了后凹,而高顺离开带来的空荡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投入到面对庞德的战线,侧边的压力骤然暴增。

    “箭雨压制!”巴拉克神色平静的下令道。

    到现在巴拉克反倒已经不慌了,毕竟局势已经注定,那个纯白的骑兵已经进去,现在汉军在这里耗得时间越久,反倒对他们越有利,等着吧,等禁卫军齐全之后,在军魂的辅助下达到三天赋这个水准,就算汉军有精锐在侧,也能全杀了。

    “给我死开!”吕布暴怒着一戟将赛罗那砸飞了出去。

    之前在吕布用军魂解开了部分束缚之后,杀得最凶猛的时候,一直假装自己是怂货的赛罗那抓住了机会,一剑刺向吕布,那一瞬间速度快的都快在云气之下形成幻影,然而还是被吕布勉强招架住了。

    当然既然是勉强招架住,也即意味着吕布还是受了点伤,那一剑切断了吕布的肌腱,不过饶是如此赛罗那也在瞬息之后被单手持戟的吕布打飞了出去,就地一滚,快速的隐入了人群。

    之后吕布便一直感受到一股引而未发的杀意锁定着自己,这确实是赛罗那的杀意锁定,但实际上赛罗那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之前冒险一剑已经到极限了,吕布那一戟拍碎了他右臂的臂骨。

    现在哪怕是还有战斗力,也很难发挥出来足以刺杀吕布的能力,只能这么隐隐释放着杀意,以期能拉住吕布,然而这种做法不仅没有让吕布谨慎起来,反倒让吕布更为的狂暴。

    以至于到现在赛罗那整个人都陷入了危机之中,更重要的是贵霜这边能给他的掩护真的不多了。

    “罢了,拿我枪来!”赛罗那看着率领着狼骑直直的朝着自己杀过来的吕布叹了一口气,这种对手,真的打不过。

    “通知法尔贡,等一会儿我坠马的时候,让法尔贡用箭矢直接进行覆盖性射击,甚至如果可以的话,用重弩覆盖。”赛罗那轻叹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士卒说道。

    说完之后,赛罗那提枪上马,再怎么说曾经的自己也是一员猛将,只是发现在战场上用刺杀手段更为便捷,至于尊严什么的,北贵只有他这一个破界级的猛将,无所谓尊严了。

    “我在这里!”赛罗那提枪直指吕布,单手持枪,但是一身气势压在强上,那种擎天支柱的感觉让甚至让吕布高看了一眼。

    “用枪的?”吕布冷笑着策马杀了过去,这么多年敢单枪匹马和自己单挑的,没几个了。

    “还请赐教。”赛罗那心知巅峰期自己都无法应对吕布,更何况是现在,不过所做的只是一个饵料,一个天下无敌的将帅是多么的重要就算是赛罗那也心里有数。

    十五招过,吕布双手握住方天画戟,一戟朝着赛罗那斩下,而赛罗那直接从战马上滚落,吕布怒吼着将战马砍爆,而后上百跟破甲箭带着尖啸矢朝着吕布覆盖了过来,甚至其中有好几根巨大的床弩弩矢,毫无疑问,致命一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