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一章 仅此而已

    原本贵霜的精锐距离开伯尔山口就不怎么远,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让奥斯文和迪帕克,法尔贡先行前往开伯尔山口,之后分批次以最快的速度前往。

    卡皮尔这边率领的基本都是贵霜最精锐的兵种,核心还是贵霜这边唯一的军魂军团,不惜一切烧军魂的话,这几个军团的战斗力绝对不亚于三天赋,然而就在刚刚,白马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了。

    更糟心的是,就算是之前最近的时候距离他们只有数百米,他们也不可能追上,实在是太快了,快的卡皮尔都心凉了。

    “放战鹰,顶住对方!”卡皮尔看着如风一般离开的白马义从心头皮发冷,而后大声的吼道,他本身就相当于半个智者,所以很清楚这种军团进入贵霜之后,对于贵霜所能造成的破坏。

    可以说这种迅捷的军团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毁掉贵霜精华区都只是时间问题,而限制的话,光看着对面那种恐怖的移动速度,卡皮尔愣是想不到该怎么限制。

    追又追不上,封锁的话,又不好封锁,可以说除了战略大局一点点压制,将之挤压在某个地区进行围剿以外,其他的都是说笑。

    问题是后者所需要的智力光是想想就足够让人头皮发麻了,如果对面还有一个精通统兵作战,还能对于局势做出相应判断的人物,那么后者的难度会以超乎想像的速度飙升。

    “走,去开伯尔山口!”卡皮尔看向白马绝尘而去的方向面色狰狞,但是转身之后神色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可眼角的恼怒却出卖了卡皮尔真实的想法,他想搞死白马义从。

    “全力突击,前往开伯尔山口,燃烧军魂,将汉军全军剿灭!”卡皮尔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恼怒下令道。

    另一边,从卡皮尔大军旁边离开的白马义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遇到了乘车的枪盾兵,禁卫步兵,以及王族弓箭手,一眼望去就算是张辽都有些手脚发凉,实在是往开伯尔前去的精锐实在是太多,而且平均水平太高了。

    “走!”调头回去这个想法只是在张辽心中升起了一秒,之后直接被掐灭,且不说白马义从现在回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到了现在这一步,战略上已经即将达成了,返回去可能连原本得到的都要失去,既然如此,张辽只能相信自己那些战友的能力了。

    看着如风一般消失在地平线上的白马义从,所有乘车的贵霜步兵都面露惊容,实际上任何一个第一次见到白马义从的敌军第一感觉就是惊讶,因为实在是太快了,快的都离谱了。

    不过相比于卡皮尔瞬间就明白了白马入场的意义,这些乘车前往开伯尔山口的步兵并没有明白白马义从进入贵霜到底会有多大的损失,他们最多是惊骇于白马义从的速度。

    从开伯尔山口的出口到白瓦沙换成其他其他骑兵军团可能需要半个小时,而换成白马只用了不到六分钟,就这么从白瓦沙旁边通过,自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整个贵霜精华区都属于超级平原,白马可以任意纵横,靠着自身诡异的速度,可以轻松的从这边破坏到那边,而这也是张辽将白马放进来的原因。

    至于张辽自己,如果说单凭白马义从还存在一个体力和判断的问题,那么张辽的加入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不管是能恢复体力和能治疗伤势的能力,还是对于大局势的判断,张辽都具有!两者取长补短白马义从在贵霜内的作战不再是九死一生的危险。

    另一边铁骑基本已经将奥斯文和迪帕克的骑兵军团打溃了,和当初圣殒骑面对第一辅助的情况不同,第一辅助拉的战线实在是太长了,圣殒骑只需要突破几十步就能杀过去。

    甚至说的过分一些,圣殒骑只需要击杀上百人,他面对的那个战线就会出现一个口子,毕竟当时双方的战阵是圣殒骑以点破面,那个时候第一辅助哪怕是有全歼圣殒骑的战斗力,士卒也不可能瞬间过来,又不是白马义从,那种见鬼的骑兵。

    之后到大战结束都打不穿的原因就在于有了皇帝护卫官军团的阻击,那个时候双方的战线已经变成了近乎锋矢阵对锋矢阵,除非将皇帝护卫官军团整个杀穿,否则根本不可能通过。

    这也是为什么圣殒骑明明比第一辅助军团强不了太多,双方的战损比也就是一比二左右,但是却能在极短的时间钉穿第一辅助的战线,说白了就是骑兵欺负步兵腿短,然后以点破面而已。

    铁骑现在的战斗力完全不逊色当初的圣殒骑,比之见到了凯撒的第十军团也不逊色多少,但是铁骑和第十军团都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这也是两者都没有打穿对手,而是将对手打崩了原因。

    两个军团都是短腿,而对手都是长腿,更纠结的在于,长腿的那俩军团还完全不退,和对手死杠,当然很明显现在铁骑的战绩更好一些,战损虽说比之前略微下滑,下降到一比六了,但也依旧占据绝对优势,毕竟对面那两个也确实不是水货精锐。

    不过饶是如此,奥斯文和迪帕克也到极限了,铁骑的速度短板让他们能先一步以全军姿态阻拦在铁骑的前方,但是铁骑变态的防御力和攻击力,硬生生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将两个帝国禁卫军级别的军团打散了,这可是接近于八千人的骑兵军团啊!

    就被铁骑这么挤进去,用硬刚的方式硬生生的拆碎了大半的阵型,虽说击杀的数量也就在三千上下,但是奥斯文和迪帕克很清楚整个骑兵团崩溃在即了。

    至于开伯尔山口位置,哪怕是全力压缩战线强化防御,用平衡心象掠夺了大量力量的巴拉克这个时候也快撑不住了,汉军的攻势无不说明对方是真的想拆了这里。

    毕竟法尔贡的弓骑军团已经打光了箭矢,之前打疯了的高览直接靠攻势换光了法尔贡的箭矢,他麾下的士卒基本上每人都挨了两三箭,更有半数在法尔贡军团的箭支下留下了性命。

    然而让法尔贡绝望的就在于,高览麾下被打死的士卒,薅掉扎在自身的箭矢之后,就爬起来了,要不是这种事情出现的太多,法尔贡都以为高览的超重步皮太厚,自己射不穿,结果后来法尔贡终于确定,对方根本不是防御高,而是射不死!

    可惜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法尔贡将半数的弓箭已经砸在了高览麾下超重步的头上,结果也就是扯扯淡而已,至于真正诛杀的数量可能连个位数都不到,要知道这可是禁卫弓骑,在常规射程之中具备击杀盾卫的顶级弓箭手,就这么被超重步坑死了。

    而没有了弓箭手的掩护之后,司马懿直接将曹真的锐士调动上去了,密集阵型加强防御,说笑呢?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

    陷阵都觉得难啃的战线,哈哈哈,那是因为陷阵已经停止了军魂消耗,不能一枪扎死而已,让开,换锐士来。

    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巴拉克差点崩溃,锐士在那几个呼吸击杀的规模直接突破了之前总体的战损规模,一口将战线杀了一个血流成河。

    以十五斩的精锐锐士领头,一剑过去,管他什么玩意儿直接砍死,而后化作高速的突击,继续前冲,根本不管你的防御到底有多强,貌似对于锐士而言,敌方的防御不是纸,就是打不穿,不存在另一种情况,而现在很明显贵霜的防御对于锐士而言就是纸。

    恐怖的杀戮效率,直接在巴拉克的密集方阵上开出了一个扇形,七层的盾阵连盾带人一起砍断,不过锐士也难免陷进去了近千人,这个实在是没办法,锐士的防御几乎是负数,在高速突破的时候,很容易因为一些敌方反扑时的意外丧命。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几个呼吸之间像是割麦子一样收割了一大片的贵霜士卒,也确实是将剩下的贵霜精锐给镇住了。

    人类终归是有承受极限的,就算是在巴拉克的指挥下能稳住局势,在全面劣势的情况下继续作战,但这并不代表,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还能保持住应有的心态。

    哪怕是巴拉克怒吼着协调指挥,随着锐士一波突击将贵霜的阵型砍出一个扇形,开伯尔山口距离失守已经是时间问题了,而汉军也实打实的证明了自身具备全面突破开伯尔山口的能力,同样也意味着贵霜在这里布置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守卫国门。

    要害依旧是要害,以前没有打穿,只是对手不够强,仅此而已!

    “以王之名,赐予他们应有的力量,帝国的权杖!”卡皮尔甚至还没有从地平线上跃出的时候就启用了帝国权杖的力量,开始给自己身边的具装骑,枪骑卫以及预估在前方的奥斯文,迪帕克,加持军魂辅助效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