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没说的,砍他

    这一刻开伯尔山口的大地为星光所覆盖,一道道璀璨的星辉逆势贯通天空,原本接近黎明时刻,群星皆避的天象,随着开伯尔山口那璀璨的意志绽放开来,天空之中一颗颗大星显现了出来,白日而星见。

    四十里开外,一路赶过来的迪帕克,奥斯文,巴拉斯,萨赫勒等人这个时候皆是神色凝重的看着那诡异的天象。

    而后一众将校皆是头皮发麻,这种天象所代表的情况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开伯尔山口危在旦夕,巴拉克将镇压在开伯尔山口的那庞大的意志以老上单于的金鹰控制着绽放了开来。

    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无比的清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有人开启那镇压在开伯尔地区的意志,虽说当年捡到那个尸体的时候,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么多年,要还是没有一点认识的话,贵霜恐怕也都没资格称为帝国了。

    “还愣着干什么?命令所有士卒,整肃吃掉干粮和马奶,策马前往开伯尔山口,我等命运在此一战。”塞西卡皮尔一身戎装出营之后盯着面前的一众将帅双眼病冰冷的说道。

    迪帕克,奥斯文,巴拉斯等人闻言当即寒毛倒竖,他们都很清楚这种局面意味着什么,只是一时惊讶没有反应过来,当场怒吼着跑回自己的驻扎点命令麾下士卒上马吃饭,准备奔袭开伯尔山口。

    “让王城那边准备车架,告诉他们在禁卫步兵抵达的时候,车架未准备好,皆斩!”塞西卡皮尔冷冷的对着身边的亲兵说道,相比于在朝堂的时候,这位在作为将校指挥军团的时候,一贯的冷静无情。

    “是,将军!”传令兵大声的回答道。

    “你去通知禁卫步兵,王族枪盾兵,王族弓箭手这些没有战马的军团直奔十里之外的白沙瓦而去,命令他们乘车前往白沙瓦。”塞西卡皮尔几乎在瞬间安排好了自己麾下的士卒。

    “让奥斯文和巴拉斯两人的突骑兵先行前往开伯尔山口,王族枪骑兵和王族具装骑随后就到。”塞西卡皮尔神色冷淡的在之前的亲兵离开之后,果断朝着另一边的士卒下令道。

    “这样的话,帝国权杖未必能按时抵达啊。”法尔贡策马奔袭过来的时候看着卡皮尔的话当即有些不解。

    “没事,能赶上,比移动速度的话,帝国权杖并不弱于骑兵。”卡皮尔冷冷地说道,好歹也是一个军魂军团,而且自身的能力也能给与自身作为加持,区区一个移动速度调整还是能做到的。

    “那就好,我随你一同前往,现在就走,开伯尔山口受到攻击,而且将巴拉克逼到这种程度,而且他麾下最重要的禁卫步兵还没有在手边,现在怕是已经相当狼狈了。”法尔贡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你和奥斯文他们一起,那两个家伙都是突骑兵,而且有心象,你本身就是王族弓骑兵,速度比我们这边这些要快一些,你么先过去稳住局势我们尽快就能过去。”卡皮尔思虑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

    平乱成功之后,塞西家族的老族长去印度洋重组西海舰队去了,而平乱的那些军团,一部分交给了拉胡尔,当然这一部分主要是之前奔赴婆罗痆斯的那些军团,拉胡尔虽说气的冒火了,但是脑子还是有的,至少在这一方面确实没有过分。

    这也是为什么韦苏提婆一世明知道拉胡尔心有怨念,依旧也愿意相信拉胡尔的原因,除了手上还有一个阿文德的原因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拉胡尔还算知道进退,没有胡乱伸手。

    因而等拉胡尔离开之后,北方那些驻守白瓦沙,开伯尔山口,以及印度河的将帅便带着自己的精锐军团返回自家的驻地,可惜犹豫有步兵拖后腿,到现在也才面前撤回到驻地。

    说实话,要不是禁卫步兵和王族枪盾兵,王族弓箭手几个军团拖后腿,以法尔贡,奥斯曼等人弓骑兵,突骑兵的速度早都应该杀回来了,可惜行军速度实际上等于自家最慢的军团的移动速度。

    另一边星光贯通之后,贵霜士卒就像是吃了药一样骤然变强了一节,原本素质都达到了双天赋,在守护意志的补正之后,基本上都有了双天赋的战斗力,初一碰撞汉室就吃了一个闷亏。

    纯精锐级别的战争,双方合计投入十万以上的双天赋超精锐的战争在这之前寥寥无几,而现在开伯尔山口发生的便是其一。

    然而一个闷亏之后,不等隐藏着实力的那些军团彻底爆发出极限的实力,高顺第一个发现自己发光了,而后麾下的陷阵营集体发光了。

    一道赤炎的光辉从高顺的身上升腾而起,代表着炎汉的意志硬生生跨越了遥远的距离从中原对于开伯尔地区的汉军进行加持。

    没错,一直以来装死的汉帝国意志直接跨地图强行给汉军进行了加持,毕竟对于贯穿了四百年炎汉征伐历史的的帝国意志而言,什么时候都能装死,但只要是怼匈奴,我就算是只剩雏形了,也不会装死。

    想想看上一次的时候汉帝国意志破碎,七零八落,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只有一个初级形态,在打匈奴的时候都露脸了,

    现在好歹已经凝聚起来一个真实无虚的庞大意志,在发现某个自己打死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是过段时间又爬出来的玩意儿之后,勉强成型的帝国意志根本不管距离直接加持!

    这种近乎奇迹一般的远程加持,就在以高顺为定位的情况下强行完成,如果是其他军团,现在的汉帝国意志能投射过来的加持可能很少很少,但高顺率领的陷阵不同。

    他们本身就有千年意志的残留,由获得过长城守望的加持,而且死赖在他们上的羽林卫更是汉家的标志之一,正因为这么多足以代表着汉家和匈奴死战,而北疆胡人不死不休的意志,才能真正引动汉帝国的意志从中原直接投射过来。

    毕竟对于汉室而言,别的可以忍忍,匈奴绝对不能忍,好不容易刚刚打死了北匈奴,结束了延绵四百年的帝国之战,彻底终结了这个民族,结果还没喘口气,你就告诉我匈奴人又死灰复燃了?

    哦,不是匈奴,是胡人,这有什么区别,拿着老上单于金鹰得到承认的胡人,你给我去死吧!

    谁敢跟这个沾边,谁就去死,哪怕是汉帝国意志依旧还处于半凝聚状态,尚且没有彻底成型,但已经渡过了雏形时期,已经聚集起来了汉帝国征伐北疆的意志,已经接受了华夏千年征战的历史,那么某些注定的敌人必须一战!

    没错,就是你,到你了,管你以前是什么,但是既然敢继承这个东西,那就搞死你,汉家不会介意延绵了四百年的战争再加上一百年,连胡的主体匈奴都搞死了我们,完全不介意破灭胡这个概念!

    身在长安的陈曦看着手上的光辉,一脸的诡异,说不出什么情况下,帝国意志的雏形确实是他一点点凝聚起来,知道的人不少,但是一直以来这玩意儿就跟装死一样一动不动,唯一一次有反应还是在北疆怼匈奴的时候,就像是婴儿跺跺脚一样。

    然而这一刻光辉大作,就像是暴走了一样的帝国意志,陈曦怎么看怎么诡异,这是咋了,要爆炸吗?

    不由自主的陈曦伸手摸了摸眼前这团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流淌着千古不衰,自强不息精神的光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倒有些像是自家小孩子闹脾气了一样,这是什么鬼?

    “子川,你这是在做什么?”甄宓在观察到陈曦的房间往外大肆放光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询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以前都好好的,这次突然这么怪,以前也没见发光啊,不过这算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要不我将这个送到宫里去算了。”陈曦感受着期间散发的意志,不由得挠挠头。

    “这是什么?”甄宓盯着陈曦手心的光辉,硬是没看到实体。

    “汉帝国的意志体,但并非是完整状态,我感觉好像是闹脾气了,但是完全不知道原因,唔,现在像是炸毛了。”陈曦一脸莫名的说道。

    毕竟帝国意志本身只是整个帝国信念和国家精神意志的显化体,并没有什么智慧和思维,因而所能表现出来的东西非常模糊,这次能有这么大的反应,还是因为遇到了匈奴。

    就跟汉室将校遇到了匈奴一样,第一反应肯定是砍死,帝国意志作为这种意志的升华,遇到了死灰复燃的匈奴自然也是这个感觉。

    更重要的就跟汉室每次以为自己将匈奴打死了,没多久匈奴就冒出来继续和汉室搞事一样,次数多了之后,汉室每次打死匈奴都有些疑神疑鬼——这次应该是打死了吧。

    然后等匈奴再次冒出来的时候,汉室的状态就成了,我就知道这这混蛋肯定没有死,砍他!见一次砍一次,必须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