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 这运气……

    开伯尔山口因为大月氏多年以来的驻守,外加超多的宣传,这里和汉室的北疆一样萦纡着大量的先辈意志,虽说没有夸张到汉室那种整个北疆都葬着无数英灵的程度,但也确实是非常庞大的力量。

    再加上百年的沉淀,以及那块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遗物,开伯尔山口单在这一地区寄托的意志并不弱于汉室北疆的千年意志,当初并州地区千年意志给与吕布的增幅到底有多恐怖,就可以知道这东西绽放开来到底有多强的效果。

    “这是?”陈宫第一个发现情况不妙,那种隐约察觉到的威压,以及从大地之上倒竖而起的星辉都让陈宫想到了当年自己在并州经历的东西,这是千年意志显化时的征兆。

    “文远,命令所有人强攻!”陈宫大声的吼道,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之后,陈宫当即对着张辽招呼道,实在是不敢再等了,开启千年意志之后产生的变化到底有多大,陈宫也是心里有数。

    “所有人强攻,不要保留任何的手段,这是和汉室北疆千年意志一样的东西,而且是全面激活之后的状态!”张辽同样大声的告诫道,相比于其他人,他可是非常清楚千年意志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是什么?”毛玠盯着那从大地之上倒灌入黎明前黯淡的星空之中的光辉,不解的说道。

    “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千年意志激活时的情况,正常的千年意志只有压制效果,实际上还有另外一种用法,那就是激活千年意志,当初温侯激活过一次,直接单枪匹马杀入到北疆,将狼居胥山打成了湖!”陈宫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了。

    哪怕是之前在感受到类似于长城守望这种天赋的时候,陈宫就有些心里不妙,但是靠着玄襄让陈宫清楚的感受到开伯尔意志的组成,那时陈宫就反应过来,这种手段近乎于借用外力,根本不可能具备千年意志的效果,然而,现在生生的打脸了。

    “什么?”毛玠闻言也有些慌,单枪匹马,我有点过分了啊。

    “千年意志应该是介于军魂和帝国意志之间的一种存在,按照我的推测应该是无数驻守在某个地区的将校,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意志,靠着数量和规模逐渐沉淀出来的近乎奇迹一般的东西。”陈宫随口解释了两句,就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

    “那这么说的话就不对了啊,贵霜凭什么在开伯尔山口具有这种意志,我们在北疆沉淀了上千年了吧,从先秦开始就一直在那里征战,为了边疆倒在那里的人恐怕都得有个上千万了,开伯尔山口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毛玠瞬间就抓住了症结所在。

    “实际上大月氏在这个地方根本只有一百年。”陈宫黑着脸说道,“和我们华夏不同,我们华夏大体是一脉相承,继承并且承认前者,大月氏可是入侵这里,并且获得所有权的民族,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继承前辈的力量了。”

    “一百年?”毛玠面色漆黑,这绝对不可能,汉室都花费了数倍的时间和精力才勉强完成的事情,大月氏居然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就完成了,这根本不可能,比意志的话,大月氏凭什么和汉室比?

    “对,所以这里面绝对有问题,那个庞大的意志绝对不是我们之前想的那么简单,那玩意儿恐怕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恐怕也不是我们简单所想的捡尸体捡到的东西。”陈宫慎重的说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开伯尔地区能和汉室一样具备千年意志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毛玠双眼一眯瞬间明白了陈宫的想法。

    “没错,我估摸着这东西就算是大月氏捡到的,恐怕在这一百年间也被大月氏用自身的意志给洗白了。”陈宫嘴角抽搐的说道,“恐怕这个意志体最早就算不是空白意志,想来本身也是半死不活的。”

    “这里面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了,这个空白意志这么庞大,就算是半死不活,如何才能完成收尸?”毛玠眯着眼睛说道。

    意志体和其他的尸体不同,除非是双方的意志确实是有交互的地方,否则的话,所谓的收尸根本就是笑话,和有可能你冲上去收尸,意志体的本能执念就将你按死了,毕竟这么庞大的体量真不是说笑的,要知道整个开伯尔意志之中九成都是那个大的。

    “大概是有什么镇压的东西吧。”陈宫缓缓地说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陡然泛青,扭头看向毛玠,“孝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匈奴还活着,他们手上最大向心力是什么?”

    毛玠闻言一愣,硬是没有明白陈宫说的是什么。

    “你说狼居胥山到底怎么样才能打沉?”陈宫再次追问道,这次不管是毛玠,还是刚刚跑过来的司马懿都明白了症结所在。

    毕竟当时匈奴还没有彻底完蛋,理论上祖地应该是具备着意志,以吕布的情况就算是打沉了那里,也会留下一些别的无法毁灭的东西,然而吕布当时真的是打沉了那里,现在想想的话,果然有问题啊。

    “你是说,那里面的某个承载的东西被盗走了?这种东西能盗走,就算是正常的国运承载体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盗走的啊。”毛玠愣了愣神开口说道,这不合理。

    “不,这是合理的,这里面有一样东西是能拿走的,而且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能镇压住这个只有本能的意志体。”陈宫过了一遍匈奴的崛起和衰落之后,瞬间明白了过来,大月氏确实是狗屎运啊!

    “什么东西?”司马懿好奇的询问道,他完全想不到是什么。

    “是老上单于的金鹰啊!”陈宫惊声叫道,他已经明白了内中的逻辑,恐怕一开始大月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拿的这个东西有着这样的效果,盗挖老上单于的坟很大一部分原因恐怕都是因为老上单于将大月氏从大佬级别搞成了杂鱼,还将月氏王的脑袋做成了酒器。

    这种深仇大恨,让大月氏再有机会的时候去挖两下老上单于的坟墓根本是毫无压力的,那么将金鹰带出来也毫无问题吧。

    或者更进一步的说,代表着老上单于的意志落到大月氏手上,很有可能真的就是天命,因为相比于其他的单于,老上单于除了西进战略和南下战略同时开始的提议,最为经典的就是那句非汉即胡!

    如果说挖其他人的墓可能会找到反噬,那么大月氏挖老上单于的墓快可能得到的不仅不是反噬,而是祝福。

    因为相比于当年被汉室已经锤的七零八落,吐血三升分裂的匈奴,大月氏已经有了几分崛起的气象,其他单于残余的意志可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换成那位的话,恐怕还真没将之放在心上。

    对于给“胡”这个字做出定义的那位单于而言,匈奴也罢,大月氏也罢,恐怕都是这个概念的一部分,匈奴虽说是嫡脉,但是撑不起大局的话,给一个能撑起大局的胡人,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如果这么想的话,只要大月氏捡的是非汉帝国的空白意志体,那绝对能靠着老上单于的金鹰找到共通之处逐渐洗白成自己的东西,毕竟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概念非汉即胡。

    如果大月氏真的继承了这个概念,基本不用说,没帝国意志保护,而且本体已经腾不出手的非汉室意志体在这东西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再怎么庞大,被洗成想要的东西也只是时间问题。

    “你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以至于听着超级玄幻,我也觉的很有可能。”毛玠嘴角抽搐的说道,陈宫的分析莫名有些玄幻,但是在玄幻之中又充满了某种逻辑,让毛玠不得不承认陈宫的分析。

    “你的意思是,大月氏很有可能捡了一部分匈奴的遗产?”司马懿眉头皱成一团,这简直是不科学。

    “以前我们就有这个猜测,只是不能确定而已,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大月氏捡了,而且很有可能捡的是最为核心的一部分。”陈宫叹了口气说道,“这家伙真的是太幸运了,这个庞大的空白意志也就不说了,到底是怎么捡来的没法猜测,但真的是好手段。”

    “别说好手段了,贵霜的士卒现在变强了很多,快想办法!”毛玠观察了一下各方战线的变化,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尝试解除玄襄,看看当前的压制还有多少。”陈宫也盯着看了一下之后,有些叹息的说道,说起来陈宫的玄襄军阵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自身的强化并不多,这个军阵更接近于解除对于自身的弱化。

    “没多少了,看起来对方也只能维持单项的能力。”司马懿当场回答道,而陈宫二话没说直接解除了自己的玄襄,转而让毛玠放手施为,区区作弊得来的能力,有什么好还怕的,看我开挂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