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五章 你还有条命啊!

    “我的应对……”张辽想了想之后,“如果我在冲锋陷阵的话,现在自然是有什么招数用什么招数,但是现在明明我们各个方位都占据优势,但是却走向相持,我实在是不能确定对方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招数,毕竟现在所有的责任都在我,我需要给全军负责。”

    “哦,想法是没问题了。”陈宫点了点头说道,“按你的来吧,战争这种事情,没有谁能说清指挥调度的正确或者错误,只能看结果,而结果这种东西不打完没人能保证,上吧,按照你的想法去干!”

    张辽看了看陈宫的神色,有些苍白无力,但是却能感受到对方的真心实意,有了陈宫这番话张辽也就安心了很多,既然玩不转调度指挥,那么就简单一些,用自家最擅长的方式——莽!

    “所有人给我将杀手锏全部拿出来!”张辽大声的下令道,霎时间汉室的军团直接浮现出来了各自的军团天赋,而后代表吕布的璀璨金光直接覆盖了大半个军团。

    “不要留手,全战线接战,给我莽!”张辽直接下达了菜刀命令。

    指挥,这个张辽不行,但张辽和其他将帅的不同在于,就算是数万人的大战场,张辽也是能看出大局势整体的走向。

    本来的话,张辽这种能在大战场砍出大局势整体走向的将帅,应该属于适合往大军团统帅培养的,然而张辽自身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他本人完全没有涉及过相关的知识,更糟心的是,在指挥上张辽并不具备相对应的天赋。

    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张辽根本不适合走大军团指挥,至少关羽比关羽还不适合,缺了最重要的一部分资质,眼光再好也没用。

    然而反过来讲的话,走不了兵权谋,张辽可以走兵形势啊,能在混乱的战场上直接看出整体的战局走向,这已经是极少顶级将帅都有的天赋了,就算是在指挥方面没有相对应的天赋,但是在莽上,明显比其他人占优势啊!

    因而被陈宫一番话说醒的张辽,再无丝毫的犹豫,指挥不行,可以用其他方式补齐啊,占优势,那就大力莽!并州人的特性就是能打,凉州的特性也是能打,中原人的特性基本都是能打,既然如此,那就将能打这个特性发挥出来,往死了打!

    抱着自己能看出局势破绽的想法,张辽自己也开了军团天赋冲了上去,蓝绿色的辉光伴随着点点的星芒,落在所有的士卒身上,开始恢复士卒的精力,体力,以及伤势。

    作为柔性内气的拥有者,张辽在抵达破界级之后,战斗力没有增强多少,但是生存力大幅增加,而且军团天赋的恢复效果也明显增强,因而下定决心之后果断开始莽!

    【打这里的话,对方应该会从那边抽调士卒,而高元伯那边肯定出现空荡,以他的能力必然抓住机会大力强攻,到时候牵一发东全身,对方就算是想要救,也不好救!】张辽冲上去之后,双眼一扫战场,直接大致判断出来对方可能出现的局势。

    指挥,指挥个鬼啊,十万多人搅在一起,张辽发现自己连命令都不知道往那里下,很多时候下达了命令之后,还没传递过去,自家和对方已经打的有些分不开了,这样的话,还下个鬼命令。

    反倒是当场莽上去之后,张辽凭着直觉直接判断出来对面可能的调兵位置,靠着对己方将校,以及精锐的了解,瞬间判断出在遭遇到那样的局面之后汉军精锐理论上的配合。

    就如这一波,张辽一脚踹门,三天赋级别的狼骑在张辽狂暴的率领下顶着对方的反击直接踹凹了对方的防线,恐怖的破坏力和杀伤效果让巴拉克条件反射的就朝着张辽殴打的位置调兵。

    而周围防线被骑兵压制的几条战线巴拉克没有一个敢抽调,自然只能选择从应对步兵的战线那里抽调,而汉军的步兵除了曹仁那波正在面对扎萨利,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一波,剩下的就是魏延和高览他们的,至于其他的更接近于辅兵。

    这一刻巴拉克非常清楚面对高览和魏延的战线并不稳定,但依旧选择了从那里抽调士卒,毕竟他还有不少的后备士卒,一个轮换,先从高览这边抽调士卒往张辽那边堵路,之后再从他这边往高览那边调换,这样一来一回花费的时间更少。

    更重要的是就巴拉克的观察,高览军团更贴近于防御型兵种,自身战斗力虽说也不差,但要在短时间压破防线绝对不容易,些许的时间差足够稳住两条战线,继续维持下去。

    然而在巴拉克将部分的精锐士卒抽调到面对张辽防线的时候,高览清楚的感觉到自身面对的压力减轻,虽说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对于高览来说,就算是诱饵他也敢吃,陷阱也敢往进踏。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这么自信,反正不怕被打死,因而在发现贵霜应对自身的兵力有所减少之后,高览怒吼着下令,“所有士卒随我冲,奋不顾身,以命铺路!”

    如果说其他的将校要下达这种命令,还需要思考一下士卒的接受能力,或者自身有着近乎无上限的威望,使得麾下士卒能接受这种赴死的命令,毕竟这种号令下达了之后那就是真正的用命在拼。

    要知道顶级的双天赋完全不计伤亡和军魂,三天赋拼命,后者也会很难受,尤其是那种真正悍不畏死,用命血战的顶级精锐,一般情况下要挡就得来一个军魂才能勉强架住。

    然而这对于高览军团来说,那完全不是问题,奋而死战而已,高览军团别的没有,命还是有的,就算是被砍死了,在前三次也能爬起来继续战斗,更重要的是复活之后还会小幅度强化自身,甚至能熬过第四次复活,实力会得到永久性的增长。

    堪称无敌天赋效果,因而强行斩落了自身军团天赋融入超重步之后,超重步强到足以名列五大流氓军团之一的原因就在这里,打不过?哼,你不是还有命吗!

    伴随着高览的怒吼,超重步的士卒身上都燃烧起赤红色的光辉,然后对着正面的贵霜发动了决死的反扑,身躯迎向刀枪,钢铁之躯硬扛伤害,意志绽放,强化自身的攻击,一时间超重步的表现不啻于任何顶级的双天赋超精锐。

    “给我死!”能布置在开伯尔山口的贵霜士卒,基本上都是贵霜的精锐士卒,哪怕是没有达到双天赋,但是无数次的宣贯也让他们明白自己站立的位置对于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因而哪怕是面对超重步近乎决死反扑级别的攻击,这些士卒也都没有后退的意思,皆是奋力的阻挡超重步的推进。

    一刀凶狠的斩击砍在了奋死突进的超重步脖颈的位置,超强的防御力让这一刀并没有将超重步的士卒斩首,反倒卡在了脖颈中间,然而这样的致命一击不仅没有将超重步的士卒击杀,反倒激起了超重步的凶性,怒吼着朝着对面扑杀了过去,直接将对方拍死。

    而后当着对方的面将刀刃从脖颈拔下,而大动脉上的伤口这个时候却被赤色的火光封住,在超重步士卒将之拔下之后,一道赤色的火光从脚上升腾而起,覆盖了士卒全身,而后气势陡然攀升了一节,身上大大小小的刀伤,箭伤全部消失。

    作完这些之后,超重步的士卒再一次怒吼着抄起自己的长枪朝着贵霜士卒发动了攻击,战个痛就是了,怕死?开什么玩笑,超重步的三次稳定复活可不是说笑的,本身恐怖的防御力,配合上根本杀不死的复活能力,让超重步可以持续性站场。

    “怎么可能!”这种恐怖的事情发生在贵霜士卒眼前的时候,贵霜士卒皆是手脚发凉,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这么恐怖,不怕死是一回事,死的没有价值是一回事。

    贵霜士卒在开伯尔奋勇杀敌,很大原因在于他们知道这里对于他们国家,对于他们自己有着什么样的价值,因而在这里他们才有奋战致死的勇气,但对于他们来说,奋战致死的意义在于自己死在这里,队友能活下去,自己的后代也能活下去。

    可看着自己拼命奋战的结果是对方手上的微小伤口,而战友奋死一击,用命拼搏的结果,只是对方一两个呼吸就恢复过来的伤势,又有谁能顶得住这种压力。

    就算是三天赋,军魂看到高览麾下超重步这么恢复也难免会愣愣神,当初从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手上跑路,高览靠的可不仅仅是汉帝国的脸面,还有更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这诡异的战斗力和复活能力。

    就算是顶级军魂军团,也不愿意和一个能用意志攻击对捅,还能复活的对手硬刚,尤其是对方还算是自己盟友的情况下,这才有了认怂走人的台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