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五章 僵持?

    “哼,还真是够硬的防御,但仅仅只有这个程度的话,还不够!”古玛拉强忍着脏腑动荡冷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就算是在开伯尔山口这里近乎十年的布置,这么驱使那个庞大的意志也让古玛拉反噬不轻,不过对方的防御已经碎了,这就是胜利的开端。

    然而不等古玛拉通知巴拉克,就看到汉军的军阵之中再一次升腾起来了一个之前的那个玩意儿?

    “这是什么鬼?”包括毛玠在内的几个参谋皆是一脸诡异的看着陈宫,刚刚不是被挤碎了吗?怎么瞬间就恢复了。

    “我不是说过,这个军阵可以依靠分化,碎裂,将扛不住的部分排除掉啊。”陈宫冷笑着说道,他的军阵有什么短板他能不知道,没错,是能挤碎,但是我可以在挤碎之前自爆啊,爆掉再开就是了!

    “还能这样操作?”毛玠愣了愣神说道,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样,盯着陈宫的玄襄,这个时候尚未完全恢复的玄襄大阵,以毛玠的眼光清楚的看到了一些弥合的痕迹。

    “如何?”陈宫也没有掩饰的意思,随口询问道。

    “好手段!”毛玠心服口服的赞叹道。

    陈宫的玄襄军阵本身就是一个内扣的军阵,就跟同心锁一样,本身就是一块一块的,只是靠着内嵌将拼出来了玄襄的效果,毕竟从某个角度讲,玄襄本身就是不同军阵相互组合的结果。

    汉室的军阵一闭一合快速的恢复了过来,刚刚加身的削弱效果直接被扫了出去,就算是有些残存,也不过是无根之木,放着不管,也能快速的抵消掉。

    不过玄襄军阵的分裂也给汉军诸多将校予以提醒,原本还倾向于慢慢磨的诸多将校,这个时候再无丝毫的犹豫,全力以赴!

    “我倒要看看你能弥合多少次!”古玛拉压下脏腑的动荡,双眼冰冷的看着汉军的固化玄襄,虽说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是多年的经验还是让古玛拉清楚,这就是他们大月氏一直追求的汉军军阵。

    霎时间,双方的角力便开始了,依靠地力,积累的古玛拉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陈宫的好歹有着四两之力,靠着巧妙的运用,波动千斤并不困难,而古玛拉并不熟悉汉室的军阵,只能靠着蛮力去解决。

    “文远,指挥交给你了,我们帮你挡住削弱,贵霜这里存在的某个庞大的意志实在是过于强横,我们恐怕腾不开手了!”陈宫感受到对面的反击之后,果断的对张辽开口说道。

    “交给我吧!”张辽默默地点头,而这时玄襄军阵再一次解体,代表着开伯尔山口的压制再一次出现,恐怖的削弱,甚至让神铁骑的意志扭曲现实都出现了波动,还好,不过瞬息,陈宫的军阵再一次弥合,让那种极大削弱彻底消失。

    不过这种变化却给不少的汉军士卒提了一个醒,毕竟正在接站的情况下被人剥夺了剥夺了三分之一的上限,瞬间发挥就出现了问题,基本没有军魂那种素质,这一刀下去,恐怕战斗力都成问题了。

    华雄看着手臂上的划痕,之前玄襄军阵破碎的时候,神铁骑的整体发挥陡然出现了下滑,结果让贵霜的塞王斗士抓住了那一瞬间的机会,在华雄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虽说不重,但是华雄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那一瞬间都能受伤,恐怕不少的士卒在那一瞬间已经将命丢掉了。

    之后接连因为玄襄破碎造成的波谷,导致汉军的发挥明显有些保守,因为谁也不能确定自己在下一刻还能保留有现在的战斗力,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贵霜的压制实在是太强效了。

    如果说原本的开伯尔山口压制分为两种,一种是常态上限三分之一的压制,另一种则是己方斗志下滑之后出现的意志压制,主要导致自身战斗力下限的降低,而现在在并入了巴拉克的平衡心象之后,汉室的战斗力出现了自然的下滑,对方的战斗力则在战斗中逐步拔升!

    虽说当前的效果并不算是太过明显,但是当汉军的战斗方式趋于保守之后,从大局势上观察,张辽明显发觉,汉军就算是依旧占据上风,整体局面也逐渐的朝着僵持的方向发展。

    “麻烦了!”张辽第一次经历这种束手束脚的状态,非常的不习惯,以前多是局势陷入困境,直接将精锐投上去莽一波打开局面,现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张辽根本无法确定该打那里,该从什么地方调度兵力进行变更协调。

    毕竟他本身就是被赶鸭子上架,临时选拔出来的统帅,实际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的科班学习,现在这种僵持局面张辽根本想不到任何的指挥调度方面的应对模式!

    “现在该怎么办?”张辽有些烦躁,他能看懂局势,但是能看懂不代表能打开,他现在手头上还有两个后备军团,以及一个半在外围游曳的主力,但是现在就压上去吗?现在就压上去,之后出问题了怎么办?或者更应该说现在该忍耐吗?

    “不知道。”曹真黑着脸说道,他原本还对于自己的统帅能力有点信心,结果这次真正站到主帅旁边去观察整体局势,曹真终于明白脑补和现实真的是有非常大的局面的。

    张辽现在的压力非常大,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是有什么底牌拿出什么底牌,局势陷入僵持就直接爆发出所有的能力,用超越极限的状态进行战斗,然后带队冲锋,只要自己这个位置打赢了就行。

    现在完全不行了,谁知道现在的就不是不是对方故意诱导己方丢大招的,双方加起来十万人的战场,很有可能你将所有的杀手锏一口气丢掉之后,对方并没有垮。

    然后都到极限的双方,因为己方底牌耗尽,对方丢了一个在最开始可能连杀招都算不上的玩意儿,直接将己方压垮了。

    因而大军团作战的时候,更讲究时机,也更讲究战力的分配,运用的巧妙,很有可能十几个军团打完一战之后,根本不需要休息就能再次投入战争,当然用的不好的话,可能十几个军团相互妨碍……

    【现在怎么办?】张辽有些慌,他现在手上不是没有杀招,他现在犹豫的是,当前是不是用这些招数的时机,万一贵霜就等着他们的杀手锏呢?万一没用好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宫的玄襄阵再一次破碎,而且这一次古玛拉是拼着两败俱伤下得狠手,直接在动用开伯尔地区镇压的庞大意志的时候,将自身的精神量也砸进去了,就是要跟汉军见个高下。

    拼狠的话,顶级智者都不缺乏觉悟,更何况在古玛拉的判定下,只要砸碎了汉军的军阵,汉军整体的战斗力都会出现大幅下滑,到时候就算他不能再御使开伯尔这块镇守的意志发挥出现在这般强效的威力,也足够剥掉汉军小半的战斗力。

    因而判定出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自身占优势的古玛拉果断准备和陈宫来个一决高下,然后古玛拉吐血到底,陈宫头晕目眩,玄襄军阵直接被散掉了大半,不过随后又艰难了恢复了过来。

    “渣滓,跟我比精神量,我是你爹!”陈宫感受着颅脑的冲击对着远处古玛拉的方向比划了一个动作,“文远,给那个方向来几箭。”

    硬吃了古玛拉全力一击,陈宫也不好受,能扛过这一波,有很大的原因都在于陈宫自身储备的智力和为了背负这份智力而诞生的庞大精神量,不过饶是如此,军阵也散了小半,好在古玛拉被掀翻之后,贵霜这边镇守的意志明显没了之前那种活跃。

    压制虽说依旧存在,但是明显没有之前那么丧心病狂了,陈宫有人基本确定最大的那个意志绝对不是大月氏自己的,天知道大月氏从哪里搞了这么一个东西当作动力源。

    张辽二话没说就给那边射杀了一堆箭矢,然后陈宫感受了一下,对面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现在就算是推不动那个庞大意志,但看起来躲避箭矢还是能做到的。

    “军师,现在怎么办?”陈宫开口之后,张辽安稳了很多,然后眼见云气军阵恢复了半数心下安心了一节,压制虽说依旧存在,但是相比于之前那个程度,现在基本已经处于可以接受的程度了。

    “开伯尔山口的贵霜士卒确实很不错,居然顶住了铁骑,这实在是不可思议!”陈宫盯着华雄的方向一脸吃惊的说道。

    “对方不断的来回拉扯铁骑的锋头,致使铁骑的攻击方向不断的偏转,很难持续咬住一个军团。”张辽叹了口气说道,“正因为这个原因,铁骑明明全程优势,但就是打不开局势。”

    “很不错的指挥手法,文远你的应对呢?”陈宫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张辽询问道。

    应对个鬼啊,张辽根本玩不出来对面那种指挥方式,都不敢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