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三章 从全局思考

    那种战争即将到来的压抑,让原本就没睡实的贵霜士卒直接惊醒过来,而且像是训练了无数次一样,直接抓起身边的武器,怒吼着从自己的营帐里面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巴拉克带着愤怒对着扎萨利询问道,“我不是让你在三十里范围之内,不分昼夜,进行全方位侦查,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不管是何等原因引起的结果,都汇报于我吗?怎么对方的大军都快杀过来了,我们的斥候居然没有提前通知?”

    扎萨利也是一头雾水,但现实如此,面对巴拉克的质问,扎萨利硬是一句话没有反驳,等巴拉克一通话说完之后,扎萨利才开口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将安危不当作一回事的人吗?”

    巴拉克闻言一愣,随后皱了皱眉头,他气急之下反倒忽略了扎萨利的性格,别的事情上扎萨利可能会偷奸耍滑,可能会占点小便宜,但是在大是大非上扎萨利绝对不会胡搞。

    毕竟作为驻守北方呼罗珊地区的总军团长拂沃德的副手,这个位置其他毛病都能接受,唯有在大是大非上胡搞是不可能的。

    “那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冷静下来巴拉克也不急,只是默默地展开自己的平衡心象,将一线本阵全部覆盖,然而这种覆盖并没有丝毫的加持,或者更应该说,巴拉克的心象本身就没有加持。

    “我拍了七支斥候大队,扼守了所有的侦查点,可以说只要是从喀布尔河谷过来,就不可能在斥候眼皮底下进行隐藏。”扎萨利面色沉静的说道,“当然你也别说是被发现了这种话,就算是被发现,也不可能没有一个人来传递消息。”

    彻底冷静下来的巴拉克默默地点头,这种事情事后很好查证,而且扎萨利言之有物,不可能是随口胡说。

    这么一来,不管是扎萨利,还是巴拉克瞬间都反应过来,在自家本身侦查不存在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对方依旧杀了过来,那么只能是对方存在某些超乎他们想象的能力。

    “你觉得是什么样的能力?”扎萨利看着巴拉克说道,而巴拉克则面露思虑之色,相比于扎萨利的情报系统,巴拉克好歹算是这个国家真正意义上的高层,因而他知道一些其他的情报。

    比方说,贵霜和罗马其实已经结盟了,而且双方口头上也答应了互通有无,相对的罗马也给贵霜展示了部分的武力。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个顶级的双天赋,罗马帝国有一个军团可以操控光影,对于这种军团而言,斥候其实并不能清楚的观察到。”巴拉克神色慎重的说道,然而话还没说完,巴拉克靠着平衡心象就感受到了汉军的存在。

    瞬间巴拉克的面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哪怕是一早就安排好了各部营地的指挥人员,但是感受到平衡心象之中,出现的那个代表着敌人的点,在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袭来,巴拉克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己方的斥候没有来通知!

    不是不想通知,而是根本不可能通知,斥候绝对是侦查到了情报,但是面对当前这种情况,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对方的大军跑得比你斥候还快,情报送过来都没有了意义,更何况根本送不过来!

    “怎么,发生了什么?”扎萨利眼见巴拉克的面色突变,当即开口询问道。

    “汉军来了,来的太快了,斥候应该是收到了情报,但是却没有办法将情报送回来,对方的军团比斥候跑得还快!”巴拉克神色凝重地说道,“走,去会会汉军,看看他们现在还有多强。”

    “看来就算是你,也是承认汉室的强大的。”扎萨利看了一眼巴拉克笑着说道,北贵最大的问题就是这点了。

    “哼,我又不是瞎子,强不强这种事情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巴拉克扫了一眼扎萨利说道,“虽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军团,但是这种速度实在是太过出乎预料了,实在是太快了。”

    “你的心象不是能平衡双方的优势吗?既然对方有着明显的优势,为什么不拿来用用?”扎萨利笑着说道,他现在一点都不慌,因为他们这边之前已经收到消息,白沙瓦和开伯尔的那些精锐,已经结束了北方的战争,现在开始返程了。

    对于汉军,扎萨利是很佩服的,但同样对于自家的实力扎萨利也有着相当清楚的认知,开伯尔山口剩下的兵力并不少,哪怕是没有援军,依靠着当前地型,拉住汉军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援军即将抵达。

    现在的战争已经从奋死一战变成了拖时间,而汉室虽强,但也没强到碾压的程度。

    好吧,曾经第一次骆驼骑对战西凉铁骑的时候,确实是打出了碾压局,但是等后来拂沃德确定西凉铁骑貌似有扭曲箭矢打击的能力之后,双方的交换比就一路下滑,到现在也就一比二,甚至可能达不到。

    当然这个比例指的是双方都是双天赋的情况下,三天赋的话,就要换骆驼骑在沙漠的时候了。

    “不到时候,杀招尽可能的留在后面,战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们打的是防御战,先稳住,站稳了,再反推对方,一开始丢杀招的话,很有可能在需要反击的时候,缺了那一口气。”巴拉克出营之后,盯着远处陡然出现的那条白线,神色凝重。

    “这也太夸张了吧,好快!”扎萨利依靠着内气离体带来的加成,清楚的看到了那条从地平线上涌过来的白线,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后背一凉,这实在是太过恐怖。

    “只有一个军团,看来只是侦查军团。”巴拉克盯着白马的方向,缓缓地说道,“击鼓,让投石车和弩机试试。让参谋团调用储备云气,开启无量光投影。”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鼓点,一个近乎于佛陀的虚影在开伯尔山口升腾而起,而后无量的光辉从开伯尔山口朝着前方照射而去,瞬间贵霜在开伯尔山口驻守的营地之前为光明所覆盖。

    与此同在一线的贵霜士卒,快速的将准备好的投石车和弩机校准之后朝着白马的方向发射了过去。

    上百块巨石带着尖啸飞了出去,上千根床弩弩矢也同样飙飞了过去,也亏这个时候白马义从刚刚进入千米以内,李条在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大威力远程打击的瞬间,直接调头,狂飙离去。

    数秒之后,白马义从的背后一片连绵的闷响,再回头一大片长矛扎在地上,只留下小半截根部,就像是一片新插的树苗一样。

    “贵霜这是疯了吧!”李条那惊人的视力在强光之下清楚的看到,在之前一波射杀结束之后,贵霜士卒无比熟练的调整重型床弩准备再行射击,眼见这一幕,李条二话没说调头就走,再留在这里,光对方重型弩机就足够将他们打死了。

    “这就撤了?”扎萨利扯了扯嘴说道,“居然不和我们一战,难道是来骚扰的?”

    “骚扰不骚扰我不确定,但对方的选择并没有错误,这么高速的军团,不大可能以防御力著称,甚至极有可能本身就是以速度晋升的军团,和我们硬碰硬,可能不等近身就被我们干掉了,在确定这一可能之后直接离开,很正确的选择。”巴拉克则是摇了摇头,反倒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评价。

    “也是,保存自身的实力,在战场上也是一种正确的选择。”扎萨利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但是这是防御一方才应该考虑的事情,进攻一方考虑保全自我,大概是不想赢了吧。”

    “很正常,汉室应该不会抱太大希望。”巴拉克的参谋古玛拉这个时候赶过来,听到这句话,随口解释道。

    “嗯?”巴拉克一挑眉,侧头看向古玛拉。

    “你们觉得汉室能不知道这里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古玛拉叹了口气说道,“肯定知道,而且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来打,但你们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汉室会下重注吗?”

    “唔……”巴拉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你说这是佯攻?”

    “从战略上讲的话,确实是佯攻,但就算是佯攻,也能变成致命一击,现在的形势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战争规模都是以十万计算的,不管是敌我都有这么庞大的规模。”古玛拉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规模对于帝国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十万的规模,用的好了,已经足够给帝国致命一击了。”巴拉克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他也是承认的,“也就是说我们只要表现出应有的战斗力,对方就是佯攻,如果我们表现得不够强,他们肯定会奋死一战。”

    “并非是这么简单的博弈,汉军想要打下这里是必定的,而且也必然投入了理论上有可能打下这里的精锐。”古玛拉扫了一眼扎萨利说道,“简而言之就是,在汉军稳定发挥得情况下,这里在汉军的判断之中是可以打下的,这是佯攻的基础!”

    “佯攻的基础?”扎萨利不解的看着古玛拉,“如果是能打下这里,怎么会是佯攻的基础?”

    “如果不能打下的话,连威胁都算不上,我们会像现在这样重视汉军的攻击吗?会一点点的筹算,并且在局势稳定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往这里投入大于汉军极限的实力吗?”古玛拉叹了口气说道。

    “也许你们认为的佯攻就是在战场上吸引敌方的力量,但在我看来,汉军这种吸引我们贵霜实力分布的作战方式,也是一种佯攻啊,这么说吧,这一战打了之后,不管汉室对于我们造成多少的伤害,这里都需要加强!”古玛拉无比郑重的说道。

    扎萨利和巴拉克不太明白之前古玛拉的话,但是最后的结论两人都能听懂,而且也都发自内心的认同古玛拉的判断。

    “所以说,这一站之后,我们需要往这里调多少精锐来驻守呢?如果汉军的精锐军团很多的话,我们要应对的话,又需要多少?更进一步的话,那就是我们能拿出来多少?”古玛拉一脸无奈地说道。

    “这有什么,汉军能投入兵力,我们也能投入兵力,而且相比而言我们的后勤压力更小,汉室总不可能吃土吧。”巴拉克随口说道。

    “不一样的,我的军团长啊,说一句过分的话,七个军团相互协调就已经是你能发挥得最上限了,再多你不仅不能发挥出来,还会相互影响,让军团的战斗力下滑,你觉得汉军呢?”古玛拉看着巴拉克,尽可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忧虑。

    “汉军的军团长能指挥好几个军团?”扎萨利反问道,反倒是被古玛拉怼了的巴拉克面色慎重。

    “虽说很不想承认,汉军大概还真能,一个军团长,指挥两个军团进行相互配合大概有不少将校都能做到吧。”古玛拉轻叹道。

    “我们的军制是抄先秦的,但我们少了最为核心的一部分,那就是指挥体系啊!因为军阵的存在,汉室在调度上先天性强过我们一节,也就意味着在军团指挥上汉室强过我们啊。”巴拉克也想起来了先辈们曾经传下来的东西。

    “也许大军团指挥需要天赋,但是三五个军团的配合还是能靠着努力达到的,而五个军团的相互配合对抗六七个各自为战的军团没有太大的问题,反过来说就是……”古玛拉看着巴拉克和扎萨利神色无比平静,而两人也都明白了症结所在。

    “所以从战略层面讲,当前汉室给我们发动的一切攻击都可以看作不致命的佯攻,主要的目的其实更多是抽调我们的力量,等待着我们破绽的出现,然后就是致命一击。”古玛拉双手一摊,表示自己说完了,而巴拉克和扎萨利则是神色凝重。

    虽说听起来很离奇,很离谱,但从国家层面思考的话,两人都不得不承认,确实是如此!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