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章 找到方向

    “感觉我们在被排斥和压制。”吕布眯着眼睛说道,“感觉就像是这片地方本身就是活的,然后在发现我们这些外来者的时候,很自然的进行镇压,只是我们的力量也不弱,并不能排斥出这片地方。”

    “确实有一定的压制,原来如此,怪不得,当年呼延储没有在并州的土地上开战,当初应该也是有着压制的,虽说不太明显,但这种大规模削弱的效果,碰上了确实是应该让开。”张辽感受着那隐隐传来的压制,神色略有些凝重。

    “应该是和长城守望一样的东西。”高顺回想着当年的情况说道,“不过相比于我们当年要防御的范围,只能在必要的时候激活,而贵霜只有这个要害位置,大概可以一直开启这种效果。”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李条看着已经开始回忆往昔的高顺询问道,至于吕布,说实话,李条对于吕布并不感冒。

    “这到底压制了多少的发挥?”陈宫看着吕布等人询问道,长城守望,以及千年意志这些陈宫也知道,但作为敌方面对的时候,陈宫还真是第一次,尤其是自己还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制。

    “说不准。”吕布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东西偏向于唯心,很难衡量,差不多就是自身强了,对方的压制就弱了,自身的意志弱了,压制就会变强,因而准确的压制幅度,我也不清楚。”

    “没办法量化,而是看个人实力吗?”陈宫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询问道,“是拉低下限,还是拉低上限?”

    “上限永远看的是本身,拉低的其实是下限,也就是很有可能出现实力发挥得过于低劣。”张辽头疼不已地说道,“这种地方的压制并非是成比例的,一旦斗志下滑,意志回落,自身的战斗力会以惊人的幅度出现下滑,进而进入死循环。”

    司马懿的面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而毛玠和陈宫也都神色凝重,以他们的智力都很清楚,这种死循环意味着什么,这根本就是在说,一旦打输,那就别想着退下来了,十有八九都是全面崩盘。

    “怪不得,当年北匈奴踩在并州边缘直接绕开了。”陈宫一脸唏嘘的说道,当年呼延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别的人不知道,陈宫可谓心知肚明,因而一旦在并州作战,输了,那就是一无所有。

    “嗯,这里看起来同样,而斗志这种东西非常重要,战争之中一旦失去了斗志,那就麻烦了,这么一来打这里就必须要慎重对待了。”张辽神色凝重地说道,“就我的观点而言,打这里基本就不要用普通的士卒了,徒增伤亡而已。”

    “我试试看能不能消除掉。”司马懿对着众人招呼了一下,然后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瞬间,从这个位置起,到白沙瓦范围之内所有人的心象和军团天赋,精神天赋全部被抹掉了。

    司马懿也很清楚这么做必然会暴露汉军即将抵达的事实,但这件事真要说的话,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到了这个位置,再进几步,开伯尔山口那边必然会收到情报。

    除非是让白马先行突袭,在对方消息未传递回去之前就攻入开伯尔山口那里的贵霜营地,然而这根本不现实,只有一个白马的话,现在的情况冲过去根本就是送菜。

    开伯尔山口的巴拉克在感受到心象消失的瞬间,神色极其难看,他这么多以来,不断的对于自己的心象进行磨炼深化,使之能发挥出远超当初觉醒时的威力,而现在大战即将到来,自己的心象居然消失了,这意味着什么,巴拉克岂能不明白。

    “去通知扎萨利加强巡逻,命令后勤营地给所有的士卒加餐,准备肉干马奶,从今日起,所有士卒一日三餐,有肉有奶,枕戈待战,马不卸鞍,兵不解甲。”巴拉克深吸一口气,将心象消失之后惶恐压下去,然后在第一时间就对着传令兵下令道。

    司马懿使用了天赋之后没多久便解除了自身的精神天赋,然后转头看向张辽等人。

    “有效果,但并不是彻底消除,甚至我怀疑这种力量本身在你使用自身精神天赋的时候,对于你本身也进行了压制。”张辽叹了口气说道,“话说,仲达,你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定向使用吗?”

    “不能。”司马懿扯了扯嘴说道,自从发现自己的精神天赋大而无当,在真正的帝国战场,只能作为杀手锏来使用之后,司马懿便努力的研究自身的精神天赋,尝试着能不能做到定向使用。

    对于现在的司马懿来说,只要自己的精神天赋能做到分清敌我,自身的价值瞬间就会成倍增加。

    这么一来统兵作战,成为将帅也就不像现在这么艰难了,能消除对方的力量,而对自身不做影响的话,配合司马懿现在的统兵水平,就算是做不到最强,也能表现出不下于周瑜在大军团作战上的价值。

    随着对于帝国之战的深入感悟,司马懿越发的明白,这种规模的战争,在各自帝国庞大到让人抓狂的体量的支撑下,普通的军团长,参谋,根本影响不到所谓的大局。

    战争规模上升到这个程度之后,要维持自身的身份地位,而不是泯为众人,只有一种方式,将自己从战术层次,上升到战略层次。

    相比于智力层面的发挥,司马懿觉得统兵上升到战略层次反倒更为有效,然而大军团指挥这种玩意儿吃天赋,吃的厉害,司马懿一直自忖天赋异禀,结果感受了一次之后,就明白这一条路就算是自己也不好走,当然因为精神天赋的存在,他也许能做到投机取巧啊!

    只要司马懿的精神天赋能定向使用,那么就算是做不到大军团指挥那种让各个军团配合起来发挥出11>2的效果,只要能保证自家发挥出应有的水平,然后让对方的<2!

    司马懿也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大军团指挥,反正这条路走的再怎么奇葩,只要能过去的,都是被人仰望的对象。

    当然除了这些原因以外,司马懿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比方说给诸葛亮挖坑啊,司马懿觉得自己如果有一天掌握了定向使用自身天赋的方法,那么他第一反应绝对是给诸葛亮丢一个。

    没有什么比调戏诸葛亮更让司马懿愉悦的了,虽说一直以来都没有调戏成功,但失败并不能打击司马懿的积极性,如果有一天他能达成,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封了诸葛亮的精神天赋,然后和诸葛亮好好的斗过一场,一舒胸中郁郁之气。

    然而从第一次认识到这个问题,到现在司马懿依旧没有掌握到如何定向使用精神天赋。

    “哦,仲达居然在这一方面进行努力啊。”陈宫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突然开口说道,司马懿不由得愣愣神,陈宫貌似属于那种很正经的谋臣,很少调戏别人。

    “公台有什么好的方法吗?”司马懿不解的询问道。

    “你可以削弱自身精神天赋的强度。”陈宫随口说道。

    “就算是削弱了强度,也还是范围。”司马懿叹了口气说道,他一贯的做法就是要么不开,要开就开到最大,因为削弱了强度之后,只是范围缩小了,强度还是哪个强度。

    “范围是范围,但范围之外的人不就没有影响了吗?”已经开启最大智力的陈宫开口道,“至于如何修正范围,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如果是以半径计算的圆,那么你可以思考一下什么才是圆。”

    司马懿直接愣住了,隔了好一会儿给陈宫欠身施礼,陈宫的回答虽说没有给出他最终的答案,却给了他通往答案的方向,完成可能还需要很多的时间,但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的天赋绝对是可以定向的,虽说必然还是范围的,但就像是陈宫所说的,考虑一下什么才是圆。

    眼见司马懿直接就地开始以最低限度的精神天赋进行实验,毛玠不由自主的看了一陈宫,扭头的时候传音道,“你一直都知道是吗?”

    “是个鬼!”陈宫没好气地说道,“我只是浪费了一部分储备的智力去强行推出一个答案,反倒是诸葛孔明绝对知道。”

    “那为什么那家伙不告诉仲达?”毛玠一挑眉询问道,“要知道仲达要是能完成的话,对于我们的力量也是非常大的提升。”

    “一方面是司马仲达不管怎么调整,也不可能修正圆这个概念,也就是说所谓的范围不管怎么改都是存在,而且敌我双方全部消除这个本质也绝对不会变化,我的答案只是告诉他,用我们不重要的力量去换对方的核心而已。”陈宫平静地说道。

    “这也是很正确的做法啊,那为什么不提前说?”毛玠不解地说道,“要是提前说,说不定现在仲达都应该掌握了。”

    “大概今年都掌握不了。”陈宫没好气的说道,“而且,以孔明和仲达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孔明绝对不能开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