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章 区域压制

    荀祈做事情很小心,基本上不可能被抓住任何的破绽,就算是巴拉克靠着直觉发现了一些东西,但老实说,没证据就是没证据,而且还有一个死活绕不过去的死结就是,荀祈的身份是真的。

    没错,就是真的,真的不能在真的那种,根本不怕查,但凡只要是涉及到身份证明的,荀祈给出的东西都是正品。

    就跟所谓的身份证一样,假证无法通过验证,只要仔细查,肯定会有问题,但换个方式呢,是制造真身份证的国家制造的东西呢,甚至每一步都没有错,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当然就是真的喽,为所欲为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荀家做事滴水不漏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根本没有给留下任何的漏洞,但凡是能查的必然都是真,除了人换了,其他的根本查不出漏洞。

    这也是大月氏王族在荀祈跑过来的时候,查证完毕之后很快接纳荀祈的原因,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是真的,真的不能在真的兄弟,有什么好查的,而且对方跑过来就是因为北方不太好混了,过来继承家产了,光明正大的连理都没有办法说。

    也正因为有这么一层掩护,不管是谁查荀祈,都会难免碰到大月氏王族的禁忌,进而被反追查,好歹也是统治一个帝国的王族成员,到底有多少的力量,从一些细节上荀祈也能感觉到。

    这也是为什么荀祈在贵霜处理诸事,并不像在中原荀家的时候,那么精细谨慎,相反还有些年少轻狂状态出现的些许错漏,这些行为并非是疏露,而是人设的一种表现。

    处在现在荀祈那个位置,太过谨慎了才是怪事,身为统御了一个帝国的王族成员,而且还是顺位很靠前的成员,在对内处理的时候过于小心谨慎反倒会引人注意。

    可以做错,可以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的缺陷,但如果对内的时候还非常的谨慎的话,难免会出现两个方向的怀疑,要么是掌控帝国的王族实力出现了衰弱,要么是站在那个位置的那个年轻人有问题。

    所以荀祈的为人处世的方式在贵霜就变的相对更为激进一些,不过在激进的同时荀祈又有承担责任的气魄,正因为这种行事作风,很多大月氏王族的先辈相对看好荀祈。

    作为一个王族,而且是帝国的王族,有能力就不怕你刚啊,毕竟这个时代还不像后世那么严谨,帝位不管是在罗马,还是在汉室,亦或者贵霜安息,都有可能传递到任何一个有能力的自家人手上。

    所以荀祈就算是浪,就算是晋升的有些快,可能被怀疑,但是套上王族这个身份之后,那就完全没毛病了。

    我王族出身都不让我浪,那我不就成了咸鱼了吗?王族的身份难道不是在这种时候拿出来背锅的吗?

    更重要的是,在任何一个帝国,因为不明原因调查王族,都会引发动乱,然而被追本溯源,抓出来搞死。

    这就是世家,豪门和王族最大的不同,力量以及政治立场上双方可能斗一斗,但是王族比其他两个更注重威仪和颜面,暗访调查世家,豪门,被逮住了还有可能全身而退,而换成王族的话,除非是王族本身指使,否则直接就可以定位为叛乱了。

    这也是荀祈激进推进自身计划,存在不少破绽的情况下,却没有人会往这一方面思考的原因,毕竟是王族啊。

    扎萨利这边半是敷衍着应对巴拉克的猜测,实际上完全没有将巴拉克的话当作一回事,而巴拉克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一事实,但是就像扎萨利的反问一样,巴拉克更多是靠直觉得出来的结论。

    说实话,如果有证据的话,巴拉克肯定是果断下手,毕竟能守卫开伯尔山口,基本依旧足够说明巴拉克在北贵体系之中的地位,和王族讲证据的话,巴拉克可能会输,但只要确定证据,巴拉克果断将荀祈搞死之后,拿着尸体和王族讲证据,基本可以保证胜利。

    【唉,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的情况不能乱来,而且确实是找不到真正能作为佐证的证据。】巴拉克心下颇为烦恼。

    “好了,这件事你安心吧,如果真出事了,我肯定会替你盯着,不过你完全不可能出事的。”扎萨利拍了拍巴拉克说道。

    “但愿如此,说实话,我还是愿意相信我们内部铁板一块的。”巴拉克尽可能的平复自己的心态,以一种随意的口吻说道。

    “说起来,巴拉克,你当年到底是怎么激活心象的,我到现在依旧没有完成,说起来当初我们两个都很菜啊。”扎萨利也没有在乎巴拉克的语气,将话题引到了另一方面。

    “不知道。”巴拉克回想了一下当初的情况摇了摇头,“我们当初都是靠着外力开启心象失败,然后我有事没事便使用当初教授我们的方式进行心灵开化,结果某一天,就这么成功了。”

    扎萨利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是听过多少次,每次再听的时候,都颇为震撼,为什么明明依托外力都无法打开,居然能自行开启。”

    北贵的体系是参考了很多地方最后建立起来,但总体而言,本质就是心象,划分方式也能简单粗暴的分为两种,一种是将自身信仰的神以自身的力量展现出来,拂沃德便是这一种方式的佼佼者。

    另一种则更为恐怖,依托的是汉室的唯心唯一之法,讲究我思故我在,这个方式不能依托任何的外力,自己就是神,自己就是佛,不借用任何外力的情况下,以本心开出一条路。

    这一种方式出来的都是北贵的佼佼者,阿文德算是其一,而现存的另外一人,也就是巴拉克,不过相比于阿文德本身的基础素质,以及指挥调度能力,巴拉克大概也就只能在心象上和阿文德比一比了。

    “所以我才会被安排在开伯尔山口驻守啊。”巴拉克摆了摆手说道,“不过我的心象之力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了,所谓的强大,无敌,根本谈不上。”

    “但不管是是用来对抗对手,还是用来强化自身都非常顺手,至少比我这种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开启心象的家伙要好的太多。”扎萨利略带怨念的的说道。

    “只是最基础的平衡而已。”巴拉克叹了口气说道,“好好驻守这里吧,汉军快来了,但愿对面不要出现拉胡尔那种精于指挥大军的人物,否则的话,我们会艰难很多。”

    巴拉克自己也不是大军团指挥,这么多年的努力也就能让将六七个军团的实力完美的发挥出来,再多的话,不仅不会加强,还会削弱军团自身的实力,虽说各自为战的话,也会削弱。

    “安心吧,大军团指挥也不是大米饭,汉室也不会太多的,不过这话总有些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扎萨利摆了摆手说道,“这么说吧,汉室如果还有多余的大军团指挥,拂沃德那边肯定是第一个倒霉,根本轮不到你这边。”

    “可惜了,我觉得我的天资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基本没可能再提高了。”巴拉克一脸可惜的说道,当年他还曾想自己能和阿文德,拉胡尔他们一样,然而十几年来驻守开伯尔山口,现实让他终于明白了过来,他这辈子大概都没可能了。

    “但好歹现在已经将我们刷开了很远了。”扎萨利笑着说道,随后想了想问道,“到时候汉军过来,我们这边如何应对。”

    “他们拖不起,必然会速战速决,一旦开战,肯定是决战。”巴拉克随口说道,“我们这边的话,严防死守就可以了,扛过这几天,我们的援军就应该来了。”

    “问题就在于这几天了,我不想赌概率,汉军我也见过了,实力极强。”扎萨利看着巴拉克暗示道,开伯尔山口这边也不是没有杀招,而巴拉克闻言,思考了一会儿之后,默默地点头。

    汉军经过最后一天休整之后,于东侧即将走出喀布尔河谷,而代表着贵霜致命要害的开伯尔山口,就在汉军数十里之外,基本上只要愿意,甚至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强抵达。

    不过不管是张辽,还是其他的文臣武将都没有下达这个命令,因为在这个距离,军魂军团清楚的感觉到了不对。

    “这种感觉,我有点印象。”吕布一步跨出,感受着身体各处传递过来的感觉,莫名的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有点像是我们在北疆的时候,被附加的那种力量,但是现在的效果与当初相反。”高顺皱着眉头说道,他和吕布都感受过千年意志,以及长城守望,而在他们踏入这个位置之后,都产生了些许的削弱。

    “我也能感受到这种压制,很奇怪,军魂可是能扭曲现实的,按说不应该存在除自我削弱以外的其他变弱方式。”华雄也朝着前方走了走,然后也感受到了那种压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