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怀疑

    “生出这样的想法之后,有没有从身体里面产生一种悸动,继而将无数的隐藏力量转化为需要的能力。”曹真兴冲冲的说道。

    “我觉得你有必要少看一些小说。”曹仁没好气的拍了拍曹真的肩膀,“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东西,别做梦了。”

    “……”张辽也是一脸发苦的看着众人,而其他人则是轻声叹息,最后也只能连连摇头,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搞不定。

    他们这群人没有一个具备统领大军的经验,数个军团的协调指挥,都没有人干过,基本上全都属于靠着自己的统帅能力,各自为战。

    其中最为经典的大概是吕布带了并州狼骑之中的精锐去和李傕大战,然后不仅没有发挥出来并州狼骑的兵力优势,还被李傕在野战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击败。

    简单点说的话,比军团指挥协调,这群人现在可能还不如李傕,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铁骑的的五千人,狼骑的四千,陷阵的两千,三个整编军团加上锐士,超重步,靖灵卫以及部分的单个本部,再算上部分的护卫,合计连五万人都不到,唉……”走在最后的张辽长叹了一口气。

    相比于关羽现在将六个满编军团指挥调度起来,发挥出超过六个军团各自为战时单独实力的总和,张辽现在觉得自己怕是搞两个军团在一起进行指挥,恐怕都不能保证能发挥出两个军团各自为战时的实力,军团指挥这种东西,真的是要命。

    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张辽还真没特别关注过这种事情,而等真正接手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统一指挥之后,反倒容易出现很多低级的失误,实在是人数增加,统领的难度就会呈指数性增加。

    【有些东西果然需要了解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困难,以前看史书说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还不明白这到底有多困难,只觉得兵越多实力越强,现在终于明白了,兵多了,不代表实力强了,过了某个阀值之后,兵力的增多不仅不会提高战斗力,还会大幅变弱。】张策马跟着了上去,默默地积攒着经验。

    陈宫动人则默默地看着张辽的一举一动,都有一种他们选对人的感觉,不管现在张辽表现得有多么生疏,也不管张辽的指挥有多菜,至少对方表现出来的责任心,能补上相当的一部分短板。

    至于说靠脸捕捉到一个大军团指挥这种离奇的事情,就算是陈宫等人都没办法下定论,只能说大概,也许张辽有这么一个潜质,但到底能不能成,好吧,基本没希望。

    光看看正史关二爷,从一名小卒,到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到最后威震华夏,所消耗的时间,就知道一名有着基础天赋的将校,成为一个大佬到底有多艰难,在这一方面,资质可能比努力还要重要。

    开伯尔山口,巴拉克看着喀布尔河谷加急送来的情报,面色难看了很多,就算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伪装,汉军依旧果断的让人发狂。

    “怎么了,情况有变?”扎萨利眼见巴拉克的神色,略有些不解的询问道,“还说是,你所说的汉军要来了。”

    “嗯,没唬住,汉军大概是要来了。”巴拉克叹了口气说道,“明明放出了很多的假情报,居然没有唬住对方。”

    “假情报?”扎萨利愣了愣神,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看着巴拉克一脸的惊容。

    “没错,我们内部应该是有内奸,虽说找不到是谁,但肯定有能接触到密报的高层给汉室传递消息。”巴拉克点了点头说道。

    “这不可能!”扎萨利连连摇头说道。

    “太巧合了,汉室的进军方式太巧了,如果一次两次还能说是运气,但接连这么多,你觉得是巧合吗?”一脸大胡子的巴拉克看着扎萨利反问道,扎萨利直接陷入了沉默,而巴拉克那粗犷的外表在那双闪着亮光的眸子下衬托的有些诡异。

    “你能缩小范围吗?”扎萨利皱了皱眉头说道。

    “能,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巴拉克冷笑着说道。

    “别,强行查的话,现在人心会乱的,而且不利于我们,能接触到情报的,位置不会低于我们。”扎萨利连连摇头,生怕巴拉克拉着他去直接掀桌子,那种方式虽说也能查到,但造成的隐患可能比现在还要大,而且自查,永远是政敌攻讦的最好时机。

    “不,还有一种方式,你说在我们贵霜有哪些人,晋升的速度出乎预料?”巴拉克看着扎萨利询问道。

    “你别乱来啊,这些人都是我们下一代的精粹,我们之前那波动乱伤了不少的元气,要是再动这些下一代,那么我们真的就青黄不接了,话说,你该不会是间谍吧!”扎萨利惊声的叫道。

    “滚,动动你的脑子,我是巴拉克,开伯尔山口的驻守者,是不可能胡乱换人的,尤其是国内大乱的情况下,除非新帝登基,有资格调换,其他的时候任何换将的命令,都可以驳回。”巴拉克冷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要晋升那么快,除了能力,还有可能是汉室情报。”

    扎萨利瞬间领悟,然后开始回想现在的局势,硬是没想到谁有问题,而巴拉克则双眼闪烁。

    “你该不会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了吧。”扎萨利看着巴拉克询问道,毕竟也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又怎么可能没有默契。

    “我告诉你答案,你不要声张,等如果有一天,我因为非战事原因而出事,你就给我死死盯住那家伙。”巴拉克慎重的说道。

    扎萨利想了想,默默地点头,表示接受,“好,你说我听!”

    “大月氏王族小宗祈!”巴拉克冷冷的说道,扎萨利面带惊容,差点惊呼不可能,然而看着巴拉克的神色,没有说出任何的话,只是默默地点头。

    “你别声张,等我出意外之后,就替我盯住那家伙,那家伙绝对有问题,白沙瓦混乱时的上位者,太过于顺利了,而且有很多事情,如果有他插手的话,反倒很好解释。”巴拉克慎重的说道。

    “证据呢?”扎萨利神色凝重的说道。

    “没有,全都是推测,但那次换防让我陡然想到了这一种可能,而以这个推测下去,非常有可能。”巴拉克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有一点证据,就算是白沙瓦出现了一些误杀,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那位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也明说了确实是局势所限。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没有证据的话,想要驳倒一个正儿八经的王族基本不可能,更何况身为王族做这种事情意义何在,要知道那位可也是有着继承权的啊。”扎萨利这个时候勉强算是收拢了自己的思维冷静了下来,已经找到了巴拉克之前话中的漏洞。

    叛国也要看看是否值得啊,尤其是对于有脑子的人来说,身为一个有继承权的王族,叛国去投靠汉室能得到什么,更何况现在大月氏也没有打压王族的意思,像祈这种身居高位,有不少都是因为自身的王族身份,没这个,熬资历吧你!

    “如果一开始他的身份证明就是假的呢?”巴拉克摇了摇头说道,“身份证明都是假的,从一开始来就是为了窃取情报呢?”

    “这种可能,王族都是瞎子吗?他们难道能没有办法确认一个自家族人的身份?”扎萨利冷笑着说道,“对方的身份证明肯定是真的,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你觉得假的能骗过那些人?”

    巴拉克陷入沉默,他现在也是卡在这个地方,大月氏王族不可能是傻子,对方可是正大光明的跑过来继承小宗的,身份核查绝对不可能有疏漏,也就是说人肯定是大月氏王族的人。

    正因为人真的是大月氏王族的人,很多地方就卡住了,卖国这个就成了不可理喻的一件事。

    一个已经表现出来了自己能力的大月氏王族,一个小宗宗主,一个皇位继承人候选,到底要多想不开才会选择叛国?

    汉室得给出多大的利益才能将这样一个人买通成为间谍,甚至就算一开始对方确实是汉室的派过来的间谍,到现在也能洗清自身的问题,投谁对自己有好处,大家都不是蠢货好吧!

    “所以说,你该不会得了被害妄想症了吧。”扎萨利看着不说话的巴拉克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才得了被害妄想症,我是真的感觉那家伙有问题。”巴拉克黑着脸说道,“反正你记住,只要我不是战死在战场上,你就给我盯住那家伙,只要我意外死了,那绝对和那家伙有关。”

    “行行行,只要你不是战死,我就帮你盯着那家伙。”扎萨利半是应付的说道,说实话,他完全不觉得祈会是间谍,承认当初在白瓦沙的时候这家伙做的有些过分,但扎萨利也觉得当时的情况,不得不这么选择,事急从权,不那么干,谁知道白瓦沙会乱成什么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