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必承其重

    “也就是说现在不具备泛用性?”陈宫点了点头说道,“那实力能达到什么层次?”

    “还什么层次?意志扭曲现实,超越死亡,集体实力强化。”毛玠带着些许的火气说道,“不管是决心,还是意志都不缺少,本身素质也达标,只要战后不死,不是军魂,就是三天赋。”

    “能保证不死吗?”陈宫好奇的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就算是不死,那没有军魂的相对保护,也会受损颇重,除非是真正完成超越。”毛玠冷冷的说道,“如果能真正完成超越,哪怕下了战场出现回落,他们也会拥有这个隐性效果。”

    陈宫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还是能理解的,顺带陈宫也觉得,毛玠这种级别的大佬,如果这么多年的努力,连这种程度都达不到的话,那还是赶紧自杀算了。

    “这个已经不算是估测了吧,别告诉我,你们没有验证?”陈宫看着毛玠带着思虑的神色询问道。

    “哼,但也不算是彻底的验证,只能说进入了临界状态。”毛玠不爽的说道,“还有什么你一并问吧,我也想看看完整状态下,号称能做到知前后的陈公台到底是什么样的。”

    “也就是现在这样了。”陈宫摆了摆手说道,“也不敢太得罪了,毕竟还要共事,再这么下去,八成连战友都没得做了,实际上到现在这个局势,有什么还是用什么吧,藏着掖着对于大家都不好,毕竟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为了个人而奋斗了。”

    “这些都知道,但是用不到别人身上的力量,何必拿出来让别人窥伺,该战斗的时候,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既然不管是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是共通的,该做什么我们也很清楚。”毛玠冷淡的看着陈宫。

    陈宫没有说什么,很明显,从一开始他就注定了和毛玠等人不是一路人,或者该说是,从当年跳反开始,他们就不可能真正和平相处了,理念上终归还是有些差距的,只不过在对外扩张这个巨大的好处之下,所有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施展的位置。

    然而这种相互的配合,并不代表亲密无间,只是因为形成了利益结合体,让他们为了未来更大的利益相互守望而已,至于其他的,本身就不大可能吧,毕竟都不是圣人啊。

    毛玠和陈宫不欢而散,陈宫目送毛玠离开,他很清楚,明天他们再相见的时候依旧是相互守望的战友,只是在理念上有着不能弥合的裂痕,不能说谁对谁错,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对错。

    你有万般的理由,我有千般的道理,本就是如此,与其奢望双方能谈拢,还不如像陈子川那样拿出所有人无可抵抗的条件,以及横推当世的力量,然后以最强者的身份号召和平。

    “果然,我还是太弱了,如果能平推了这些人的话,我的理念应该也能获得认同。”陈宫目送毛玠离开之后,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也许我能压过那群人呢,可惜,肯定压不过陈子川。”

    次日毛玠和陈宫还是如以前一样,双方之间的交流依旧默契,甚至连司马懿都看不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的理念冲突。

    “进军吧,我们已经休息了一日,接下来的路程,不再进行强行军,尽可能的恢复体力,我们距离开伯尔山口已经不远了。”张辽站在点将台上大声的宣告道。

    没错,之前大量的商讨,让汉军明白了当前的局势,他们现在必须要统一指挥调度,拧成一根绳子去战斗,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开伯尔山口那里发挥出来更强的战斗力。

    然而汉室这边不管怎么说,也有好几万人,这个规模虽说不大,但也不是普通的军团长所能指挥的水准,至于陈宫,得了吧,智商是很高,但这家伙是军事,要说统兵确实是能做到,可要说统兵数万,还能发挥出来超出单个军团总和的战斗力,洗洗睡吧,根本不可能。

    同理,毛玠也是如此,这俩都属于少数能真正带兵的文臣,而且水平也都不错,但是双方都没办法指挥数个军团,在确定开伯尔山口的局势靠强军硬碰硬很难占到便宜之后,搞一个优秀的指挥就很重要了,然而在场的将校,都没做过指挥。

    哪怕是曹仁这种曹操左右手的存在,因为这辈子曹操实在是太倒霉,也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到大规模指挥这个水平。

    至于接下来的有潜力的曹真,郭淮什么的,现在是真没人敢将之丢上去作为指挥,最后选来选去也就只有司马懿和张辽两个人选。

    高览是自己放弃了,魏延有心想要开口,但是掂量了一下局势,觉得这个责任有些重大,被迫放弃了。

    至于吕布这种猛将,陈宫看了两眼之后直接放弃了,他又不傻,吕布带兵冲锋陷阵还行,指挥的话,那不就是给自己挖坑吗?

    数来数去合适的也就是司马懿和张辽,然而一群人商量商量之后,将司马懿排除了,司马懿年轻,而且神色阴郁,而且经验也说不上丰富,相比而言张辽好歹也是领过并州军的男人,经验还是有点的。

    于是张辽就被赶鸭子上架了,然后在接这个工作的时候张辽就明确说了,自己并没有当过大军团指挥,在这一方面也没有展现出来过什么天赋,承蒙诸位抬爱,到时候他尽力一搏。

    张辽这话并不是胡说的,实际上他确实是没有经验,被推上到这个位置,也只是因为当前的局势需要一个人居中调度,而在场所有人都不合格,然后从矮子之中拔了一个高个。

    张辽深刻的觉得自己就是一群矮子之中的高个,但是由于局势所限,他不得不站出来接过这个任务,而且相对其他人,张辽为人处事更为谨慎,但在谨慎的同时又不乏胆魄,因而在接过这件事之后,他就努力的发挥自己的力量,去尽可能的做好。

    【但愿不要出什么大的失误啊,既然我接手了这个职务,那么就必须要做的差不多。】张辽看着已经开始迈步出营的士卒,默默地下定决心,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不逼一逼自己,谁知道自己有多强。

    陈宫和毛玠带着司马懿在另一个方位看着张辽将大军调动起来,开始朝着开伯尔进发,都默默地点头,不管怎么说张辽至少没有搞出来在出兵的时候出现混乱这种让人无奈的事情。

    “还行,不管以前到底练没练过,张将军至少看起来确实是一板一眼的,没有什么大的失误。”毛玠略有满意的看着张辽的调度,原本因为选指挥一事还有些不满的毛玠,现在面色好了不少,不管怎么说,至少选出来的这位确实是能用的。

    “至少在我看来文远确实是比曹将军适合。”陈宫看着张辽的指挥从一开始的僵硬,逐渐的变得灵活了起来,不由得嘴角上划,机会虽说确实是他这边给争取来的,但是能表现到这种程度,张辽自身的天赋看起来也应该是很不错的。

    毛玠看了一眼陈宫,然后默默地收回眼神,单就现在的表现而言,张辽确实是比曹仁要厉害一些,至于司马懿这个时候则是摸着下巴看着不远处的张辽,这个人说不定只是差了一些机缘而已。

    “文远,感觉如何?”高顺策马通过的时候,随口对张辽询问道。

    “不知道,反正感觉压力很大,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周都督当年是怎么将几十万大军的生死,以及后方各州百姓的生死那么轻易地扛在肩上,我现在只是站在这个位置就有一种压力。”张辽颇有些心累的说道,现在的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壮年人,根本不知道自身的潜力。

    “累说明你用心了,压力大说明你知道职责有多重。”高览过来的时候,听到张辽和高顺的对话,开口解释了一句。

    “能不知道职责有多重吗?”张辽无奈的说道,“这可是几万士卒,算上其精锐的程度,这等规模已经足以影响汉室的战略布局了,我现在的压力真的非常大,明明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为什么要背负这么沉重的压力,要知道在今天之前,我连一万五千人都没有正式指挥过,最多是带着他们冲锋而已。”

    “好好干吧,以前沮公在的时候说过,能感受到职责之重的人,才能委以重任,只有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并且明白这么做的意义,去做这件事的人才会尽力去做到最好。”高览安慰了两句,“很明显,你现在的状态非常符合沮公的原话。”

    张辽闻言沉默,随后轻叹,“确实,你知道我在接了这件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随后张辽不等其他人回答,苦笑着说道,“我第一反应是这事太重大,我不敢接,在发现推不了之后,我生出的想法就变成了,绝对不能搞砸,就算是我砸了,这件事也不能搞砸。”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