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摊牌

    陈宫深深的看了一眼毛玠,吕布来了之后他就停止了智力积蓄,拿出了常态的智力层次,虽说不至于夸张到巅峰期的那种程度,但是用数据说话的话,满一百的智力,陈宫常态也有九十四五的水平。

    这个水平,虽说不至于像智力大暴走时那样秋风未动蝉先觉,窥一斑而见全豹,但整体水平也属于同时代顶尖的水平,自然明白毛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大概是知道了,按说的话,以我对于荀文若的了解,其本身应该走的是王道的思想,以正合以奇胜,现在这个情况,有些偏了啊,而荀文若既然居中调度,按说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啊。”陈宫看了看毛玠之后,话语之中明显带着不解。

    陈宫好歹也是见过荀彧的,知道荀彧的作风,一个势力最核心的战略规划者所制定的规划,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势力外显的状态。

    就比方说刘备势力,势力核心的战略规划者是陈曦,所以最终外显出来的状态就颇有些近似陈曦的性格,王道汤汤,恢弘正大,气魄雄浑,但当局势有变之时,又能以雷霆之势,果决处理。

    这些东西都跟核心人物的性格攸关,陈宫对于荀彧的了解不少,按照荀彧的心性,别的不说,毛玠手上的这些东西完全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到处藏着掖着,不说有什么用什么,至少会展现出来一种气魄,一种王道浩荡,人可败,但是心不败的气魄,现在这是什么鬼?

    毛玠闻言之后,面带怨念的看了一眼陈宫,陈宫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轻咳了两下,默默地转头。

    毛玠哪怕是没有说话,单凭那个眼神陈宫都明白了意思,毫无疑问这是自己的锅,而自己这边能影响到荀彧的锅,大概只有一个了,徐州之战的时候,自己一气之下,直接翻桌子,投了吕布,之后胸中一口恶气,直接将曹操好不容易得到的兖州拿下了百分之九十……

    后面还说什么王道浩荡啊,荀彧就算是再强,连根基都被重创了,而且还是连番重创,王道路线又如何走的下去?

    更何况当时曹操旁边还有一个刘备,对方同样运用的是王道,甚至是偏圣道的思想,本来越接近圣道,越难走,然而架不住陈子川胡搞乱搞,最后硬生生将这条路给走通了。

    以至于同样的王道,面对本身有大义加持的刘备,荀彧根本不可能走下去了,基础不如对方,大义不如对方,本身还被重创了,加之私德有亏,王道什么的基本可以省省了,走邪道算了。

    后面荀彧的套路很明显就偏了很多,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在是刘备发展得太快,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家拼命的发育,还没有到五级,对面已经二十级了,这怎么打?

    再加上后面的刘协引南匈奴南下,荀彧一口老血喷出来之后,效法先贤走王道什么的,荀彧半点兴趣都没有了,还王道,得了吧,什么适用就什么吧,以至于最后就变成了这样。

    “咳咳咳,这也不怪我啊,当年我也在气头上。”陈宫闷头说道,他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开才行。

    毛玠呵呵两下,没说什么,而陈宫也没在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当初可是最看好曹孟德,当年兖州出事,迎曹孟德入主兖州也是我的提议,也是我帮曹孟德摆平了兖州那群人,让他成为兖州刺史。”

    毛玠闷声点了点头,这话没错,初期陈宫能在曹操手下站住脚,成为左膀右臂一般的人物就是因为这货靠外交手段,摆平了兖州的势力,靠着青州黄巾出青壮带来的巨大压力,陈宫让兖州诸多势力迎曹操入主兖州刺史,给曹操带来了第一块地盘。

    “本来大家合作的挺不错的,结果曹孟德在势力维稳的时候就开始清扫边让等人,好吧,我也知道是边让那群家伙先挑的事,但明明可以不杀啊,而且我也谏言过,希望别杀,结果说好了赶走,回头边让跳了两下,直接咔嚓了。”陈宫也是一脸的抑郁,“这过分了吧!”

    “还有啊,本来这件事我就憋着火,结果回头徐州出事了打徐州,我又谏言,结果就不用说了,我给了建议,你又不听,我干嘛跟着你干!”陈宫黑着脸说道,“说实话,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和你们战过一场,看看你们这群家伙到底有多拽!”

    毛玠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宫,“你当初跳反就是因为这点小事?”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和奉先聊了聊,觉得非常有缘,颇有一种相见恨晚,比当年和曹孟德聊理想的时候还要有趣,而刚好当时比较窝火,所以一气之下就反了,结果发现你们好菜。”陈宫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陈宫跳反的时候,还真没想抢下整个兖州,只是没想到吕布的武力保障那么好使,配合上自己的智力,居然三下两下就将兖州整个拿下了,说实话,当初的局面确实是有些尴尬。

    “……”毛玠无话可说,看着陈宫的表情,也知道对方确实不是在说笑,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当初的曹操还是太暴躁了,换成现在的曹操,大概能和陈宫相处的很好,很明显陈宫这种人,不缺能力,但是天性上可能缺一些认同。

    曹操自己本身就等于一个智者,又有主见,不可能完全依赖于陈宫,以至于曹操逐渐强大的过程中,陈宫逐渐的发现自己的价值在降低,急于获得认同,结果曹操没搞明白形势,双方一拍两散。

    吕布这边则是智力问题,陈宫能获得极大的认同,进而心态逐步恢复稳定,这也是在北疆吕布到处碾压,长时间用不到陈宫的时候,陈宫开始颓废,开始沉默,最后甚至觉得活着都失去了意义。

    “算了,也不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陈宫可能也是觉得说这些东西有些不太好,想了想之后岔开了话题,“说起来你的能力既然是得出一个解的话,到现在也没有推出更多的云气固化军阵,只是给出了设定规则,那么所有的力量都应该拿去……”

    毛玠默默地点了点头,到了现在隐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陈宫认真起来,很难有人能在他面前隐藏。

    “陷阵营?”陈宫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为什么不是神铁骑?”毛玠看着陈宫询问道。

    “看来没错了,确实是陷阵营无误了,现在你手上的解完成到了什么程度?”陈宫懒得解释这些推测过程,随口询问道。

    “还没完成,我也不是神,虽说我的能力在我将天赋绽放,用来开拓这条路的时候,确实是发展出来了解释一切由云气,意志,自我构成的特殊力量,并且将之转化为军阵的能力……”毛玠非常无奈地说道,他的能力也是一个坑啊。

    “但是解释是解释,转化为军阵是转化为军阵,前者需要能力的解析,后者需要能力向军阵的重组,不管是两者之中的哪一个都需要时间,对吗?”陈宫摆了摆手说道,毛玠没说完,他就猜到了可能。

    “对,就是这个原因,如果能瞬间解析,瞬间转化的话,我现在肯定在搞军魂重组,然而并不能,实际上从我接触到陷阵,到现在,我一直在求解,但是到现在,依旧没有解开。”毛玠叹了口气说道。

    “好了,隐瞒我并没有什么意义,就算是为曹孟德求利,现在这个情况下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反倒是以国事为重才是上上之选。”陈宫直言不讳的拆穿毛玠的伪装。

    “没解开。”毛玠摇了摇头说道。

    “是没解开到能使用的程度吧。”陈宫直接开口,毛玠沉默无语。

    “看来是了,是解开了,或者说是你的能力是能一直解析下去,唔,原来如此,你的能力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创造这些强悍的军团,而是将强悍的力量泛用起来,实际上所谓的解有很多种,所谓的没解开,大概是没解开到能泛用的程度。”陈宫眯着眼睛说道,毛玠这是寒毛倒竖,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荀彧让他别对陈宫乱说话。

    “那不如让我来猜猜。”陈宫平静地说道,“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军团需要由你来盯着呢?曹子孝?徐公明?亦或者是,唔,看来我猜对了,是庞德啊,他的军团天赋戏称抬棺死战,主将奋死,而士卒悍不畏死,极致而超越死亡,没错了,负效果需要超越死亡是吧。”

    “没有军魂扼制的情况下,我现在解出来的结果,必须要超越死亡才能使用,陷阵营的全属性加一,对于自身素质以及意志等各方面有着极大的压力,而军魂存在某种保护的方式,普通军团要使用的话,只有超越了死亡才能做到。”陈宫都猜到了这种程度,毛玠也没得说了,破罐子破摔,直接将实话说了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