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七章 唏嘘不已

    “我们追吗?”吕布走远了之后,那群贵霜帝国的国运守护者从僵化之中复苏过来,一个领头破界级高手开口询问道。

    “要追,你去。”那个持枪的中年人听到这话头发就差竖了起来,这是疯了吧,这种对手都敢追,这是不想活的节奏吧。

    “我也只是条件反射。”当先开口的那个破界高手讪讪一笑。

    “走吧,我还不想死,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求生,追上去死定了,我们所有人一起上,也就看对方出几招的事情。”

    “不过这次回去,就难受了,毕竟没有完成任务,祂的侵蚀会大幅度增加吧,这可真是糟透了。”

    “总好过,追上去被砍死吧,那可是真正的死亡,就算是有祂庇护,而获得的不死性也完全没有意义,那是真的会死透的。”

    最后一群人果断放弃追杀吕布的任务,准备回祂沉睡的地方静修,虽说难免会因为任务失败而加深侵蚀,但相比于追上去,直接被打死,后者明显还有点生路。

    至于说因为这件事而对于吕布和祂赶到愤怒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面对惹不起的大人物,只能收起自己的小心思。

    “你们说,要是将之前那个汉将弄到那里,会不会解决现在的麻烦?”再往回飞的时候,领头的那位破界突然开口说道。

    所有尚且还有反应的人皆是一愣,随后若有所思,这貌似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计划,而且不管是哪个家伙失败了,对于自己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是对方怎么会过来。

    “算了,我们封锁掉自身的意志吧,这种事情还是别想了。”有人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身上的神光逐渐退去,化作了和之前一样呆板木讷的傀儡状态,其他人随后也变回了傀儡。

    远方吕布扛着方天画戟,跨下的赤兔马正在乱飞,相比于贵霜的版图,吕布实在是过于渺小,以至于一路飞过来,所能看到的只是各种山沟,想要找高顺等人实在是有些过于艰难。

    “到你了,北冥!”吕布飞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些迷糊,然后果断停下,抖了抖披风之后,北冥当场出现在了赤兔的身边,“快点拿出你无敌的仙人之法,给我来找找文远他们在哪里?”

    北冥听到这话,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但还是勉力开始卜算,很快就算出来一个大致的位置,然后吕布带着北冥直接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而在飞往的途中吕布不由自主的往下扫了扫……

    “什么鬼?”吕布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山沟,他的眼睛特别好,而且高度有出人预料的高,所以清楚的看到了下面山沟之中的军营,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像这种七零八落,但是感觉到处都有的状况,连吕布都不得不慎重。

    毕竟经历过战争的吕布很清楚,自己的战斗力很强,但那代表的是个人武力,面对单个军团,只要云气不溃,就算他也会被打死的,而下面这片地方,入眼的范围到处都是一片一片的军营。

    “不好!”吕布正在窥视的时候,陡然生出一种危机之感,当即无有任何的犹豫,一夹马腹化作一道火光朝着前方飞去。

    就在吕布飙走之后的瞬间,一道巨大的近乎以千米计算的光刃从吕布之前的那个位置飞了过去,而后更是有好几个光刃从下面的军营飞了上来,单人窥伺军营,在这个时代是很容易被打死的。

    不同于普通人那种存在感不高,内气离体窥伺军营,因为自身极强的存在感,极有可能引动云气的变化,这也是为什么,交战之前很少有内气离体飞天进行窥伺,因为这种方式很容易会被打死。

    云气这种东西一旦没有压制,那么抽调后,转化为攻击发挥出来的威力会非常恐怖,也许质上面确实是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量绝对不是说笑的,尤其是贵霜这种善于发展云气储备的帝国,云气量堪称恐怖,因而吕布在被关注到之后瞬间跑路。

    完全不能打,冲下去的吕布肯定要受云气影响,而一旦受了云气影响,吕布的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到时候很多片杀的招数,如电浆炮这种规格的招数,一个都发挥不出来。

    一个只能依靠自身战斗力,而自身战斗力还会被压制的破界级高手,对上一个整编军团,那真的会死的。

    “贵霜这到底是什么鬼?怎么会在山区里面有这么军营,而且刚刚那个丢军团攻击的军团是双天赋吧!一定是双天赋吧!”吕布跑路之后破口大骂道,管他什么顶级武将,遇到一个双天赋的整编军团,敢单枪匹马的怼上去,肯定会被打死。

    上至吕布赵云,下至各种咸鱼,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变化,怼上就是死,只有这么一个结果。

    “应该是吧。”北冥抹了一把汗说道,刚刚拿到军团攻击有点残忍啊,打中了,吕布最多狼狈点,但他肯定得回长安地宫等复活了。

    “算了,这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问题,赶紧找人,找到公台,将我们的见闻说给公台,公台肯定会有一个解释的,赶紧找人。”吕布没好气的对着北冥说道,接下来他准备小心一些,飞的低一些,不会作死飞的那么高了。

    北冥点了点头,就地开始了卜算,然后再一次确定了方位之后,带着吕布开始往喀布尔河谷赶,然后成功在陈宫等人的强行军抵达开伯尔山口的前一天找到了陈宫等人。

    之所以说是找到了,而不是说是追上了,主要是因为北冥的卜算在这种干扰太多的情况下,也就是一个大概,害的吕布在山区里面转了好几天,不过杀到喀布尔河谷之后,北冥终于确定自己找对的路。

    然后两人成功的跑错了方向,好在赤兔马快,跑了一个来回,还是赶上陈宫等人。

    张辽,高顺等人在看到吕布的时候,原本因为一路强行而有些疲累的他们明显心情大好,而陈宫看到吕布的时候则非常的激动,虽说陈宫很多时候觉得吕布是个智障,但是这个智障真的很好用。

    “哈哈哈,奉先,没想到你居然也来了!”张辽大笑着说道,而吕布也明显很高兴,一路的辛苦皆是在这一句话之中化作风声逝去。

    “对了,我这次来是因为有大事发生,不得不过来,本来我来这边可能还要再等等,但是怕你们出事,所以赶紧来了。”吕布抖了抖自己的披风,将北冥从披风上抖下来,“让他来给你们解释。”

    吕布到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每一个将校的手上,哪怕是孤身一人杀过来,吕布那天下第一,乃至世界最强的名头也确实是让这些因为强行军而有些疲累的士卒,在士气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拔升。

    再加之这个时候距离开伯尔山口也已经不远了,陈宫思虑再三之后决定提前休憩,然后再行进军,消解一下疲累。

    而当晚,北冥便亲自给主营之中所有的将校播放了自己录制的罗马-安息的决战,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就算是之前已经大幅高估了安息的陈宫这个时候也有些面色难看。

    “这是不是有些夸张?”看完之后,曹仁不由自主的开口说道,“这也强的实在是有些夸张了吧?”

    “然而这个就是之前那一战的真实影像。”北冥叹了口气说道,“所以我们才会加急将这个影像送过来,只不过之前的时候除了一些问题,我无法过来,这次多亏了温侯。”

    “不用客气。”吕布随口说道,然后看向陈宫,发出了经典的问候,“公台,你怎么看?”

    “安息已死,安息也就只用关注一个阿尔达希尔了,而罗马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哪怕是距离的颇远,也难免会发生摩擦,袁家大概不好受吧。”陈宫看向高览开口说道,果然审配的判断是正确的,该怂的时候确实是需要怂。

    高览闻言不由自主的捏紧了双拳,但并没有说什么,当初审配让他过来的时候就给他说好了,不管收到什么消息,都给我跟着陈宫等人打完这一次对贵霜作战,第一波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那边都会撑住。

    “看来审正南是早有预计了,那么袁氏那边我们可以先告一段落,主要是我们这边的问题了。”陈宫有些头疼的说道,“贵霜不说拿出罗马级别的军势,拿出安息级别的军势,恐怕我们也会头大吧。”

    “对了,贵霜的军魂军团,帝国权杖,有给己方军团附加特殊能力的能力,最少可以附加五支军团,其附加的特殊效果,可以将军团最强项提升一个水平,也可以将军团最弱项拉升到和最强项同等的程度。”吕布想起来临走的时候汉室那边交代的事情,赶紧解释道。

    陈宫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曹真,然后曹真看向魏延,魏延叹了口气,曹真也叹了口气,两人唏嘘不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