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六章 碾碎

    陈曦对此非常满意,吕布还是很好说话的啊,或者应该说貂蝉现在确实是将吕布教育的很好了。

    “既然此事已了,我也就不久留,祝将军旗开得胜。”陈曦抱拳施礼道,神色颇为郑重。

    “哼,看我宰了贵霜那些杂鱼。”吕布面带傲慢的说道。

    “北冥仙师你也小心一些。”陈曦看着一脸苦涩的北冥笑着安慰道,“有温侯在侧,只要不是战争,那就是绝对安全的。”

    “承蒙吉言……”北冥抑郁不已的说道。

    “走了。”吕布拍了拍北冥的肩膀,然后北冥化作细碎的光影落到了吕布的披风上,然后吕布一拉缰绳,赤兔心有灵犀的朝着天空飞了过去,速度逐渐加快,等到高空之后,化作火光飞向了西南。

    “我……”陈曦看着这一幕愣了一下,隔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离开,飞错了就飞错了吧,反正赤兔跑得快,大不了再飞西北就是了。

    吕布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飙到青藏高原,在即将跨过喜马拉雅进入贵霜的时候,喜马拉雅山脉的南侧飞出来了大量的贵霜强者。

    还是那句话,那些已经非人的国运看护者,在挨了紫虚那次之后,任何非常态的生命只要敢以非人的姿态进入贵霜,都会被围攻。

    “呦,不错啊,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吕布右手提着方天画戟,嘴角浮现一抹狞笑,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能看出,这些前来阻止他的家伙都不能说是人类,而像是被某种特殊的力量所侵蚀了的存在,前来阻止自己也是一种责任和本能。

    “退回去,这里不是你能通过的地方。”感受到吕布的气势,原本木讷呆滞的几位领头者,双眼逐渐的恢复了色彩,他们曾经是贵霜的遁世者,然后却被他们所信仰的东西给坑了。

    不过能走到这一步不管是天资,还是实力都非常不错,正常以被操控的状态行动,并不代表他们已经彻底被侵蚀,只是碍于对方的强大将自身的意识收缩起来,避免碰撞消耗。

    “汉帝国的战将吗?”双眼从迷蒙进入清明之后,原本看起来并不强的那位气势飞速的攀升,抵达了破界,“我们应该派人跟你们交涉过,这里有大恐怖,只能靠人类的力量解决,祂已经陷入了沉睡,但就算是在梦中,也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

    “我要从这里过去。”吕布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位,相比于之前的非人状态,现在对方更接近于人。

    “过不去,你留下那个家伙,可以过去,但不留下,不能过去,这是规则。”贵霜国运的守护者双手抱臂,看着吕布平静的说道。

    “呵,规则?”吕布右手紧握方天画戟,随意的一挥,倒卷的气浪,直接让千年冰封的山石炸裂。

    “现在我来说规则,要么让我这么过去,大家你好我好,全都好,要么我杀过去,到时候我不保证你们活着。”吕布神色猖狂的说道,甚至颇有一种,我就逼你们选择第二种的意思。

    对面的贵霜国运守护者面色极其难看,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和吕布交流,加之长时间的消磨,他也确实是不太适合说话,默默地抽出自己的武器,看向吕布。

    “看来是无法沟通了,既然如此,本座送你归去。”银灰色的光辉伴随着贵霜国运守护者开口,缓缓地绽放了开来,喜马拉雅山脉的某处开始为光辉所侵染。

    吕布掏了掏耳朵,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双眼里面却写满了嘲讽二字,上一个对自己这么狂的家伙叫什么来着?

    “你很强,但是这里你这个层次的人神至少有近百位……”那位依旧在诉说,然而话还没说完,吕布一戟已经飞过,对面那个正在说话的人影,直接被一道金黄色的光刃淹没。

    “还本座?”吕布扛起方天画戟,骑着赤兔马,直接就往西边走,临走的时候还呸了一口唾沫,“你配吗?”

    “打就打,哔哔什么,没实力还要废话。”吕布就这么驾马从喜马拉雅山脉轻松通过,看的北冥头皮发麻。

    什么帝国国运守护者,什么等同于破界级实力,在神破界加强渡心劫面前装蒜,这不就是找死吗?

    “温侯,您好像又变强了。”北冥黏在披风上瑟瑟发抖,吕布的战斗力越来越变态,对于仙人这种能量生物的碾压也越来越明显,现在大概最强的南华都挡不了吕布一戟了。

    “哼,恢复了那么久,到现在也该恢复过来了。”吕布面上带着一抹猖狂说道。

    “不过您好像并没有下杀手?”北冥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没必要,绍儿才出生,最近需要行善积德……”然而话还没说完,吕布的面色就略微有些变化,勒马立于虚空,而周围缓缓的显现出一层贵霜帝国的国运守护者。

    “退回去。”没有多余的话,所有的国运守护者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一幕哪怕是吕布看来都有些略微皱眉,这些傀儡。

    “温侯,要不我们退吧!”北冥这个时候也被镇住了,这些人不说实力如何,但每个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波动都不下于他。

    更何况北冥上次来的时候也试探过,他面对一个问题不大,两个会狼狈,三个就得跑路,四个以上遇到了最好赶紧跑,而现在快有四十个了,而领头的那几个身上隐隐传来的波动明显超过北冥。

    “退?”吕布嘴角上划,战争存在打不过的,打架他可不不会输。

    “你现在退下去还来得及。”年纪偏大一些的那个提枪壮年人,就像是压抑着什么一样,逐渐平稳下来,近乎完全恢复成为了人类的姿态,看着吕布说道,“我们并不想战斗,但当初被困在牢笼之中,不得不听指挥,想要等到脱出樊笼的一天,现在只能如此。”

    “所以,你们来阻我?”吕布狞笑着说道。

    “不,是来阻你身后的那位。”又一人复苏过来,“虽说我们完全不想干,但指责如此,不得不来阻路。”

    “关我何事?”吕布抱臂看着对面说道。

    “关你性命!”最后一位领头的复苏过来,相比于其他人还算温言细语,最后这位的语气就重了很多,“让给他回去,我放你过去。”

    “哈哈哈,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有人放我吕布过去。”吕布大笑着说道,而后不等对面开口,吕布陡然停止了笑声,“来,让我看看,到底是怎么放我过去?”

    “年轻人,你的一身实力来之不易,让你身后的那位退去,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后放你过去如何,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最开始的那个提枪壮年人唏嘘的说道,“能达到人神这个层次,已经说明了你的天资,但这里的每一位都是人神。”

    “人神?”吕布眯着眼睛看着对面,声音带着一抹压抑,“我要从这里过去,谁要阻我就来!”

    说完吕布一拉缰绳,直接准备冲过去,袁刘大战,自己飞升之前,这种阵势可能还有点用,三四十有点实力的仙人能将自己打的头破血流,但是现在,你是看不起我吕布,还是高看了你自己?

    “哼,看吧,这世间多的是不识时务的家伙,当初就给你们说找汉室帮忙根本没用,他们甚至连祂是什么都不知道,这等低级生命,若非我等被限制,平推了汉室都轻而易举。”那个最后复苏的壮年人看向自己的同伴冷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原本只打算杀过去的吕布突然勒马,缓缓地转头看向最后的那个壮年人,最近在修身养性,不杀人,但是这种玩意儿不算人吧,畜生而已,宰了也没什么影响吧。

    吕布转头的瞬间,三十多位贵霜国运守护者全部感受到了那深沉的杀意,而且天象也因为吕布的意志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心劫强悍的输出直接扭曲了周围的环境。

    空气凝滞,空间凝滞,所有的国运守护者连喘息都被迫停止,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动,恐惧,无比的恐惧,那种直接面对死亡时的恐惧让所有的国运守护者都本能想要散开,但周遭的一切都凝滞了。

    吕布驾马缓缓的走了过来,明明是天空之上,赤兔马的每一步跑动却像是踩在了实地上,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然后缓缓的来到了最后哔哔的那位面前。

    没有多余的话,抬手一个巴掌,神意志和心劫极大输出,一个等同于破界级的高手,被碾成了细沙,而且原本依托祂而具备的无限复活的能力,也彻底失效,在所有国运守护者的眼中随风飘散。

    而后吕布搓了搓手,就像是怕沾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拍打了两下,驾马离开,所有的国运守护者就像是石雕一样,站在原地,没有一个敢动的。

    等吕布消失之后,这些人陡然像是活了过来,皆是惊恐的看着被磨成了沙的那个方位,没有复活,死了,真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