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非打不可

    陈宫和毛玠,司马懿最后还是放弃了讨论对于贵霜整体的大战略规划,一方面是现在鞭长莫及,另一方面汉室现在也并没有能瞬间压倒贵霜的能力,要和贵霜分个高下,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不过陈宫三人基本上算是默认了北方以牵制为主,南方以主攻路线的方式,进而不由得感慨连连。

    实际上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他们便基本确定接下来来这边的必然是曹操,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曹操未来的封国也就会在这里。

    “算了,讨论这些东西真要说的话意义不大,不出意外的话,曹司空将会坐镇这边,一路推进。”陈宫的面上说不出是嘲讽,还是祝贺,但很明显有些复杂。

    “至少也算是得偿所愿了,而且刘太尉也确实是说到做到了。”毛玠轻声的说道,他们推测出这个结论的时候都有些感慨,自古成王败寇,曹操最后能有这样一个结果,已经非常不错了。

    “征西将军啊!”司马懿阴郁的神色上浮现了一抹笑容,“不管怎么说,这样也好,只是北方就现在我们所了解的情况而言,怕是一个硬骨头,要打下的话,着实困难。”

    “南方同样的,帝国没有好打的。”陈宫无所谓的说道,“甚至在我看来南方的难度会更高一些。”

    “因为北方只有一条路,在心理上贵霜会放松很多。”毛玠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一事实。

    “慢慢来吧,这一战必然是旷日持久。”陈宫点了点头说道。

    汉军这边的主力集合之后,陈宫等人几乎没有耽搁,靠着张辽开启军团天赋,不断的恢复自身精气神,以及毛玠制作的特殊固化云气军阵,整个汉军开始了强行军。

    至于大月氏的俘虏,就如陈宫之前安排的那样,在强行军之后便将之丢在原地,现在还不到大杀特杀的时候,依旧需要谨慎对待。

    “这个距离有些远啊。”司马懿估算着地图上的距离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强行军也未必能来得及,而且如果长时间强行军的话,就算有休息,到时候我们真的能恢复巅峰期的战斗力吗?”

    “有机会当然要试一试,如果能打下开伯尔山口,那么整个贵霜都会因此而震荡,到时候就算是我们守不住,贵霜也会陷入被动之中。”陈宫神色毫无起伏的说道,口气莫名的有些敷衍。

    “要不是知道你现在并非是常态,我肯定跟你翻脸。”司马懿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不能用正常点的口吻说话吗?”

    “犯蠢的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其实是不要说话,而我现在的做法其实是让你停止和我说话。”陈宫瞟了一眼司马懿说道。

    司马懿莫名的有些窝火,认真起来的陈宫确实是强的让司马懿都有些遭不住,该说是这些家伙巅峰期的时候真的猛地可以。

    “新来的消息,有点不妙。”毛玠看着白马带回来的消息有些头疼的驾马通知众人。

    “开伯尔山口增兵了?”陈宫按照之前估计好的情况询问道。

    “嗯,北方已经给开伯尔山口增兵了,而且从山区出来了一个骆驼骑,领头的是我们的熟人。”毛玠黑着脸说道。

    “拂沃德?不可能啊!”司马懿先是一愣,随后果断否定,拂沃德现在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哪怕是北贵和婆罗门开战,拂沃德现在都不可能离开呼罗珊,更何况突然出现在开伯尔。

    “是扎萨利。”毛玠叹了口气说道,“看起来有些像是当初抽调了开伯尔山口的兵力之后,贵霜有些担心整体局势,从北方迁移了一个双天赋的骆驼骑过来,到现在才勉强抵达。”

    “也就只有这个能解释了,也就是说北贵的山区里面是有出兵路线的,最多是困难一些,但是他们要从北边开过来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司马懿摸了摸下巴说道,这就有点意思了,这条路他们也能用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荀祈将这条路的地图弄到手。

    “居然有运兵路线?”陈宫神色有些诡异,这和他巅峰状态的判断完全不同,如果真的有路的话,绝对瞒不了啊!

    “没有的话,怎么过来的?”司马懿愣了愣神看着陈宫,而陈宫陷入了沉默,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实际上不管是司马懿和陈宫都想差,骆驼骑并非是司马懿出兵之后才出发的,而是司马懿出兵之前就出发的,而且使用的方式和司马懿完全一样,也是翻山越岭过来的。

    竺赫来做局的时候,就注定了肯定要动用白沙瓦的王族亲卫以开伯尔山口的驻兵,否则到下手的时候,肯定有一个豁口,因而在婆罗门下手偷袭韦苏提婆一世之后,竺赫来就将扎萨利派往了北方。

    那个时候能信得过的人不多,但拂沃德是其中之一,这货是一个铁杆北方人,当年闹分裂也是站在北方的立场上,因而在有清场机会的时候,拂沃德属于绝对可信的对象之一。

    当然还有一方面在于,竺赫来一直觉得韦苏提婆一世和拂沃德之间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络。

    其他人可能感受不到,但竺赫来却隐约察觉了一些韦苏提婆一世从未告诉他的东西,比方说当年那个时候为什么身在帝国最北方的拂沃德会出手挑衅汉室,以及身为封疆大吏,天高皇帝远的拂沃德会毫无忌惮的进入白沙瓦。

    边疆那种军政一把抓的大佬,怎么说呢,要么是皇帝的心腹之患,要么就是皇帝的手足,而作为上手搞过分裂的拂沃德很明显应该属于韦苏提婆一世的心腹之患,但竺赫来却隐约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在从白瓦沙跑路的时候,竺赫来命令扎萨利回拂沃德那边借兵的原因,一方面是确定自己的猜测,一方面也是为了以后做布置,而最终结果,毫无疑问,竺赫来的感觉是对的。

    同样也正因为这个结果,竺赫来在后来收到阿刹乘的密报说是北方存在叛乱的隐患,却压着未发的原因,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多到竺赫来必须要小心查证的程度了,要是破坏了大局,或者窥伺到不该窥伺的东西,竺赫来自己也担不住了。

    不过总体而言,竺赫来的谨慎确实是有意义的,至少现在一个整编的双天赋军团成功翻山越岭来到了开伯尔山口附近,驻守在开伯尔山口的巴拉克也安心了很多。

    毕竟这个要害可以说是贵霜的致命要害,以前身边一群大佬,而且白沙瓦之中更有大量的精锐,巴拉克并不害怕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的话,巴拉克不怕不行啊,已经有消息传递过来说是,汉室从北方走喀布尔河谷攻打开伯尔山口了。

    这要是失陷了的话,巴拉克觉得十个自己都不够往这里填的。

    好在现在好歹来了一个援军,而且还是相当靠谱的援军,不管如何,至少心理负担不那么大了。

    至于汉室这边在收到消息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略微的调高了对于北贵的实际战斗力,能快速完成骆驼骑的复制,也就意味着北贵的山区之中有着足够多的素质达标的正卒。

    “前进吧,开伯尔山口不论如何都需要打一场,只有这样,才能让贵霜将精力从南方转移到北方。”陈宫深吸一口气,果断的下令道,哪怕知道这一战很难获得胜利,也必须要战过一场。

    “也是。”华雄掂了掂自己的长枪,“打吧,到时候我带头冲锋,这么长时间还没见到过一个靠谱的对手。”

    “那边的地形有些复杂,不利于骑兵作战。”李条面色难看。

    “打到他们军营里面就适合骑兵作战了。”华雄气魄雄浑的开口说道,开伯尔山口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鬼地形他们都知道,骑兵很难进行冲锋,而步兵也很难铺开,说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并不过分,其攻打难度近乎和川蜀的剑阁,葭萌关一个级别。

    属于那种骑兵冲不了,步兵摆不开的地形,但既然北贵在那里驻扎,必然平了十余里的地方,那些地方便是最好的战场。

    说起来大月氏并没有在那里筑城,因为开伯尔山口如果筑城的话,反倒很容易从两侧的山丘直接攻城,因为和葭萌关,剑阁那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开伯尔山口两侧的山不是那种陡峭的岩壁,而是趋于平滑的弧形,这地方的地形算的上是诡异。

    因为不同于其他隘口那种是一条山脉断裂形成的隘口,开伯尔山口是兴都库什山脉和苏莱曼山脉,两条山脉的夹角,以至于才会出现过了这个口子之后,直接就是平原,因而这地方筑城的话,不管是怎么筑城,左右都会挨上两侧的山石。

    而由于不是陡峭的山壁,一旦城池和山地挨上,那不仅不能提供保护,还会造成两个要害,以至于最后历朝历代进入印度的在这里都是驻兵,而不是筑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