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破坏性统治

    陈宫听完司马懿的解释有些头大,之前对于婆罗门的富硕有所估计,但是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富硕。

    好了,这个可以作废了,陈宫默默地将手上的第一份计划撕掉,没关系,我还有别的计划,再来!

    眼见着陈宫当场面无表情的撕计划书,不管是毛玠,还是司马懿的面色都有些诡异。

    “不必在意,这只是一个备用计划而已,还有其他。”陈宫一边说,一边伸手翻阅书夹,很快又给司马懿和毛玠一人递了一张,粗糙版本的计划书,“唔,有些粗糙,不过你们看的时候也会自然的补正那些细节,写的太细没啥意思。”

    司马懿和毛玠伸手结果新的计划书,然后看着上面的内容,毫无疑问这个计划书的思路已经因为南方粮草的问题进行了极大的变更。

    说实话,要不是知道这个玩意儿是陈宫之前准备的,搞不好现在司马懿都要怀疑陈宫有什么当场印计划书的能力了。

    “别这么看我,计划书虽说是我做的,但是我现在的智力,和当初还是没有办法媲美的,以至于当时明明制作了这个可能之下的计划,但因为智力恢复之后,却明显动摇,为将之作为计划方案。”陈宫叹了口气说道,巅峰期的他和现在的他差距真的很大。

    “其他计划书,一并给我们吧,现在与其说是看计划,还不如看思路。”毛玠伸手对陈宫说道,陈宫想了想之后,将其他的也一并发放给了司马懿和毛玠。

    一沓的计划书,并没有花费司马懿和毛玠太多的时间,两人主要看的是思路,而不是其中使用的战术,诚然这里面大多数的计划都具有相当的可执行性,但就算是这样也有一个三六九等。

    “看起来,你的思路并不倾向于拉拢南方婆罗门啊。”毛玠浏览完了所有的方案之后开口说道。

    “在我看来拉拢大月氏,都比拉拢婆罗门靠谱,说实在的我倾向于清洗婆罗门高层,大月氏存在的问题,我们并不存在。”陈宫双手交叉,并拢成桥,将自己的脑袋撑起来,神色慎重的说道。

    “不,依旧存在,婆罗门高层对于中低种姓的人身管束非常厉害,大月氏一直没有下手,一方面是粮草问题,另一方面应该也还有杀之不尽的问题,跟重要的是,婆罗门就跟各地区的地主一样,杀了他们怎么管理当地。”司马懿摇了摇头否决道。

    “但婆罗门不得不杀。”毛玠叹了口气说道,司马懿详细的讲述了婆罗门的状态,让毛玠清楚的知道这就是一颗毒瘤,除非是国家没有足够的力量,否则这一刀必须挖下去。

    “但,杀也需要方式啊。”司马懿没好气的说道,“简单粗暴的砍过去,婆罗门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

    “实际上还真是简单粗暴的砍过去。”陈宫有些呆板的神色陡然笑了起来,“实际上在我看来,砍过去之后,这个问题是能解决的。”

    “你这么砍过去,就等南方暴动吧,然后我们怕是会陷入到上千万杂鱼的泥潭之中,到时候就算我们够强,也很难脱身。”司马懿被陈宫的语气噎了一句,之后没好气的说道,在他看来陈宫就不是好好在讨论计划,根本就是在说笑。

    “恰恰相反,你想错了。”陈宫摇了摇头,“杀了婆罗门,腾出大量的本土治理权,然后将空余的职位交给军队之中转过来的官员,大月氏撑不起这个官僚体系,我们也撑不起,但我们又不需要南方的百姓过的多好,治理的好也罢,差也罢,何须在意?”

    “……”司马懿看着陈宫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毛玠直接双眼放光,这招够狠。

    “这么说吧,大月氏需要考虑兼并之后国家的继续运转,而我们根本不需要关注这个,甚至我们更倾向于破坏性生产,砍光了婆罗门的高种姓,就没人管理了?不不不,我们有大量的中低层军官!”陈宫冷笑着说道,“当然他们肯定管理不好,但实际上也不需要管理的太好,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能运转下去的制度。”

    司马懿眯着眼睛看着陈宫,他已经知道陈宫想做什么,这货就是在耍流氓,婆罗门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就是在本土的极大影响力,以及对于本土的管理。

    可以说婆罗门管理的话,汉室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打赢了,对方就会缴纳足额的粮草,问题是对于汉室来说,他需要的是本土化的管理,而陈宫现在的提案就是,别说啥影响力了,杀了之后,全面接管。

    空缺下来的位置,全都塞上士卒,也不要求他们能做的多好,哪怕运转失灵,冗余严重,都没什么,哪怕这种方式执行下去近乎就是暴政,但那又如何,只要运转起来,哪怕是没有产出,也能消磨掉婆罗门体系的影响。

    “如果从这个角度思考的话,确实是可行的。”司马懿眼角抽搐的说道,陈宫这种暴政确实是能解决问题。

    “婆罗门确实是根深蒂固,但实际上要解决的话,也就是十年左右,就够了,你们想的太复杂了。”陈宫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其实没有必要使用是什么对于社会冲击小的方式,什么招数都社会冲击大,我们就应该使用什么招数。”

    “国内我们要对国家负责,需要社会趋于稳定什么的,换成南方婆罗门的话,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啊,乱就乱呗,越乱越好,乱上十年,我看他们还能动起来不?”陈宫不屑的撇了撇嘴。

    “只是这种方式太过暴虐了啊,极有可能死上数百万人啊,而且一旦乱到你说的那种程度,我们未必能继续掌控住啊。”毛玠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方式太险了。”

    “但婆罗门不解决的话,我拿到了那里也只是和大月氏相近。”陈宫瞟了一眼毛玠说道,“不想出现这个结果,必须送婆罗门上天,因而在我看来,对付婆罗门的话,就别想那些有的没得,怎么简单,怎么来,不求效率的话,我们解决不了对方,还可能对于我们自己造成一定的影响。”

    “只是这样填补的话,难免会出大乱子的。”毛玠头大不已的说道,“没有经过任何磨练和相关学习的士卒,直接去当官,这怕是难免出现流血事件吧。”

    “实际上我大概明白了。”司马懿看了一眼陈宫说道,“这位的做法确实有几分可能,但逼急了的兔子还咬人呢,公台这种方式又如何能保证不会逼反南方婆罗门呢?”

    “不会反的。”陈宫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做这个计划的时候,都有过推测,而婆罗门要做到给大月氏送粮,有一个条件就是对内人身管制严密,进而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这么严密的管制,为什么南方没乱呢,基于没乱这个事实,就得出了另一个结论……”

    “南方的中低种姓,大概已经适应了这种管制方式,因而从理论上来讲,我们直接拿南方当试验场去事实就好了,毕竟我们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南方中低种姓的承受力非常之高!”陈宫看着司马懿和毛玠说道,“因而理论上来讲,全灭婆罗门高种姓,并不影响社会大局。”

    “是短时间不影响吧。”毛玠虚敲着几案面带思虑之色。

    “但短时间已经足够我们填充大量的官位了,虽说我们实际并没有那么官员可用,但我们可以填充士卒啊,就将本地人当士卒去管理,只要社会能运转下去,那就不致命!”陈宫冷笑着说道。

    不得不说当初进入超神状态的陈宫,确实是将各种的可能考虑到了,婆罗门管理南方的方式在陈宫看来有着非常明显的一处破绽,那就是将这些高种姓砍死之后,靠着严密的管束,南方其实并不会乱。

    当然这个是基于南方低种姓已经被婆罗门奴化到一定程度而得出来的结论,如果没有这个推测条件,陈宫的士卒调任方式也没办法维持下去,而等士卒调任之后,就该现有的最大问题了。

    绝大多数士卒是不懂治理的,也不懂婆罗门的文化的,会自然而然的进行破坏式管理,甚至为了简单粗暴,很可能直接就是军营那一套,双方的理念冲突,和执行方式冲突会非常大,但士卒出身的能镇住场子,比婆罗门还能镇住场子。

    这种方式,基本上是基于婆罗门对于中低种姓扽奴化才能做到的,但使用这种方式的代价,恐怕之后的十年整个南方到处都是动荡。

    然而就像是陈宫所说的那样,动荡不动荡其实不关乎汉室的事情,长期的动荡结束之后,原本的传承也大概被洗的七七八八了,而这个时候再来一遍一边管制就好了。

    加之那种不是内战,而是纯粹的破坏性内乱,已经耗尽了内部绝大多数的精力,到时候,重整也能容易一些,至于黑锅,刚好甩给某些人,然后一并解决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