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投鼠忌器

    对于婆罗门来说,反正他们又不种地,收粮也是从下面收粮,给北贵分一茬就分一茬呗,来人啊,给我将最难吃的秋粮送给北贵。

    北贵这边接收之后,哇噻,大米饭啊,这个好!

    差不多就是这个节奏,对于婆罗门来说不说是打发乞丐,但是相对层次确实不高,毕竟婆罗门这个阶层一直吃的都是最好的精粮,而且是优中选优的那种,至于其他的给北贵,就当打发恶邻了。

    靠这种思维,婆罗门活的相当不错,大月氏也不是恶魔,并没有太过逼迫婆罗门的意思,实际上早期的时候,婆罗门塞够了粮草,大月氏还给婆罗门当过一段时间的大手。

    这也是为什么婆罗门明明是被征服者,却看不起征服他们的大月氏,因为大月氏在婆罗门的眼力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蛮子。

    至于大月氏这边,初期只有几十万人的时候,对于婆罗门一直处于,你只要不捣乱,将粮食给我按时上缴上来,你随便在你的地盘上祸害我都不管,甚至你要是出事了,我还帮你解决。

    可以说大月氏长达九十年的对外征服,前半截大都是投了大月氏的婆罗门不甘心,拿着钱粮,让大月氏解决没有投大月氏的其他信奉婆罗门的小国,这种做法相当于婆罗门争正统。

    最后靠着大月氏那靠谱的武力,在大月氏内部,早早投了大月氏的那部分婆罗门,拿到了婆罗门体系的正统,神权虽说很拽,但是在大家水平一样的时候,依旧得看拳头啊。

    很明显,从东亚怪物房撤出来的月氏战斗力依旧是世界最巅峰的那一撮,因而早早被大月氏打的投靠了婆罗门,随着大月氏的扩张膨胀了起来,因为,这些人突然发现,大月氏其实就是自己养的狗啊!

    虽说一开始是一条连自己都咬的狼,但是这拿钱粮喂熟了之后,这就是一条好用的狗啊,周围这一圈都让自己咬翻了,以前自己要交的粮,直接甩给那些倒霉孩子不就好了。

    从哪个时候开始婆罗门就开始偷偷摸摸的摸大月氏的人,而当时大月氏的那位奠定百年大计的大佬还没死,婆罗门开始跳,他算算自家的人口,就睁只眼闭只眼,乐呵呵的给婆罗门体系里面安插人。

    没别的意思,就是喂给你婆罗门吃的,我知道你们想要将这群人变成自己人,也知道,大月氏现在文化顶不住你们的侵蚀,而且人太少,要是搅合到一起必然会完蛋,既然如此我给你们投食。

    当世那位大佬,一路往南方婆罗门里面钉钉子,实际上他很清楚,这些钉子没啥用,可能自己钉过去的那一代人都顶不住婆罗门的侵蚀,就算能顶住,三代之内婆罗门肯定将这些钉子全部变成自己人。

    不过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反正我卡住开伯尔山口,只要粮食,国都钉在白沙瓦,做出天子守国门的态度,实际上就是为了逆向锁住你们婆罗门向被发展,将所有的冲突全部压在白沙瓦和印度河一线。

    开伯尔山口?这里禁止通行,帝国要害,没错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你们想过去,扯淡,这边不能过!

    以至于大月氏的婆罗门拿到婆罗门体系的正统之后,回过神来发现自家一身钉子,开始努力的拔钉子,同化,然后等钉子拔得差不多了,同化的差不多了,北贵和南贵翻脸了。

    计划就跟那位估计的一模一样,直接开打,北贵和南贵大打出手,虽说期间非常曲折,但结果和那位估计的一模一样,北贵打赢了。

    要求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三分之一的粮食,而且是所有的三分之一,不是大月氏婆罗门转嫁到其他婆罗门的三分之一。

    没说的,你强你有理,而且婆罗门也急于结束战争,再说当年一开始就订的就是三分之一,只是婆罗门依靠大月氏打赢之后,拿外围的三分之一顶了自己的三分之一,这次最多是将八十多年的规定真正执行了下去而已。

    实际上在这个时期发动战争也有一点在于,北贵收到的粮食快不够了,因为大多数的婆罗门弄虚作假,养明面上的北贵足够,但是养真正的北贵是完全不够了。

    而且大月氏的计划推行了太久,也需要试试这把刀的水准了,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还得再练练,虽说当时靠着轮换,一直的出力都在三分之一左右,但明显不具备全力之下横推大月氏的能力。

    不过上一代的战争也暴露了一部分大月氏王族的算计,好在当初一直出力比较小,又靠着轮战,大多数高层都估计大月氏王族还有隐藏的私兵,但并没有往更深的方向去想。

    之后巴里坤便适时的承认了谣传,并且很快组建出来了名为王族护卫军,实为帝国禁卫军的精锐军团,坐实了这个谣传,反倒也就没有继续查证的意义。

    也即是说,荀祈当初是极有可能触摸到贵霜最核心的秘密,但是因为自身的谨慎直接错过了这个机会,当然,并不否认上一次巴里坤出现在荀祈面前确实是有试探的意思。

    十年前那一战,给北贵争取了不少的时间,而且让北贵在不会被发现的情况下,获得了足够多的粮食,要知道再往前二十年的时候,北贵因为粮食问题差点闹分裂了,最后统合起来,除了韦苏提婆一世的决断,还有相当一部分在于,南北之战,北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至于婆罗门这边,当时的情况有些复杂,最后算是半妥协的表示只要你们不给我们添堵,每年的秋粮,给你们就是了!

    大月氏这边为了保证这个秋粮,韦苏提婆一世本想再一次往婆罗门里面扎钉子,但最后被迫放弃了这个计划,因为北方大月氏的规模已经很大了,最多再有三十年,就可以推平了婆罗门。

    这个时候继续安插钉子失去了原有的意义是一方面,还容易引起婆罗门的反弹,因而韦苏提婆一世上位之后开始装死。

    可以说只要不被人撩拨,韦苏提婆一世已经做好准备像历代先皇一样,随随便便的坐在皇位上进行政斗,庸庸碌碌的处理政务,然后安安稳稳的渡过这一代,最后捧起这枚大月氏等待了一百年的果实。

    可惜天不遂人愿,婆罗门缓过气的速度太快,国内搞的一团糟,虽说婆罗门不知道大月氏准备着什么样的杀招,但是婆罗门的作死本性让他们跳的极其欢实,以至于韦苏提婆一世想要装死都做不到。

    再加上上一次战争暴露出来的力量,北贵这边那些只知道一鳞半爪的家伙,在婆罗门跳的欢实的时候,自己也跟着跳了起来,最后汉室来了,韦苏提婆一世想要装死的计划直接完蛋了。

    好在韦苏提婆一世虽说火气上脑了,至少也知道现在不能和婆罗门翻脸,他们依旧需要婆罗门管理整个南方,为他们纳粮。

    至于汉室,韦苏提婆一世并不太害怕,一方面是汉室太远,后勤太麻烦,哪怕是现在占据了优势,也很难获得最后的胜利,战争打的毕竟是后勤,尤其是灭国战,后勤才是影响一切的关键。

    反倒是婆罗门现在是韦苏提婆一世最头疼的地方,杀又杀不得,毕竟还需要婆罗门指使下面的低种姓种田养他们,不杀的话,在接下来的战争之中,婆罗门又难免会扯后腿,别看现在婆罗门已经认输了,但是婆罗门认输了不代表不搞事。

    可以说同时代的四大帝国,内部都有着同样让国家头大,但又不能下手搞死的隐患,而隐患从大到小分别是安息的七大贵族,贵霜的婆罗门,汉室的世家,罗马的元老院!

    这些玩意儿捣乱都是一把手,但是这些玩意儿又都和国家结合的太深,一旦动手,不亚于刮骨疗毒,好吧,甚至比这个还要麻烦。

    以至于韦苏提婆一世现在面对汉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除非是韦苏提婆一世不管不顾将北贵的大军开出来,直接给拉胡尔三十万正卒,然后拿低种姓当炮灰,在长达上千公里的战线上发动全面反击战。

    到时候汉室的防线全都是漏洞,可以说,这一波下去,汉室现在打下的恒河下游,除了华氏城等几个大城能在手,其他的怕是全丢了,之后只要围着不打,贵霜就能赢,然而韦苏提婆一世不敢!

    因为这么干了的话,婆罗门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大月氏想要干什么,到时候怕是婆罗门直接叛变了,那大月氏还赢个鬼!

    现在这个局势,除非是婆罗门明白投汉室别说当主人了,连狗都别想这个事实,否则,韦苏提婆一世从山区将大军开出来,基本上就意味着贵霜帝国就此崩溃。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汉室太强了,强到婆罗门需要大月氏来撑住自己的场子和汉室谈判,到时候大月氏自然是越强越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