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一十一章 大势已去

    维尔吉利奥怒吼着将化作辉光的鹰旗朝着安息帝国意志的方向捅了过去,整个军团在这一刻就像是拧成了一根绳一般,奋起所有的力量朝着帕提亚的帝国意志刺出了巅峰一击。

    没有退让,也没有放弃,哪怕是感受到了那近乎天威一般的压制,第十鹰旗军团也奋起所有的力量朝着帕提亚的帝国意志轰杀了过去。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一声脆响出现在了天空之中,所有的帕提亚士卒都自然的感受到了一种哀意,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之意。

    不管是在光辉之下的阿特拉托美,巴巴克,还是在稍远一些位置的阿尔达希尔,亦或者远在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等待着阿尔达希尔归来的奥姆扎达,在这一刻都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失去了什么。

    但和在场大多数帕提亚将校不同的是,阿尔达希尔心中在升起一抹哀意的同时,更是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种仿若束缚尽去,困龙升天之感骤然升腾了起来。

    仿若帕提亚帝国意志的陨落,让阿尔达希尔了断了一些东西一样,而再次扫视战场的时候,阿尔达希尔却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种无需再奋死一搏的感觉,杀出去,卷土重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同样原本已经被第一辅助军团和罗马皇帝护卫官压制的半死的圣殒骑也像是褪去了束缚,原本那种心中有一股劲力无法使出来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帕提亚的帝国意志粉碎,圣殒骑的士卒条件反射的看向了阿尔达希尔,然后奋力的挥舞手上的重型弯刀进行斩击。

    他们皆是有一种明悟,接下来,不再是为了沃洛吉斯五世而战,不再是为了帕提亚而战,而是为了前方的那名追随者而战!

    不过阿尔达希尔哪怕是心生了这种觉悟也并没有调头离开,他需要继续战斗,直到事不可为的那一刻再离开,哪怕是已经有了某种觉悟,他依旧认同自己属于帕提亚人的身份。

    就算这个身份在帝国意志破碎之后,已经开始了倒计时,但是在倒计时结束之前,阿尔达希尔依旧是帕提亚人,为帕提亚而战。

    这一刻璀璨的光辉如同流星一般炸碎,帕提亚帝国意志硬生生被第十骑士军团用那一根鹰旗化作的光矛捅碎。

    与此同时阿特拉托美的帕提亚神骑直接掉回了双天赋极致,军魂硬生生被打落了下来,仅仅只剩下自身意志扭曲现实的效果,哪怕是依旧具备着之前的战斗力,但军魂姿态已经彻底消失了,也没有了所谓的积蓄军魂的效果了。

    与此同时被维尔吉利奥丢出去的第十鹰旗也坠落了下来,光辉已经褪去,更是因为维尔吉利奥粗暴的使用方式而布满了裂痕。

    如果是其他鹰旗军团的被军团长搞成这样,八成会被打死,但是面对第十军团这种打爆帕提亚帝国意志的伟业,所有人都将之当作本应付出的代价,实际上维尔吉利奥当时真的只是因为顺手。

    能打碎帕提亚的帝国意志,一方面是因为其本身已经相当的脆弱,另一方面更是因为罗马皇帝就在场上,代表着罗马帝国的庞大国运可以为之所驱使,同样也可以为之所承担反噬。

    虽说从理论上讲,足够强大的意志,是可以豁免帝国意志粉碎之后,该国万民积累下来的信念,但强如霍去病,独立完成这种伟业也难免因为反噬而产生动摇的心态,进而日渐衰弱而亡。

    罗马和帕提亚的决战,上升到帝国意志级别的碰撞,不管是图拉真军团逆伐帕提亚神圣护卫,进而破碎帝国意志,还是第十鹰旗军团光矛射落帕提亚帝国意志,都有一个前提,他们的皇帝就在战场。

    代表着国家气运,命数的皇帝是一同参与这一战的,帝国意志的反噬也会由那庞大的罗马国运承受下来,进而消化吸收。

    当然这些指的是现实的状况,而正常人在战场上所能看到只有第十骑士军团一波爆发击碎了帕提亚帝国意志这个事实!

    相比于帕提亚神骑一波爆发秒杀了第二图拉真军团带来的影响,第十骑士军团粉碎帝国意志更显恐怖。

    至少没了第二图拉真军团,罗马整体组织力并没有什么变化,第五云雀战场遮断之后,重组军势以正兵应对军魂军团和三天赋军团并不是什么太难得事情。

    毕竟三天赋和军魂再强,罗马的个位数鹰旗军团也不是吃素的,可以说只要罗马自身不乱了阵脚,帕提亚神骑和巴巴克亲卫就算是能打出气势,想要打出应有的战果也绝对不可能。

    双方的硬实力差距太大,哪怕是因为安息在意志放大器的作用下达到了某个程度,能和罗马一战,但想要就此击败罗马,除非是罗马自己慌了阵脚,而佩伦尼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接管战线的准备。

    不过这些准备因为凯撒的出现并没有发挥出来应有的价值,第十直接靠着自身夸张的硬实力力挽狂澜,将安息飙升起来的气势硬生生锤了下去,而现在更是靠着巅峰一击将之锤爆了。

    不同于罗马有着太多的牌面,就算是出事了也能稳住战局,安息手上的王牌已经被罗马人一张张的斩落,而现在随着帝国意志的破碎,沃洛吉斯五世陡然发现明明之前还处于大优势的他,现在居然抽不出来一点可以用以应对的局势的力量。

    “上,宰了他们!”将帕提亚神骑打落军魂水平的一幕让维尔吉利奥明显的愣了愣,随后便是一脸狂喜之色。

    第十骑士军团再强也不是神,同时面对一个军魂,一个三天赋,哪怕是半残也比他们人多,粉碎了帝国意志在气势如虹的情况下要将之斩落确实能做到,但损失绝对不会太小。

    毕竟之前对面的军魂可是扛着一个完整的帝国意志,光是造成的压制就不是说笑的,第十骑士军团就算是进入奇迹化了,也并非是巅峰期那种完全奇迹化,只不过因为素质和意志的水平发挥出来了高绝的实力,但距离压垮巴巴克和阿特拉托美还有距离。

    可一击之下帝国意志破碎,哪怕是维尔吉利奥全身冒血也知道这一战已经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军魂,三天赋强的不仅仅是素质,更是势,而现在他们的势彻底被罗马压住了。

    这已经不是天平反转,而是天平直接被压垮了,安息已经完了。

    到了这个程度,哪怕是第十不出手,之前包围着的那些鹰旗也会将安息这些军团一一歼灭,势这种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在战场上却真实的存在,并且影响着整体的局势。

    “赢了。”塞维鲁看着安息军团的方位,又看了看第十骑士军团的方向,想起了那些被曲笔了的历史,这种无敌的姿态,当年的第十大概是真的全民公敌了。

    “居然直接打碎了帝国意志。”凯撒一脸诡异的说道,他不怀疑第十骑士军团能做到这件事,虽说之前战得确实挺惨,但只要自己还在这里站着,第十骑士肯定会获得胜利,狼狈是真的,但肯定能打赢。

    军魂军团很强,三天赋决战兵种也很强,但一个没有了军魂之力的军魂军团,一个半残了的决战兵种,对于其他军团来说可能依旧属于无解的水准,但是对于凯撒出现在战场上之后的第十骑士军团而言,那已经属于可狩猎的范围了。

    哪怕过程会很曲折,第十骑士军团也会获得最终的胜利,这一点凯撒有着强烈的自信,但是现在的结果虽说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可过程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在帕提亚军团尚未覆灭之前,将帕提亚帝国意志粉碎,这和他之前估计的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帝国意志这么脆弱吗?】凯撒一脸诡异的看着打碎了帝国意志之后,扛着满是裂痕的第十鹰徽暴走冲锋的骑士军团,想了很久之后,决定以后能不动用帝国意志还是不要动用了,能被单个军团打碎的帝国意志啊,真的是太脆弱了。

    帕提亚帝国意志崩碎之后,帕提亚军团的战斗意志直接下降了大半,哪怕是阿特拉托美和巴巴克都出现了动摇,这种情况几乎属于不可抗力因素,不是因为他们弱小,而是因为对方着实太过强大。

    那种无坚不摧的气魄,那种面对敌军一步不退的气势,以及最后那种奋死一击,粉碎帝国意志带来的无敌心气,让帕提亚军团的士卒彻底绝望了,强大的永远是人,哪怕并非是没有一战之力,但是面对维尔吉利奥扛着那面破碎鹰徽迈步前行的气度,无人可挡!

    更重要的是四面八方冲锋过来的鹰旗无不说明一个事实,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希望,那不是军魂,不是三天赋,而是代表着帕提亚最后希望的皇帝沃洛吉斯五世已经不可能突围出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