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八章 可堪一战?

    随着这一道洪流落下,整个战场都陷入了寂静,哪怕不管是心不在焉的第十军团,还是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佩伦尼斯等人都陷入了沉默和惊惶之中,哪怕是阿特拉托美自己对此都难以置信。

    哪怕是消耗了所有军魂的决定性大招,哪怕是附加了帕提亚帝国意志,这样的效果也太过恐怖了。

    毕竟图拉真军团哪怕是越来越弱,现在也依旧保持着三天赋决战兵种的素质,而一发洗地图的攻击,将一个三天赋的决战兵种全灭,哪怕做到这件事的是一个军魂军团,也属于完全不可思议的事件。

    帝国意志在隐退,哪怕是靠着巴巴克,阿尔达希尔先后铺路,让阿特拉托美得以成功迈向军魂,刚刚浴火重生的帕提亚帝国意志也属于相当脆弱的状态。

    仅仅是完成历史的印迹,给帕提亚军团附带上对于图拉真军团的极大压制效果,也让这个初生的帝国意志削弱了很多,哪怕是在这一过程之中,阿特拉托美抽空了自己所有的军魂,也才勉强完成了这一战果,只不过这些东西也就阿特拉托美知道。

    至于其他人所能看到的只有一幕,那就是阿特拉托美迈步晋升军魂军团的,然后搭弓射箭,一击覆灭了整个图拉真军团。

    局势逆转,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哪怕是周围还有这六七个罗马精锐军团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气势也下滑到了某个限度,赢不了,完全赢不了,三天赋的图拉真军团被一击秒杀,让在场所有的军团都产生了阴影。

    哪怕是马超,看着那率领着三千多名轻骑兵提弓环视的阿特拉托美也有些惊惧,至于之前还和塞维鲁谈笑风生的佩伦尼斯这个时候已经一脸的恼怒,他完全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瞬间覆灭了一整个第二图拉真军团,哪怕因为素质的原因这个军团并未满编!

    “这不可能吧!”温琴利奥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甚至还有些颤抖,“这可是第二图拉真军团,可是一整个三天赋啊!”

    “帝国意志的极大攻击。”维尔吉利奥动了动嘴说道,“图拉真军团当年覆灭了帕提亚的帝国意志,理论上来讲帕提亚其实不可能再具备帝国意志了,然而前面一个三天赋,后面一个奇迹,最后铺平了那条路,对方迈出了军魂那一步,将帝国意志强行塑造了出来。”

    “……”温琴利奥脖颈僵硬的转过来看着维尔吉利奥,“军团长,你怎么知道的……”

    “只有这一个可能,否则军魂军团再强,也秒不掉三天赋。”维尔吉利奥冷冷地说道,“随我冲,接下来需要玩命了,否则的话,这一战我们搞不好会输掉!”

    箭雨落地,罗马军团除了损失掉了一个三天赋决战兵种,更是失去了必胜之心,反倒是安息看到了其他的可能。

    “所有人随我杀敌!”巴巴克第一个反应过来,怒吼着率领着自己的亲卫朝着塞维鲁的旗帜方向冲了过去,他看到了战胜的希望,看到活捉罗马皇帝的希望,看到了帕提亚走向兴盛的希望。

    同样这个时候在城头看热闹的蒯越双手拔凉拔凉的,他预见了安息的失败,但完全没有想到局面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局势逆转了!

    不说打赢罗马,现在安息要走,罗马基本不可能留下。

    “看来,出意外了!”塞维鲁反应过来之后,双眼冰冷的望着安息的方向,佩伦尼斯则是面色难看,哪怕是因为阿特拉托美的爆发,一时间被对方压制住了,佩伦尼斯也不会担心失败,只是接下来就算是能赢,也达不到他想要的程度了。

    “第一帕提亚军团,第二帕提亚军团,第三帕提亚军团出击!”塞维鲁冷静的下令道,作为一个从北非打到罗马城,称帝的男人,现在这么点压力还压不垮他!

    与此同时在帕提亚帝国意志的催发下,安息军团的战斗力直线上升,一时间在巴巴克和阿特拉托美的率领下对着罗马开始了全面反击,哪怕是军势远小于对方,但气势却完全不同了。

    然而不断催发的帕提亚帝国意志在扩张到贝尼托所处在的位置之后,第十四组合军团的鹰旗上骤然出现了一抹辉光,而后一道身影从鹰旗军团上升腾了出来。

    “啊,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我终于等到了帕提亚的帝国意志。”平淡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强烈的自信,声音不大,但却清楚的朝着四方传递了过去,就像是这个声音由罗马帝国意志特意散播开了一样。

    “凯撒大帝!!!”贝尼托听到那个声音,回望的瞬间,头皮都炸了,明明第一次见到本人,但是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居然认出来了。

    “大帝?大帝!您的亲卫,第十骑士军团随时等待您的命令!”原本还在往塞维鲁那边冲的第十军团看到十四鹰旗上冒出来的凯撒大帝,像是疯了一样跑了过来,明明是个小短腿,但是硬是跑出来了骑兵的速度,而且一边跑,一边招呼道。

    “骑士军团,我走了之后的这些年,你们没闯祸吧。”凯撒看到第十鹰旗眼角明显的抽了一下,但还是招呼了一下。

    “没有没有,我等一直追随着您的意志。”维尔吉利奥就像是见到了亲爹一眼泪流满面的说道,凯撒居然没有否定他们是自己亲卫。

    要知道第十军团其实并不是凯撒的嫡系军团,凯撒的亲卫其实是十三蔷薇军团。

    “我怎么感觉不到十三蔷薇了,我的亲卫怎么了?”凯撒突然开口询问道,维尔吉利奥倍感扎心。

    “全灭了,大帝。”贝尼托轻声的说道。

    “……”凯撒明显有些失落,“我在鹰旗里面沉睡了多久,你们终于要覆灭安息了吗?终于要打碎安息的帝国意志了吗?”

    “两百五十年了,大帝,您的亲卫是被那个家伙打死了,您需要的话,我们现在去搞死那个家伙!”维尔吉利奥指着远处的阿尔达希尔圣殒骑说道,“就那个,等一会儿我们去砍死他。”

    “帕提亚的奇迹军团吗?怪不得,输的不冤。”凯撒盯着阿尔达希尔的方向看了一阵之后摇了摇头说道。

    “您必须要接触到帕提亚帝国意志才能苏醒吗?”贝尼托好奇的询问道。

    “嗯,因为我当时就认为帕提亚会是我们最大的对手,但我的时候来不及对抗帕提亚,所以做好了设定,哪怕是死了也要在国运里面等待帕提亚和我们决战的时候到来。”凯撒轻声的说道,不由得回想起来了一些死前的事情。

    当初凯撒的设定是不管是罗马帝国意志应召,还是安息帝国意志显现自己就会出现为自己的国家尽上最后一份力量,毕竟卡莱之战后凯撒都快疯了,准备亲自远征帕提亚。

    结果被共和党那群以布鲁图为首的人给背刺了,当时这个秘法并没有完成,毕竟凯撒很清楚,就算是以自己的能力,也不可能覆灭安息,当时的安息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帝国。

    因而凯撒做的准备是,自己先去远征帕提亚报复,死后进入罗马帝国意志等待那一日的降临,结果两个都没有实现就被背刺了,好在秘法勉强算是完成了,但凯撒也陷入了沉睡,至少第一次图拉真打爆帕提亚帝国意志的时候,凯撒并没有苏醒。

    这一次凯撒算是真正的随着帕提亚的帝国意志降临而苏醒了。

    “这一代的执政官真的很厉害,安息一个背负完整帝国意志的军魂,一个奇迹军团,一个三天赋,居然也没落入下风,整体实力甚至远强过安息,哪个军团是当场晋升的?”凯撒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毕竟整体实力罗马远强于安息,而且调度指挥也很优秀,但是感觉士气不太强,恐怕是被安息用什么手法打击了。

    “这三个都是当场晋升的。”维尔吉利奥赶紧回复道。

    “……”凯撒表示你们到底捅了什么东西,这么倒霉,随后又不由得叹了口气,“帕提亚不愧是帕提亚啊!”

    “你是谁的后裔。”凯撒扭头看向维尔吉利奥询问道。

    “第十骑士军团,骑士官维尔吉利奥向终身独裁官凯撒致敬!”维尔吉利奥无比正式的对着凯撒施礼。

    “哦,那这个就是胜利者了?”凯撒指着温琴利奥说道。

    “第十骑士军团,营地长温琴利奥向终身独裁官凯撒致敬!”温琴利奥一扫之前的颓废,神色郑重的施礼。

    “宰了那个背负着帝国意志的军团,你们现在还能做到不?”凯撒指着阿特拉托美的方向询问道。

    贝尼托闻言头皮发麻,他知道第十军团很强,但再强也有一个限度,刚刚阿特拉托美的一波爆发直接灭掉了第二图拉真军团,第十可不是三天赋……

    “走,兄弟们,陛下的有令,宰了对面。”维尔吉利奥侧头招呼道,说着迈步而出,每迈一步,身上的气势增长一节,五步之后,迈入奇迹,此乃第十骑士,打穿罗马的军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