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章 烧掉一切

    “给我开!”基尔库克怒吼着一刀斩下,将面前因为自身连动而动作走形的马其顿精锐斩杀在场。

    然而随后就见到对面刺过来更多的长矛,没有什么多余的话,马其顿军团一直都是以配合著称,而且古板呆滞的作战方式,也同样意味着刻板教条与简单容易。

    早已刻录在身体本能之中的动作,配合这种简单的直刺,轻而易举的封锁了基尔库克的动作,若非身边有亲卫死命抵抗,仅仅这一波反击就足够将基尔库克带走。

    毕竟战场永远都不是单枪匹马横冲直撞的地方,就算是吕布这种顶级猛将也需要陷阵这等亲卫从旁配合,才能杀出来应有的气势。

    直刺,回收,再次直刺,不需要在意其他的方位,不需要关注远程攻击,身边的战友会保护自己不会被对方杀到武器无法回转的距离,而身后的西徐亚弓箭手足以和任何远程一较高下。

    这世间最顶级的弓箭手军团,西徐亚也是有着一席之位的。

    “巴巴克,你先走!”基尔库克感受着地面上那种血色的光辉,他很清楚这是安息帝国创造的承接秘法,不过这种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再继续被拖在这里,谁都走不了了。

    “闭嘴,说好了老子跟你一起断后的!”巴巴克怒吼着挥舞着长枪朝着第八奥古斯都军团发动了冲刺,但对方毫不畏惧的将巴巴克硬怼了回来,作为正面作战的军团,奥古斯都军团从不畏惧对手!

    “投矛压制!”巴巴克也是硬脾气,到现在依旧是梗着一口气,压着自身的心灵映照没有绽放,他在等待,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降临,要么成,一步登天,要么就葬在着泰西封之下!

    “笃笃笃!”一阵沉闷的响声,哪怕是使用了天地精气附着让投矛的威力极大增强,面对奥古斯都这种千锤百炼的动作,也未能创造出太多的成果,更不要说是杀出一条破口什么的。

    “命令马其顿军团龟缩防御,所有的西徐亚士卒上弦,长弓速射!”菲利波眼见马其顿军团一时半会儿虽有优势,但也看着实难将米兰护卫拿下,而其他方向上罗马虽说也都奋力一战,但是面对拼命的安息也确实是难以占到上风,当即怒吼着下令道。

    打不开局势就意味着会拖时间,作为占据优势的一方,在明确知道拖时间可能会出现意外的话情况下,菲利波当机立断,拼着短时间战斗力下降,先废掉安息断后的军团。

    毕竟罗马的实力虽说很强,但毕竟分布在四个方向,哪怕南门这边是主力军团,实力很强,可相比于暴走突破的安息也不能说是有着绝对的优势,至于说其他三个方向的大军赶过来……

    北面的基本没有什么希望了,毕竟罗马短腿是整个世界史上都出名的,东西两侧倒是有可能,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冲过来夹击的。

    伴随着菲利波的命令,马其顿军团直接变成龟甲状态,全面收缩到了盾牌后面,密密麻麻在米兰护卫的面前竖起来了一堵墙、

    基尔库克先是愣了一瞬间,随后果断将螺旋力场开到了最大,然后举盾防御,然而密密麻麻的箭雨覆盖了过来,短短五息时间,西徐亚射手直接将一壶箭射空。

    面对这种等同于强弓的箭矢,而且是在这种规模和数量的打击下,哪怕是米兰护卫靠着螺旋力场对于箭矢有着先天性的压制,也被当场干掉了不少,更是因为随后的爆发射击,被硬生生在战线上开了几个口子,而马其顿军团则抓住这一破绽猛力的开始反击。

    原本就被压制了的米兰护卫,在被马其顿军团抓住战线破碎的要害一阵猛攻之后,哪怕是有这必杀之心,也因为双方之间极大的差距而被迫撕开了一条通道,陷入了马其顿军团的半包围圈之中。

    “杀啊!”基尔库克奋力的率领着亲卫冲杀在一线,希望能以自己的勇武拉起一条反冲锋线,结果还没有尚未冲击起来的时候就被马其顿军团集中军团优势死死的压制了下去。

    身中两枪,七箭的基尔库克看着身边被半包围的米兰护卫怒吼着带领仅剩的十几个亲卫朝着马其顿军团发起了属于自己的最后一波冲锋,然而尚未冲到马其顿军团之前,由菲利波射杀出来的钢枪直接将基尔库克钉穿倒刺在地上。

    “米兰家族,基尔库克授首。”弓弦依旧微动的菲利波冷冷的说道,安息的顶级贵族他还是能认得的。

    被钢枪穿过胸腔,倒挂在枪杆上的基尔库克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流失,米兰护卫依旧在拼命冲杀,他身边的亲卫也在奋力的突击,避免自己落到罗马人的手上,但基尔库克却有一种非常清晰的感觉,那就是胜不了,完全胜不了。

    【差距太大了啊……】基尔库克感受着胸腔之中无力跳动的心脏,如果是第四鹰旗军团一个军团,自己也只有米兰护卫,他不会输的这么快,可惜这个战场上到处都是敌人,罗马蛮军,罗马鹰旗,到处都是,和自己的米兰护卫一个级别的军团足足有十余个!

    【何等的让人绝望……】基尔库克缓缓的闭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在被菲利波一箭钉在地面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他是断后者,而且还不是最合适的断后者,他会死,从一开始他就知道。

    “基尔库克!”巴巴克在看到之前还和自己招呼的基尔库克被一箭钉穿的时候,再也顾不上隐藏自己,直接朝着基尔库克的方向冲了过来,然而一箭穿胸而过。

    破界级的武力又如何,在这种战场,就算是破界好手,也可能因为一发暗箭直接致死。

    巴巴克看着自己胸口的箭矢,看着那鲜红的血液,看着基尔库克那仰天横躺的姿态,不知道为什么胸中燃烧起来了一团火焰。

    眼前已经近乎黑暗了的基尔库克,在听到那一声惨呼艰难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那穿胸一幕,不知道那里生出来一点力气,张口想要说话,不想开口却是一口血涌出。

    只能颤抖着抬起自己的手,动了动,想要指向南方,示意巴巴克快点走,不必在乎自己。

    然而一直骄傲的基尔库克在这一刻连抬手都无法做到,刚刚抬起来的右手,未等指名方向,一道刀光闪过,基尔库克人头落地。

    而后抬起来的手指重重的落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巴巴克却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怒吼着调头率领着士卒朝着前方冲去。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血色光泽,在溅上基尔库克最后的热血之后,骤然爆发了出来,朝着巴巴克的方向汇聚了过去。

    明明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在这一刻却真正成为了现实,而剩余下来的三千多米兰护卫也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怒吼着朝着马其顿军团和另一旁的第八奥古斯都军团发动了攻击,拼命的给巴巴克争取时间,实现自己君主最后的愿望,让自己的战友能冲杀出去。

    “巴巴克,快跑吧。”血红色的光泽覆盖过来的瞬间,巴巴克的耳边像是幻听一样传来了基尔库克的声音,而后不等他开口,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推力,让他离开这里。

    然而这一刻的巴巴克就像是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他内心的那团火焰在疯狂的燃烧,一直没有弄明白的事情在这一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需要明白了。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不明白,完全不明白,一直奢求的明悟对于他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毁掉面前的罗马,遵循内心的想法毁掉面前的罗马!

    “无论如何去思考都无法明悟……”巴巴克轻声的诉说,一直不断的思考着三天赋,军魂到底是什么,到底如何才能晋升,然而现在他胸中的火焰焚尽了一切,何必去思考,何必去渴望,准从胸中的怒火毁掉眼前的一切就是了。

    “罗马,你给我死!”巴巴克的咆哮声遍传了四方,而他身侧的亲卫也像是被那种力量感染了一样愤怒的爆发了起来,直接跨过了巴巴克一直以来思考的最后那一条线。

    三天赋决战兵种,巴巴克亲卫,第三唯心天赋,安息统一天赋的最终显化,焚毁对战者的一切。

    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抵消天赋,巴巴克的亲卫在这一刻近乎燃烧了起来,身上的伤势,只要不是致死攻击,在这一刻升腾的火焰之中都快速的复原了起来,而后原本仅仅是焚毁天赋的天赋,在巴巴克的催发下也像是真正的燃烧了起来。

    “来吧,让我们烧掉那必死的未来!”巴巴克怒吼着举枪横扫,带着基尔库克的遗志怒吼着朝着南方冲了过去,这种缠绕在武器上的火焰并非真实,但对于意志不过关的士卒来说,会比真实火焰还要恐怖,而以现在要焚尽罗马的巴巴克而言,就算是双天赋都无法豁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