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章 我等皆是棋子

    更重要的是在沃洛吉斯五世看来蒯越一直等到现在也没离开,就是为了在局势不妙的时候将这东西交给自己。

    同样反过来思考的话,其实汉室是很不想拿出这东西,因为作为一个帝国很清楚这种东西有着什么样的威力,普通的地方性冲突,这种镇国级别秘法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而换成帝国级别大战,这种秘法却可以直接影响现实。

    作为能直接影响帝国之战走向的大型秘法,在沃洛吉斯五世看来就算是汉室也不可能有太多,自然不情愿给安息也是正常,不过越是不情愿,到最后给的时候,越能说明汉室对于盟约的看重。

    加之之前的试探,也让沃洛吉斯五世彻底明白汉室其实对于他并没有太深的想法,只是作为盟友进行扶持的应有之义。

    反倒是自己想的太多,现在回想的话,汉室距离安息万里之遥,汉室帮忙还行,占领的话,怕是疯了吧!

    嗯,没错,汉室已经疯了,任谁都想不到汉室居然真的想修一条上万里的公路联通米迪亚到长安,放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狂人的做法。

    “多谢汉室一直以来的帮扶。”沃洛吉斯五世恢复了平静之后,对着蒯越郑重的说道。

    “此乃应有之义,其实对于我等来说,更应该派大军前来援助,只不过形势有变,只能以此应对。”蒯越的话语里面流露出明显的失落,而沃洛吉斯五世也明白原因。

    派士卒前来救援,救出来就可以了,没有什么明显的损失,而用这种方式,哪怕安息帝国没有办法获得完整的秘法,至少对于帝国这个层次来说,其他帝国能做到的事情,自家做不到的很少,只要有了方向,哪怕是没有这个秘法,安息也迟早会复写出来。

    “此役之后,安息愿与汉室结成兄弟之邦。”沃洛吉斯五世很清楚汉室将这种秘术泄露给他意味着什么,因而当场开口表示自己的诚意,而蒯越也没有说什么,有什么好处他都会接手的。

    “……”蒯越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陛下,如果可以的话,将军阵的效果加持偏向于阿特拉托美的军团和巴巴克的军团吧,这里面有一些隐性的好处。”

    “隐性的好处?”沃洛吉斯五世不解的看着蒯越,没明白所谓的隐性好处是什么。

    “这个军阵可以转移一部分战斗力到接战士卒上,会对于士卒本身造成一定的负担,但同样也相当于在扩张士卒的基础素质,三天赋和军魂如果在其他素质都达标的情况,基础素质的扩张会让道路更容易一些。”蒯越一副我完全不想说出这个事实,但是又不得不说。

    沃洛吉斯五世这次是真的被镇住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能提高成就军魂和三天赋可能的军阵?

    余光扫向蒯越,眼见对方的神情,摆明了完全不想说,但应该是汉室有交代,让对方给自己解释清楚,所以才是现在这副表情。

    【也就是说这个镇国级军阵真的能扫平一部分顶级双天赋进入军魂和三天赋的道路?】沃洛吉斯五世强压下自己内心的震惊,但是又不由自主的继续想到,【不,应该是很有可能的,之前介绍的时候说过炼假成真这种话,也说过无中生有,也就是说这是真的!】

    沃洛吉斯五世瞬间感受到了汉室的伟岸,如果说以前只是觉得汉室很强,很是遵守诺言的话,这一刻他真的感受到了安息帝国和汉帝国之间本质性的差距,他们国家一直奢求的东西,汉室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交给了自己,这种差距,沃洛吉斯五世情不自禁的生出渴望。

    蒯越心知自己的表演应该就此结束,有句话叫做过犹不及,加之自己之前也已经因为讲述后续效果,而出现了控制不了的嫌弃表情,现在就应该到了自己功成身退的时候。

    人啊,最怕的就是想多,而沃洛吉斯五世成功让蒯越撩拨的想多了,要知道,仅仅是拿着汉室军阵往出冲的话,生存率确实是大增,但想多了之后,想要磨出来军魂,磨出军魂之后,想要出三天赋,那沃洛吉斯五世不死,谁死?

    “陛下慎用此术,我就此告退。”蒯越欠身一礼,做出一副尽力压制自己内心不满的神色,退了出去,他知道,沃洛吉斯五世死定了。

    沃洛吉斯五世自然是看到了蒯越的神情,心知蒯越对于将汉帝国镇国秘术教给自己已经算是极限了,后面那些话恐怕是汉室上层的人让他告知于自己的,而很明显蒯越是比较抵制的。

    不过想想也正常,自家的镇国秘术教给了另一个国家已经属于很难理解的情况,碍于汉室一直以来对于盟约的重视程度,说好了拉安息一把,结果被贵霜绊住,这才有将镇国秘术教给自己的基础。

    在沃洛吉斯五世看来,如果不是汉室被贵霜绊住脚了,他们恐怕宁可继续和罗马动手,也不会将这种东西交给自己,不过该怎么说呢,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想通了这些时候,沃洛吉斯五世便将蒯越送回了自家的院落,而自己则开始重新规划突围一事。

    回到自己的院落,蒯越解开了自己的精神天赋,只有将自己,将沃洛吉斯五世,将罗马都当作棋子的时候,他才能说谎说的无比自然。

    至少之前那番话,配合着恰到好处的做法,应该已经能保证沃洛吉斯五世做一个糊涂鬼去死了。

    没错可以无限推演,顶级文臣人手一个的玄襄极致被称作镇国秘法绝对没有问题,至于所谓的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的突破可能,也没错啊,肯定啊,只不过是万分之一,还是千万分之一,总之是有的。

    总之在天地如棋的状态下,别说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算是没可能,睁眼说瞎话,也没有人能从蒯越的脸上发现问题,因为那个时候对于蒯越来说大家都是棋子,都是被大势挤压的,看我有何用,我们都是被人操纵的。

    不错说道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突破可能这个,某一个军阵是肯定能做到的,蒯越又不是没有和诸葛亮那边沟通过,虽说现在情报线断了,但是再往前的时候可是有过沟通。

    别的不说,至少汉室这边发生的事情蒯越还是知道的,自然诸葛亮的八卦阵蒯越也是知道的,而不出意外的话,诸葛亮的那个八卦阵是真的具备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突破可能的,

    当初诸葛亮开八卦阵的时候道出的那一句“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然后映照了过去的巅峰姿态,直接给李傕等人铺平了三天赋的道路,虽说这仨倒霉孩子的麾下士卒确实是都有那个素质,但一直处于盲人摸象,到处乱蹭不知道路的状态。

    诸葛亮的方法是逆转了这个局面,连假成真,让这群人先进入了那个层次,然后水到渠成了,不知道位置不知道方向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都感受过了,还能不轻车熟路的往里面跑。

    从这个角度可以说,某个极致玄襄确实是能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的突破可能,扩大化一下不就是极致玄襄能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的突破可能,他蒯越研究的难道就不是极致玄襄了?既然是,那还有什么说的,没问题,肯定能增加军魂和三天赋的突破可能。

    当夜沃洛吉斯五世再一次紧急开会,依靠当初搜集到的情报终于确定,极致玄襄确实是具备提高军魂,三天赋突破的可能,嗯,没错,就是诸葛亮那次留下的痕迹,刚好对上了。

    瞬间原本在沃洛吉斯五世看来只能玩命往出突围的决战变得有了一些其他的可能,而诸葛亮那次一口气让铁骑、狼骑皆是晋升三天赋的做法,也让沃洛吉斯五世对于汉室镇国秘术的上限大大提高。

    如果说蒯越忽悠的时候,报的是自己的极致玄襄能提高千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么沃洛吉斯五世现在怕是已经抱着至少能提高十分之一的可能了,十分之一,值得一搏了。

    没办法,沃洛吉斯五世其实很清楚,汉室不可能一直给自己这个使用这个镇国秘术,毕竟这东西意味着什么已经很清楚了,能给自己在现在用用也是因为汉室遵守盟约,心有愧疚。

    可以说只要汉室脑子还正常,绝对不会在沃洛吉斯五世杀出去之后依旧给沃洛吉斯五世加持这个秘法,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根本了,汉室再遵守盟约,也需要考虑本国的安全问题。

    这么一来沃洛吉斯五世难免需要考虑一些其他的问题了,只是现在尚未交战,沃洛吉斯五世也没有办法确定大局,只是带着一些其他的想法,想着到时候见机行事什么的。

    蒯越很清楚沃洛吉斯五世的心理,而这个局也是一早就设定好的,天地为棋,你我皆是棋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