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章(六) 破除迷信

    “噫……”正在飞的北冥突然一停,身边不认路的太和,须弥,荧惑什么的全部停了下来。

    “怎么了?你别乱停啊,我们可都是跟着你啊,你说这边有乐子看的,两个和汉室差不多的大帝国开战,有一个据说要被打死了,我们才跟着你跑过来看看。”差点撞在北冥身上的辰星黑着脸说道。

    “我刚刚感受到一个大气运的家伙在叫我的名字,我来算算。”北冥鸟都不鸟辰星,就地开始算卦,然后愣了愣,低头看了看下方,很自然的落了下去。

    当然期间自然的改了一下自己的风度,将原本风尘仆仆的形象再一次恢复成为仙风道骨的样子,然后落到了李傕的面前。

    “不知小友唤我之名,所为何事?”北冥落下来之后,一副仙人的出尘离世气度,完全没有一点邪恶的样子,邪仙什么的,只是浪啊!

    说起来这群仙人组团跑过来,身上也是肩负使命的,陈曦给他们了一个任务,让他们过来从各个角度观察罗马-安息帝国的决战,将所有的细节一个不落的记录下来。

    反正仙人们都具备从脑子之中将自己的记忆影像提出来的能力,陈曦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播映手段,而且帝国级别的大决战,也能让汉室清楚了解一下罗马的强悍实力。

    更重要的是本国大佬很多,到时候所有人聚在一起,分析分析,也能得出更为准确的结论,毕竟相比于普通情报描述,还是仙人这种影像记录更为靠谱,有这个资源当然要拿来用用啊。

    以前陈曦还觉得罗马那种能从不抵抗者的大脑中提取记忆的秘术简直厉害的不要不要的,可是自从发现汉室的仙人人手都有这么一个法术之后,对于罗马的秘术就没啥兴趣了。

    据说这个法术是黄粱梦的精简版,原本最高级的是某代炸天级别的荧惑仙人开发出来的,能将自己经历过的记忆片段做成法术,将对手丢进去,如同亲身经历一般感受一遍,端的可怕。

    所以那个大佬被人砍死在了街头,这个法术就人手一份了,嗯,没错砍死这个大佬的人叫做童渊,上一个经历这个法术的叫做张任。

    更重要的是这个法术的核心并非是让人感同身受那么简单,而是为了结缘,上代荧惑开发这个法术,是为了在梦中回归古代。

    依靠着历史的刻印将自己和上古的人拉上关系,结果法术还没彻底成功就被人砍死了,荧惑的位置也落到了其他仙人头上。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现在这个法术人手一份,陈曦觉得拿来当放映机用完全不是问题,很多东西用文字叙述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换成视觉效果那就很有冲击力了。

    陈曦现在也勉强猜出来那个自己全程睡觉,让李优代打的家伙是韩信,虽说看不出来大佬有多厉害,但是看当初看影响资料的人,看完都一副见了鬼的神情,也算是真正理解了韩信有多强。

    问题在于陈曦找不到韩信,韩信那次翻船之后,也不入梦找虐,因而陈曦只能找其他仙人帮忙,本着传递消息的意思,让韩信过去看看罗马到底有多拽什么的。

    然而北冥等人和韩信就不再一条套路上,只是发现陈曦开口之后,就给他们预支了一部分气运,干完之后肯定还有大笔的国运可以拿来洗炼自身,没看到南斗多浪吗?没看到紫虚多浪吗?不就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变成了纯道之身了吗?

    这种好任务,当然接啊,问清楚是去罗马拍片子,北冥果断大包大揽,表示自己肯定给超清,多角度的,绝对没有问题。

    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北冥,没说什么,原本只是让对方传递消息,结果对方表示自己可以带影音资料回来,陈曦一想这也行,再想想到时候那么大的战场,北冥一个不太够吧,就让北冥多叫了几个人。

    “小心点,别死了啊,那可是帝国之战,你们也是能被打死的。”陈曦连连叮嘱了几句,北冥听了之后若有所思。

    于是第二天临出发的时候,带了三十多个备份,而且还是找童渊往上面锁了精神意志,避免被神破界一次性全灭的那种备份。

    没办法,现在仙人们日子也好过啊,蹲在长安地宫,只要好好干活,每年都有点配额可以拿来用,而这种陈曦开口的公务,那国运速成几十个备份什么的毛毛雨了。

    目送北冥等人离开之后,陈曦深切的觉得仙人这种能量生物很适合拿来作为战地记者,以及播放器……

    之后就不用多说了,北冥带领着五六个战地记者,一路西进,虽说北冥自己也不认路,但是北冥去过葱岭啊,先去葱岭拜访了一下诸葛亮,拿到了地图又开始飞,然后成功遇到了李傕和郭汜,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李傕对于仙人的感官不差,当然究其根本原因的话,主要是因为李傕这人超级迷信,北冥这群人好歹也是个仙人啊。

    加之北冥当初出场很有风度,很是有仙人的风范,而且也是实打实的给了魏延好处,所以李傕对于北冥挺有好感的,在这种情况下,眼见北冥落下来,李傕也就驻马施礼。

    “哦哦哦,仙人也要去了罗马-安息的战场啊,我这边也去。”李傕表示能与仙人同行可谓是自身的荣幸。

    至于樊稠那就很一般了,樊稠是不信仙人的,对于迷信也是报以扯淡的想法,不过和李傕厮混了这么多年,在迷信上,樊稠完全不会驳对方的面子,毕竟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不过对于这些从天而降的仙人,樊稠还是报以一定的戒心,五六个看起来有内气离体实力的家伙,现在就这么点人的樊稠还是比较担心的,如果有一千人,樊稠可以很硬气的跟对方哔哔。

    “我这边是被陈仆射弄过来的,也算是官方身份。”北冥笑着说道,仙人怎么了,要获得好就要有国运,现在能跟着混,他们也不介意抱大腿,可能也是看到了樊稠的神色,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北冥掏出来身份令牌,以及公函对着樊稠摇了摇。

    这一刻李傕是懵的,在他的心目之中仙人应该是全知全能,牛的没天理的那种存在,结果北冥突然掏出来一个身份令牌,以及一份证明身份的公函,这让李傕内心对于仙人的粉饰当场崩毁。

    至于樊稠,虽说愣了一瞬间,但是看着北冥的公函和令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再看的时候就有一种看自己人的感觉了,至于说伪造,说实话,大汉朝私造钱的人都有,但私造印绶的绝对没有。

    因为前者只要你制造的铜钱重量达标,绝对是民不举,官不究,后者,后者你就等着你三族完蛋吧,仙人,仙人又怎么了,你仙人敢私造印绶,伐山破庙,诛灭教派绝对不是说笑的。

    北冥看到樊稠那种看自己人的眼神,就将自己的公函又收了回来,毕竟这东西其实是用来保命的,万一被罗马当安息人给打了,可以拿这个来保命,有这个东西,罗马不会下死手。

    毕竟代表汉室和罗马友谊的水泥配方刚过手,双方的关系还处于蜜月期,这点面子罗马还是会给的。

    至于李傕,如果放在仙侠世界,大概已经道心破碎了,追求了一辈子的仙人,到最后发现居然和自己是一个体系的,混的还不如自己。

    “大鸿胪下面的?”李傕喃喃自语道。

    “这是这次挂在大鸿胪下面,下次就说不定了。”北冥没明白神情恍惚的李傕是什么情况,随口回答道。

    “还有下次?”李傕一脸崩溃的说道。

    “很正常啊,这种能赚点国运的小任务,好做回报又高,为什么不做?”北冥理所当然的说道。

    李傕突然对于这个世界绝望了,仙人原来只是九卿下面的官员,我可是池阳侯啊,看清楚啊,池阳侯啊,要不是这几年我被封杀了,就算老子在朝堂上合九卿动手了,也最多是被赶回封地。

    李傕突然觉得自己好想毁灭掉这个世界,完全不对,这完全不是仙人啊,这和我崇信了四十多年的世界东西完全不是一个玩意儿啊,你肯定不是仙人。

    “哈,我是仙人啊!”北冥一脸不解的看着已经神情扭曲了的李傕,“我已经干了三百多年仙人了,怎么有问题吗?”

    “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李傕瞪大着眼睛,彻底对于自己构想了这么多年的仙人形象破碎了。

    “池阳侯怎么了?”北冥看着李傕一头扎进马鬃毛之中不解的询问道,而樊稠只是摆了摆手,表示这种事情李傕时常有之,癔症了而已,习惯就好。

    嗯,没错,在樊稠看来李傕迷信就是癔症的一种体现,时不时抽风两下什么的,很正常了。

    “不,你们不是仙人,你们绝对不是!”李傕从战马上弹起来,怒吼道,他要捍卫自己几十年塑造的道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