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章 这种操作

    “泰西封这边难道也会出一个军魂军团吗?”佩伦尼斯眯着眼睛自语道,而塞维鲁则是若有所思。

    “算了,就按照他们全部变成军魂和三天赋来应对吧。”佩伦尼斯心下一横,猜什么猜,浪费时间!

    直接将你们全部当作军魂和三天赋来应对算了,不管是阿尔达希尔,还是阿特拉托美,还是巴巴克,全都当作主战军魂,三天赋,沃洛吉斯五世的禁卫军也如此对待。

    就算是四个顶级战力又能如何?他们罗马还能输?不可能的,只要应对到位,就算不能全斩了,也能保证稳赢。

    塞维鲁在这个时间点来,对于佩伦尼斯来说,更多是相当于理智回归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抱着自己绝对不可能输,绝对是最终大赢家的赌徒想法,不是说那种自信不对,而是依托那种自信去执行军令绝对说不上是正确的。

    现在这种做法虽说有些放松了对于阿尔达希尔的应对,但力量也明显向着一个方向进行了集中,既然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已经有些力不从心,那么不如换一个方式,在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减少自身的损失,基于此才有了佩伦尼斯换防的行为。

    如果说之前将第一辅助军团和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都放在后方作为应对阿尔达希尔的机动兵力,可以说就算是阿尔达希尔真正天命加身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意志这种东西,只有素质和本身的力量达到了一定程度也才有资格去谈,而素质没有达到,空谈意志也仅仅只是一个笑话。

    霍去病率领着本部能将匈奴王庭踹翻的先决条件是当时的他本身已经有资格面对任何一个单一决战兵种的资本,而后才有一战大爆,登临绝顶的机会。

    阿尔达希尔虽强,可要说麾下的士卒,现在尚且没有达到巅峰,成就军魂或者三天赋并不成问题,但要在直接超越这个层次,达到另一个奇迹,他麾下士卒的平均素质还需要继续上扬才行。

    因而如果是第一辅助军团和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在外盯着阿尔达希尔,除非是历史上真正抵达巅峰,将罗马皇帝打翻在地,直接活捉的圣陨骑,其他时候,撑死能勉强退下来。

    现在的罗马还不是后面那个半死不活的老虎,而是一头占山为王的猛虎,区区阿尔达希尔,之前一战也仅仅只是能在第二图拉真军团面前保证全身而退,而第二图拉真军团和现在的第一辅助军团,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更何况又有辅助军魂议会卫队在后,全军加持的基础素质几乎都超过了百分之一百,可以说,按照正常情况来说,阿尔达希尔面对这种局面杀出来,就是送人头的。

    若非佩伦尼斯推测阿尔达希尔极有可能是安息帝国第一个世代的天命之子,根本不会砸入两个顶级战力去解决阿尔达希尔。

    当然不管是佩伦尼斯,还是塞维鲁都不知道未来的历史走向,也不可能知道阿尔达希尔不仅仅是安息帝国下一个世代的天命之子,还是整个世界下一个百年的光辉。

    作为当时因为国内元老院偷偷召唤凯撒而上头了,想要赌一把将安息养到巅峰期吞下去的塞维鲁,成功在最后时刻醒悟了过来。

    醒悟过来之后,再看之前的防线设置那就有些明显单薄了,后方那就不多说了,军魂和三天赋都在后方等待阿尔达希尔的到来。

    反倒是面对泰西封的一面明显有些单薄,当然非要说的话,也是一个三天赋,一个军魂,但议会卫队这个军魂作战是真不行,而图拉真军团现在和第一辅助照样有着极大的差距。

    虽说双方都有不少的决战兵种从旁辅助,整体看来问题并不大,但换个角度想的话,如果泰西封里面打出来一直军魂,这个局面瞬间就狼狈了,单凭图拉真军团未必能稳住局势啊。

    这才有塞维鲁冷静下来和佩伦尼斯商谈的重要原因。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罗马帝国确实势大,但如果对方真的从泰西封之中打出来一个军魂,那么以现在罗马帝国的配置,最后就算是赢了也是一个惨胜,还不如以求稳为核心。

    “确实有这个可能,虽说都叫决战兵种,但实际上军魂和三天赋这种层次的决战兵种,可要比帝国禁卫军更强,而帝国禁卫军又强过其他的决战兵种。”佩伦尼斯虚敲着桌面,也想明白了这一可能。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我们没必要赌国运,稳扎稳打就行了。”塞维鲁神色慎重的说道,“虽说我们现在有着大量的决战兵种,但要力压三天赋和主战军魂的话,只有两个军团能做到啊。”

    佩伦尼斯点了点头,罗马虽强,但是三天赋和军魂也是极其稀少的,曾经也有一些抵达过三天赋,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或是因为补兵不易,或是因为一些其他因素又跌落了下来。

    若是第六凯旋还在巅峰期,何须如此,若是第十海峡军团的那些士卒依旧是单个军团打穿罗马,追击叛军进去埃及,就地抓人破灭埃及王朝的骑士,还用这样计算着手上的筹码?

    算个鬼啊,就算是阿尔达希尔拥有巅峰期的圣陨骑也强怼了,谁家祖上还没阔过,要不是衰弱了,现在他们罗马也不需要这样扣扣索索的思考着该怎么布置。

    “只是这样的话,阿尔达希尔这边我们就未必能留住了。”佩伦尼斯叹了口气说道,他确实是将阿尔达希尔当作天命之子在对待,换个人,哪怕是换成李傕带着自己麾下三天赋铁骑杀过来,佩伦尼斯都有把握让第一辅助军团打死。

    毕竟第一辅助军团,可谓是当今天下规模最大的三天赋军团,一万两千人的规模,想想看李傕现在有多少人,嗯,一千两百人……

    “留不住就留不住吧,先将到嘴的肉吃掉了再说。”塞维鲁随意的说道,“泰西封打下,我们就算是成功覆灭掉了帕提亚帝国,作为征服者,我的君主天赋会得到极大的增幅。”

    “也对,这样零零碎碎加起来,我们的实力会增长很多,到时候不管是集中兵力收拾阿尔达希尔,还是用其他方式对付,对于我们来说都能更轻松一些。”佩伦尼斯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这边小心一些,我可不想出现煮熟的鸭子飞掉了。”塞维鲁眼见佩伦尼斯确实是将这些话听进去了安心了很多,“我去看看参谋团那边有没有什么别的计划。”

    佩伦尼斯点了点头,送塞维鲁出了营帐,等塞维鲁离开之后,佩伦尼斯招了一个心腹让他去查了一下,很快心腹将校就将自己探查到的消息汇报了回来。

    佩伦尼斯听完之后安心了很多,虽说之前塞维鲁的理由各方面都很充分,但是佩伦尼斯很清楚塞维鲁的为人,一般而言对方不会做这种随便变更自身命令的事情。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将安息当作苗床,收割安息的精华等等这些都是塞维鲁自己提出来的计划,因而理论上来讲塞维鲁不大可能在最后时刻放弃自己执行了这么久的计划。

    因而哪怕塞维鲁说的很有道理,佩伦尼斯也觉得这里面八成有一些别的原因,恐怕是有人说了什么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而一查之后,佩伦尼斯安心了很多,蓬皮安努斯的密信送了回来。

    既然是蓬皮安努斯的密信,那佩伦尼斯也就不怎么担心了,那家伙还是非常靠谱的,不管是能力,还是其他方面都非常靠谱。

    然而怎么说呢,佩伦尼斯打死都没有想到,塞维鲁改变主意的原因并非是因为蓬皮安努斯对于塞维鲁进行了劝诫。

    现在身在罗马的蓬皮安努斯用产业从元老院的大商人手上借钱借的非常开心,哪里有时间关注泰西封战场的事情,反正在蓬皮安努斯看来,那么多精锐,又有佩伦尼斯等人,完全没问题啦!

    于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拿国营产业作为抵押从元老院大商人手上借款子这一大事业上,当然元老院之中的大商人很乐意给蓬皮安努斯借钱,毕竟所有人都认为能还得起。

    结果蓬皮安努斯借钱借的爽利,差不多借出来了罗马好几年的财政收入,更重要的是到了这种程度,依旧有人偷偷摸摸的跑来要给蓬皮安努斯借钱。

    这说明什么,蓬皮安努斯稍微一思索就明白了,这群混蛋以前一个二个都说没钱,现在这么有钱,好啊,看我不计你们一本。

    一边收集材料,一边给这群人上召唤凯撒的黑材料,暗地里发信给塞维鲁表示你家某某某元老还在干一些禁止的事情,甚至我觉得他们要造反了,我给你发一个单子,看看,他们已经有了这多国营资产,从冶炼到生产全都有,还特别有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