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天命不在我

    “不管是决战兵种,还是其他的,当无法杀穿正面对手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弱点暴露了出来。”奥姆扎达平静的叙述道。

    同样是三万人,甚至总体的素质对方还更高一筹,但结果确实天平朝着自己的方向反转,将帅并非没有意义,而是很多人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意义。

    正面防线上的两个位置同时告急让亚奇诺面色凝重了很多,对于鹰旗依靠的太多,让他习惯性的想要让第一鹰旗护卫队举起鹰旗,大幅强化士卒的战斗力,然后拉动士气,以精卒为核心反压制对手。

    然而在下命令之前,亚奇诺就反应了过来,做不到了,那赤红色的光罩只要还存在,他们的鹰旗就发挥不出来应有的效果。

    自然只能选择最基础的方式,也就是调兵封堵,不同于奥姆扎达那种已经磨合了千百次的抽调,亚奇诺很明显的手生。

    不过也很正常,安息被逼到了极限,而罗马还有余力,自然很多东西罗马人并没有深入的学习和了解过。

    毕竟大多时候,只要展开鹰旗,冲上去莽,带动本部辅兵一起进行冲击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自然用不上学习什么调度指挥。

    哪怕是佩伦尼斯再三强调,鹰旗作为杀手锏,先用指挥调度来作战,现在打疯了的鹰旗军团,谁会在乎这件事。

    上来就是有什么招数用什么招数,以至于最基础的东西并没有磨练上来,这么一来,在鹰旗无效的情况下,罗马这边显得被动了很多。

    亚奇诺努力的回想佩伦尼斯当年教授的东西,和安息这种传承都快打灭了,只能靠命去拼,去学习的地方不同,现在的罗马还是具备着完整的传承,佩伦尼斯作为一个不错的前辈,很愿意教育下一代。

    然而更多时候,除了十四组合军团的贝尼托,以及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塔奇托,外加第七忠诚者军团的超?马米科尼扬是真正在努力学习,其他人基本都是混子。

    这也是为什么佩伦尼斯比较喜欢这三个军团长的原因,其他人的,在佩伦尼斯看来都没啥前途,只能指挥不到一万人,要你们何用?

    随着整个战线的运作,亚奇诺成功从其他位置抽调了一部分精锐士卒堵截住了奥姆扎达延伸出来的两根利齿。

    然而还不等他稳住形势,因为抽调附近战线的士卒,导致薄弱区变幻,哪怕是精锐士卒,再配合相当默契的情况下,也难以抵挡早已做好准备的安息军团的反扑,仅仅是瞬间,第六凯旋军团的正面战线直接被撕开了三个口子。

    安息士卒当即怒吼着朝着第六凯旋军团的内部贯穿了过去,奥姆扎达也怒吼着将一直压在手上的后备队,抽调了一半砸了上去。

    哪怕是没有看过汉室的兵法,但是在死亡线上走了这么多遍,奥姆扎达对于战机也有着自己的认知,眼见对方战线出现纰漏,奥姆扎达当即放弃了侧边的压制,全力进攻罗马军团的破绽。

    也许这种爆裂的战术应用,在汉室内部很容易被人抓住破绽,但作为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奥姆扎达,早已将这一手演练了无数遍,哪怕是没有侵略如火的意识,奥姆扎达在抓出这一战机的瞬间,也砸上了大半的本钱,相比于全面压制,在奥姆扎达看来还不如一处胜利之势。

    “换强弩,正面撕碎罗马的战线,两翼收缩,巩固侧边防线!”奥姆扎达甚至不懂得军阵,但在这种局势下他依旧打出来了锋矢阵才有的效果,并且成功将罗马第六凯旋军团,及其麾下辅兵打成了雁形阵的内凹状态,整个战局已经开始朝着奥姆扎达反转。

    “将军,之前的后军快要被十五初创军团击溃,对方即将腾出手来了。”就在奥姆扎达准备将所有的后备对压上去,搅碎第六凯旋军团的防线的时候,一直在后方后备队的千夫长,紧急通知道。

    “果然往狄里纳那边投的人少了,我这边就算能有把握击溃亚奇诺,也没有时间做成这件事,而投的人多了,就算是我在指挥调度上有优势,也不可能打出这样的战绩,天命在罗马,不在帕提亚啊!”奥姆扎达闻言明显的出现了一抹失落的神色。

    随后又快速的恢复了坦然之色,这种事情他本身就心里有准备,原本抱着不管是牵制第十五初创军团的后军拼死爆发,多争取一段时间,还是自己指挥着本部打出超越极限的战绩,先一步打碎第六凯旋的防线,接下来都会活的最后的胜利。

    成功在扎格罗斯通道那里击溃罗马两个正规鹰旗军团,结果留在最后封堵第十五初创军团的后军确实是拼死一战了,但是却并没有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同样自己指挥着本部也确实是超越了曾经的最高水平,但是隐隐却能感觉到那一层看不到的天花板。

    无力去超越,也无力去打破。

    “可惜了,天命不在啊!”奥姆扎达嘴角泛苦,他原本准备将这一战作为自己献给帕提亚帝国的谢幕仪式,毕竟奥姆扎达清楚的知道,帕塔亚已经没救了,安息已经到了安息之时。

    就算是阿尔达希尔表现得再怎么璀璨,这个国家也已经无法挽回了,身为帕提亚的将校,在家国破碎之前,献上自己最后的力量,献上自己所能获取的最后的战利品,是他身为战士最后所能做到的事情,然而失败了!

    看不到的天花板,功败垂成的结果,然而这一切却并没有让奥姆扎达失落,近乎是瞬间便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命令后军精卒前去夹击第十五初创军团给本阵争取时间的同时,避免前后夹击的出现。

    不过也正是因为是这个行为,原本应该刺入第六凯旋军团防线破绽之中的致命一击,被奥姆扎达调拨到了身后,而亚奇诺也得以获得了些许的喘息之机。

    【连最后的献礼都做不到了吗?果然不管是我超越自己,还是士卒超越自己都失败了啊,也许从一开始这一场罗马和帕提亚的战争就注定了结果啊。】奥姆扎达不由自主的想到。

    抱着这样的想法,奥姆扎达原本那种侵略如火的激进指挥方式也回归了保守,不再是以创造绝杀时机为目的而作战,转而开始以保全军团本身为目的进行作战。

    与此同时,原本即将击溃安息后军的狄里纳在最后两支后备队动用之前,奥姆扎达的后备军成功背刺了狄里纳的后军。

    前后夹击之势瞬间形成,哪怕狄里纳的兵力明显多过两支安息精卒,一时间也显得手忙脚乱,只能先行放弃覆灭陷入半包围的安息精卒,以稳住本阵为核心进行指挥。

    同样第六凯旋这边的亚奇诺在留心到安息本阵的变化的瞬间,便明白了扎格罗斯通道的整体局势,进而调整辅军进行压制攻击,收缩本阵,集中第六凯旋军团的精卒进行对单一战线进行全面反攻。

    一时间也得以创造出不少的战绩,至少颓势明显削弱了不少,但随着奥姆扎达战线来回调整到枪盾结合弓箭手的防御阵型之后,在各自天赋无法展开的情况下,哪怕是第六凯旋军团也不具备强冲枪阵的基础,以至于整个战线的碰撞强度直线下降。

    只不过不管是奥姆扎达,还是亚奇诺都不打算收手,双方的战争快速的倒向了血肉磨坊的模式,伤亡率从原本急速下降的模式,开始疯狂的飙升,毕竟现在这个情况,各自的防御能力都掉到了一个下限。

    【靠你了啊,阿尔达希尔,希望你能超越自我,我已经失败了,天命啊!】奥姆扎达心中轻叹,西望高天,而后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神情,国难之下,人心尽显。

    与此同时,接连从第十五初创军团和第六凯旋军团本阵杀穿的阿尔达希尔一路西进狂飙,他不知道前面是否还有人在阻拦,不过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杀过去,拯救安息,就是如此!

    泰西封之下,箭雨飙射,罗马蛮军疯狂的冲击着泰西封本阵,哪怕明知道这么干的结果基本上就是九死一生,但所有的罗马蛮军依旧高吼着口号,朝着泰西封发动了攻击。

    尸体甚至在泰西封城下积累了快有一米之高,但罗马蛮军却像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畏惧一样,依旧在冲锋,而塞维鲁也像是完全没有看到那些损失一样,一波一波的朝着泰西封发动反攻。

    这一刻没有人知道泰西封能守多久,一门门巨大的弩炮已经摆在了战线,哪怕是安息异想天开的制造出来了防御型秘术,恐怕泰西封的城墙早就在这一门门弩炮的轰击之下,变成了废墟。

    不过战争维持到现在,就算是早做准备的沃洛吉斯五世,现在也是身心俱疲,更重要的是这种防御型秘术还能撑多久,作为安息的主心骨,他的心里很清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