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九十八章 最后的清算

    “挡我者死!”阿尔达希尔在接触到罗马本阵的瞬间,像是弹簧压制到了极限宣泄一般的怒吼道,哪怕是仅仅一个人,但这一刻他的气势直接压住了第六凯旋军团。

    重型弯刀带着光焰延伸着朝着正面的罗马重步兵斩了过去,撕碎了对方的甲胄,带飞了对方的残躯。

    鲜血溅射了阿尔达希尔一身,却将之衬托的如同魔神一般。

    这一刻数以百计的精锐士卒撞在了一起,安息的精卒,罗马的精锐,近乎站立在这个世界顶点的精锐,在这一瞬间就有近百人永远的倒下,但不管是阿尔达希尔,还是亚奇诺都没有任何的动容。

    生死之战,我要救国,你要灭国,那么谁对谁错,就由各自的力量来角逐,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国与国之间自古就是如此!

    只有这一条路,要么杀穿,要么挡住,就是这么简单,前方哪怕是刀山火海,到了这个程度都必须冲过去!

    一个身中数枪的安息百夫,在怒吼冲刺的过程之中,再一次被罗马重步兵刺穿,原本双眼执拗的火焰也逐渐的熄灭,但是在那不屈的意志熄灭之前,安息的百夫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挥动起自己的重型弯刀,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面前扫了过去。

    弯刀过处一片血色,而后安息百夫眼中最后一缕光彩消失,带着轻叹从战马上坠下,然后被碾成了齑粉。

    “献上我的一切,为了安息!”坠马的那一刻安息百夫轻声的念诵道,“阿尔达希尔将军,您一定会成功的!”

    坠马化作齑粉,但那不屈的意志,那至死不悔的信念去直接纳入了安息军团的加持之中,哪怕是倒下,我等的精神也将与你们同在!

    “杀!”阿尔达希尔怒吼着一刀斩出,哪怕已经如同马超一般登临破界,哪怕意志通明如神似魔,在这种战场上凭借个人武力也无法真正影响战局,就算阿尔达希尔这难免受创。

    一刀横扫,将正面的对手击杀,腰腹间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只是这种刺痛不仅没有让阿尔达希尔动摇,反倒让他凶性大增。

    斩断武器,斩断对手,斩断一切敢于阻挡在面前的敌人,罗马重步兵也好,蛮族辅兵也好,一刀砍下去,斩杀了就是,若连区区一个决战兵种都无法横扫,那还谈什么撕碎罗马的包围圈,带着陛下,带着安息不屈的火焰的逃出升天!

    “嘭!”一箭穿胸而过,这种级数的战争,根本没有无敌的将校,哪怕是吕布混杂在其中,也并非不可为精卒所绞杀,阿尔达希尔虽强,但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再强的天赋也有着自己的极限。

    眼看着胸口的箭矢,阿尔达希尔恍惚了一瞬,随后怒吼着折断箭杆,将箭矢从背后打了出去,之后硬生生用肌肉封锁了伤口,继续朝着前方冲锋,他看到了十几步之外,拉着弓箭在偏左侧的罗马城市守护者,然而阿尔达希尔并没有偏转自己的路线。

    有仇可以以后再报,现在的任务,是去救援泰西封,没必要在这里消磨时间,每多争取一分钟,就能多出一份锐气,毕竟杀穿的不是杂兵,杀穿的是决战兵种,从踏入扎格罗斯通道的那一刻开始,阿尔达希尔就开始了蓄势。

    第六凯旋军团奋死的阻击并没有支撑太久便被阿尔达希尔杀穿,双方的损失基本相同,但是当阿尔达希尔跃马杀出第六凯旋军团防线的那一瞬间,包括亚奇诺在内的所有罗马精卒都出现了泄气的感觉。

    这一刻,随着阿尔达希尔胯下宝驹前蹄踏在坚实的大地之上,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气势从阿尔达希尔的身上传递了过来,而且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一种破晓将至的曙光!

    能赢,没错,就是如此,如果说之前还只是追随这阿尔达希尔往前冲的话,现在所有跟随着阿尔达希尔的护卫骑都诞生了另一种想法,那就是能赢,他们也许真的能赢!

    列阵以待的第六凯旋军团他们也曾遭遇到,能勉强压住对方,但要说打赢都未必容易,然而这一次去只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便将之杀穿,强与弱,一眼可见。

    “阿尔达希尔,放弃吧。”阿尔达希尔越过第六凯旋军团后军的那一瞬间,扎格罗斯通道之中传来了第六凯旋军团长亚奇诺的声音,“你已经来不及了!”

    “罗马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强!就跟你以为能挡住我一样!”阿尔达希尔的声音伴随着群山的回音浩浩荡荡的传递了过来。

    “我输的起,罗马输的起,但你输不起!”已经封闭了后军,掐断了阿尔达希尔靠后的步兵军团之后,亚奇诺的声音再一次传递了过来,“安息已经死掉了!”

    “我活着安息就活着!”声音已经有些远去,但依旧能听的清晰,“至于输不起,那就去赢,赢到最后!”

    “这世间没人会不败!”亚奇诺分裂着军团,奋力堵截阿尔达希尔残留下来的步兵军团,杀不了阿尔达希尔,至少要削弱对方的力量。

    “那我就作这从古至今第一个不败!”阿尔达希尔坚决之中带着绝对自信的声音从远方传递了过来。

    “第一个不败吗?”亚奇诺望着已经消失在山间通道的阿尔达希尔叹了口气,这种心气,若是生在罗马就好了,可惜生在安息。

    【你根本不懂我所肩负的一切,绝对绝对不能失败!】阿尔达希尔双眼就像是燃烧着火焰,为了这片土地,为了生养自己的母国,他愿意献上自己的一切,绝对,绝对不会失败!

    所有士卒的意志被阿尔达希尔拧在了一起,那种强烈的献身意志让所有的士卒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安息,家国覆灭就在眼前,终要有人站出来挡住这种灾难,以前是记载在史册为后人祭拜的先辈,而这一次则是他们自己!

    我等不想让先辈再无后人祭祀,我等也不想让后人再无先辈怀念,既然已无前路,那么就提刀杀个朗朗乾坤,不管前方是谁,不管对手是谁,祖国就是祖国,不容任何人欺辱!

    阿尔达希尔带着护卫骑冲杀了过去,剩下的三万步卒全部为第六凯旋所截断,哪怕当时阿尔达希尔已经撕碎了第六凯旋的战线,在罗马辅兵的帮助下,第六凯旋军团依旧斩断了阿尔达希尔麾下骑兵和步兵的联系,将其麾下所有的步兵都留了下来。

    如果说在其他时候,后军被包围,前军直接离去,会极大损伤士气,那么现在的情况则是完全不同,阿尔达希尔率领的三万步卒早已做好了在扎格罗斯通道战一个你死我亡的心理准备。

    他们本身的价值就是在阿尔达希尔离开之后,拉住封锁扎格罗斯通道的第六鹰旗军团和第十五初创军团,以及其麾下的辅兵军团。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将扎格罗斯通道占领下来,没错,阿尔达希尔坚信自己从这里杀过去,肯定也能从这里杀回来。

    “剿灭他们!”亚奇诺并没有追击阿尔达希尔的意思,一方面对方跑得确实太快,另一方面现在的局势也不太好脱离战场,安息步兵疯狂的程度确实是超过了亚奇诺的估计,

    “将军已经走了,举旗!”奥姆扎达虽说早已被审配说服,愿意在最终一战之后投靠袁氏,但作为阿尔达希尔的左膀右臂,深受阿尔达希尔的信任,哪怕是愿意投靠,也要追随阿尔达希尔打完这最后一战,不过这种行为不仅没有让审配不满,反倒很是赞赏。

    “亚奇诺。感受一下我为你准备的战略秘术!”奥姆扎达怒吼着命令士卒举起了王旗,一年的厮杀,到现在还没死的安息主力将帅,放在汉室绝对不次于顶尖一流,更是有很多手握决死一战的大杀器。

    伴随着奥姆扎达的怒吼,安息准备好的王旗直接被高高的举了起来,一时间风云变幻,奥姆扎达麾下所有精锐士卒的的意志以统一的燃烧天赋为核心,纠缠在了王旗之上。

    这一刻亚奇诺新生不妙,然而还不等他极大激发鹰旗强化自身的时候,赤红色的流光从安息王旗之上绽放,直接笼罩了方圆五千米,一个半圆形的赤红色半透明大碗直接扣了下来,切断了天地精气。

    而后原本肉眼看不到的天地精气直接被化作了赤色的流火被安息扩大化后的精锐天赋直接抵消掉了。

    “杀!”奥姆扎达一口血喷出,随后面色狰狞的下令道。

    燃烧天赋?区区只能抵消一个天赋,根本创造不出来应有的价值,以自己的天赋为薪柴,烧掉所有和天地精气有关的效果,有能耐,你就用意志扭曲现实,管你有什么样的效果,不能直接扭曲现实,那杂兵在这里都存在击杀你的可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