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九十七章 你配吗?不配!

    “他们也可以卖掉?”女教宗哪怕是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政治,属于一个比较纯粹的小白,但是生活的残酷也让她懂得了少许的挑拨离间,当即指向斯拉夫人说道。

    “那是我们的战士!”审配头也不回的说道,斯拉夫人听了之后掏出酒囊灌了一口酒,乌拉一声,表示非常满意。

    说实话,公元六世纪之前的斯拉夫人,既没有后面那种坏脾气,又没有令人糟心的狡猾,这个时候的斯拉夫人还属于蒙昧蛮荒之中,保留着人类初期较为纯正简单的思考模式。

    袁家对他们不错,所以他们愿意为袁家卖命,当战士出力什么的,斯拉夫人是没有一点抗拒的,毕竟他们本身就是天生的战士,打架什么的很符合他们那么直来直往的思维方式。

    更何况有酒喝,对于斯拉夫人来说,只要有酒,没有什么不能搏斗的,就算完全不是对手,喝了酒之后,失去了恐惧感的斯拉夫人也可以和他们见个高下,实力压制?打过再说!

    因而对于审配来说,斯拉夫人这种脑子简单,但是战斗力非常不错的民族非常适合用来作为战士,填补自家在战斗力上的短板。

    “我们凯尔特人也可以成为你们的战士!”女教宗听到审配的解释,当即据理力争,他们凯尔特人也不弱啊!

    “你们配吗?你们不配!”审配看着天真的女教宗,没有过多的解释,直接说出来了实情。

    斯拉夫人听到这句话,也都哈哈大笑,他们也觉得凯尔特人没资格说这个话,虽说对方曾经和自己一起与罗马交战,但现在的凯尔特人太弱了,甚至连斯拉夫人中最大的部落都无法击败。

    斯拉夫人的哄笑,以及审配的扎心之语,让一直女教宗显得无比的愤怒,那一瞬间女教宗爆发出来的实力让审配都感觉到了恐怖,比巅峰期的颜良还强,毫无疑问,当世最顶级的强者。

    在女教宗爆发出来那种堪称恐怖的实力之后,几个斯拉夫人赶紧冲过去保护审配,然而并不了解女教宗实力的斯拉夫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精修内气离体跟了过来。

    不过就算是面对这种鸿沟一样的差距,瓦列里也未露出丝毫的恐惧,只是面色阴沉了很多,他不怕死,袁家给了他们太多的东西,解决了他们很多问题,为袁家卖命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抗拒。

    只是他可以死,但身侧的审配绝对不能死。

    然而面对女教宗的爆发,审配不仅没有因此而恐惧,反而绽放了自身的精神量,隐约之间展开的威势丝毫不下于女教宗,破界级很强?就我们两个这个面对面的情况,我敢保证,你动手就死定了。

    感受着审配身上传递出来的威势,以及审配眼中那种生死置之度外的淡漠,女教宗思虑了一会儿,缓缓地收了气势,她可以死,但她死了,凯尔特人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连强者都没有了。

    “你到底想要怎样?”女教宗尽可能平静的看着审配。

    “我们不会帮外人,除非是自己人,罗马很强,一般我们也不愿意得罪,凯尔特不值得帮,这就是现实。”审配同样收敛了自身的精神量,早已濒临死亡的他,在这种情况下全力绽放,让他距离死亡再一次迈出了一大步。

    然而无所谓了,如果女教宗能救自己,那么只要还没死,那就一定能救,如果救不了自己,死前拉一个对袁家不满的强者垫背的,或者死前给袁谭再拉一个自己人都不亏,所以审配很平静。

    “你们想要什么?”女教宗像是听明白了一样,看着审配询问道,她并不蠢,已经模糊着明白了审配的意思。

    然而女教宗并没有多少抗拒,到了现在如果卖掉自己,能拉凯尔特人一把,那么也不是不能接受。

    面前这位展现出来的气度让女教宗清楚,袁家可能是一个依靠,一个能让这等心志,这等气魄的强者不顾性命的势力,绝对不会弱小。

    “先看看我是否有救。”审配没有解释,展开自己那已经基本完蛋的精神意志,这一刻女教宗看着审配那已经快碎掉的精神意志莫名的感觉到惶恐,什么叫做强者,这就是了。

    就算是她,在到这种程度之前,恐怕都已经死了,而对方居然还能和自己谈笑风生,并且还能展现出来完全不逊色于巅峰期的意志。

    “没救了。”女教宗摇了摇头,这种程度,只能等神仙下凡了。

    “哦,那就算了。”审配无所谓的说道,“咱们来谈第二件事。”

    这一刻女教宗真的感觉到了恐怖,不管是审配那种听闻大限将至的平静,还是之后无所谓的转化话题都让女教宗感觉到了心中发寒。

    女教宗再说那句“没救了”之后,可是死死地顶着审配,他很好奇这种人物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会流露出来什么样的神色,然而完全没有,审配听到之后既没有怅然,也没有失落,更没有癫狂,有的只是平静,就好像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一般。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的平静,比歇斯底里的发狂更让人惊恐,至少前者还算是人,后者后这种心志你敢说他还是人?

    实际上在女教宗说出没救了这三个字的时候,审配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这个女教宗要么答应自己的计划,要么今天就去死,他绝对不会在死前给袁家留一个可能的隐患。

    破界级强者又如何,和罗马有仇,能站立在一条战线上又如何,不能给一个满意的大幅,那在接下来就是一个隐患,而隐患就需要清楚,简单明了,没有任何问题。

    “虽说没救了,但是可以用其他方式弥补。”女教宗强忍着和审配对视时产生的恐惧感,尽可能平静的说道。

    “说来听听。”审配饶有兴趣的询问道,他现在还有兴趣说笑。

    “您应该是有大愿未能完成。”女教宗看着审配的笑容有些发寒,但还是尽可能的对审配进行讲解。

    “是啊,所以不太想死,实际上早在之前就应该死掉了,不过一直撑着。”审配点了点头说道。

    女教宗心下对于“一直撑着”四个字感到了恐怖,她有一种直觉,就算自己不帮对面这位,对面恐怕也能再撑将近一年,明明早在今天之前就应该死了,然而对方依旧在支撑。

    女教宗很好奇对方到底哪来的这种强大执念!

    “有一种方式可以将您的执念保留下来。”女教宗快速的回答道,“这样您就算是死了,其他的一切还都在。”

    “我的智慧,我的天赋都还能保存?”审配好奇的说道。

    “嗯。”女教宗点了点头说道。

    “记忆呢?”审配再问道。

    “也会保存,实际上一切都会保存下来的。”女教宗再次点头。

    “代价是什么?”审配好奇的询问道。

    “一方面不确定能维持多久,最多有人维持了两年多就自行消散掉了,另一方面这种方式消耗的是存在感,存在的越久,消耗的存在感越多。”女教宗详细的给审配进行解释。

    “还有呢?”审配可不信就这么点劣势,因为如果只有这点劣势的话,应该有很多人都会选择延寿。

    “成功率很低,但是但凡成功的都突破了我们当初对于这个秘术研究的理论存在时间。”女教宗神色凝重地说道,“这么秘法的理论时间只有一天,然而只要成功的都在一年以上。”

    “说不定是你们的秘法有问题啊。”审配随口说道。

    “当年的我们可是能看到真实的。”女教宗摇了摇头说道,“只能说能通过的人都超乎了我们所创造的秘法,他们都很伟大。”

    审配点了点头,没有再行追问,对于他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大的影响,只要不是拼脸的秘法,只要还是需要意志支撑的秘法,审配坚信自己绝对能通过,没有理由,只是因为现在不能死!

    然后审配真的通过了这个秘法,看着已经葬在冻土冰棺之中的身体,审配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情况,人一生毕竟是要死三次,一次是生理上的死亡,一次是社会上的死亡,而还有最后一次,则是自身留下的一切都被人遗忘。

    而凯尔特的秘法则相当于用第三次的死亡交换前两次的死亡,作为代价,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使用,就算是成功了也维持不了一天。

    因为没有刻录在历史上的功业可以用来交换,而有资格使用这种秘法的人,也会无法承受自己的存在感一点点的消失,最后自然消散。

    不能去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愿望实现后,自我满足就会消散,甚至因为这种自我满足会带走大量的存在一起消散,致使自身建立的伟业连自身的名字都无法留下。

    不能去哀伤,一旦哀伤就会影响自身的意志,进而造成本身执念的曲卷,最后再一次导致消散。

    这样的活着,就像是仅仅为了活着一样。

    能承受这样秘法的人又如何会愿意这么活着,所以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消散。

    然而对于审配来说,能活着就可以了,至于说最大的执念,未了的心愿,完成之后自己会彻底消散什么的,审配根本不在乎,主公战死,我审配也不配留下自己的姓名了,若能实现我之愿,忘了又何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