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九章 迈向巅峰

    “真要的说的话,我就个人而言确实是有亲疏远近观念,但是从国家这个层面来说,亲疏远近这种东西,基本无有。”陈曦想了想之后说道,“从国家层面而言,只要是落在华夏这个锅里面,谁吃了,我都不会太在乎,毕竟活到现在的,都是凭本事吃饭的。”

    张颌默默地点头,这一点他也是承认的,陈曦确实不是那种什么好处都往自家怀里揽的人,很多时候,对于陈曦来说,适合比亲缘关系还重要一些,当然这是其他人对于陈曦的评价。

    实际上对于陈曦来说,其实在双方能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自己肯定会偏向亲缘更近一些的自己人,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当然前提条件是能力差距不大,当一件事非常重要,甚至影响国策的时候,亲缘这些就不再是陈曦考虑的东西,那个时候就必须要让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情,这是为国家负责的基础。

    “可能从个体上讲,亲疏远近,血缘纽带什么的确实重要,但换成势力的话,这些就是次要了,先决条件是势力壮大,那么其他的因素在我这边都可以先行搁置。”陈曦回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行为,确定自己确实是一直约束着自己。

    “所以,对于陈侯来说,袁氏其实也是非常必要的一环?”张颌带着些许追问的语气开口说道。

    陈曦非常正式的给出了回答,“不仅仅是袁氏,实际上每一个承认自己身份,并且愿意为这个国家添砖加瓦的人民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约束到这个层次,需求的就不仅是个人的智慧,而是制度了。”

    “多谢陈侯为我解惑。”张颌坐直身躯对着陈曦一礼,这么多年,他最担心的就是,有一天,汉室放弃了袁家。

    不管现在的袁家再怎么强大,只要他还不是一个国家,他就必然和汉室有着依附的关系,而这种关系甚至是袁家维持强大的必要因素,哪怕现在的袁家看起来非常之强大。

    “没什么,我尽可能的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这样有利于民族向心力。”陈曦笑着回答道,“而且毕竟袁家去往那里并非是简简单单自己的选择,也是汉室的需求,而汉室不会背弃自己许诺,尤其是对于自己人的许诺。”

    说实话,汉室确实是很少背弃诺言,也很少背弃盟书,但汉室有那么一种“你国已完,让我上哪里去兑现盟书”这种奇葩做法。

    然而对内的话,汉室基本没做过背弃自己人,只要是许诺了,哪怕是力有不逮,也会拼了命去执行,能不能完成是一方面,但做不做那就是另一回事。

    “到时候竭尽全力去战斗吧,后方会尽一切可能维持住粮草后勤补给,这不是袁家和罗马边郡公爵的战争,而是我们和罗马的战争,真打赢了,罗马掀棋盘的话,我们就将桌子也掀了吧。”陈曦黑着脸说道,在发现罗马打完安息彻底管不了之后,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怕啥啊!委曲求全什么的,换不了和平的,斗争才是求取和平的正确路线,更何况,罗马打完安息本身就已经是完全体了,但同样也就意味着已经不可能再继续变强下去了。

    而汉室到现在勉强才到成熟期,虎牢关时期的那些文臣武将,除了吃天赋的家伙到了完全体,其他现在也就才向完全体进发,关羽,张飞,夏侯渊这些在后期能统帅大军的将帅,现在还差一半路要走。

    毕竟这些人并不是周瑜那种纯粹的天赋党,靠着吃天赋,到处混混就能成为大军团统帅,关羽威震天下的时候都快六十岁了,真正成为大军团统帅的时候也都快要五十岁了。

    而张飞在正史真正达到名将这条水平线的时候,也同样快要五十岁了,就连夏侯渊真正能统帅大军的时候也都在差不多这个年龄,这些人的天赋并不差,但要发挥出自己的天赋,所需要的努力也不在少数,毕竟他们在这一条路上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天才。

    这也是为什么在早先更多是参谋团制定计划,提前估计局势的大体,然后做出战术战略应对,交由武将执行。

    到关羽出国之后,最明显的差距就是,参谋的决断权开始消失,局势的判断和战术的运用开始由将帅自己把控。

    至于再往后,等达到皇甫嵩,周瑜那种程度,其实参谋的价值更多就是分析局势查漏补缺,而主将会依靠自己的能力做出判断和应对,这种方式相比于参谋指定计划,最有优势的一点在于,主将做出的判断和应对更切合于自身的能力。

    制作计划的人和执行计划的人只要不是一个人,那么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之中肯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避免,但是当执行计划的人,只是参照其他人的分析做出自己的决断,那么基本就能避免计划之中不符合自身的部分了。

    从平庸到杰出,从将校到名帅,绝大多数可以称之为天才的人,都需要付出足够的能力才行,二十多岁就站立在顶峰,往下看的人有,但大多数将校的完全体都是四十岁往上。

    罗马击溃安息在所有人的判断之中都没有任何的意外,塞维鲁那种堪称强硬的执行力,注定了安息会完蛋,而安息完蛋的那一刻,也同样意味着罗马已经不可能再有质的飞跃了。

    不是没有对手了,而是没有敌人了,汉室离得太远了,远到哪怕是陈曦能将火车点出来,都很难和罗马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双方都不具备在这种距离下彻底击杀对方的实力,击败可以,问题是以汉室和罗马的底蕴,在巅峰期要输多少次才会真正完蛋?

    而没有敌人,也就意味着自身的实力已经不可能再出现质的飞跃,也许还会变强,但从这个层面上升到另一个层面基本已经不可能了,对手的存在能带来危机感,但是对手不会让人感受到什么叫做不胜则死,什么叫做有你没我。

    没有质的变化,那么放在汉室和罗马这种体量上,其实也就意味着基本没有什么明显的影响,而汉室距离完全体还有段距离。

    按照陈曦的估计,以贵霜当磨刀石,五年之后,应该会达到完全体,而在之后,哪怕是邓艾,羊祜这些人全部成长起来,汉室也不会有质的飞升了,战术战略方面极有可能还处在同样的水平,变化的可能只是国家军备和整体物资储备。

    不过就算是如此,对于陈曦来说也够了,将贵霜砍死,别的不说,关羽至少能杀到当前皇甫嵩这个水平,哪怕是双方的作战方式以及风格有着极大的不同,到时候双方大体也在一条水平线上。

    这也是为什么等六月之后,陈曦准备将张飞,赵云也都弄到贵霜去的原因,至于说吕布,其实只是一个添头,个人实力方面吕布确实是巅峰,但统兵上吕布真的说不上多么优秀,而且经过韩信的评估,吕布在统兵上确实没有多少的天赋。

    反倒是张飞,韩信亲自试了一次,认为对方在统兵上有着超过绝大多数人的天赋,只是找不到发挥出来的方式,只能靠灵光一闪。

    至于赵云,韩信是陪着玩了一局对战之后,给出了准确的评价,这孩子,如果你没有其他的统帅了,可以拿来用用,反正你的资源够多,本钱又厚,让他来使用的话,可以打出非常不错的局势。

    陈曦找贾诩翻译了一下,明白了韩信的话是什么意思,赵云不适合作为进攻性选手,但是资质在那里摆着,为人谨慎持重,行军作战又稳中求进,可能会放过很多机会,但也基本不可能吃亏,是打防守反击的一把好手。

    陈曦想了想,于是觉得赵云也培养一下算了,好歹韩信也觉得赵云其实还是能作为一名不错将帅的,既然如此,试试也好。

    当然韩信建议陈曦,不行想办法让赵云放飞自我算了,这种谨慎持重,其实自己超级能打的家伙,如果逮住机会放飞自我,极有可能在双方均势的情况下,打出一锤定音的局势。

    然而陈曦想了想,这种事情也没办法教赵云,还是让赵云自己去体悟算了,哪怕是没有学会放飞自我,只要赵云能摸索出来如何指挥调度,配合上自身那全军冷静,无视慌乱的军团效果,就算是名将要将之打翻在地也不容易。

    也就是说,五年时间,汉室这边至少能有三个皇甫嵩这个级数的将帅,毕竟关羽不管怎么说,都已经上路了,接下来只要往上走就可以了,哪怕是不管,只要时间到了自然就会达到。

    到了那种程度,汉室才能算是进入了完全体,面对罗马的军势,也就能做到游刃有余,而罗马面对汉室的军势,除非也能足够多的统帅,否则的话,面对汉室难免会捉襟见肘。

    s: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