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九章 抱歉,我说不出来

    陈曦不是单身狗,一个人睡的时候很少,就算是偶尔一个人休息,旁边也有陈芸陪着,虽说未必会做什么,但是习惯这种东西还是挺可怕的,就像现在,陈曦发现自己居然失眠了。

    期间陈曦辗转反侧的时候,也曾思考过自己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在陈芸问要不要陪自己一起来的时候,将陈芸打发掉,不过想了想之后,陈曦还是尽可能的冷静了下来,还是别带来的好,毕竟是军营。

    因而这个时候,张颌突然出现,陈曦也乐的和对方聊聊天,至少让自己别那么瞎折腾了。

    “还请陈侯原谅,颌不请自来。”张颌尽量恭谨的施礼。

    “坐吧,坐吧,反正我也睡不着,以前都没有发现习惯居然是这么可怕的力量。”陈曦笑了笑解释道。

    “习惯啊。”张颌想了想自己的情况,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仇恨的到底是自己的无能,还是仇恨关羽,黄忠这些人,甚至很有可能只是习惯了那种恨。

    “坐吧,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恐怕也是听皇甫将军将该说的说的差不多了。”陈曦指了指几案的说道,然后让人给张颌倒了一杯热茶。

    张颌将茶水饮下,温暖了一下因为气温和紧张,略微有些僵硬的身躯,然后将茶杯放下,如果没有过来,他有些话不会问,但是既然来了,那就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吧,压在心底很久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陈曦看了一眼张颌,这么多年下来,他好歹也学会了点察言观色,好歹能看出来张颌有话要问,当然,陈曦能看出来,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张颌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

    张颌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应该是敌人吧,甚至直到现在我都对着你们抱着仇恨的心理,甚至对于现在坐在我面前的你,都带着一定的仇恨想法。”

    “……”陈曦闻言沉默了一下,他不太理解张颌突然和自己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陈曦也没有在原则性问题上和其他人道歉的习惯,在陈曦看来,当年的袁绍,挡路了。

    对错,或者道路什么的都只是解释,最为现实,也最为合理的其实就一条,当时有望最强的袁绍,挡了陈曦带领汉室走向伟大的道路,没有多余的解释,现实就这么简单。

    “抱歉,我只是脱口而出。”张颌说完之后,眼见陈曦陷入沉默,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并非是问题,更是知道自身的心态出现了相当的偏向,于是起身施礼,准备离开。

    “坐下吧,仇恨这种东西,我也没办法消弭。”陈曦眼见张颌的神色,便知道张颌其实不是故意如此,可能也是压抑了很多年,一朝面对当年的当事人,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

    “我基本没说过让人放下仇恨这种话,因为不现实,除非是对方自己愿意放下,一般我不会主动谈及仇恨。”陈曦缓缓地说道。

    在公开场合,陈曦从来没有做过凭借自身的影响力替双方说和这种事情,因为不现实,某些仇恨,化解的可能性本身就没有,袁术可以和刘备坐而论道,不提当年袁绍的事情,但袁谭不可以。

    关羽可以将颜良文丑的遗产交给对方的子嗣,但对方该报仇依旧会报仇,仇恨和恩惠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等价关系,并不说恩情可以消弭仇恨,很多时候,恩是恩,仇是仇。

    “明明你们是有力量将我们这些隐患消弭掉。”张颌坐下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带着苦涩的面容说道。

    “为何要如此?”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未必会按照你的选择去做,甚至我们很多时候都应该会违逆你的想法。”张颌调整好心态之后,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我们和你们有仇,很大的仇,是那种当你们落水之后,我们可以毫不留情将之击杀的仇恨!”

    “也许吧。”陈曦想了想说道,“可你们是愿意背负着开拓者威名在史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还是想要以叛国者的身份,永远的钉在耻辱柱吗?”

    张颌陷入了沉默,这是他一直没有弄明白的地方,为什么陈曦完全不担心袁家引外敌入侵,明明他们的仇恨很深很深。

    “我们双方的角逐,你们失败了这是事实,但并非是完全的失败,而如果选择了另一种做法,除非有绝对的把握,也不过是换个方式给别人作小而已啊。”陈曦平静地开口说道。

    “对于审正南,许子远,荀友若这些人来说,输给一个已经注定的赢家并不可耻,但输给其他人,就相当于输掉了曾经积累的一切。”陈曦琢磨着荀谌等人的思维,尽可能的给张颌讲述。

    “那为什么,他们不直接选择复仇呢?”张颌将自己内心最大的疑惑说了出来,审配的忠贞就算是张颌都为之震撼,但审配却并没有如他这般选择复仇,难道这并非是正确的方式吗?可也不对啊,如果自己是错的,那些人肯定会制止自己的。

    “两个方面,一个是不能赢,另一个是他们输了,袁将军遗留下来的痕迹都会消除掉,而只要他们活着,袁将军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划痕还能继续加深,比仇恨更绝望的是遗忘。”陈曦尽可能的揣摩着审配等人的思维,然后结合对于他们的了解去讲述自己的猜测。

    张颌听着陈曦的讲述,面色失落了很多,虽说陈曦也说了这是自己的猜测,但是张颌结合自己对于那些人的了解,很有可能是真的。

    想象一下,己方全体复仇,最后因为实力差距而失败,最后连袁绍遗留的一切都被迫消除,那么百年之后,又有多少人能记得起袁绍,记得起当年称雄称霸的天下楷模!

    遗忘比仇恨更让人绝望。

    “我明白了,所以除了我,他们努力的开拓,为的就是让将军遗留在时间的痕迹刻画的更深……”张颌带着些许的颤抖说道,“相比于竭尽全力的反扑,最后被覆灭,百余年后,依旧存在的强大诸侯国,更能让人记住……”

    “也许吧。”陈曦不能确定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只能默默地点头,带着推测性的话语去解释,好在张颌要的不是答案,要得只是舒缓自己内心的心结。

    “可惜就算是这样,我也依旧无法忘却主公对于我的恩德,我还是会恨,还会在回报了一切之后,去死战黄忠。”张颌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他是真的真的想要杀掉黄忠。

    不同于对于关羽的恨,张颌对于黄忠只有杀意。

    陈曦不知道该如何去阻止张颌,张颌虽强,但相比于黄忠,还有差距,破界级的黄忠全力出手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陈曦很难确定,但绝对不是现在的张颌所能应对的。

    张颌可能也是感受到了陈曦的思虑,突然笑了笑,“陈侯,无需为我这等人耗费心力,做出选择,自有回应,本就是如此,就算是失败了,至少忠义无亏,而这就够了。”

    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是先去东欧救援袁家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吧。”

    张颌眼神闪烁,隔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问出了另一句话,“陈侯不担心养虎为患吗?”

    “担心啊,可难道因噎废食?”陈曦随口说道,“这个时代,以及接下来的时代,我们这边会出现层出不穷的名将名帅,以及顶级的参谋参赞,不趁这个时代搏一把,我们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在这个时代,正史的汉室确实是因为伤寒,瘟疫,战争,饥饿损耗了大量的人口,致使跌落了帝国这个层次,但在这一过程之中,大量的名将,名臣不断的出现。

    也许相比于其他时代,这个时代能称之为帅的人很少,但这个时代的将太多了,而且平均质量也都相当不错。

    这才是汉帝国能攻城掠地,扩大版图的基础,钱粮物资什么的确实重要,但最终的核心毕竟是人,如果只有一代精粹,陈曦能打下来,恐怕也守不住,而这个时代有足够的人杰可以将这一切守住。

    过了这个时代,就算是陈曦,也基本不可能完成自己的计划,毕竟从本质上讲,这就不是一代人能完成计划。

    这是真正意义上需要数代人,而且是数代真正有能力的人才能完成的伟业,而这一过程之中,对于所有的经历者都是磨练。

    期间会不断的有人掉队,在这种情况下,陈曦又如何会为了些许的可能,放弃掉部分有可能走到那一步的自己人,对于他来说现在就怕人不够用,哪里会怕人多?

    诸侯纷乱什么的,经历过了大一统的时代,自会在忍无可忍之后,有人站出来扫清寰宇,现在要做的更多是做大蛋糕,至于其他的,那就不是陈曦要考虑的东西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