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提前的心理准备

    “好久不见了,儁乂。”陈曦笑着对张颌招呼道,虽说张颌因为不少原因,功绩不显,但上层这些人都知道,这货至少刚了两次匈奴军魂,在对方南下早期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也正是因此,一般和张颌没啥仇恨的将帅,基本都会给对方一个面子,毕竟当年那个时间点,怼北匈奴军魂可是真正的拿命在赌,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性将自己搭进去。

    “尚书仆射此来可是有要务处理。”张颌抱拳之后,入席对陈曦询问道,毕竟一般事情,还真不需要陈曦亲自来。

    “嗯,大概和你心中所想的事情是一样的。”陈曦笑了笑说道,“东欧那边,需要一支精锐,我们都认为你最合适。”

    “固所愿,不敢请也!”张颌面色肃然的起身施礼。

    和绝大多数到现在都不知道东欧发生了什么的汉室将校,还袁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张颌,很能明白袁家的操作路数,毫无疑问,拜公孙瓒这个,在其他人看来只能想到袁家逼诸多世家上路。

    可换成张颌,那就完全不同了,哪怕张颌已经离开袁家数年,但袁家从曾经到现在并没有发生过本质性的变化,做事的方式,思维的方式,依旧还是当年那般。

    如果说其他人看到的是袁家的逼迫,那么熟悉袁家操作的张颌,看到就是袁家强势之下的窘迫,毫无疑问,袁家现在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只有如此,袁谭才会如此。

    于是张颌通过一些渠道去了解了一下,这对于张颌来说并不困难,袁家对于他来说算,一直都是开放的,并没有过度的隐藏,在这种情况下,张颌就算是没有那些智者的智慧,也能看出来不少的东西。

    在看到那点的时候,张颌就生出过去袁家那里帮忙的想法,但是不能,他已经不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将校了,他可以为袁家战死,但他不能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带上他的军团前去东欧。

    自己为袁家战死,那属于为旧主尽忠,没有人能说什么,用性命回报的忠诚,值得所有人钦佩。

    而如果是带着自己的军团去出征,那么就是违背军令,不管胜败都会给袁家造成非常巨大的麻烦,更重要的是会将这些士卒带上不归之路,他可以代表自己做出选择,哪怕是用性命去选择,但张颌不可能去代表自己麾下的士卒。

    如果是为国而战,那么没什么好说的,主将身先士卒,不惧死亡,士卒也当如此,可为了袁家而战,除非士卒自己愿意,张颌不会去强行要求,人类,为自己负责是基础,而其他人负责是准则。

    张颌一直在默默地训练,等待确定的消息,不管是朝堂愿意救援的消息,还是袁家陷入危机的消息,对于张颌来说都可以。

    前者皆大欢喜,后者脱下戎装,换上那一身袁绍赏赐的战袍,以河北四庭柱其三的名义奔赴东欧即可。

    张颌没有给任何人说过自己的选择,在其位,谋其政,在确定消息出来之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即可,等确定消息出来,直接做决定就是了,而现在,毫无疑问,汉室依旧是汉室。

    “因为局势非常复杂,而且对手强的有些超过想象,所以皇甫将军到时候也会一同前去,连同秦岭地区的当前训练的士卒也都将一同前去因为这次事情实在是麻烦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这些也就不细说了,到时候皇甫将军会给解释。”

    “我也就是给你解释一些战术和战略上的问题,至于其他的还是算了吧,所谓的东欧,我自己都没去过,万里之遥真不是骗人的,至于局势什么的我现在也不太清楚,去了亲眼见见还行。”皇甫嵩摆了摆手,随意的否定了陈曦的扯淡。

    “老爷子你这样拆台,让我很没面子啊。”陈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皇甫嵩说道,而皇甫嵩闻言只是笑了笑,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张颌,很明显张颌差不多也明白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局势了。

    皇甫嵩说是当前的定国支柱并不是问题,周瑜等人虽说厉害,但要说军事方面,现在汉室首屈一指的肯定是皇甫嵩,而现在居然连皇甫嵩都派遣了过去,东欧的局势糜烂到什么程度,或者即将糟糕到什么程度,可见一斑。

    “拆台?得了吧,说起来,东欧这个命名方式怎么来的,难道还有西欧,北欧什么的?”皇甫嵩面带疑惑的说道,“哦,按照这个命名法的话,那地方好像是叫做欧?

    “哦,是叫欧啊,原因是他们神话之中这么叫的,就跟我们叫中国,诸夏,神州,赤坂什么的一样,都是从神话之中延伸出来。”陈曦随口解释了一下,他也没有胡乱改的地名的意思,当然思召城那种就不用说了,现在所有人都将那里称作思召城。

    文明侵袭最明显的就是这样,命名法什么的,看起来没有什么价值,但却又是最明显的标志,就拿现在被成为思召城的地方来说,原本那地方在这个时代的斯拉夫人口中叫做乌拉尔。

    乌拉什么意思,斯拉夫人吼了很多年,而且还会一直吼下去,然而等袁谭到这个地方之后,将这里建成了思召城,知道的斯拉夫人也就不将那里叫做乌拉尔了,而是叫做思召城。

    同样安息和罗马也都知道有这样一座城建立在大概的方位,也将之称之为思召城,至于原本的叫法乌拉尔,已经被扫入了历史垃圾。

    文明这种东西,就是如此的现实,由小见大,可知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效果,因而到了什么地方,占领之后,改个名字,等到连敌人都承认的时候,这地方差不多也真就成了自己的。

    “形势非常严峻吗?”张颌突然询问道。

    “嗯,非常严峻。”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好在对手不太会认真,如果认真了的话,我们大概也需要举国之力去对抗。”

    “举国之力?”张颌嘴角抽搐了两下,相比于曾经,现在的举国之力简直堪称恐怖,然而居然还真有这样的对手存在,而且还是在对付袁家,这是要完的节奏吧。

    “不过放心吧,问题不大,我们汉室也不是吃素的。”陈曦笑了笑说道,“好了,先吃饭吧,吃完饭之后,细节的部分皇甫将军会告诉你,我这种最多给你说个大概。”

    张颌见此也没有追问,入席就坐,三人吃完饭之后,陈曦便离开了营帐,将地方让给皇甫嵩和张颌,想必两人有着太多的话想要说。

    出了营帐,身上裹着皮袄的陈曦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外面的雪花如同鹅毛一般飘飘扬扬,不得不说这个时代北方的冬天降雪量非常之恐怖,一旦下雪,覆盖整个原野都不是问题。

    “好冷!”陈曦打了一个寒颤,看了看那些身穿甲胄,手拿武器在雪夜之中巡逻的士卒,不少人头顶和两肩都顶上了一层积雪,身上的甲胄也挂上了白色雪花,但是依旧默默地执行着自己的军务。

    “走吧,有皇甫将军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厉害的让人震撼。”陈曦目送那些士卒消失在黑夜之中,然后扭头对自己护卫说道。

    张颌听完皇甫嵩的讲解已经到了夜半时刻,皇甫嵩明显有些精力不济,不过这并非是身体的原因,而是习惯的原因,前些年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晚上早早休息,保护小命。

    华佗一针复活成功之后,很多习惯性的东西还是遗留了下来,比方说早睡这条好习惯,算是成功的保留了下来,能给张颌说这么久,有很大一方面是因为皇甫嵩确实很看好张颌。

    “老夫也不久留你了。”给张颌讲完之后,皇甫嵩就迫不及待的赶张颌离开,实在是累的不行了。

    张颌眼见皇甫嵩如此,哪怕心中有很多话想说,也只能默默地施礼离开,没办法,皇甫嵩这家伙,除非是真正非常重要的事情会熬夜,其他事情对于现在的皇甫嵩来说,都没有休息重要。

    能像现在这样,折腾到半夜,已经是给张颌面子了,而张颌也是知趣,哪怕有心追问,但是想想皇甫嵩的样子,还是叹了口气,施礼之后,缓缓退去。

    等张颌离开之后,皇甫嵩不由得摇了摇头,张颌也是关心则乱,这些事情就算是张颌不问,他也会说,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情况。

    张颌从皇甫嵩这边离开之后,脑子还有些不太清晰,冒雪走了几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陈曦营帐外。

    “咦,谁啊!”陈曦属于年轻,不怕猝死那种,自然注意到了帐外的动静,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陈侯还未休息?”张颌略有不解的询问道。

    “哦,儁乂啊。”躺床上翻书的陈曦坐起来,“有什么事情吗?进来吧,刚好没啥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