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再见张颌

    将该说的,该交代的折腾完之后,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皇甫嵩虽说也和士卒同吃同住,但这并不代表皇甫嵩没有小灶,过点了加餐就是,而且张颌这个时候也才受到消息,赶了过来。

    “来来来,尝尝,虎骨汤,前两天秦岭下来了一头老虎,凶的可以,可惜只有一头,不够给士卒分。”皇甫嵩指着锅里面熬了好久的肉汤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正常老虎遇到大批人类会绕开的,结果这次直接冲了过来,真是脑子有问题了。”

    “直接冲军营?”陈曦嘴角抽搐,这不是找死吗?随后又加了一句,“没人受伤吧。”

    “嗯,直接冲了军营,然后还没过来,就死了。”皇甫嵩随口说道,区区一只内气离体的老虎,冲我皇甫嵩的军营,你是看不起我皇甫嵩,还是看不起看不起我的士卒。

    不会隐蔽自己,不会侦查哨兵,没有应对军团攻击的方式,还单枪匹马冲军营,不死才是怪事了。

    皇甫嵩的军团又不是杂鱼军团,正规军来打也未必能拿下,更何况只是一头老虎,自然是被轻易锤死了。

    虽说从秦岭冲出来的时候,确实是将士卒镇住了,但真要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皇甫嵩的军团纪律性很好,而且皇甫嵩在进攻作战的时候,满脑子脑洞,甚至看不到脑子,打起来也是随意施为。

    可换成驻点,蹲守的时候,皇甫嵩基本上是写好了条例,命令所有的士卒遵照条例进行反应,完全不需要特殊的发挥,遵守预设情况下编制好的命令就行了。

    因而老虎冲出来的时候,确实是镇住了几秒钟,然后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前营的千夫长,直接选择了丢军团攻击,然后箭雨压制。

    “总觉得内气离体的畜生比内气离体的武将还多。”皇甫嵩突然提起这么一句话,陈曦闻言沉默了一下,内气离体的凶兽,汉室没少派人清剿,但真的是杀之不及啊。

    “来,尝尝,煮了好久才做好的。”皇甫嵩指着锅里的肉说道,“大补,吃了身体也暖和一些。”

    “凶兽这个,也确实是个麻烦,对付起来并不困难,只是我们本土穷山恶水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对付容易,寻找困难,基本只能在出事之后去解决问题。”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需要想个办法,否则真就没完没了了。”

    “我觉得你与其在这些细节上花费时间,还不如在集村并寨,和通讯交流上花费一些精力,前者可以大幅降低凶兽伤人之事发生的概率,后者可以极大提高自身的反应速度。”皇甫嵩瞟了一眼陈曦,真的没将凶兽的问题当作一回事。

    军队的个体战斗力虽说也很重要,但是和组织力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两个层面的问题,而凶兽在皇甫嵩看来也就是超级兵,无法学会相互配合的话,零零散散的数百只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更何况,可能都不会有数百只这么多。

    “也是。”陈曦点了点头,扯了一些通讯相关的秘术,对于交通和交流这两条,陈曦一直都很重视,毕竟这两条可以很大程度的改变社会当前的发展程度,而且还能极大的扩张汉室的版图。

    “哦,通讯秘术和镜像秘术是南斗仙人开发出来的啊,确实很不错。”皇甫嵩听闻陈曦讲解了一些东西,兴趣大涨,作为一个名将,眼光也不是说着玩的。

    哪怕是不能看到观察秘术和传音秘术的在社会大框架上的价值,也能明白这两者投入到战场上所能带来的完全不同的效果,而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没增强一分,对于整体的战斗力都是一次增幅。

    “没完成,我当初的设想是解决交通问题,解决交流问题,让南北东西能相互交流,让百姓不在是从生到死困守在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至少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陈曦想起自己的以前的远望,不由得停下筷子,有些叹息的说道。

    “不过用不到百姓身上也没什么,能用到战争上也不错,可以降低一些指挥的难度。”皇甫嵩对于民用什么的根本没有太过深入的了解,倒是对于军事有着非常正确,深入的认知。

    “现在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老爷子您拿着用就是了,该开发的东西还是要开发的,毕竟人不能只看眼前。”陈曦也没多说自己在民用上的设想,毕竟和皇甫嵩谈这些,就跟鸡同鸭讲没什么区别。

    别看皇甫嵩也当过三公,但说实话秦汉丞相三公的位置真心不是实际管什么,就意味着坐着那个位置的人精通什么,很多时候都是,我在战场大杀特杀,获得了极大功勋之后,爵位够了,直接升任到这个位置,至于说合适不合适,反正干活的不是我。

    前有大良造白起,管国家军政,实际上白起的政治差不多都懂,杀人我在行,政治,政治可以用杀人解决吗?不能,不能你找我白起干什么,差不多就是这个套路。

    后有丞相周勃,管文武百官,总摄朝政,然后孝文帝问周勃,“天下一岁决狱几何?”周勃想了想,我哪知道这些事情,直接回了一句不知道,孝文帝又问了一句,“天下一岁钱谷出入几何?”周勃想了想,自己知道个鬼,这种事情你问我,我问谁。

    说实话,周勃行军作战可谓当世顶尖,可换成管理朝政,那就是扯淡,一问三不知这还是看在问自己的是小问题,换成其他人,周勃砂钵大的拳头估计就招呼上去了。

    想想看,这就属于秦汉丞相三公的水平,总觉得这样的人物管理朝政,国家能打是理所应当的,但缺钱八成也是很自然的情况。

    陈曦是很明白这一条的,所以才有了文武分工,然而分了之后,又出现了其他的问题,于是陈曦直接搞了职能分割,要么选择文臣路线,要么选择武将路线,两项能力都有,可以,军转干,干转军都行,但互转之后,之前的职责交割。

    大体现在算是这样的规划,不过还处在一个过渡期,毕竟能打的文臣也不少,比武将还能打的文臣也不是没有,再还有诸葛亮这种已经属于违规型的人才。

    说是往丞相路线培养,但是看着那一长串的天赋效果,按一堆精锐天赋,那一堆军团天赋,得了吧,让诸葛亮纯粹搞内政,那就是对于自身能力的浪费,军政一把抓才是最合理的情况。

    当然这种人少之又少,像皇甫嵩这样的人才才是最正常的,战争一流,内政乱七八糟什么的才属于正常名将的状态。

    会做人的名将没多少,大多数不是狂的没边,只给几个人面子,就是政治直接负数,前者代表人物霍去病,后者代表人物白起,岳飞,能力越爆表,另一方面越有可能被清零。

    所以陈曦一贯对于皇甫嵩对于社会大框架的判断持梦游态度,也就是将对方关于这一方面的话题当作梦话一样过滤掉,然后让对方去统兵作战,毕竟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也是一种技术。

    “虽说从你的话里面听出来一些嫌弃的意思,不过老夫也不是小气的人,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皇甫嵩的心态非常好,对于陈曦话中敷衍的口吻完全没有在意,大金主啊,这可是大金主!

    “不是,只是觉得内政这些事情你们还是放弃了算了。”陈曦摆了摆手说道,“这个真的已经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的问题了。”

    皇甫嵩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点头,他觉得陈曦说的很对,内政这种东西,还是交给陈曦这种专业的家伙来搞,至少对方有十年建立一个四百年鼎盛时代的事实。

    至于他们这些老家伙,算了吧,这方面真吹不动,用陈曦的话来说就是,雪崩之时,何曾有一片雪花无辜,将大汉朝搞成那个鬼样,可不光是皇帝的问题,那个时代所有的人都不无辜。

    “吃肉,吃肉,讨论这个总让我觉得自己有罪。”皇甫嵩默默地捞了一块肉,递给陈曦,算是堵住陈曦的嘴,这家伙也是一个牙尖嘴利的家伙,哪怕对方一般不怎么说话。

    陈曦听到这话,也知道不能持续扎皇甫嵩的心,于是埋头默默啃肉骨头,只觉的自己的脸颊有那么些犯困,内气离体的虎肉,就算是煮了好久,让他啃得话也实在是太过劲道,嚼的脸颊痛。

    就在陈曦埋头默默啃肉的时候,练兵归来,将所有士卒安排好的张颌也冒雪赶了回来。

    “见过皇甫嵩将军,见过尚书仆射。”张颌冒雪归来,背着自己的大枪对着营帐之中的两人见礼。

    默默啃肉的陈曦,也将注意力从肉上收回来,看向张颌,相比于当初被仇恨侵染到气质变得冷酷的张颌,现在的张颌虽说依旧散发着冷意,但却没有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