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专业问题

    陈纪笑骂道,自己都要去北疆了,也不给句实话,并且告诉了陈曦,如果可以的话,让上一代的那些人都死在外面吧,卧榻之上,非是英雄归宿,他们也曾年轻过,也曾笑言江山,叱咤风云。

    到了这个时候,还愿意站起来,去看看的话,也就剩下那一口气了,倒在了开拓的道路上,葬下的身躯至少还有他们曾经那青涩的理想,而倒在了国内,葬下的恐怕也就只有那早已腐朽的尸骸了。

    陈曦当时就明白了陈纪的意思。

    恨青春不再回首,恨盛世到来,此身已然垂暮。

    没有了当年的冲劲,没有了曾经的拼搏斗志,英雄年少至今剩下的只有垂垂暮气。

    几十年的黑暗政治,十余年的动乱,让当年那群意气风发的追梦少年,已经陷入了人生的暮年,等待他们的也就是在这尘世之中凋零。

    然而在人生的暮色逐渐将之笼罩的时候,时代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幻,原本因为岁月消磨的理想,青春年少时许下的那些早已忘却的诺言,一个个的被后来者兑现。

    那种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失落,那种梦回年少时的苦涩,让所有还算活着,还有着那么一点追求的老者都明白,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是怀揣着少年的梦想葬在未来,还是随着腐朽的一切葬在过去!

    毫无疑问,能挣扎到现在的那些人,都是人杰。

    “是啊,所以我这一战就算会败,会死,但只要是为了汉帝国,我也一定会去。”皇甫嵩笑着说道,“我在政治上做了很多次投机,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投机的,活着是人类的基本追求,但有些事情比活着更重要,人固有一死,但我并不想死在卧榻之上。”

    “喂喂喂,老爷子这么说很不吉利啊!”陈曦有些慌,你确定你这不是在立死亡flag吗?

    “没什么了,我早都过了那个年纪了。”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该看穿的都看穿了,好歹还有些用,若成了无用之人,只能靠着以往的功绩活在别人的记忆中,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才是悲哀吧。”

    “听,求您少说几句,我还很需要您来帮忙,您要是完蛋了,我怕是又要陷入,空如有物资,无法转化为战斗力的状态了,算了,鉴于您刚刚说的那番话,我回头找玄德公和长公主将您撤了吧。”陈曦无比果断的说道。

    皇甫嵩当场大怒,哪有你这样的,不过这样一番打闹之后,原本营帐之中那种哀叹的氛围被冲散了很多。

    “老夫好不容易酝酿了一些情怀,结果就让你这么冲散了。”皇甫嵩一脸不爽的说道,“就冲这个,你就该给我来几车物资安抚两下,老夫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好好好,下次多给你十车物资,现在没有给你写个借条算了。”陈曦作势就左右乱摸,然后假装没有纸笔,插科打诨准备将这个翻过。

    然而没想到皇甫嵩比陈曦还积极,很快就找到了笔墨纸砚,递给递给陈曦,“写吧,反正老夫这边很清楚,你小子写的东西,盖上了印绶之后,在哪里都能兑换。”

    陈曦表示自己还真是信了皇甫嵩的邪了,不过写写写,不就是几车物资吗,我给你凑十车膨胀棉衣,不,十车膨胀羽绒服。

    “膨胀羽绒服?”皇甫嵩看着陈曦写的物资,没明白是什么玩意儿,一脸狐疑的看着陈曦。

    “当前最好的棉衣,之前才算是真正搞定了羽绒脱脂的问题。”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几年前开始超大规模养鸭鹅的时候陈曦就想过搞羽绒服,然而之前一直没有解决羽绒脱脂的问题。

    外套的致密程度对于中国的纺织业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反倒是脱脂的问题,陈曦的脑回路一直没有转过来,实在是没有办法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以至于味道让人绝望。

    不过陈曦本着我就是用不了你,也不能让你们浪费掉,羽绒那部分五文钱一斤回收,反正一只大鹅也才产六十克,八只大鹅才产一斤,这玩意儿回收成本极低,我就算是用不了也存上。

    后面就不说了,陈曦存了怕是有近千吨的这玩意儿,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大概是有人拿鸭绒和鸡绒来糊弄陈曦,不过感觉差不多,陈曦都收了,懒得找人分辨,五文钱一斤的东西,收!

    就算是野鸭的羽绒,大雁的羽绒,我都收,管他的,反正便宜,虽说我技术还没达标,但我相信迟早会达标。

    抱着这种心态战斗的陈曦,在去年终于搞定了羽绒的问题,然后转手就是一百倍的差价,反正一套羽绒服,羽绒也不到一斤,算上绸布和羽绒的价格,五百钱,没办法,资本家不需要良心。

    虽说要价有点狠,但是在长安卖的还行,没办法,这衣服是真保暖,还真轻便,陈曦觉得,自己要是不这么着急推出,先和自家的纺织厂联合两下,往宫里面送一堆,大概能卖的更高。

    不过赚钱毕竟不是核心,估摸着今年冬天这波过去就能回本,剩下的几百吨都是纯利润,所以陈曦打算送点羽绒服给皇甫嵩体验体验,虽说陈曦觉得这个不太适合士卒,但保暖是真不错。

    “我不太知道这是什么?”皇甫嵩想了想说道,陈曦有时候送来的物资很奇葩,属于皇甫嵩觉得价值不大的东西,虽说皇甫嵩很好奇陈曦为什么要生产那么多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新式棉衣,外售价格五百钱一件,十车大概就够你们换装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给皇甫嵩说这么多没用,皇甫嵩只关注这些物资到底值多少。

    “那还不如换十车铠甲算了。”皇甫嵩果断地说道,“我觉得现在棉衣非常不错,来十车铠甲算了,虽说装铠甲会装的少一些,但我觉得还是铠甲实惠一些。”

    “武器装备那些到时候会给你补足后备的,而且会是超额后备,也就是说,百分之四十的后备。”陈曦瞟了一眼皇甫嵩,没好气地说道,皇甫嵩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大军没有备用武器装备的习惯。

    陈曦因为思维模式和这个时代的人不太相同,从很早的时候就做武器损坏统计,因而一贯是给整编军团多备百分之二十的武器铠甲,然而一开始关羽,张飞等人都是直接将后备的装备拿去招纳士卒。

    不过后来算是被陈曦劝服了,到现在基本也都习惯了这个规定。

    皇甫嵩完全不习惯这一条,他一般都是人比武器多……

    五千套装备,皇甫嵩能招六千人,超编的百分之二十跟着训练,没武器先等等,等我打完这一战就有了……

    一开始陈曦没太注意这个,后来发现了,还特意给皇甫嵩讲过,然而用处不大,就跟初期的关张一样,思维停滞在曾经的皇甫嵩,对于后备武器的认可度并不高,不过好在大金主的要求,皇甫嵩都会给面子,到现在至少会留一部分作为后备武器,装装样子什么的。

    这次算是形势不同以往,陈曦给的后备物资辎重的比例比正常高了一倍,当然就算是这样,陈曦也知道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只能说足够多的后备铠甲武器,能让皇甫嵩在恶劣的局势下多撑一段时间。

    “还是你靠谱!”皇甫嵩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说道,物资什么的,对于皇甫嵩来说当然是越多越好,韩白之勇非粮不战,物资也是如此!

    陈曦没多说什么,毕竟是使人至危险之地,如果连这些基础都保障不了,那真就是有些对不住了。

    “回头我离开的时候,老爷子写一个清单,我照着清单给你拨物资,需要的都写上。”陈曦一边说,一边左右找了找,然后将自己来的时候拿的总战备物资清单递给皇甫嵩。

    当然这个清单上没有数额,只有物资的种类,因为陈曦自己收购了很多东西,也生产出来了不少奇怪的玩意儿,如果不靠着清单对照的话,很有可能陈曦自己也会疏忽一些东西。

    “好。”皇甫嵩伸手接过表单,心下已经决定,看完,我每种都要来一份,然而面上却还保持着正常笑容。

    陈曦并不知道皇甫嵩在想什么,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毕竟这份物资表并不是总表,很多原材料,以及某些不涉及到战备的物资在这个表上根本没有任何的体现。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一个省略表,也不是皇甫嵩说是全选,就能带走的,倒不是陈曦不会给,而是你全选之后,短时间根本没有办法运送到袁家那边去。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直接将物资表给皇甫嵩的原因,他自己并不是专业的人员,在运力上限已经确定的情况下,选择哪些物资能将自身的战斗力和续战能力最大化,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让陈曦来做,未必能做好,但让皇甫嵩来做,绝对能从专业角度,给出当前最为完美的答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