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竭尽全力

    简单点,你再能打也需要吃饭啊,白灾军团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刚好属于后勤超级困难的时候,而且他的战斗力越强,后勤就会越困难,汉室也越发的不会外出迎敌。

    因而到后面,这个军团逐渐失去那种地位,一个在需要的时候发挥不出来价值,在能发挥出来价值的时候,没有办法和敌人交手,这破军团的存在意义是什么?最后也就只能解散掉了。

    东欧的位置和气候环境相关的资料,汉室也发给过皇甫嵩,冬天很长,而且天寒地冻,要说确实能让这军团发挥出来应有的战斗力,但罗马人是智障吗?会冬天和你死磕吗?

    不会,既然不会,你弄出来这个一个军团,那不是卖萌吗?

    皇甫嵩能给这个军团想出来的实际价值也就一个,驻守北方苦寒之地,问题是那种常年天寒地冻的地方,本身也不会有人攻打啊,弄出来的价值基本为零,想到这个皇甫嵩就深觉肝痛。

    除非罗马愿意冬天去打东欧,问题是罗马会吗?不会,罗马又不是智障,就算是消耗蛮子,也不会故意投入到这种无意义的战争。

    直接蹲在自家城里面,等待寒冷的冬天过去,之后再行作战就可以了,何必作死!

    然而,作为对于大金主的尊重,皇甫嵩果断决定将这个卖萌的军团制作出来,并且在内心之中安慰自己,这军团说不定有奇效啊!

    当然,作为一个外行,陈曦并没有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之前都说了,自己只负责后勤和内政,需要什么物资,我来给你们搞,需要什么兵种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陈曦在这一方面虽说会哔哔几句,但是只有对方有理有据的解释,陈曦绝对会好好听讲,并且放弃自己的提议。

    我陈曦难道不要脸面吗?对,这一方面是个外行咸鱼的陈曦,还真不太需要脸面,只要你以专业角度解释的有道理,陈曦当场就会改弦易辙,表示你说得对,按你这个办。

    然而,现实情况是,陈曦虽说是个外行,但氪金人员虽说不知道技术怎么操作,但氪金人员是知道强度的,我要强度,我要帅,一般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准没错。

    最多是受限于对于兵种的了解程度,无法想象到更强的水平,但绝对不会弱,自然这种思考方式,一般是没有人会否决的。

    因为在皇甫嵩出现之前,没人能做到稳定出双天赋,陈曦就算是说了也没什么用,只能对方搞出来什么自己用什么,叮嘱的意义就变成了,看在我这么努力给你搞物资,搞后勤的份上,让我出来刷个脸,让我有点存在感什么的,毕竟我给钱啊。

    自然所有的将帅都是好好好,子川快来……

    反正你随便说你的要求,最后能不能达到我也不知道,甚至南辕北辙都属于有可能的事情,呵呵哒。

    可是换成皇甫嵩这边就不行了,我皇甫嵩搓不出来想要的精锐天赋?你怕不是发梦!

    大金主的要求虽说不太合理,但毕竟是大金主,搞,陈曦毕竟不怎么指手划脚,偶尔冒头出来一下,说个需求,就给大量的物资,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的话,那不是对不起大金主吗?

    于是皇甫嵩从一开始就没考虑给陈曦解释说你说的不对,你这提议虽说还行,但实在是不够强之类的话,维护大金主的脸面,那可是我等的职责,就算是错了,也必须是对的。

    毕竟想想以前的惨烈境遇,皇甫嵩觉得,还是维护年轻人的脸面算了,反正九十五的战斗力和一百的战斗力也没差了,打起来问题不大,而且陈曦的构想,很是能表现出自己的思考性,必须支持,谁不支持,就是为难我皇甫嵩,锤爆他的狗头!

    于是陈曦很满意的表示,在之后会从长安运送过来大量物资,这个军团就交给皇甫嵩老爷子,如果有什么需求就通知我,我肯定会帮忙摆平的,练兵我不行,但是搞后勤我很厉害的。

    皇甫嵩默默地点头和陈曦达成了一致,表示愿意搞出来这么一个军团,作为标志,实际上回头皇甫嵩就想到了,自己都要天高皇帝远了,陈曦还能跑过来检阅?

    既然如此何必呢,自己爽了就是,至于说万一陈曦要跑过来他也不怕啊,他在长安有人啊,到时候对方一个通知,自己抓紧时间赶紧手搓就是了,从这边到东欧,陈曦要过去怕是俩月,没问题的!

    再说就算是失败了,也可以说被剿灭了啊,老夫统兵日久,不想罗马凶暴,歼灭吾麾下精锐军团,到时候有理有据就行了,绝对没问题,皇甫嵩无比自信的想到。

    陈曦这边也没有多想,当然是信得过了,毕竟皇甫嵩的节操虽说有些奇怪,但大框架确实是一直处于保家卫国的道路上,骑墙这个没什么好说的,皇甫嵩要和佩伦尼斯一样头铁的话,八成坟头树长青了。

    至于挪用物资去搞别的这个,陈曦倒是收到过汇报,和皇甫嵩判断的一样,又不是被皇甫嵩倒卖了,不过是练好了军团,拿去练其他军团去了,有什么说的,只能证明大爷超级厉害!

    “其他的我想我这边也没有什么好说得了,老爷子你去了恐怕也就知道了,那地方除了冷了点,真的是挺不错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到时候,物资转运上,可能会有些问题,还请原谅。”

    陈曦主要就是来说这话的,没办法,东欧那边路还没修好,物资本身不是问题,运输是问题,因而皇甫嵩过去之后,很大程度需要由袁家进行补给,当然诸葛亮那边勉强也可以,只不过距离颇远。

    “哈哈哈,老夫还不至于享受了两年物资随便用,就连如何用现有物资发挥出来极限战斗力的智慧都没有了。”皇甫嵩大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你陈子川的为人,卡物资这种事情,你做不出来的。”

    陈曦点了点头,这波他也没办法,只能在一开始给皇甫嵩做好补给,但这种程度完全不够,一旦罗马下手,绝对是旷日持久,就他一开始给的物资也就撑过第一年,之后真的也就靠袁家撑着了。

    哪怕陈曦这边不断的往过输送,到最后也难免断断续续,毕竟到现在修了好几年的西北通道,也只是个半拉子,后面怕是还需要再修几年,这可真心不是汉室不努力,只能说凉州实在是太坑了。

    “那就先预祝老爷子到时候旗开得胜吧。”陈曦笑了笑说道,不过笑容还没展开,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有些笑不出来,明明我已经很努力的去推进这些事情了,结果当我需要的时候,居然依旧没有完成,最后上阵的将士依旧无法达到我当年想象的水平。”

    “子川,你做的很好了,如果你还不够好,那已经不是你的责任了,甚至对于我们这一辈人来说,后方做到这一步,前方还不能打赢的话,那就该拿下了。”皇甫嵩伸手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说道。

    之后皇甫嵩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当年自己经历的事情,那些缅怀过去,谈笑间的语气,甚至能让陈曦感受到当年那黑暗的政治。

    “看吧,听了这么多像我这种老家伙的缅怀,对比现在是不是开心了很多。”皇甫嵩说了一堆之后,突然笑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们真的是心大,都成这样了,你们还能笑的出来。”陈曦被皇甫嵩这么一说,确实感觉到好受了很多,但是想想的话,那群人都那样了,现在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为什么笑不出来?”皇甫嵩眼底浮现一抹怀念,轻声的问道。

    然而不能陈曦说出自己的原因,皇甫嵩就打断了陈曦,“我尚且还活着,经历了黑暗,经历了动乱,经历了和平,而现在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盛世,对于天下九成九以上的人来说都是盛世,为何笑不出来?甚至如果能做到的话,我希望这一切一直延续下去。”

    “你可以说我们这些人目光短浅,这就是盛世了什么的,但在我们眼里这一切可以触摸到的就是盛世,老一辈的所有人,对于你评价都非常之高,而政见不和,甚至曾经大打出手的我们,能站在一起为这个国家效力,其实原因非常简单!”皇甫嵩看着陈曦,双眼沉静。

    “因为你们曾经对骂,叱责对手的妄言,对于未来,对于盛世的渴求,都被我实现了是吗?相比于曾经的空谈,我将你们曾经描述的未来,缔造了出来是吗?哪怕是有瑕疵,也远远超越了以前不切实际的妄言?”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他知道皇甫嵩要说什么,因为陈纪在跑路之前,给陈曦说过相同的话,问过陈曦到底追求的是什么,陈曦笑言说是,我想让这天下化为诸夏,我想让这诸夏成为天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