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六章 没问题,要啥搞啥

    “哦,这就不在我的职能范围了,我也就是搞点物资装备什么的,剩下的就靠老爷子了。”陈曦表示自己这么多年在这一方面从来都不骄傲,一直明确的将自己定位为搞后勤内政的,别的不插手。

    “……”皇甫嵩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虽说这话他听了不少次的,但是每一次听陈曦这么说,皇甫嵩都觉得当年那群三公,包括自己都应该被灵帝锤死。

    灵帝才花了多少钱啊,所谓的卖官鬻爵,穷极奢欲什么的,说实话花在自己身上的也就上百亿钱挡死了。

    甚至实际点讲根本没有这么多,要是有上百亿钱,灵帝扣扣索索,挪出来百分之五,三河五校都不用解散,没错,当年有这么点军费就足够了……

    毕竟想想当年董卓麾下多少人马,打完凉州,平完羌人,给的整体赏赐也才只有九千匹缣,所谓的缣,其实是一种比较低级的布匹,放当前一匹也就五六百钱。

    就这赏赐程度,有五亿钱,三河五校都能维持下去,至少在当时已经学会如何扣扣索索过日子的皇甫嵩手中,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当时的国库就到了那种程度,只能选择解散了。

    换成现在,五亿钱,那是钱?

    每次听陈曦说是要搞什么大动静,直接就是三五十亿钱先砸下去听个响声,皇甫嵩感叹一句后生可畏,连其他话都没得说了。

    甚至说一句不敬的话,长公主乱花钱的程度比汉灵帝凶的多,大朝会之前,脑子一抽,决定给汉室所有登记的有十二岁以下孩子的家庭发糕点和糖果,得,就这一下,绝对干掉了灵帝一年的个人花销。

    十二岁以下的儿童以现在汉室处于人口递增状态来估计,怕是得有七百万上下,刘桐发的点心和糖加起来,外售价格怕是过百钱……

    这就七亿钱甩出去了,然而刘桐毛事都没有,放灵帝朝,皇帝这么干,三公九卿恐怕得集体劝谏才行。

    当然皇甫嵩完全不知道,陈曦一波大规模生产,从甘蔗园,到榨汁场,到造糖厂全都是官方的,过百钱?我不把你这个价格砍到二十,我就不叫陈曦,而且还能给你将点心和糖各个造的很漂亮。

    反正造少了还要算开模的成本,造多了,分摊了开模的价格,直接就是毛毛雨了,洒家从上游吃到下游,地皮还都是垦荒军团垦荒出来的,真要说除了人工费用,其他全部都是左手倒右手而已。

    然而人工费用是费用?人工费用说白了不过是洒家拉动社会经济,维持社会稳定的应有付出,再说剪刀差啊,我陈曦会亏?嗯,确实是亏了,为了让大家开心,所以我亏了……

    当然这些陈曦呵呵笑的东西,皇甫嵩是一个都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皇甫嵩对于陈曦能力的敬服,而且真的是了解得越多,越觉得以前朝堂上的都是智障,还有灵帝的锅需要给朝堂上所有人分一下。

    如果说以前皇甫嵩还有给桓灵卖官鬻爵甩锅的想法,自从认识到世界上还有陈曦这种奇葩之后,就默默地将锅捡起来顶在自己脑袋上,没办法,皇帝乱花钱确实是有问题,但臣子赚不到钱也是问题。

    刘备加刘桐花的钱绝对甩灵帝几条街,然而汉朝依旧在蒸蒸日上,果然因为没钱解散了中央军的灵帝应该给自己手下甩锅了。

    “老爷子,你怎么了?”陈曦眼见皇甫嵩因为自己的话陷入恍惚,不由得晃了晃手,将之唤醒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一些旧事而已。”皇甫嵩轻叹道,“跟你一比,当年果然应该清洗朝堂,乔玄,袁隗,张温这群人都是智障。”

    “……”陈曦一脸无语的看着皇甫嵩,这突然骂人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们是智障而已,嗯,我也是!”皇甫嵩可能是看到了陈曦一脸不解的神色,冷静的解释了一句。

    连自己都骂,惹不起,惹不起,陈曦默默地换话题,这是真惹不起了,皇甫嵩看起来可能是吃错药了。

    “话说老爷子的越骑到底搞出来没有啊,那可是我从幽州精骑里面选拔出来的精锐啊,而且您也说了素质和意志都都达标了,这边完成没有?”陈曦谨慎的换了一个欢乐地问题。

    “搞定了,这个简单,士卒没问题,我两下就能解决。”皇甫嵩带着些许的自得说道,“幽州兵还是不错的,战斗力也还行,逆克制杀弓箭手优势非常大。”

    “哦哦哦,这就好。”陈曦满意的说道,“话说,您之前不是说,越骑属于和任何兵种动手都不亏,您觉得和重骑卫动手呢?”

    皇甫嵩斜视了一眼陈曦,没说话,以前真没见过这么皮厚的军团,锋锐切割是好天赋,又有气流操控,甚至作为第一天赋的气流操控,延伸到一定程度,可以用来加速和扩大伤口的割裂程度。

    然而问题在于,要扩大伤口的割裂程度,至少要能割裂啊,皇甫嵩想了想张颌那重骑卫的皮厚程度,觉得还是别做梦了,这根本就不是锋锐切割加风切能砍开的东西。

    “神速白马加直刀砍杀都未必能砍开吧。”皇甫嵩思考了很久之后,默默地给出了答案,“不过这个军团的定位本身就是用来快速消灭成建制,受保护的弓箭军团的,打重骑卫这种硬茬还是算了吧。”

    “哦,也是,不管是机动动作,还是闪避箭矢,还是击破常规战线防护对于越骑来说确实没问题。”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这确实是军团定位的不同了,只不过这种兵种给陈曦,陈曦都用不出来战斗力啊。

    “嗯,越骑毕竟是讲究将帅对于局势和破绽把控的,用的好,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废掉对方的远程,给整个局势创造出来相对的战术优势,我用着很顺手。”皇甫嵩带着淡淡的回忆说道。

    “有没有其他完成的军团,毕竟接下来要去东欧那边支援袁家,就现在这么多牌面,说实话,去了未必稳。”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罗马按翻安息之后,强的绝对让人绝望,现在看着勉强还够的军事实力,到那个时候说不准真就不够了。

    “步兵没有完成训练,更多是在训练阵型,精锐士卒则是选拔了出来,我在想将之训练成适合的精锐军团。”皇甫嵩对于这一方面是存在着一定的犹豫的,毕竟他会的天赋太多,要选择出来一个适合的确实是不太容易,尤其是在不确定对手是什么鬼样的情况下。

    “训练一个耐寒的军团算了。”陈曦想了想东欧那种见鬼的天气,突然笑着说道,皇甫嵩不由得一愣。

    【虽说不知道陈子川在想什么,但是对方给了这么物资和装备,就当顺他的心了,不就是耐寒吗,没问题!】皇甫嵩本身就没决定步兵营上什么天赋,既然陈曦有这个想法,皇甫嵩还是愿意满足大金主要求的,毕竟能满足的天赋也不少。

    说实话这也是皇甫嵩和佩伦尼斯最大的不同,佩伦尼斯虽说手搓双天赋的水平很一般,但只要他要搞什么兵种,拉着十四组合会不管其他人要求,直接往自己的目标上搞,哪怕有问题,大修都可以,但绝对不会听从任何外行人的建议。

    对于皇甫嵩来说那就完全不是这样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可以满足大金主,以及上司的所有要求,什么你说要改,好好好,你说想要什么,哦,我看看,对于战斗力影响不大,没问题,马上改!

    这就是所谓的头铁娃和骑墙派最大的不同了。

    实际上皇甫嵩很清楚,双天赋盾卫的第二天赋稳固其实并不属于什么极大扩张自身战斗力的天赋,按照陈曦从靖灵卫里面抓出来的士卒,皇甫嵩定位的双天赋其实是自适应和意志超越。

    靖灵卫的素质非常靠谱,而意志方面本身还有一部分军魂的属性,如果说其他军团出意志超越很困难,那么换成靖灵卫,皇甫嵩有绝对把握搞出来这个,毕竟意志属性在那里摆着啊!

    可以说按照皇甫嵩的想法搞出来的盾卫绝对是物理攻击和意志攻击全都能硬扛的全能型兵种,然而陈曦说是想卸力或者能在水面跑,皇甫嵩二话没说直接改。

    虽说后面确实是利益最大化了,但说实话,战斗力并没有飙升,要知道意志超越可是除了能挡意志攻击以外,还有一部分唯心强化攻防的效果,算是能补正盾卫最大的两个缺陷的优秀天赋了。

    至于说能在水上跑这个,皇甫嵩看来并没什么用,全地形在恶劣地形确实有优势,但谁家大决战在恶劣地形打?

    占领了所有的精华区,战争就结束了,多一个全地形,用皇甫嵩的话来说就是砸了制造顶级精锐得钱,用来制作一支对付杂兵的精锐,有这钱,我制造几个专业干这种事情的军团不就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