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四章 说好当姐妹的……

    之后一段时间,蔡琰的母性便是以惊人的速度在不断成长,当然本人也变得慵懒了起来,天性也从冷清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最近好好呆在家里,宫里也别去了,长公主上课什么的也就是糊弄两下,给她们休假算了。”陈曦轻拍着蔡琰笑着说道。

    “本来就不准备去了。”蔡琰双眼温和的说道,如果说以前给长公主代课,蔡琰可能还会有些帝师之类的想法,现在说句不敬的话,我家儿子更重要啊!

    安抚了一阵子蔡琰,使之入睡之后,陈曦长舒了一口气,就怕蔡琰孕期有什么焦虑之类的,然而完全没有,性格貌似比以前更好一些,以前少不了用目光横陈曦,现在的话,基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好好照看家主,莫要出事,带少家主出生,皆有厚赐。”陈曦蹑手蹑脚从蔡琰闺房离开之后,将门带好,对着保护和侍候的仆人说道,而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陈曦能瞒过大多数人,绝对瞒不过蔡琰身边这些侍女,护卫,而陈曦好歹也算是汉室官场最顶级的人物,这些在蔡琰身边的人员,自然都是认得,因而在之前她们多是以为蔡琰是陈曦的外室。

    毕竟不同于更高一层,诸多世家的那种认知,在这些人眼中,蔡琰身上其他的光环,其实完全被陈曦自带的光环压制,因而这些人很简单的认为蔡琰只是陈曦的外室,而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

    然而陈曦这次的说法,等于说是承认了蔡琰依旧是蔡家的家主,而蔡琰的子嗣将是蔡氏的嫡脉,而非是陈家陈曦一系的庶子。

    这是一个出乎所有人估计的结果,就算是贾诩等人猜到了陈曦和蔡琰发生了什么,也很难想到陈曦会让蔡琰的子嗣姓蔡,继承蔡家的香火,上蔡家的族谱,这在这个时代可谓是寥寥无几。

    “好好保护你们的家主,蔡家现在可就这一根独苗了。”陈曦看着众人说道,“我先离开了。”

    陈曦也清楚其他人在蔡琛出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看法,不过无所谓了,就他现在的位置和高度,怕是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乱说什么。

    出门将密码锁随便一拨,陈曦便乘车回自家宅院。

    “嘭!”迈入内院,陈曦条件反射一般一缩身,躲过了一发雪球,这才发现甄宓居然带着侍女和陈倩在打雪仗。

    “爹爹,姐姐欺负我!”陈曦入内的瞬间,原本乱丢雪球的侍女和甄宓赶紧收手,而陈倩像是明白了什么样,哇的一声哭着转身朝着陈曦跑过去,抱住陈曦的胳膊,用另一只手假装抹眼泪。

    “不哭,不哭。”陈曦明知道陈倩在装哭,还是半蹲着身子将陈倩抱了起来,然后对着甄宓招了招手,至于一众侍女陈曦示意她们去后院去玩,只留下陈芸一个陪侍身旁。

    “羞羞羞!”甄宓看着陈倩装哭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还伸出冰凉的小手在陈倩脸蛋摸了两下,当场陈倩就滋哩哇啦的对着甄宓张牙舞爪,而甄宓也不甘示弱。

    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甄宓,然后甄宓一缩身跳到陈曦的身侧,抱着陈曦的胳膊,完全不在乎陈芸尚且还在身前。

    “你都是倩儿长辈呢,还欺负这丫头。”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你没听到你女儿叫我什么吗?”甄宓松开一只手,又要用冰凉的小手摸陈倩的脸蛋。

    “小孩子懂什么,再说都叫了你几年姐姐了,我估计她现在都没弄明白姐姐和小娘之间有什么不同。”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而转头和甄宓说的话的时候,陈倩就给甄宓做鬼脸。

    “呵。”甄宓侧头,陈倩要是不知道才见鬼了,前段时间甄宓去刘备那边见张氏,刘禅都摇头晃脑的问甄宓,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叫甄宓婶娘,不过甄宓想了想,还是让刘禅叫自己姐姐。

    “略略略!”陈倩表示很开心,她爹还是听她的。

    “以后记得叫小娘。”然后扭头陈曦就对陈倩叮嘱道,陈倩表示不开心。

    “说起来,今天夫君回来的好早啊,中午都没到,就回来了。”甄宓听到陈曦的招呼,开心了很多。

    “因为要出门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简儿和兰儿没在家是吗?居然只留你一个人看家啊。”

    “夫君这么说,难道是看不起宓儿。”甄宓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然而眼中却充满了笑意,以至于陈倩直接对着甄宓略略略~

    毕竟最近还处于年节状态,繁简回繁家拜年去了,连带着将陈裕也抱走了,而陈兰则代替陈曦给陈家拜年去了,毕竟原本陈兰是不姓陈的,但后来陈家给了陈兰颍川陈氏的出身,所以这两年陈兰也会回去拜年,虽说并没有什么亲人,但会祭拜一下祠堂。

    “你啊。”陈曦轻笑着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今天也没在,没想到你居然没有去进香。”

    “因为原本说好了和我一起去进香的糜贞甩了我鸽子,明明我可是她的长辈啊,她还要给我奉茶的。”甄宓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眼中却明显有欣喜和艳羡之色。

    “你行了,简儿都没让伯言的妻子奉茶,你就算了吧,还长辈,羞不羞啊。”陈曦斜视了一眼甄宓说道说道,“你不是还有别的小伙伴吗?吴媛,王异,李苑,徐氏,姬氏什么的吗?”

    “呵,一群有了夫君就没有了好姐妹的家伙,太过分了,只有吴媛还算靠谱。”甄宓一甩头,三鬟髻皆是一动,看的陈倩伸手就想抓,然后被陈曦一手拍掉,当场陈倩就有些不开心。

    “不过好奇怪啊,我去蔡家,昭姬姐姐居然没让我进门。”甄宓嘟囔了两句之后,想起来一件怪事。

    蔡琰的性格一直很好,基本没出过,有人相邀,不让进门的情况,不去归不去,但进门喝茶,吃点心,蔡琰一直是欢迎的,毕竟一个人也是很无聊的。

    “话说吴媛靠谱,为什么不跟吴媛一起去?”陈曦默默地岔开了话题,他突然想到了某些不太容易掩饰的事情,繁简对于蔡琰算是敬而远之,陈兰基本不怎么出门,都不会和蔡琰在接下来有交集,然而甄宓社交圈几乎遍布了整个汉室高层的圈子。

    包括曹操家的女眷,甄宓貌似都有交流,可以说除了大小乔,甄宓貌似真的和哪一家的女子都能聊到一起,该说不愧是做生意的啊。

    “吴媛她现在要交好几倍的人头税,而且和我跟糜贞当年不同,她真的连挡箭牌都没有,她现在有些慌了,当初本来是跟益州牧的兄长刘瑁结亲,她就是为了避开这个才出川的,结果你懂的……”甄宓叹了口气说道。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还用懂什么,刘瑁死了啊,然后吴媛现在开始思考将自己嫁出去了,不过这家伙条件很好,背景深厚,应该是问题不大,就是不知道会嫁给谁。

    “夫君没兴趣吧?”甄宓狐疑的看着陈曦说道。

    “你行了,说不准过段时间你多个长辈啊。”陈曦斜视了一眼甄宓,甄宓闻言一愣,隔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看着陈曦。

    “不……不是吧!”甄宓愣神一下,过了一会儿又反应了过来,一脸纠结,然而越想越有道理。

    “你想想吴家在什么地方?”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甄宓瞬间觉得,大人的世界好无聊啊,居然这么折腾。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促使这件事成功的有很多原因的,吴家本身是一方面,还有不少人做这个推手,实际上川蜀道路直通这个计划拍出来的时候,吴媛嫁人就有很大的政治因素在里面了。”陈曦斜视了一眼已经蔫了很多的甄宓说道。

    “怪不得之前见吴媛的时候,吴媛明显陷入纠结了,实际上真要说的话,也就三个选择是吧。”甄宓唏嘘不已地说道。

    “两个,益州牧没希望的,毕竟是先给益州牧兄长刘瑁提的亲,益州牧对这件事绝对是敬而远之。”陈曦随口说道,汉室对于这个是敬而远之的,这个算是胡人的习惯,哪怕是没成,刘璋都不会愿意。

    再怎么说现在的刘璋也是一个大佬啊,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何必呢,名声可比美女重要的多,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所以,过段时间,你头上也多个长辈了。”陈曦笑嘻嘻的说道,当场甄宓就变得蔫了吧唧的,还没占到糜贞的便宜,现在吴媛居然要占自己的便宜,好烦,说好了,我们是好姐们的啊!

    吴媛嫁刘备基本是必然,毕竟好长一段时间,吴媛都靠着刘备庇护着才没被自己家和刘瑁的势力找麻烦,再说刘备现在可谓是人中龙凤,世界霸主,嫁刘备那是一点都不亏。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件事在今年就会挑明,到时候吴媛八成得将这些年从刘备头上捞到的便宜全部还回来,还将自己搭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