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八十二章 支援

    “我之前不动用是因为我能保证国内局势平稳增长,今年开年,大朝会过去还没多久,就这个大一个坑,难道让增速放缓?”陈曦一脸抓狂的说道,而荀彧,陈群,鲁肃等听清了最后四个字的家伙,皆是一手拂面,得,感情都这样了,居然还能保持增长。

    “总之今年局势不好,大家都要一起努力,先过完这一年,开年就唱衰也是够了!”陈曦轻咳了两下,收敛了一下情绪说道。

    “那么现在我们就下发公文,抽调各地的仓储吧。”鲁肃轻声地说道,“我们国内这几年风调雨顺,而且良种也基本更换完毕,各地府库应该已经储备了足够六个月使用的粮食了。”

    “伯宁和子扬核查上计了啊,等伯宁回来,通知伯宁,这次抽调粮草,只要出现失火,什么层级的府库,那个层级的官员全部拿下。”陈曦虚敲了两下桌面之后,冷酷的下令道。

    “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过分,毕竟一个郡级府库要是失火了,将整个郡主事的官员全拿下的话,要填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鲁肃皱了皱眉头说道,“拿下相关一系的人员就可以了吧。”

    “这东西不同于其他,战略储备粮都敢动啊,其他的东西未必要命,这东西真出事的时候,那就是要命了,动了就直接那下吧,查明是真失火,那一系的人拿下,贪掉了话,全部拿下。”陈曦果断决绝,有些东西你们贪一贪,陈曦懒得管,战略储备敢动,直接弄死。

    作为官员,在汉室这种管的不是非常严密的情况下,灰色地带来钱的方式并不少,甚至休沐去给别人评个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拿一笔合理规模的款子,直接是白色收入。

    更何况,国行筹钱投资的时候,多长时间多少回报都是明确的,百姓买不到,官员还能买不到,要是一个郡级一把手,清廉到连这种东西都买不起,陈曦估计真的怀疑对方的能力了。

    再加上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补贴,陈曦不敢说让这群官员过的很好,但还真没有亏待他们,他又不是朱元璋那种剥皮填草的,贪污直接死,然后给的钱还不够吃饭的家伙。

    在这种情况下,敢动战略储备,要不是现在还需要人干活,陈曦真不介意搞的人头滚滚,当然最主要是怕自己签了一个可以下杀手的通告,然后回头杀的自己心里拔凉拔凉的。

    总之搞钱有搞钱的通道,敢动战略储备,那就去死,什么玩意儿都有底线的,毕竟有时候真出问题了,战略储备,那就是救几十万的东西,敢动这个,统统拿下。

    鲁肃闻言明显有些犹豫,但是在这件事又不太好辩驳。

    “总之,在这件事上,我没什么好说的,一刀切,犯了算他们倒霉,其他的事情可以放过,这个真不行。”陈曦平淡的说道。

    “继续说东欧的问题,粮草物资转运这个问题很大,单从长安到西域的这条通道转运怕不是那么容易。”陈曦强行将话题带回来,“让幽州刺史通知袁家,十一个大牧场,从北疆迁一个去东欧,开春就直接执行,游牧民族怎么迁移的,他们怎么迁过去。”

    “迁一个大牧场吗?”贾诩虚敲着桌面,隔了一会儿说道,“你是怕袁家连战马都打完了吗?”

    “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罗马不会轻易放弃,扛到了第一个冬天,到第二个的时候,罗马人肯定会认真起来。”陈曦双手交叉,撑住自己的脑袋,“算是物资支援吧,弄过去,让他们自己复制牧场。”

    “是哪个牧场,你们心里有数吧。”陈曦突然看向贾诩说道。

    “咳咳咳,不,我相信袁家自己肯定是心里有数的。”贾诩干笑了两下,有一个牧场的家族全都是袁家的支持者,这个是真没办法,袁家到底有多少触手,袁家不暴露,真心很难猜到。

    “给袁家三老明说,让他们连人一起弄走,上次我们不知道那是袁家的爪子,一起弄到牧场里面了,这次让他们弄走。”陈曦没好气地说道,当年真心是大意了。

    当初北疆搞完,陈曦这边搞牧场的时候,选得都不是大型家族,虽说也知道里面肯定有依附大型家族的家伙,可还真没想过会遇到一群人基本都是袁家小号的情况。

    要不是知道那些人都是自己选出来的,而且袁家当时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陈曦都想将袁家掐死,后面大牧场搞的红红火火,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对于陈曦来说,几百万牛羊,吹什么吹。

    他们北疆的版图可比后世外蒙加内蒙还大了,结果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自然陈曦对于贾诩的管理能力表示鄙视,贾诩表示自己都呵呵了,我搞的我都感觉自己快上天了,就你陈曦敢鄙视我。

    各大家族也是那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北方还能这么玩,国营大牧场什么的,有趣有趣,我们也搞几个小的,大佬给我们卖点种马,种牛,种羊什么的,我们也搞几个小的。

    反正没成本,白赚钱的生意为什么不做,搞不起大型的,我们难道还搞不起小型的,然后搞了一波之后,发现小型的赚钱不多,于是又卖给了国营大牧场。

    总觉得同样的生意陈曦做着特别赚钱,而自己做的话,根本赚不上钱,颇为心痛的感觉。

    总之现在各大牧场都还算可以,袁家小号管理的那个牧场,不算最大的,也不算最赚钱的,但也属于当年袁绍都拿不出来的东西,而陈曦表示这种东西我搞了是一个,并且准备今年再搞十个。

    北疆的草都是我们汉室的草,就算是我们人吃不了,我也让我们的牲口吃掉,然后我们再吃掉牲口,坚决不能浪费。

    抱着今年将牧场开到北海以北,春夏之时,到高纬度放羊,秋冬再回到北海以南,吃青储饲料,数平方公里的土地养牛羊,我们汉室地盘大,就这么奢侈!

    “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弄走,他家到底有多少小号?”陈曦黑着脸询问道,“告诉他们,再出这种情况,就算是我的失误,我也找他们家麻烦,什么鬼情况。”

    “袁家的小号啊。”一直没说话的陈群突然开口,“子川,你应该知道我们家祖地其实陈国,而陈国其实是现在的陈郡,然而我们是颍川陈氏,你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吗?”

    陈曦闻言一愣,虽说对于陈群突然转移话题有些不解,但想了想还真有点诡异啊,陈姓起源于陈国,讲道理如果说郡望的话,应该是陈郡陈氏啊,怎么跑颍川去了,要知道颍川名门其实是荀家。

    一般而言,一个郡不会有两个郡望,颍川这种不对啊。

    “那你知道陈郡现在的郡望是哪家吗?”陈群没回答之前的问题,而是又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陈郡袁氏?”陈曦隔了一会儿,带着疑惑询问道。

    “一笔出不了两个袁的。”荀彧在一旁轻声的说道,“汝南袁氏是陈郡袁氏别出的一支,而且别出的时间不到两百年。”

    “……”陈曦无语的看着荀彧和陈群,感情往后还是袁家那群人在下棋啊,你们陈荀两家到底行不行啊,后面王谢袁萧的时代,袁家还是顶级门阀,怪不得汝南袁家浪的都快飞天了,原来是不怕事啊。

    “所以袁家有很多的小号的,而且陈郡袁氏的光辉被汝南袁氏全部遮挡住了,谁知道陈郡袁氏怎么想的。”陈群双手一摊,“底子厚,又不怕翻船,他们有啥怕的。”

    “好了,我决定回头警告一下汝南袁氏,直接说吧,就算是我失误了,他们也不能揣着明白当糊涂。”陈曦不爽的说道。

    “至于陈郡袁氏这个,据我的观察,貌似和汝南袁家关系不好,毕竟从汝南袁氏别出之后,汝南袁氏就快上天了,然后一路膨胀到这种程度,以前扯淡汝南袁氏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活不了太久,我现在觉得啊,那些这么说的,说不定活不过汝南袁氏。”陈群一副唏嘘的神色,没办法,汝南袁氏膨胀的太快了。

    “算了,膨胀也算是本事,继续膨胀吧。”陈曦无所谓地说道,老陈家嫡系都经历过多少次这种事情了,陈郡袁氏经历一下也好,谁说支脉不如嫡脉来着。

    “话说到现在,如果袁家合并的话,你们觉得谁会是老大?”陈曦突然开口询问道,“前段时间二崔完成了整合,现在是博陵崔氏的崔州上位了,我看两家还真合并的亲密无间了。”

    “汝南袁氏和陈郡袁氏不可能合并的,哪怕是现在所有人都有意识的忽略陈郡袁氏,但真要说陈郡袁氏并不弱,而且陈郡袁氏一直很低调,也没冒过头,加之汝南袁氏基本不和陈郡袁氏接触。”陈群神色郑重的说道,“他们两家关系并不算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