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翻脸

    西洛特眼见海面上自家的援军打起来之后,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的西洛特直接炸了,自己拼死拼活在前线和汉室刚,保留生力军,你们就这么对我?对得起我?

    与此同时,原本只是脾气暴烈,因为南方婆罗门那几个混蛋不会说话的北贵将校,在动手之后陡然发现不对,南方婆罗门出身的那些刹帝利统帅,居然煽动士卒也出手!

    瞬间,北贵出身的军团长就算是傻,也知道情况不对,这明显是对面要拿自己当锅用了。

    想到这一点,北贵出身的两个军团一个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思,深吸一口气,对着对面的高种姓统帅吼道,“盖里拿,现在住手,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哈哈哈,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给我拿下这群逆贼!”被瓦莱纳招呼的那个刹帝利出身的军团长,眼见北贵出身的这俩二傻子服软,不仅不没有收手的意思,反倒升起将对方直接拿下的想法。

    “肯迈勒,我们怎么办?”瓦莱纳见此当即看向身边的另一个军团长,北贵在海军里面占有的力量很少,算上阿文德也只占有了四个位置,顺带一体瓦莱纳和肯迈勒都是以前阿文德的手下。

    算是比较忠心的那种,阿文德心碎之后,自己将自己流放,来海军混日子,这俩在之后没多久也跟来了,只不过这么多年阿文德一直没有起色的表现,也确实是消耗了这两人最后的耐心。

    “和南方那些臭虫用语言交流怎么可能会有成果,还是用武力来教他们做人。”肯迈勒冷笑着说道,“算了,阿文德总帅既然已经恢复不过来了,我们在这里蹉跎下去也没意思了,回北方吧。”

    “呃,可我们当年跟拂沃德将军说好了,会将阿文德统帅带回去的。”瓦莱纳有些犹豫的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回去不好交代。”

    “十年了啊,准确的说光来到海军我们已经呆了十年了,而将军还是那样,我们挽回不了了,恐怕佛沃德将军都已经忘了我们了吧。”肯迈勒带着些许的无奈的说道,“我们当年带来的士卒都没多少剩余得了,老的老,走的走,也该到我们了。”

    肯迈勒说这话的或死后明显有些落寞,当年是多么的意气风发,现在就是多么的令人沮丧,将军已经不是将军了,他们也衰败了。

    “我讨厌婆罗门!”有了肯迈勒这句话,瓦莱纳瞬间坚定了下来。

    “我也讨厌!”肯迈勒冷冷地说道。

    “忍你很久了。”瓦莱纳做出决定之后,再无丝毫的保留,直接绽放了内气离体巅峰的内气,然后绽放了属于自己的心象,直接朝着盖里拿冲了过去,既然都不打算在这里干了,还管他死活!

    与此同时肯迈勒也绽放了内气离体极致的内气,暗紫色的心象直接笼罩了所有的士卒,他们可不是杂碎,他们可都是阿文德的副将。

    肯迈勒和瓦莱纳一个爆发,别说婆罗门那几个军团长,先被镇住的居然是太史慈和文聘,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可是能感受到强弱的,而对面那两个绽放开气势的军团长,在太史慈的眼中都能称之为威胁,这种水平,放在汉室恐怕都没有三十个。

    加之心象的加持,原本还在混日子的老兵们,快速归建到自己的军团长麾下,爆发出来的气势已经不怎么逊色汉军多少了,然而就在太史慈等人做好这群人开始突击准备的时候,贵霜直接内战了!

    肯迈勒和瓦莱纳联手直接干掉了南方婆罗门那个刹帝利,然后直接不管其他贵霜水军,乘船朝着北岸杀了过去,南方婆罗门那群傻逼可以不救西洛特,他们两个必须救。

    只不过这次救走之后,他们会直接离开马六甲,千帆海军是吧,关我们北贵屁事,你们南方婆罗门爱怎么玩怎么玩吧,我们回帝国坟场驻守自己的防区,至于阿文德统帅,没救了,我们尽力了!

    眼见肯迈勒和瓦莱纳率部冲了过来,婆罗门那些军团长也紧跟着追了过去,不是为了救援北岸的西洛特,而是为了堵住肯迈勒和瓦莱纳两个混蛋,居然敢在他们刹帝利面前击杀同为高种姓的军团长。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南方婆罗门的体面,不把你们弄死在这里,我们就不是刹帝利!

    肯迈勒和瓦莱纳的船速极快,北贵本身就是奇葩种,虽说脑子发育的不太到位,但是身体的本能还是很厉害的,因而下定了决心之后,直接冲了过来,太史慈和文聘这个时候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操作,只是以为贵霜终于将水军准备好了,要来个大规模登陆。

    至于说之前动手什么的,因为那个刹帝利基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肯迈勒和瓦莱纳弄死了,太史慈又无法确定对方是军团长,实在是没办法脑补,只能认为是主帅因为什么事情发火,直接干掉了一个家伙,然后率兵冲了过来。

    毕竟相比于在汉军面前直接搞内乱,后者至少看起来靠谱一些,毕竟不管是肯迈勒,还是瓦莱纳展现出来的气势都很像是主力的样子,尤其是心象一开,更是有那几分一流将帅的气势。

    自然太史慈和文聘只能将这俩当作领军人物,将后面追过来的贵霜大军当作集体登陆的行为,殊不知对于后面的刹帝利来说,弄死这俩北贵出身的将军,比夺回北岸水寨,以及击败汉军还要重要。

    “放箭!”太史慈在确定贵霜舰队开始突进之后,当即命令士卒将攻城武器调整到位,等到肯迈勒和瓦莱纳冲进己方远程武器的打击范围之后,第一时间下令道。

    “消耗所有的云气加强集团防御式,将西洛特捞走之后,我们直接撤,我讨厌海战。”肯迈勒冷冷的下令道,然后整个舰队直接包裹起一层厚实的集团防御式。

    靠着这种不进行任何攻击,全靠防御的做法,肯迈勒和瓦莱纳的贵霜舰队硬生生扛过了汉军第一波的爆发,随后以更高的速度朝着马六甲北岸冲了过去,那种速度充满了冲滩的气魄。

    “不要管,继续射击!”太史慈眼见贵霜舰船直接不反击,全面防御,不由得心头一沉,但面色却没有多少的变化,依旧冷静的下令。

    接连五波床弩射击,并没有对于肯迈勒的舰队造成太大的伤害,太史慈有心启用贵霜布置在水寨西侧的永固性重型弩机,但又碍于现实无法分兵,只能眼看着肯迈勒两人的舰队开始了最后的冲锋。

    “靠你了,瓦莱纳,我的亲卫现在没有办法登陆,只能由你过去了,常规用船登陆,就算是能冲过去,恐怕也会损失惨重,你尽快冲过去,将西洛特救走,然后我们撤!”肯迈勒对着一旁的瓦莱纳招呼道,瓦莱纳点了点头,表示这是应有之理。

    在舰队靠近海岸只剩下不足一百米,汉军都开始用箭雨进行压制的时候,瓦莱纳当先从船头跳下,身后的老兵也都随着瓦莱纳直接跳下,太史慈和文聘见此大喜,当场就呼叫箭雨压制。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太史慈和文聘明显的面色一沉,瓦莱纳的士卒落水的瞬间明显一沉,然后整个人就像是瞬间移动一样,在水面上快速的闪动了起来。

    不同于盾卫那种将重量分散到大片水面,踩水的时候几乎不会有浪花的情况,也不同于刹帝利武士那种靠着神足通行走一切之上的能力,瓦莱纳的士卒,明显踩在水面的瞬间会有下沉的趋势,但随后却瞬间开始爆发性以东,直接出现在数米之外。

    靠着那种近乎一跳,一跳的动作,从水面上快速的闪动了过去,等到汉军的箭雨落下来的时候,这群人已经即将靠岸了。

    “还行,比当年进步了很多。”肯迈勒看着瓦莱纳的表现满意了很多,这并非是精锐天赋的效果,而是瓦莱纳心象的效果,虽说是依靠信仰而凝聚的心象,但那奇葩的效果,在很多时候都能奏效。

    几个闪动,除了一些倒霉的新兵因为不太习惯这种运动方式撞在一起,然后落水以外,其他的士卒全部成功靠岸,而后瓦莱纳根本不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尝试用心象越过正面阻击的汉军,直接杀的话,就算是他巅峰期也很难做到这种事情。

    但越过去的话,反倒非常容易,毕竟他的心象效果本身就是从一切可以借力的平面上获得可以双倍于正常的跳跃能力。

    别问这个心象为什么奇葩,瓦莱纳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塞种人,信奉的火焰,大概是因为跃动的火焰让他拥有了这种奇葩的天赋,但不管多么奇葩,这个天赋在很多时候都很有用,尤其是双倍的跳跃能力,在很多时候是可以逆天的。

    因而着陆的第一时间,瓦莱纳扫了一眼贵霜包围的方向,二话没说先来一个平跳,以极高的速度接近了汉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