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七十二章 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

    至于阿文德麾下的士卒,其实对于阿文德心态的变化并没有实质性的感觉,说实话,之前阿文德带头往前冲的时候,老兵们还挺奇怪的,他家军团长一直都是狂归狂,但并不会无脑莽。

    再加上阿文德打架是真不行,虽说也是个内气离体强者,但总觉得动手的时候不够狠,很多时候都是靠着亲卫帮忙,所以在士卒的印象中,阿文德一般都是站在大军之中进行指挥的。

    这次冲到前方,老兵们都挺玄的,但是这种事情也不会有士卒去拉阿文德,最多是亲卫更小心的进行保护,再说军团长带头冲锋,从某种角度来讲,确实对于士气有着更大的加成。

    然而阿文德脑子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怂了,然后差点被汉军给捅了,好在旁边的亲卫赶紧帮阿文德挡住,至于说这种低劣的战场发挥什么的,是否影响阿文德伟岸。

    省省吧,那些跟着阿文德打过贵霜南部的士卒,都知道阿文德带兵冲锋就是个渣,跟后面指挥,发挥出来的意义比带头冲锋还大,明明战斗力比士卒要强的很多,但在一线总给人一种会被士卒捅死的感觉,老兵们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阿文德一边内心嘤嘤嘤,一边面无表情的进行指挥,没有了周瑜对于自身的智力削弱,阿文德虽说满脑子的要完,但指挥水平居然见长了,再加上蒋钦麾下的车下虎士之前已经被打的士气低落,现在更是在被追砍,阿文德并没有太重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稳定的指挥,很快就将蒋钦和朱治从这条船上撵到另一艘船上,然后阿文德还没有说稳扎稳打,自己的前面就出现了一条云气固化通道。

    嗯,竺迦叶波给生成的,他一直在盯着阿文德的方向,眼见阿文德以极其恐怖的效率将汉军击败之后,果断抽调云气给阿文德铺路,让阿文德冲过去干死汉军。

    原本还想着走另一个方位通过船舷的阿文德士卒,在看到突然出现的云气固化通道,当即怒吼着从其上杀了过去,这一刻阿文德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之前看汉军聚集在船舷拼命,还想稳扎稳打,然而……

    【你们为什么不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啊!】阿文德一边在内心咆哮,一边拼命的指挥,尽可能的将边缘的士卒收束回来,保证军团整体的实力,避免陷入多面作战的状态。

    当然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阿文德自己也不得不跟上保持军团应有的战斗力,至于说心理状态,现在已经快崩溃了,自家士卒全体嗷嗷嗷的在追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汉军,而自己还不能表现出来我已经不行了,还必须要一副拽的爆炸的神情。

    【好想去死……】阿文德几个预判,协调之后,成功将边缘那群被老兵带着嗷嗷嗷乱冲的新兵拽了回来,避免了之后汉军数个百人队的袭杀,然后更是给丢了一队老兵过去,让他们对磕。

    靠着这种指挥能力,虽说没有之前那种莽起来一往无前的绝对气势,阿文德军团照样占据着优势,而且士卒看起来也更轻松一些。

    毕竟之前阿文德使用的战术,哪怕是那些甘愿为阿文德赴死的士卒也是难免心生压力,现在这种,才是阿文德正常的作战方式。

    至于蒋钦这边,这个时候他都快吐血了,一方面是被打的,另一方面也是被气的,明明双天赋顶尖的素质啊,而且开封之后绝对是顶级军团的级别,结果上来被人直接打崩了。

    到现在直接是节节败退,连那些精锐老兵都不如了,白瞎这么多年自己传承下来的内气离体的经验,技巧了。

    蒋钦真的是快气的吐血了,这些士卒跟了他好几年了,这几年他一点点的靠着自己的军团天赋将自己的经验,技巧传递给这些士卒,让这些士卒没经过惨战,就达到了双天赋精锐的素质。

    虽说周瑜曾经给蒋钦说过,这样训练不是一回事,要不换一波老兵训练算了,这样下去会有短板的。

    蒋钦当时想了想自己麾下训练了这么久的士卒,拒绝了,表示都快成型了,再训练很麻烦的,再说等底子厚了,上战场几下就能树立信心,换不换真要说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

    周瑜闻言,也觉得问题不大,到时候找一个烈度不高的战场丢进去试试就是了,后来统一的时候,张飞开军团天赋,并自家的幽州精骑吓唬人,蒋钦军团当时虽说气势雄浑,结果明显停顿了一瞬间。

    然后张飞就给出了评价,蒋钦也听过,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有说不是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想的是,我家神剑还没开封,等我开封了肯定要教你做人……

    然而,这次别说开封了,剑断了……

    阿文德除了心理问题以外,其他的素质确实极高。

    在看到蒋钦率领的车下虎士的时候,就给出了判断,优秀的素质,堪称顶尖的基础,但是明显像是大战场的新兵。

    虽说这个结论很不可思议,但战场上得出来的判断,想活下去就必须要坚信这个判断。

    于是阿文德果断的出手了,而且基于这种判断,一出手就是能将对手打出心理阴影的绝杀。

    别说没经历过这种恐怖的车下虎士,就是蒋钦和朱治都是头皮发麻,一声令下,士卒愿效死力意味着什么,他们太清楚了,这种执行力,只要双方素质一样,士卒愿以死报的必然会获得胜利!

    自然几波攻击下去,直接将车下虎士打出来了心理阴影,素质强怎么了,基础顶尖又怎么了,再强还有二版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强了,全部都是炼气成罡,讲道理手撕任何一个军团都应该具有绝对优势。

    甚至单从平均实力来讲,他们比陷阵还要高,而且他们的人数比陷阵还要多,但他们展现出来的素质是怎么样的?

    顶级双天赋的水平有吗?没有的,素质这种东西,决定的只是自身的下限,技巧和意志决定的才是上限,而车下虎士确实具备成就顶级军团的素质,可在磨刀石磨断的神器也不是少数。

    车下虎士的问题就在这里,直接被阿文德打成了恐慌状态,自身的战斗水平根本发挥不出来,明明有远超精锐老兵的实力,在这种战局下居然还不如那些敢于面对敌人的精锐老兵。

    “公奕……”朱治在这一刻比蒋钦还要难受,这家伙虽说是世家出身,而且家国思想比较混乱,但毕竟是跟随孙坚的老兄弟,对于孙家的基业其实看的非常之重。

    自然明白车下虎士寄托着什么,那可是江东希望之一,没开封就是顶级军团的车下虎士,开封了,可就是实打实的决战兵种,可是和被留在中原的张颌军团已经,属于江东最大的牌面。

    然而现在这张牌面基本废了,开封失败,直接被磨刀石磨断了,也许之后还能发挥出来不下于双天赋的战斗力,问题在于,汉室需要这么一个双天赋的军团吗?

    真的不需要,除非是顶级,或者具备成就巅峰的潜力,汉室真的不缺普通的双天赋精锐,给皇甫嵩足够优秀的士卒,皇甫嵩直接能大规模的生产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的双天赋精锐很稀有?

    一点也不稀有,没有成就巅峰的潜力,要这么一个军团根本没用,而就在刚刚,一个原本能冲击巅峰的军团,当着他的面,被人打废了,被人硬按着,打出来了心理阴影。

    “毁了,那就再来!”蒋钦面色漆黑的说道,“没有什么毁不毁的,就算是车下虎士,就算是未开封的就有顶尖的素质,不也是我训练出来的吗?之前那么多事情提醒我这个军团的短板,我都心有侥幸,现在被打醒了也好!”

    “但那需要时间!”朱治愤怒的说道。

    “不需要!”蒋钦实际上比朱治更难受,这可是他投入了大量心血塑造出来用来对抗军魂的军团,结果就这样没有任何结果的破灭在了自己的眼前,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

    “下一次,我直接在战场上训练!”蒋钦咬牙,冰冷的说道。

    另一边,阿文德不知不觉间已经混到了三支舰队的统帅,没办法,旁边的几支舰队死活打不开局势,就是在僵持,然后阿文德那边顶着最强的蒋钦,朱治等人一路高歌猛进。

    硬生生将蒋钦和朱治打的节节败退,其他的舰长见此当然就随着阿文德一起,战场上抱大腿是非常有眼光的一种选择,本身舰队统帅已经将自己的指挥下放到中下层,加之阿文德名气又大,看起来又确实是超级能打,舰队统帅自然不会拒绝被阿文德接管。

    然后阿文德的感觉就是自己的麾下越来越多了,自己好想死,为什么我的眼力饱含泪水,因为我的士卒在不断拉羊,而且在不断拉羊的过程中,还在不断的压制着敌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