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七十章 破绽

    阿文德确实是沉寂了很久,但一个无敌的神话,在没有破碎之前,那么永远都会有人提起,如果说竺迦叶波面对之前那个内心充满自卑的阿文德在看了对方的战绩之后才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那么现在,星辉光柱通天,傲立其下,言谈举止之间流露出来的令人发指的自信,由不得不让人相信这确实是曾经的那个无敌。

    伴随着阿文德的一声令下,所有的舰长不管是信还是不信都自然的加速朝着汉军冲了过去,追随强者,本身就是战场的一种本能。

    “随我杀敌。”阿文德冷冷的看着对面的蒋钦,对方麾下士卒隐隐流出来的气势就连阿文德都能感受到,不过没什么了,我,阿文德,丢掉了脑子,强无敌!

    什么为了贵霜五支的荣耀,什么不要丢掉王室的颜面,什么一定要赢啊,这都是扯淡,我阿文德什么时候给你们丢过脸,什么时候输过,管你是谁,站在我的前面就去死!

    汉军舰队和贵霜舰队在很短的时间碰撞在了一起,然后贵霜执行了一个让汉室完全没有想到的策略,船用大型秘术,直接将自身所有的战舰铺设到了一起,并且联通上了汉军的战舰。

    “呵,大军团级别做到战争秘术,贵霜的底子确实厚实。”周瑜冷笑着说道,当然也是云气固化铺路,别的不说先将一线的战舰沟通起来,否则以贵霜这种攻势,汉军未必能讨好。

    “又是你们?”阿文德扫了一眼蒋钦和朱治两人,又看了看车下虎士,“不错的精锐兵种,只不过你们觉得这能挡住我?”

    “不是挡住,而是诛杀!”蒋钦冰冷的看着阿文德说道。

    “虽说不知道你们是靠着什么样的方式完成了这样精妙的兵种,但就算是百炼钢也需要锤锻,不计生死,全灭他们!”阿文德冷冷的对着身边的士卒下令道,然后所有的士卒以一种无比狂热的气度朝着车下虎士冲了过去。

    蒋钦愣了愣神,尚且没明白阿文德的话是什么意思,更没有明白不计生死四个字说的是什么,但是眼见阿文德的士卒已经以百人为一支涌了过来,当即率领自己的车下虎士冲了过去。

    阿文德下令的时候,马辛德就听到了些许的不同,等到将竺迦叶波推开,直接以势喝令舰队的时候马辛德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不对。

    若非马辛德可以确定自身不是在梦中,他现在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因为阿文德是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

    不是恐惧,不是弱小,而是自卑,一直为了其他人而活出名将的姿态,拥有一切符合名将的能力,但那颗自卑的心永远支撑不起来身为名将的气魄。

    为了大月氏五支走上了战场,为了士卒去获得胜利,期间主动性的去获得什么,在马辛德的记忆中根本没有,阿文德说不出来那种霸道的话,同样阿文德也没有那种胆魄说出那样的话。

    如果说其他的名将为人瞩目的话,哪怕容貌一般,站在人群之中都有一种气势,那么阿文德就属于那种从外在看,看不出来任何能力的普通人,但不可否认,他确实是学了一切该学习的东西。

    就跟正史的羊祜一样,史书先记载羊祜长得非常帅,然后又明确说了一大堆这货的惊人功绩,但接下来是什么操作,接下来是写了一些比较细的细节,让你们自己去感受。

    比方说,羊祜明明看穿了司马懿的谋划,而且也有机会掀翻当时面对曹爽韬光养晦的司马懿,并且曹爽还来征召羊祜,但羊祜却莫名的奇妙的表示我怂的一逼,胆子又小,别来找我。

    后面直接靠身份游离在神仙打架外围,混过了这场大戏。

    往后还有羊祜高平陵之变后的状态,以及西陵之战继续苟怂苟怂的记载,然而请记住一点,羊祜实际上和周瑜,陆逊这票人一起混在七十二将之中,顺带绝大多数时候,你甚至记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甚至连灭吴是谁做出来的大战略可能你都不知道,然而所有的史书都记载这个人就是这么拽,但字里行间的感觉却充满了我弱的一逼,不要打我啊,然后将对方打死了的感觉。

    至于原因,羊祜很明显是家庭原因,基本上你记不起来羊家男性叫什么,史书上也都顺手只提一两笔,但如果说羊家女性,有正儿八经的史册记载,从姨妈,到母亲,到婶婶,再到姐姐,每一个都有记载,所以,有些时候生在终点线,未必会膨胀,反倒会自卑的。

    阿文德并非是因为家里人这么拽,说实话,如果家里人这么拽的话,还是王族的话,韦苏提婆一世的帝位怕是要挪挪位置了。

    对于皇帝来说,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你是否忠心而怀疑你,而是因为你是否有这个能力,所以才怀疑你。

    一家子阿文德这种怪胎,别说不自卑了,就算全体自卑,要坐稳帝位,韦苏提婆一世也要削这一支。

    马辛德比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知道马辛德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做出那种振奋的宣告,自卑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能力而自信,同样自负的人不会因为失误而自卑。

    现代科学测定,智力下降的同时,思维活跃度会同时出现下降,与之关联的抑郁症,自卑心理,绝望心理全部都会得到极大的缓解。

    简单来说,有些病只有聪明人会得,包括后天的精神病。

    马辛德不懂现代科学,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发觉某些不对,进而从这个破绽推导出来一些别的东西。

    比方说自己从船舱里面出来的时候看向集团防御式强度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产生怀疑,以及以自己的精神天赋,在可以做到一叶知秋的情况下,为何只是生出来了些许的不对,并且为什么没有继续思考。

    是因为身体的伤势,是因为大脑缺血造成的头脑不清晰,马辛德几乎在瞬间就否定了这一切,他除了智慧,可还是具备着同等高度的经验,而且智者的思维在发现不对的时候,第一反应不应该是疏忽掉。

    【我的思维方向被扼制了,还是说我的精神天赋被扼制了,亦或者我的思维精度受到了模糊?】马辛德很自然的考虑到了这些东西,如果没有阿文德的奇怪表现,就算是以马辛德的智慧,也需要打完这一战,在重新复盘的时候,对比常态思维才能发现不对。

    甚至还会因为自身作战时的伤情,对于复盘时发觉的疏露不做太多怀疑,但现在疑惑就在面前,有了破绽,顺着破绽去考虑,马辛德自然发现了些许的不对。

    反应过来这一点之后,马辛德很自然的带着竺迦叶波的护卫,来到船舷位置,远远的看向阿文德,很快,马辛德就在局势大好的阿文德那里看到了些许的不对。

    【阿文德也被影响了,直觉性预判并没有出现问题,心象加成也没有出现问题,反倒是最基础的指挥调度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小问题,反过来说的话,不是精神天赋,也不是直觉问题了,而是有人在我们的脑子上动了手脚?】马辛德这一刻近乎面色铁青。

    一个普通人,永远明白不了智者的智力对于自身来说有多重要,失去了其他的一切,只要还有脑子在,他们就依旧还有这本钱,而现在自己的棺材本被别人动了。

    有了这个判断之后,马辛德几乎看向所有的将帅,虽说他没有记全这群人,但他对于每个人的水平大致还是有点把握的,毕竟收集敌我双方的资料,也是智慧者的本能。

    【杜鲁卡的指挥水平出现了相当的下滑,甚至不如那些二线的将帅了,瓦卡斯同样也是,几乎所有的舰队舰长都受到了影响,结合之前,大概丘里确和巴里也是如此,他们的共通之处,不,还有我……】马辛德双眼无比的冰冷,哪怕是思维精度和广度都受到了压制,但反应过来的马辛德开精神天赋,依旧发现了很多问题。

    【内气离体和精神天赋吗?】马辛德快速的筛出来了答案,【反过来,也即是所有能影响决策的人员,真的是厉害,如果不是阿文德完全不可思议的反应,大概连我都能蒙骗过去,而决策层面被影响,恐怕会输的一无所有,从一开始就谋算的是最后的胜利吗?】

    “竺迦叶波,通告所有人,对方存在影响指挥调度的能力,而且针对所有的舰长,让他们将指挥权下放,全面铺开集团防御式,进行扁平化指挥,交由中层统领进行百人规模突击作战,放弃指挥协调,用规模优势和小军团协同优势扑灭汉室。”马辛德在确定了事实之后,果断对竺迦叶波开口道。

    “什么?”竺迦叶波闻言一愣,随后一脸惊容的看着马辛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