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六十八章 我快撑不住了

    进而原本被压缩的防线猛地爆发出来一波狂猛的攻势,而阿文德则手忙脚乱的开始指挥,更是因此而心生惶恐,以为那口气开始衰竭了,没办法这货天生就不是一个自信的人。

    准确的说,任何一个正常将帅,在拥有了阿文德现在的战场指挥,战局判断,局势预读的能力,还拥有四十一战全胜战绩的大光环,心志都不会想阿文德这样脆弱。

    要知道,就算是去除了四十一战全胜光环,阿文德之前也是实打实一打三,靠着指挥协调发挥出麾下士卒的能力去镇压朱治,蒋钦,程普三人,这种水平的指挥哪怕是放在汉室都属于需要着重培养的人选,然而阿文德缺乏自信,从骨子里面散发着一种自我怀疑。

    北贵的天赋能力叫做心象,本质上说白了就是自身心灵显现,而自力的情况下,没有依托任何外物诞生心象的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死在了拉胡尔手上,被孔雀军团打死了。

    剩下两个之中有一个就是阿文德,讲道理这种人放在哪里都应该是为人崇拜,万众瞩目的对象,但阿文德居然会怀疑自己的心象为何如此弱小,虽说他的心象确实是被吹成通往胜利的道路,但至少要看到两个字,阿文德的心象是极大加强自身直觉。

    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没有极大这两个字,恐怕第一步都迈不出去,而正因为是有了极大这个加强效果,才有了后面的基础。

    贵霜算上贱民四千余万人口之中,天资近乎绝顶的存在,指挥,判断,直感也都属于帝国水平的上上之选,可以说这些素质放在一个正常人的身上,配合上四十一战连胜,闪金张任算什么,搏一搏,打出一个当世无敌都不是问题。

    毕竟巅峰期闪金张任的短板,阿文德一个都没有,不管是战阵指挥,还是集团作战,他都当得起不错,配上自己的战绩,如果放在汉室绝对是当世最顶尖的将帅。

    然而和张任最大的不同在于,阿文德的压力太大了,在觉醒之前他自己已经垮了,他不是野路子出身,从出生就加诸这光环的阿文德,身上寄托的太多了。

    阿文德一定会成为名将的,这一代阿文德必然是最优秀的,五支之中阿文德确实是前途无量,肯定会成为名帅的。

    然后,阿文德垮了,本身心志就是短板,还背负了这么多荣誉,最后拼死证道,觉醒心象还是这么一个玩意儿,阿文德感觉自己就是在梦游,甚至说的简单一些,从一开始阿文德就不是为自己活着。

    他一直活在别人的话中,承受着无法承受的荣耀,甚至在心象觉醒之后,参战的时候,他都不是在为了自己而战,而是为了士卒而战。

    甚至可以说,这货若非是有节操,恐怕在局势不妙的时候会自己跑掉,然而没有,雄厚的根基,学了十几年领会贯通的兵法,天生的战场直觉,上好的指挥天赋,让他在自己麾下士卒拼命的时候,尽可能的发挥出自身正常水平的军师能力。

    甚至打摩罗军团的时候,阿文德面上稳如老狗,指挥若定,士卒疯狂作战,甚至逆势打出突破上限的战斗力,直接从顶级军团跃迁到决战兵种,然后将这个传承了数百年的顶级军团全灭。

    实际上只有阿文德自己知道,当时在面对摩罗军团的时候,他的脑子是空白了,心中慌得就想扭头就跑,要不是麾下士卒已经正面刚了对方,跑不掉了,阿文德绝对选择撤退。

    然而打赢了,那是阿文德第一次生出自信心,然而随后就收到了拉胡尔手撕了一个和自己同级别的家伙,刚长出来的自信心就被薅掉了,然后麾下将校天天跑过来找阿文德,要去收拾拉胡尔。

    阿文德表示自己内心慌得一比,根本没办法接话,他完全不想和拉胡尔打,也完全不想手撕拉胡尔,毕竟和自己同级别的已经被手撕掉了,阿文德表示自己不想作死。

    可惜有些事情不是阿文德能阻止的,阿文德认为自己是菜鸡,但麾下士卒不认为啊,你拉胡尔不就是手撕了箬阿诺吗?我们老大会和那个死人是一个级别,你不知道那家伙是蹭我们老大热度的吗?

    强烈要求阿文德军团长带我们去一起去削拉胡尔。

    被逼的不行的阿文德,双眼含着泪水答应了回头遇到拉胡尔,我就去削他,实际上放话后的晚上,就差趴被窝里面哭了。

    这种麾下士卒总是带着自己去打那些自己一看就打不过的对手,每次打赢了还将功劳放在自己头上,阿文德觉得自己实在承受不住。

    尤其是在含泪答应了接下来南进遇到拉胡尔就削他的计划之后,马辛德在离去之前又告诉了阿文德事实,原本心志都快成零的阿文德,心志直接崩溃了。

    随后全程梦游,被刹帝利武士军团击败,实际上那次刹帝利武士军团打败阿文德确实是挺玄的,阿文德自己虽说不在状态,麾下军团本身已经是帝国禁卫军那种打着打着就能暴走的怪物。

    毕竟之前锤灭摩罗职业兵的时候,原本拥有钝兵器震荡天赋的阿文德军团,已经打出来了收束天赋,要不是阿文德自己心志太弱,好好稳定一下,麾下军团就算他全程梦游也能将刹帝利武士军团锤死。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阿文德最后一战是收到了某种情报,心碎不想打了,而不是认为阿文德军团输了。

    唯有阿文德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心碎了,而是从一开始他就没办法背负起这些东西。

    从一开始,从他上战场算起,他从来不是为了自己在作战,而是为了别人,为了其他人嘴里那句不要丢了五支的荣耀,不要输给其他人,以及,将军我们一定会赢吧!

    【好想逃走……】阿文德看着全面开始反攻的汉军,心中很自然的生出来了这样的感觉,但是他的脚下却像是生根了一样,迈不出那一步,他做不到背弃相信自己的人。

    竭尽全力的去指挥,靠着战场直觉和多年的经验去补防,甚至靠着莫名的直感,从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战局之中抽调出来一部分兵力作为后备,恐惧,惊慌,压不住的敬畏,但阿文德依旧在努力。

    【好想让你们不要这样相信我,我真的不值得你们这样信任,我其实很弱,真的很弱。】阿文德一边抽调士卒,一边默默地想到,【我随时都有可能辜负你们的信任,我做不到……】

    阿文德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被打出来了,但是靠着高超的判断能力,成功在汉室狂猛爆发的局势下抽下来了三个小队,然后很自然的将三支百人小队补防到了他感觉到有问题的位置。

    在蒋钦抽调的人马到位之前,蒋钦原本选择的方位已经被阿文德压上去了三只小队,靠着兵力转换带来的局部优势,阿文德先行在蒋钦带兵突击之前,先手在这个方向突破了汉军的战线。

    这一刻蒋钦,朱治等人皆是面色发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更何况转移方位恐怕只能让贵霜这一波突击打乱他们的阵脚,当即不管不顾,以内气离体领头朝着突击过来的贵霜水手,发动了反击。

    很明显,这一刻汉军的士卒更为精锐,汉军的将校也更为勇猛,然而失去了袭杀的突然性之后,虽说靠着更为狂猛的攻击打出来了相对高昂的攻势,但冲进去斩杀阿文德的计划却彻底失败。

    同样反应过来的阿文德眼底则是带着凄苦,他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撑不住了,当然阿文德麾下的士卒和阿文德完全是两个反应,全然一副老大贼靠谱,我们继续打,我们已经强无敌,再努力一波,我们又能上天的节奏。

    跟阿文德自身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画风,甚至连普通新晋水军现在也被老兵带着开始扭转原有的天赋,变成伤人伤己的钝兵器震荡打击,而且画风也开始从原本那种菜鸡朝着老兵那种狂暴路线走起。

    至于竺迦叶波则是看得清清楚楚,阿文德提前一步引爆战场隐患的手法,让竺迦叶波清楚的感受到,当年的无敌到底有多强大,若非这里是战场,竺迦叶波怕是已经开始纳头便拜了。

    同样蒋钦等人在这一波失败之后,直接大幅上调了阿文德的指挥作战水平,这种临战决断的能力,以及提前预判能力,简直恐怖!

    唯有阿文德自己,眼中就差饱含泪水了——我撑不住了!

    就在阿文德感觉自己撑不住的时候,他看到了蒋钦等人后方海平线出现的小点,那是战舰,汉军的战舰,瞬间,原本就差被人打到一边哭一边指挥的阿文德撑不住了。

    同样,在这一刻,感觉自家要完的蒋钦等人,看到了要完的标志,贵霜舰队出现了!完了,全完了!没的跑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