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六十七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阿文德传说也就到那里画上了休止符,唯有马辛德知道,自己的摸索的方向是正确的,心象确实可以被创造,无敌的信念也可以被塑造,但这种方式创造出来的无敌,是可以被捅穿的。

    可以被创造出来的无敌,永远都不会是真正的无敌,也许很强,很强,但远远称不上无敌。

    如果阿文德本身就有那种无敌的信念,不管是真是假,到了那种横推十余倍对手的程度,那都是真的,但阿文德自己没有,准确的阿文德的无敌从来没有落到自己身上。

    然而如果阿文德自己可以坚定自身的无敌,那么必然是一种自信到近乎自负的高傲,而那种人怎么会听从马辛德忽悠。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只要拥有着那种近乎自负一般自信的强者,只要在没倒下之前,他们自身就是无敌的象征,而且他们的士卒也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坚信他们的无敌。

    同样那种人倒下的时候,必然是倏忽之间突然垮台,甚至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对方极大的胜利之中。

    阿文德不是,他的资质很一般,比李傕,郭汜等人要好很多,但又没有李傕郭汜那种力量来自什么关我屁事,对面是不是无敌,先打了再说的心态。

    吕布强不强,超级强,莽他,然后吕布被莽了。

    狼骑强不强,超级强,刚他,然后狼骑被刚了。

    北匈奴禁卫强不强,超级强,怼他,然后北匈奴禁卫就被怼了。

    后面还有很多诸如罗马,安息,贵霜的对手,李傕和郭汜这种家伙说打就打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精锐天赋有问题?知道,谁家双天赋有三天赋天赋效果,三天赋有四个天赋效果。

    李傕和郭汜这群人甚至都知道那个一直以来很有效,对军魂都有加成的天赋效果根本就是自己几个吹出来的,然而他们否定过这个天赋吗?没有,每次开战的时候有辅兵都会拿出来吹一波。

    “我西凉铁骑天下无敌,到时候你们跟着冲就可以了,羌骑的弟兄们不要怕,我们铁骑会给你们极大加成的。”李傕这话至少说过了上百遍,怀疑?不,从来没有人怀疑,也没人想过为啥铁骑明明是三天赋,会有四个天赋效果。

    更恐怖的第四天赋效果对自家绝对拥护的辅兵会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加持,百分之七十,看清楚,这个比例都快秒杀了罗马议会卫队对于正常军团的加成了,虽说只是对于超忠心的羌骑而言的,对自身都没有这么大的加成。

    在这种恐怖的效果下假的怎么了,假的还不让人用了?

    怎么可能不让用,每次数天赋的时候李傕一再强调自家三天赋军团的天赋是重甲防御,防御固化,以及唯心防御之后,就会跳出来表示骑兵加成效果是前代西凉铁骑的传承效果。

    总之,对于这种人来说,假的怎么了,假的有用我当然要用啊,不仅要用,我还天天要宣贯我们比狼骑,比骆驼骑,比罗马重骑,安息突骑都要强,我们除了三个天赋,还有一个传承天赋。

    反正宣贯到现在,罗马那边也确实没有能打过西凉铁骑的骑兵,也懒得辩驳这件事了,你说自己是啥就是啥。

    至于安息,估计现在也就阿尔达希尔还想争一下最强,然而铁骑的情况,阿尔达希尔也知道,要是能给自家军团一个百分之七十的极大加成,可能能和三天赋见个生死,然而只能羡慕着了。

    可以说现在除了拂沃德完全不鸟李傕,甚至有时间还撩拨西凉铁骑以外,其他人已经懒得管李傕再怎么宣贯自家多强多强了,基本算是默认铁骑确实是正面最能打的骑兵,也认同了西凉铁骑,一个军团四个天赋效果的奇葩情况。

    谁让这军团前面还有一个倒下的军魂军团,死前继承一下也不算太离谱,总之所有人都信了,而仅有的四个不相信的家伙,都属于那种我管你真的假的,用着够爽就可以了。

    阿文德如果再莽夫一点,变成李傕,郭汜这种状态,马辛德就算是给说是假的,阿文德也不会在意。

    然而像李傕郭汜这么脑子有病,还超级能打的家伙,真的是非常非常少,至少阿文德不是。

    甚至西凉铁骑伪造的精锐天赋和阿文德通往胜利道路的心象诞生的时间基本上是一前一后,如果阿文德和李傕郭汜那群家伙一样,一直活跃在战场一线,一直假装自己真的有这个心象,并且还赢到现在的话,恐怕阿文德真的能和李傕,郭汜率领的西凉铁骑见个高下。

    可惜,阿文德自己倒下了,到了现在就算还有人记着阿文德的心象,阿文德再次使用出来也没有了曾经那种压制效果。

    就跟白起出战,别管对手是谁,士卒十有八九都未战先怯了,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将帅比对方高几个段位,否则全身而退都是奇迹了。

    同样对于一个拥有这样心象,并且在无数对手和自己人面前自证了这个效果的将帅,出场之后自然就会带上对于敌方的压制,和己方时期拔升的效果。

    就跟闪金张任一样,别的说三天命的闪金张任,不过不算时限,带上自己的亲卫,现在去怼国家禁卫军在金光未消退之前,国家禁卫军想要啃下张任都非常的艰难。

    尤其是当这种状态下奇迹达成的太多之后,对于普通人来说无法完成的奇迹,在主帅这种状态下就是必然。

    这种方式意味着需要不断的刷新人望,不断的在人前展露自己,让自己名变成实,如果用玄幻的方式就是连假成真,信仰封神。

    张任算是这条路走了小半,之后后面不要失误,保持现在稳扎稳打的效果,这条路走通基本没有任何的问题,闪金张任被强行提升到一线最顶级的将帅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阿文德则算是信仰封神失败,之前聚集起来的信仰都散了,威名和声望都已经在十年前画了休止符,现在就算是再用出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也许靠着自身的根基在这次掀翻汉室的话,有机会再次走上曾经的道路。

    不同于上次那种连自己都信不过的无敌,这一次如果迈出去的话,至少阿文德再次走到当年的高度,基本就能背起无敌二字了,毕竟这样一次他是凭着自己的力量走到了那高度。

    至于说李傕和郭汜那种就算了,那已经不是信仰封神了,那是真神了,拂沃德虽说时不时去挑衅一下西凉铁骑,但佛沃德从来没怀疑过西凉铁骑有四个天赋有什么问题。

    马辛德躺在船舱里面,过了一会儿,缓缓地睁开双眼,看了看保护自己的近百名老兵,“你们也去吧,随着阿文德去重立当年的无敌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了。”

    “军师……”阿文德的老兵当即开口辩解道,哪怕他们真的很想追随自己的军团长大战一场,但阿文德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好马辛德,因而哪怕是再有想法,也没人跟上去。

    “去吧。”马辛德平静地说道,“难得阿文德还有这样的精力,去吧,我还是可以保护我自己的。”

    “可是……”老兵勉力的辩解道,然后就被马辛德再次打断,“他需要你们,毕竟当初跟着他来到南边的士卒,在这多年间,留下来连一半都不到了,去吧!”

    阿文德跟着马辛德南下的时候,当初跟随着阿文德的士卒足足有四千多人,他们有的是偷跑过来的,有的是组团过来的,但是这十多年间,愈加颓废的阿文德,让那些满怀报复的士卒一个个的回了北方。

    毕竟他们本身就不擅长水战,阿文德又再无当年那种气魄,跟随阿文德来到南方,只是为了有一天阿文德再次变成那个逆势之下,以一敌十,将婆罗门体系自孔雀王朝时代延续下来的摩罗军团送入覆灭的巅峰将帅。

    然而等了这么多年,没等到阿文德回归巅峰,因而大半在南方过的不快活的士卒都回归北方了,毕竟这些士卒放在北方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精卒,同样剩下来还跟随着阿文德的老兵,基本上都是阿文德的死铁杆,那种真正可以为阿文德用命的老兵。

    一众老兵对视了一下,然后打开船舱,拿起自己的武器朝着阿文德的方向追了过去,在踏入阿文德军团天赋笼罩范围的瞬间,原本他们以为已经失去的力量再一次恢复了过来。

    “哼哼哼!”感受着身体里面充盈的力量,一众老兵直接跃起,朝着汉军的舰船上跃起,领头的队长当即下令道,“分散开来,带领新兵进行突击,军团长根本没有和他们交流过自己的心象,他们只是凭着本能在战斗,仅仅发挥出来了一成的效果,带着他们一起上!”

    “嘭!”当先冲过来的亲卫队长用大盾帮着阿文德挡住了蒋钦的攻击,“军团长,你要开心象就该告诉我们,这些人交给我们就是了,十多年了,您的身手越来越糟糕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