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六十六章 从未有过无敌

    到了这种程度,可以说江东水军的潜力近乎是被激发到了极限,然而面对已经稳住了阵脚的贵霜水军颓势却逐渐的显现。

    毕竟贵霜神佛观想的优势在舰船规模这种小团队作战的条件下显现的淋漓尽致。

    可以说,这个时候如果没有蒋钦,周泰,程普三人的紧急加入,最多一个时辰,董袭,吕范,朱治三人的舰队就会被贵霜剿灭,甚至连舰船都会被完整缴获!

    “嘭!”周泰怒吼着从蒋钦的大舰上虎扑过来,趁势一刀直接将正面的一个贵霜统领斩杀在地,然后果断绽放自己的军团天赋,拉起一波人马,以自己为先锋,对着在船上厮杀的贵霜士卒涌了过去。

    “竺迦叶波,开军团天赋,你去对付那个家伙,士卒交给我来指挥!”阿文德在看到周泰的瞬间瞳孔陡然一缩,随后大声的吼道。

    上一次在送大自在天归天的时候,阿文德见过周泰,这货一个爆发偷袭,直接将自家一个内气离体锤死了。

    这是一个精破界高手,而在这种小团体作战中,一个精破界高手,完全可以等同于一个强力突击小队,而且只要用得好,那真的顶得上好几个强力突击队伍,因而必须要有人将对方稳住。

    竺迦叶波听到阿文德的吼声,顺着阿文德指着的方向扫了一眼,不由得一愣,那次他也见到了周泰,顺带一提竺迦叶波打不过周泰。

    然而这个时候不是打过,或者打不过的问题,有些时候身处在这个位置就必须要挺身而出,而且自己带人过去,总好过对方打过来时措手不及的情况,一恩人竺迦叶波硬着头皮带了三队人朝着周泰堵了过去,普通内气离体自有人对付,这个不行!

    眼见汉军三道军团天赋绽放开来,阿文德原本压着准备到局势僵持的时候打开局势的心相映照也不敢再有保留,鬼知道汉室这三个军团天赋是什么效果,原本还打算留手作为压翻对手的杀招,这个时候先稳住局势再说。

    “给我开!”竺迦叶波在距离周泰大约还有二十步的时候果断的展开了自己的军团天赋。

    说起来竺迦叶波从周泰身上获得主属性是素质加持,而从蒋钦身上获得的辅助属性则是技巧传承,而从程普身上获得则是稳定发挥,三个不同的属性组成了竺迦叶波的军团天赋。

    虽说单一效果完全不如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但结合起来却是现在竺迦叶波最为需要的效果,哪怕不是很强,但配合着特殊的加持,足够将周泰拖住,避免对方随意冲杀。

    “嘭!”竺迦叶波接了周泰一击,手臂些微发木,面色也变得难看了很多,虽说之前就有所估计,但在云气之下面对精破界,竺迦叶波也不得不慎重,普通状态下他还有打不过飞走的自信,现在不能逃!

    “心象?通往胜利的方向!”竺迦叶波开了军团天赋之后,阿文德二话没说直接开心象。

    作为一名若非选择追随马辛德,放在北方肯定是和佛沃德这等军团长吹牛打屁的上代大佬,底牌什么的还是有那么一些的。

    阿文德长剑指天之后,仿佛是为了让所有人听懂一般,他心通的叙述甚至连汉军都听到了这句话,而后指天的剑尖迸发出近乎星辉一样细碎的粉末,跟随着阿文德的老兵在星辉坠落的瞬间皆是一震,多少年了,军团长好久都没有使用过自己的心象了。

    “上,随我干掉他们!”阿文德宣告之后,剑刃一指,没跟随阿文德参与过南北大战的普通水军士卒倒还罢了,那些跟着阿文德参与过南北大战的老兵,近乎狂化一般,一杆长枪在手,轻而易举的压制了正面数倍于自己的汉军水军。

    “军师,阿文德军团长开启自己的心象了!”在旗舰上保护着马辛德一众老兵,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皆是心潮澎湃,甚至都有人忍不住想要跟过去随着阿文德一起战斗。

    “通往胜利的方向吗?”马辛德闭着眼睛轻声的询问道。

    “是的,那是真正的无敌的天赋!”老兵振奋不已的说道。

    与此同时,战局也像是那个心象所描述的那样,直指胜利而去,明明是阿文德一个人指挥本阵,率领军团作战,但是却硬生生压住了朱治,程普,甚至还有余力反扑蒋钦军团,恐怖的威势甚至让蒋钦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这个天赋无愧于如此霸道的称呼。

    只是这样的人,为何会屈就在这样的地方,甚至连竺迦叶波这个时候都感觉到了惶恐,阿文德一人带队硬生生压住了汉军大半支舰队,这样的能力,真的是那个和他们共事了数年的咸鱼吗?

    “去死吧!”阿文德急进三步,左手佩剑,右手长枪,对着被三队人马压制的朱治上去就是一击穿刺攻击。

    “嘭!”朱治挺枪格挡,但是那刚猛的力量甚至让朱治怀疑对方是不是精修,然而不等朱治稳住脚步,阿文德再次强攻,接连十余招之后,朱治避无可避,凶性大作,直接中平枪直刺,准备一招见生死!

    “铛!”一声脆响,在阿文德即将一枪刺中的时候,一根箭矢撞在阿文德的枪上,直接将长枪荡开,而朱治的长枪,则是被阿文德的护卫直接架住。

    “朱将军,你去指挥,我来对付他。”蒋钦神色凝重的看着阿文德,他训练的超级亲卫终于赶了过来,不用再受限于之前兵员战斗力和组织力的问题了,现在可以腾出手来和阿文德见个高下了。

    另一边,马辛德问询之后,隔了很久,才再次开口道,“阿文德压倒对方了吗?”

    “因为对手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我军士卒的配合度并不够,军团长只能说是拉住了对方,而且对方还有更多的人手从另一艘大船上杀过来,不过军团长肯定不会输的。”毕竟是跟了阿文德和马辛德很多年的士卒,对于阿文德有着绝对的自信。

    其他老兵也都附和道,他们对于阿文德有着绝对的自信,从南北大战打过来的他们,很清楚阿文德的心象一开,那就是强无敌!

    然而之后马辛德清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强无敌,阿文德的心象也只是非常普通的一种直觉加强的天赋,成为后来的无敌天赋,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谋划,或者说是实验而已。

    军魂是意志的显化体,而意志强大到某种程度之后就可以扭曲现实,而心象是自身意志和军团士卒意志承载云气之后的显化,那么如果士卒的意志认同了心象的无敌呢?

    “阿文德,想不想变得超级强,比巴拉克,比尼兰詹,比拂沃德,甚至比拉胡尔还要强?”年轻的马辛德在同样年轻的阿文德面前忽悠道,他需要一个实验素材,而刚刚觉醒了一个超弱心象的阿文德非常合适,合适的刚好能拿来当作实验素材。

    “想!”阿文德兴奋的说道。

    “我觉得你的潜力在心象上,其实你并没有开发出你心象的力量,我觉得你的心象应该叫做‘通往胜利的方向’。”马辛德如是说道,阿文德愣了愣神,感觉到有些尴尬。

    然而阿文德的智慧毕竟不是很高,而马辛德基本上算是人类之中顶尖的那一撮,很快被马辛德忽悠瘸了,然后在某次大战之后当着自己士卒的面吼出来了被马辛德命名的心象。

    从那里开始阿文德开始逆天的道路,在马辛德的谋算下,一场场的胜利的被阿文德斩下。

    同样随着一场场的胜利,原本充满着中二气势的口号,在阿文德口中嘶吼出来,那便是胜利的宣告,所有人都信了,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坚信阿文德拥有通往胜利的力量。

    直到马辛德在某一次故意失误了。

    然后阿文德举剑吼出了“通往胜利的方向”,并且真正干翻了近十倍于己方的大军,那个时候阿文德的心象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无敌的天赋,叫做“通往胜利的方向”。

    可惜这种无敌被马辛德打碎了,马辛德放弃政斗离开北方的时候,告诉了阿文德事实——从来没有什么无敌,无敌的其实只是你自己,就算是弱的连台面都上不了的心象,在你的手中也是无人能挑战的无敌,坚信你自己的力量,你比所有人都强。

    要知道那个时候阿文德已经磨刀霍霍想要和孔雀来一个王对王,已经打出气势,打出状态,整个人都超神,跟三天命齐开的闪金张任一个状态的阿文德根本不怕任何的对手。

    然而马辛德戳碎了这个无敌,从来没有什么无敌的心象,你能镇压一切不服,只是因为你自己,阿文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如果是其他人说的话,他只会嗤之以鼻,但他的心象都是马辛德命名的。

    然后在接下来一战阿文德垮了,他吼不出来那句话,也举不起那柄剑,他并不是一个强大的人,于是阿文德跟着马辛德一起离开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