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六十一章 这就沉船了

    问题是这种事情就算是马辛德也做不到,速度没有那么快,预判能力没有那么高,尤其是后者。

    贵霜在一发反击之后再一次隐入到水雾之中,哪怕是周泰这等莽人也知道事情大条了,动手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也能远程攻击,并且攻击的威力丝毫不下于汉室这边的舰首重炮。

    “进行‘之’字形机动规避,避免对方的炮台打击,主炮炮台过载发射,务必保证一发命中,直接让对方沉船!”蒋钦虽说也是心中大惊,但好歹多年的水战经验让他保持了应有的素质,现在撤退未必能安稳撤下去了,调头的时间,搞不好会被对方逮住机会一发命中。

    相比于正面的甲板,要是侧面的船舷被轰中,几下下去直接折断都不是不可能,现在不能冒险,先冲上去。

    江东的士卒在陆地上的战斗力几乎让人绝望,但是在水面上表现出来的镇定却是相当的惊人,哪怕是程普的大舰左侧船舷被轰了一个大洞,程普大舰上的士卒也没有因此出现恐慌。

    经验丰富的老水手扛着大量的后备装甲直接从船舱里面朝着破洞冲了过去,当场开始修补,话说要是在陆战的时候江东士卒能表现出来这样的素质,别的不说,至少不会被人一冲就垮。

    伴随着汉军的开始机动性规避,对面之后三次射击最好的战果也只是打在海中,同样汉室精锐弩兵哪怕是抓住对方雾气散开的瞬间,进行反击,也同样没有造成任何的战果。

    哪怕是随着距离靠近,双方的远程打击基本都具备了决定性的伤害,就算是双方的旗舰正面挨上一击,恐怕没沉,也会失去大半的战斗力,然而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汉军的水军也没有任何的恐慌。

    话说回来,上了船之后,恐慌貌似也没有什么用,在种规格的海战,在船上还有一线生机,掉到海里面,除非真能游过太平洋,而且没有遇到那种大型的海怪,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可能也是因为这种因素,江东的水军不是一般的镇定。

    “将军,瞭望手认为对方的石丸攻击,可能和战船的移动有一定的关系,他们发射石丸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战船速度最快的时候,而当他们展开雾气对我们进行打击的时候,他们的战船是近乎停止的。”船员在战船进行机动规避的时候大声的对着程普吼道。

    “公奕,对方战船发射石丸疑似和他们战船的移动速度有关。”程普想都没想直接对着蒋钦的方向怒吼道。

    “收到,能靠眼力判断出对方的速度吗?”蒋钦对着在舰首死死抓着炮台的炮手怒吼道。

    “能,我们这边的成员有轨迹读取的精锐天赋,只要雾气散开,我们就能得出结论。”舰炮的炮手怒吼道。

    “幼平,你让你那边的炮台停止发射,给我超限蓄力,下一波雾气散开,给我开炮干掉他!”蒋钦怒吼道,现在双方的战舰都具备将对手打爆的能力,但同样都受限于命中率,双方堪称诡异的漂移方式,以及上下不断颠簸的炮台,让命中率都有些扯淡。

    哪怕是有精准和轨迹读取这等用来计算命中率的天赋,在这种战场上也提高不了多少命中率。

    “阿文德,战船横摆,这样下去,我们未必能赢!竺迦叶波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他不是应该在附近巡逻吗?”马辛德这个时候已经凉的七七八八的血,也因为恐怖的舰炮打击再一次躁动了起来。

    “那样我们可能完蛋!”阿文德闻言头皮发麻,之前命中率低的原因是他们也是纵向,换成横向,以他们这种最新建造,吸收了汉室密闭舱,龙骨,涡轮等技术制造出来的大船,能躲过去才见鬼。

    “怕什么,将护卫舰横在前方,多层集团防御式防护,要不是这么多年荒废了,我这次会让对面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集团防御多级加速,快点,我们现在靠的越来越近了!”马辛德怒斥道,“这么多年了,老子都忘了该怎么战争了!”

    “你要是干不掉对方,我们这次就麻烦了!”阿文德一脸崩溃的说道,但还是听从马辛德指挥直接将数支护卫舰横在了大舰一侧,准备着下一波直接干掉汉室一艘到两艘,比他们旗舰还大的大舰。

    “麻烦?如果干不掉对方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丘里确他们找麻烦!”马辛德大笑着说道,“开始吧,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

    阿文德闻言连骂人的话都懒得说了,当场调动旗舰开始调头,而护卫舰也都很自然的横在了旗舰了旁边,高速转弯带来的恐怖惯性差点将马辛德甩出去,不过这个时候他早已忘怀了自身的安危。

    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种生死就在自身判断决策之下的危险战局了,多少年没有感受过这种稍有不测就是你死我亡的战争了。

    “雾气散开!”马辛德怒吼这下令道,下一瞬间,横成横排的大舰将侧边的石丸用集团防御式奋力的激发了出去,那一瞬间,十几个赤红光辉跨过了双方的距离,直接朝着汉军覆盖了过去。

    “干掉他们!”周泰声嘶力竭的怒吼道,来不及躲避了,那十几发石丸至少有三发是朝着他的大舰砸过来了,机动规避根本没有可能躲开,军团攻击也不可能全部扫落。

    在这种档口,周泰毫不犹豫的放弃了闪避,闪不开就不闪了,结构硬扛,大不了船不要了,这一发干掉你!

    伴随着周泰的怒吼,早已吸收了超过过载上限云气的弩炮在炮手镇定的操作下,释放出来了至今最巅峰的一击。

    不同于之前的七色辉光,这一次极限过载的威力,甚至有了几分甘宁激发真七代舰舰炮的威力,赤红色的火龙,缠绕着贵霜蓝绿色的豪光朝着对面的舰队宣泄过去。

    “层叠防御!”在石丸打出去的瞬间,阿文德就怒吼着下令道,而马辛德也近乎条件反射一般的缩小了正面的集团防御,保护大舰哪怕是在命中的情况下,龙骨结构也不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在一层层集团防御式升起来的瞬间,赤红色的流光就像是从汉军大舰直接延伸到了贵霜战舰之上,号称极大防御力能力的集团防御式就像是纸一样被轰碎,正面的两层护卫舰直接被打爆。

    马辛德的压缩性集团防御式只是和赤红光辉擦了一个边,然后舰炮便从阿文德旗舰中线的左侧轰杀了过去。

    那一瞬间恐怖的威力,差点将舰船轰成两半,哪怕马辛德在第一时间稳固住了龙骨结构,汉军舰炮也在阿文德舰上开出来了一个五米宽的豁口,若非没有擦到龙骨,阿文德旗舰这波绝对被轰成两半。

    赤红的光辉一闪而过,朝着遥远的海天电射而去,穿透雾气之后,命中了三公里之外的竺迦叶波的旗舰,不过这个时候舰炮的威力已经大幅衰减,竺迦叶波又有普通强度的集团防御式拱卫。

    旗舰只是被轰掉了前面五分之一舰首,打断了正面的龙骨,结构遭遇到了毁灭性打击,竺迦叶波本人倒是没事,只是当场没有了舰首的旗舰被海水倒灌了进来,舰尾开始后翘,当场就要沉默。

    这一刻竺迦叶波就差疯了,新旗舰也不是说换就换的,现在贵霜大量的战舰还是以前那种没有龙骨的玩意儿,他们现在就换好了,更多是因为他们是在一线作战的舰长,加之汉室的战舰也是他们缴获的,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说换就换。

    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好吧,光一个换装怕是需要排到明年去了,才能将主要的战舰换完,现在他的战舰被打爆,打沉了的话,那就只能拿之前退下去的那艘当作旗舰了。

    问题是没有龙骨的战舰能造多大,贵霜的无龙骨战舰,可谓是世界一绝,问题是你就是再绝也没用啊,就跟蒸汽机一样,英国当年将蒸汽机的技术点的都快超出所有人几个身位了,结果后面出了内燃机,瞬间技术就成了草纸。

    贵霜同样也是这个情况,无龙骨的船,他们能造到六代舰大小已经可谓是工学奇迹了,然而再大,受限于材料强度,基本没可能了,而有龙骨之后,那就可以造的更大了。

    感受过了,仅仅比七代舰小一圈的大舰作为旗舰的风光之后,滚回去拿六代舰做旗舰的话,哪怕是竺迦叶波也觉得会低人一等,这简直就是要疯,自己的船还没有享受几次,就沉了!

    “给我通知舰队,通知他们所有人,汉军主力出动,具备一发打爆旗舰的超强攻击力,我的旗舰经过和汉室的戮战已经沉毁,让他们所有人小心!”竺迦叶波怒吼着给传令兵下令,命令他回马六甲通知大部队带人过来,他已经快要气炸了。

    “是,将军!”传令兵怒吼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