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九章 道义

    “不过就南边这环境真的适不适合骑兵。”太史慈看了看周围的的树木叹了口气说道,这边基本都属于热带季风性气候,没有广阔的平原,到处都是树,而且土地相对松软,不适合骑兵。

    “是啊,所以主公在南下的时候,只是给儁乂一个通知,示意他继续练兵,北方作战的时候,就跟随华夏的主力一起出发就是,再怎么说儁乂的重骑兵也是当世最强的一批。”李严笑了笑说道。

    实际上以李严的头脑他差不多能明白孙策的想法,张颌的重骑兵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去了东欧,袁家没有和其他家族通气,但毕竟和孙氏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继承关系。

    因而孙策这边隐隐约约知道一些事情,周瑜则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们麾下的军团除了极少数几个能适应北地作战的,剩下的在陆路作战都是被人吊打的对象。

    反倒在海上,或者水上作战绝对是一等一的精锐,而将那仅有的几个能在陆路上作战的军团送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全都是步兵,哪怕是丹阳精锐过去,也很难影响到大局。

    更何况孙氏这边几个陆战能打的军团全部都吃主帅天赋,如果送军团过去,主帅也必须要过去,而这些将校多是不能轻动。

    最后周瑜思来想去,亲自去见了一次张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那些一吨重的重骑兵心中滴血。

    “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回来啊。”周瑜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这可是一个整编的超级重骑兵军团,可以说是孙策手上最能打的军团了,哪怕是丹阳也不会比这个军团在开封之后更具威慑力。

    同样是顶级军团,骑兵永远比步兵强半个身位,同样威慑力也强一个身位,而张颌的重骑兵,可是当初周瑜接收了种子之中,本着用人不疑,发挥张颌极限优势而打造出来的超级军团。

    然而局势到了这种程度,哪怕是袁家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提出任何需要帮忙的意思,孙氏这边也必须搭把手,这是道义的问题。

    因而周瑜心一横直接将自家准备的决战兵种留在蓝田,其他军团去帮忙,一方面威慑力不够,单个军团的诚意也不够,另一方面其他的主帅本身就相对适合于水战,陆战能不能发挥出战斗力还是两说。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张颌的身份,张颌当初离开袁谭并非是背叛,当初张颌是拜了袁谭之后,表示主公待我甚厚,我要为主公复仇,袁谭轻叹表示无需如此,而张颌再三表示袁绍之仇不能忘。

    袁谭当时一方面是感张颌忠义,一方面也可能是对于父仇不甘心,毕竟当时他已经和刘备说好了,接下来自己走北方剿灭匈奴族裔之后就西进,中原之事就此了断,若天地广阔至斯,他可以将父仇先行放下,以袁氏之名,效法先贤,扩土开疆。

    当时袁谭算是心灰意懒了,北匈奴南下的时候,他放开幽州让刘备北上,其实直接等于认输了,本身已经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袁绍,对于那个时候的袁谭来说宁愿战死刘备之手,也不愿意不战而降。

    可惜北匈奴一把推手,将袁谭逼到了那种程度,而刘备给了一个台阶,否则袁谭十有八九在刘备接收了幽州之后,就会自裁。

    因而那个时候张颌说出那番话,刚好刺中了袁谭的要害,加之当时袁谭已经身处局外,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给自己留下的都是什么样的臣子,对于说出这番话的张颌也心生敬服。

    于是将大戟士的两千后备赠予张颌,让张颌去寻找自己的主公。

    当时张颌从蓟城离开时的第一目标其实是曹操,然而路上遇到了孙策,孙策本身的气概,还有他身后的袁术背景让张颌倒向了孙策。

    毕竟在当时的张颌看来,不管是跟随谁都可以和刘备作战,而只要是和刘备作战,不管是战死沙场,还是杀敌复仇都可以。

    这一点只能说张颌的智力确实不是很优秀,并不明白北匈奴入侵对于汉室大军意味着什么,也没想过当中原诸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联手击溃了北匈奴,对于整个大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可以说中原能和平统一,北匈奴入侵有三分功劳,剩下三分就是当前坐在帝位上的长公主,剩下的才是陈曦囤积的那些让所有人绝望的物资,若非有北匈奴入侵这件事让一众诸侯联手对敌,陈曦就算是能和平压服对手,恐怕也还需要两三年。

    总之,江东这边不少人其实是都知道张颌和袁氏并没有斩断,双方之间还有很深的香火情,周瑜自然也是知道。

    因而,让张颌带决战兵种去帮忙,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看你们的需要,这个军团你们可以留下来,而且相比于其他人,张颌去的话,张颌可以为了袁家的基业燃尽一切。

    这种程度的支持,就算是袁家也不能能说什么,这是一个决战兵种啊,就算是还没有打造完成,但只要在战场上杀出气势,那就会是一个实打实的决战兵种,孙氏能在这种情况下挤出来这样的力量给与袁家,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再加上一些诸如南方不适合骑兵,船装重骑兵浪费,本身这个决战兵种就是为了北伐准备的,现在没有了北伐,拿来往北方开疆扩土也好,以及最重要的一条,袁家遭难,张颌真的会袖手旁观?

    总之因为这一系列的原因,周瑜给皇甫嵩那边留了一封信,同时让张颌在蓝田军营适应自身的新装备。

    实际上在周瑜南下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到时候张颌要是选择不回来,周瑜交给皇甫嵩的那封信就是用来消除张颌内心最后一丝愧疚,让张颌能在袁谭那边好好的干下去。

    当然张颌要是选择回来的话,皇甫嵩那封信自然就不用给张颌了,至于对方会如何选择,周瑜也没有办法确认,虽说他是智者,也擅长把握人心,但他还真不知道答案。

    因为周瑜不是眼瞎,张颌一直叫孙策孙将军,而对于袁谭,貌似也没有叫过主公,大概对于张颌,审配这些人来说,他们真正的主公早在之前已经倒下了,有些时候活人是真的比不上死人的。

    尤其是对于袁绍这种在巅峰期倒下的英主,对于审配,张颌这些人来说,比刘备还要完美。

    李严三人的闲谈并没有持续多久,太史慈和李严就先行去休息了,而文聘则带着自己的亲卫进行巡逻,守夜,至于营地,他们并没有进行建设,只是搭建了围墙,用来阻挡蛇虫猛兽。

    虽说驱蛇虫的药有撒,但总是有一些蛇虫不知道怎么回事会爬进来,花点时间弄一个围墙,实际防御力没有增加多少,却能让不少的士卒安心入眠。

    另一边凌操带队的亲卫,经过高速的强行军已经探查了附近大约二十里的范围,一路上虽说难免遇到一些猛兽,但没有遇到贵霜的斥候,也没有找到多少人类经过的痕迹,这让凌操安心了不少。

    “你带五十人先回去,将这边的情况汇报给太史将军和李将军。”凌操等所有的分散的斥候回来之后,清点完人数,确定附近确实没有贵霜曾经巡逻过的痕迹之后,命令队率带着一队人先回去。

    “喏,将军。”队率对着凌操躬身一礼,然后带着五十人直接朝着之前赶来的方向往回跑。

    “其他人随我再继续推进十里。”凌操再次展开自己的军团天赋,他到现在都没有摸到一丁点混淆时感的感念,若非知道这个能力本身已经有人拥有,凌操都怀疑到底是否存在这种能力。

    要知道当初周瑜才告诉凌操这一点的时候,凌操每日研究的双眼布满血丝,甚至都有些疯魔,可惜距离混淆时感还是摸不到边。

    后来是硬生生被孙策给打醒了,否则的话,凌操搞不好都疯了,实际上到现在凌操的混淆天赋也就只是一个辅助天赋,至于说是开发出更高级的运用,凌操自己都不怎么抱希望了。

    一群人在不闪避的情况下高速行军,用不了多久就推进了快有十里,然后凌操快速的将麾下的士卒以五人一队的规模就地解散,命令所有人就地侦查,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所有的士卒再次聚集了起来。

    再次经过清点和信息汇总,凌操得出来了一个惊人的答案,贵霜大军来到这边都数年了,可能都没有派人到这么远来探查过,换成汉军的话,别说长时间驻扎了,就算是短时间将营地驻扎在一个地方,也会小心翼翼的探查最少三十里方圆。

    “先撤回去,明天再来侦查即可。”凌操将所有的人清点完毕,远望了一下南方,他有一种感觉,搞不好贵霜在陆路的防备疏忽的让人震惊,不过没什么,这是好消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