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时机的把握

    周瑜的回答让李严明显有一些扎心的感觉,他原本以为周瑜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是觉得他文武双全,能成功打下因为水军离开而空虚的贵霜营寨,做好一个贵霜实力限值阀的任务。

    结果周瑜的回答让李严陷入了无言的沉默当中,因为对方说的太对了,对的让他都没办法反驳,到时候海战的位置距离马六甲肯定相当远,而大致方向升起浓烟,贵霜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水寨被攻击了,而且这么大的烟雾,肯定是主寨快要被打下来,烧掉了。

    至于说放火烧森林什么的,战争时期,有人会这么思考吗?只要脑子正常都不会这么想的,第一反应就决定了他们接下来的判断。

    “所以要说危险的话,其实并不大,只要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你放火就是了,贵霜不敢赌的。”周瑜笑着说道,他一般不会打无把握的战争,既然敢去一线,那么至少说明一点,退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贵霜在大优势的情况下没必要去赌博的。

    稳扎稳打就能获得胜利的事情,何必要去拼命?

    “万一贵霜不调头,坚信自家营地能守住呢?毕竟贵霜陆军的实力我们现在差不多也知道,两极分化非常严重。”黄盖突然开口说道,他实在是觉得这个计划有些冒险。

    汉室和贵霜陆军交手的情报可是全部转给了周瑜,而周瑜也都一一给江东的将校进行过分析。

    简单来说,汉室的南北军团勉强还能算是处在一个国家军团实力上下浮动的范围之内,最多是公差大一些,贵霜的南北军团基本可以划归为完全不同的两种层次了。

    强的那波就算是逊色汉室最顶级的那些精锐,也绝对能死磕一波,后者一般看起来都是被人一打几十的节奏。

    因而黄盖就担心贵霜营地万一安排有精锐军团呢?甚至都不应该说是万一,应该是说肯定有,这么大规模的出动,韦苏提婆一世至少要给里面塞上一两支精锐军团撑场子的。

    这是最为正常的情况,哪怕是后世本子海陆闹得那么凶,海军其实也有能在陆地上打的,最多是这一两支的精锐军团所能发挥得上限不会达到真正最顶级的那种,但绝对会有这样的军团。

    “贵霜不会去赌的,都这么长时间了,贵霜在马六甲沿岸肯定制造了永固性的弩炮,一旦那些炮台落入到我们手上,对方要重新占领就困难太多了。”周瑜摇了摇头说道,“黄将军所担心的事情确实存在,但他们不敢赌这个概率,因而他们会撤回去的。”

    实际上这里面也涉及了一个贵霜军团对于汉军陆战实力的判断,黄盖能判断出来贵霜肯定有一两支能打的陆军驻扎在营地里面,贵霜在马六甲方位着火之后,会判断不出来汉室有几支陆军精锐过来?

    这就是一个推己及人的过程,没有想到这一点也就罢了,但是当确定营寨方位着火之后,贵霜就不可能不去思考汉室陆军的问题,而陆军方面贵霜肯定不会去赌的,毕竟他们已经收到了本土的传讯。

    对于汉室陆军的判断,对方肯定会得出比自己更强这个结论。

    这就跟贵霜轻易地得出海军自己强过汉军一样,因为都是事实性的东西,别说是贵霜海军的陆战队,就算是将汉室逼回了婆罗痆斯城以东的王族统帅伽却里,也会在心里承认这一事实。

    哪怕嘴上叫嚣的再凶,只要还有自知之明在重大决策的时候都会在心中做出敌我实力对比的判断。

    其他人闻言也明白了其中的逻辑,对于周瑜的计划再无疑惑之处,虽说战争难免需要冒险,但是能将危险压低一些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周瑜当前的计划就属于安全性有保证的那种类型。

    “既然诸位都已经心中有数,那么我们先完成初期的营寨修建,等建设完初步的营地之后,我们就尝试和贵霜进行接触,这里面会有一个时间节点的问题,到时候在这一方面绝对不能出错。”周瑜看着在场所有的将校说道。

    周瑜的计划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唯一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海路配合下手的时间节点,虽说陆军到位之后,依靠斥候观察对方军团大规模出动的时间就能确定贵霜水军和周瑜等人交手的大致时间。

    可这里面存在一个预估的问题,一旦估错了时间,早了还好点,最多是周瑜没机会看到全力全开的贵霜海军集团,晚了的话,搞不好周瑜这边就要损失惨重了。

    毕竟在绝对实力上,按照周瑜的判断,自身是弱于贵霜的,正面交手胜利的可能性基本没有,若非局势需要,而且必须要判断一下对方到底超越自身多少,周瑜在到来之后很长时间都不会和贵霜正面交手,只会在有把握之后才逐步开始作战。

    当然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开始就体验贵霜海军完整的实力确实很是危险,但经历一场这样的战争也有利于汉室确定双方的差距,进而学习模仿对方消除自身的短板。

    当然前提条件是活下来,而活下来的前提就是时间一定要弄好,万一时间没把握好的话,那真就得不偿失了。

    这也是为什么周瑜要将这个任务交给资历并不是很深的李严的原因,相比于其他将校,李严在智力方面更有优势,也更能把握住战机,至于其他人,恐怕也就孙策的野兽直觉和甘宁的灵机一动能做到。

    只是后面两个不管是谁去周瑜都觉得不太合适,孙策一旦开始莽,只要周瑜不在身边,那么谁都拉不住,而甘宁的话,作为水军统帅之一,相比于周瑜对于贵霜海军的了解程度,甘宁了解的更为深刻。

    自然这一战周瑜难免需要甘宁在身边查漏补缺,因而甘宁这边也是不能轻动的,这么一来所能选择的对象也就是李严了。

    李严听闻此言,面上稍喜,虽说被周瑜之前的话扎心了,但是周瑜后面说的那些李严还是听到了耳中,记在了心里,毕竟接下来作战的时候,大军的生命都寄托在他的判断之中。

    这种压力不仅没有让李严感觉到沉重,反倒让他的更为振奋,这家伙本身也属于顶级人才,虽说周瑜这边的顶级人才难免有一些性格缺陷,但是在能力上限方面都是很高的。

    “你们商讨完了没有啊!”孙策远远的招呼道,眼见周瑜闻言扭头看自己,孙策当即又加了一句,“不过不管完了没完,到时候我都要第一个过去。”

    “唉~”周瑜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就跟老妈子一样,虽说一早就猜到肯定会是这种情况,但是真当孙策这么说出来之后,周瑜还是有些心累,这家伙完全不体谅自己啊。

    只是体谅不体谅貌似也不重要了,周瑜的计划二已经将孙策涵盖了进去,这么一想的话,周瑜莫名的有些心累。

    “没什么,伯符你大可放心,到时候肯定有你的位置。”周瑜略有唏嘘的说道,“到时候一起去吧,说不定还会有一场大战。”

    “是吗?”孙策惊喜的看着周瑜说道。

    “当然,到时候就跟我一艘船吧,作为旗舰出发算了。”周瑜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都督,您还是收敛一下面色吧,您面上就差写着破罐子破摔这几个字了。”蒋钦颇有些心累的传音给周瑜,周瑜干活一贯的靠谱,而且不管胜败都不会出现气急败坏的神情,唯有孙策时常将周瑜折腾的一脸抑郁,难免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什么叫做破罐子破摔,明明是顺势而为。”周瑜摆了摆手,不太想讨论这个事情,先顺好孙策的毛吧,一开始的战争周瑜不得不仔细盯着,一方面是贵霜极限水平的战斗力不太了解,另一方面也对于孙策高水准作死时的保护。

    毕竟水战不同于陆战,万一孙策没在自己眼皮底下,被贵霜集火了,直接干掉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虽说孙策一直都是鸿运当头,但运气这种飘渺虚无的东西,周瑜还是不希望孙策将之当作底牌的。

    因而初期将孙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也便于管理一些。

    “到时候是不是旗舰率领着其他的战舰啊,一般我记得旗舰领头冲的话,所有的战舰都会冲是吗?”孙策兴奋的询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节奏,到时候旗舰就是指挥。”不等周瑜回答,在那里做鲷鱼的甘宁便给出了孙策想要的答案,“话说你也是水军出身的啊,不至于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吧。”

    “哦,是啊,我也是带着水军作战的,大概是忘了。”孙策望天想了想,最后确定应该是脑子没有匹配上周瑜的原因。

    周瑜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呆呆的看着孙策,硬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而孙策顺着周瑜的目光往过看了看,哦,想吃鱼,虽说没熟,没问题,吃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