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三章 心已凉,言尽于此

    马辛德此言一出,全场寂静,说实话,哪怕是到现在丘里确也没有生出和汉室硬刚的想法,至于说打到汉室本土,包括最猖狂的伽却里等人都没想过,甚至像洛维特这种千帆海军集体的副官都因为和汉军交手担心被送上绞刑架。

    可想而知,在海军这边,这些将校对于汉室到底有多深的忌讳。

    不同于陆军,海军更需要脑子一些,而正因为有脑子,他们对于强大的汉室记忆的更为深刻,自然也更忌讳一些。

    因而从一开始占据绝对优势的贵霜海军就一直处于防御状态,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主动攻打汉室海军,甚至包括甘宁那次在内,贵霜海军和汉室海军的交手其实存在着相当的误会。

    在这种情况下,贵霜海军如何可能去思考正面击溃汉室海军,然后趁势反攻汉室本土这种事情。

    “呵,你们该不会还以为我们能和汉室回归到以前那种情况吧,或者你们认为汉室这次会收手?”马辛德冷笑着看着全场的将校,一如当年那般骄狂,哪怕是被一再贬斥,他也未曾收敛过自身的傲慢。

    “汉室会放过嘴边的肉吗?”马辛德眼见所有人没有回话,直接追问道,全场沉默,这群人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本身是知道这个问题,但是从未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过。

    “不会的,那是一个强大到将匈奴锤死的强横帝国,那是一个因为尚公主一事可以直接开战的帝国,在我们出手之后,他们就不可能停手了。”马辛德冷酷的给所有人剖析当前面对的现实。

    “如果说有一天汉室停战了,那么绝对不是我们贵霜卑躬屈膝渴求到的结果,绝对是我们之中的英豪抛头颅,洒热血,让汉室不得不停下战车思考战争是否划算。”马辛德冷笑着怒斥着面前的一众将校,“你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马辛德,你闭嘴!”伽色尼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还以为你当年的北方联军军师吗?看看你现在的位置,再发言。”

    “呵,这就忍不了了?”马辛德嘲讽的看了一眼伽色尼,“连事实都不敢看清的家伙,还在这里吠吠狂言。”

    伽色尼气的半死,当场就准备跳起来和马辛德动手,然而却被丘里确制住,“好了,都少说两句,伽色尼,你也少说两句,当年的事情都不要再提了,我们继续说汉军的问题。”

    伽色尼有心和马辛德动手,但是被丘里确拽住,哪怕是想要动手,也需要估计一下主帅,因而狠狠瞪了一眼马辛德之后,愤怒的坐下。

    “好了,马辛德,我只问一句,你确定你的猜测?”丘里确将伽色尼安抚好之后,转头对马辛德询问道。

    “不能保证全部,但整体局势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现在竺赫来绝对也看清了局势,但是没用,这种事情,你看清了都没有任何价值,这世间庸庸碌碌之辈掌握着大权。”马辛德抱臂冷笑着说道。

    丘里确额头的血管跳了跳,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马辛德恃才傲物,外加脾气不好这一点他也清楚,但是之前并没有这么跳,今天这情况简直就像是吞枪自杀的架势。

    “好,整体局势没问题就行,我会将你说的全部上报,然后我们驻扎在马六甲,但是我需要确定一点,汉军真的会来吗?”丘里确深吸一口气,将恼怒全部压下,神色冰冷的看相马辛德。

    “除非汉室全是傻子,否则到现在汉室都应该来了。”马辛德冷冷地说道,“我估摸着对方如果不蠢的话,现在应该都和这边的小国接触了,甚至速度够快的话,现在都应该在北边的小岛进行埋伏了。”

    “……”丘里确深深的看了一眼马辛德,“好,看在贵霜帝国的面子上,我信你,但是如果汉室没有来的话,你就等着被我押送回去,如果判断无误,那么接下来你所有的建议,我们都会进行考虑。”

    “呵。”马辛德不屑的看了一眼丘里确,要不是还对贵霜有那么一点爱国之心,他一句话都不说,等着这群蠢货撤出马六甲就是了。

    还所有的建议都予以考虑,权势这种东西马辛德早就享受过了,现在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当年北方联军总军师就是他本人,将南方按在土里面摩擦了十几年,班基姆算个屁啊!

    要不是看在这个国家从弱小到强大也有自己的功劳,这国灭了他都懒得管,还跟自己玩这种小游戏。

    【算了,该提点的我提点到位,他们爱咋咋滴去吧,反正这国现在都快不是我当年为之奋斗的国家了,随他们去吧。】马辛德扫了一眼这群年轻人,冷笑着离开,争权夺利,笑死了,大爷要不是心凉了,你们这群人绑到一起都不够我一个人玩心计的。

    马辛德走了之后,营帐之内终于恢复了正常,虽说看不惯马辛德的将校不少,但真正敢和马辛德吼得也就是伽色尼,其他人多多少少还是不太愿意得罪这位黄土埋到胸口的老家伙。

    没办法当年这位将南方婆罗门按在土里面摩擦的时候,在场这群人八成还穿的是开裆裤,要不是这货当年掀桌子得罪了整个北方贵族,被流放到南方这边,现在竺赫来那个位置坐的绝对不是竺赫来。

    “我们要不还是执行马辛德的计划吧。”瓦卡斯在马辛德走了之后小声的说道,他虽说赞成撤走,但是马辛德的话他认真的听了,而且也相信马辛德的判断,毕竟对方什么级别他也是清楚的。

    “我不干!”伽色尼黑着脸说道,马辛德当年按着摩擦的对手里面就有伽色尼父亲和祖父两代全部的人员。

    丘里确翻了翻白眼,虽说他也看不惯马辛德,但是对方说的确实有道理,战争的时候意气之争是要不得的,不过伽却里的面子还是要照顾到的,毕竟是自己一系的,还有军团天赋,能力相当强悍。

    “嗯,伽色尼这边不太同意马辛德的计划,而且我也觉的我们的实力很不错,要不这样,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回撤去帮忙,一路坐镇马六甲海峡,我们在海战上和汉室相比有着绝对性的优势,兼顾两方也没什么问题。”丘里确笑着说道,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汉军陆战确实是很强,但是汉军水战就是一个渣渣,丘里确根本不怕对方,至于马辛德之前说的,汉军这波要么是抬棺出战,要么是顶级名将这种话,丘里确已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同样马辛德所谓的大规模侦查,找到汉军主力,一波将之击溃,然后趁势反攻汉室本土更是被丘里确丢到了脑后,虽说从海战上讲,这一条比陆战这么干还靠谱,但是架不住丘里确有着那么一丝侥幸之心,根本不敢往这一方面想。

    以至于原本最有可能打出一波大胜,扭转贵霜战略的机会直接被丘里确放走,至于马辛德,无所谓了,早心凉了,要不是还有点爱国情怀,他根本懒得去管这群人。

    反正该说的也都说了,贵霜海军本身战斗力就强过还是海军,战略不出错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幺蛾子,再说自己也将大局势说穿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败了,那只能说是天命了。

    说起来贵霜并不是没有能上台面的智者,相反竺赫来这个级别的还是有好几个,比竺赫来更强的也不是没有,问题在于这群人贬的贬,凉的凉,再要么就是自污了事根本不出来混了。

    到现在贵霜乱到这种情况,这些老家伙有一部分已经处于隔岸观火状态了,没办法,心凉了,能像马辛德这样站出来指点两句已经是对得起曾经的爱国情怀了。

    至于其他的,真以为没人能看出来白沙瓦内部的问题?竺赫来身在局中跳不出来,看不到,但是像竺赫来这种级别的谋臣,如果没在局中,可能一时半会儿会被蒙骗住,但时间长了的话,肯定会发觉一些东西,然而不在局中的那些人差不多都心凉了,根本不管。

    马辛德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就是我按照我的本心为国尽力一下,但是至于能达到什么水平,那就看其他人是否会这么操作了,反正我已经卸任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该说的说了,但是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

    “就这样吧,北方的那些老兄弟们,我被你们掀翻了,最后还愿意拉你们一把,丘里确毕竟是王族的后裔,就看他的作为了,我做了我该做的,毕竟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军师了。”马辛德站在外面望着海滩,看着那海天的交界轻声的说道。

    说实话,如果他愿意,他甚至能反推出来汉室的位置,但是何必呢,既然离开了那个位置,那就做好自己就是了,爱国这种事情,就让那些因为热爱这个国家而掀翻自己的人来做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